AI第一股商汤科技千亿市值背后:营收增速放缓 烧钱速度惊人|鹿财经

语言: CN / TW / HK

作者丨鹿先生

编辑丨沈万三

12月30日,商汤科技(下称“商汤”)正式登陆港交所,上市首日涨幅超20%,股价至今已涨了将近3倍,市值超过2600亿元,稳坐国内的AI第一股。

有意思的是,连续四天股价上涨之后,在第五个交易日,商汤的股价开始出现跌势。据Wind数据显示,1月5日收盘,商汤股价下跌15%,报6.97港元,而今日股价继续下跌,截止发稿跌幅超过10%,颓势尽显。

       

显然,对商汤来说,上市绝不是终点,相比于股市大起大落的走势,如何从烧钱模式走向顺畅的商业变现模式,才是商汤的当务之急。

1

烧钱速度惊人 上市难解亏损危机

过去一年多,包括商汤在内的“AI四小龙”轮番进冲击IPO,旷视科技从港股IPO退出后转攻科创板并在去年9月首发通过,但至今没有挂牌交易;云从科技也同样在去年获得科创板批准,但也未挂牌交易;而依图科技则在去年主动申请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

唯一跑出并成功上市的只有商汤,而对商汤来说,上市则是它的一道救命良药。从已披露的数据来看,商汤在IPO前的融资规模或达52亿元,但这样的融资规模,明显跟不上其“烧钱”速度。

         

据招股书显示,商汤在2018-2021年上半年分别亏损34.33亿元、49.68亿元、121.58亿元、37.13亿元,三年半累计亏损242.72亿元,扣除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等非经常性损益,商汤调整后累计亏损为28.6亿元。

再对比商汤的营收,其在18-21年上半年的收入分别为18.53亿元、30.27亿元、34.46亿元、16.52亿元,营收规模在不断攀升,但依然没有盈利。

商汤在招股书中表示,会将此次公开募集资金的60%用于投入研发,而一直以来,商汤的研发投入均非常大,也是商汤迟迟没有办法实现盈利的主要原因。

过去三年半,商汤科技的研发开支达到69.91亿元,分别为8.49亿元、19.16亿元、24.54亿元和17.72亿元,可以看到,在21年的上半年,商汤的研发费用甚至比营收还多,其研发费用在营收中的占比,也是逐年增加的,从18年的45.9%增加至2021年上半年的107.3%。

为什么商汤的研发这么烧钱?

首先是研发团队薪资高。目前商汤旗下拥有一支囊括40位教授、250余名博士和博士生,以及3593名科学家和工程师的研发团队,研发团队占比超过公司全员的2/3,商汤2020年仅研发薪资便超过了15亿元。

而在2021年上半年,仅徐立、王晓刚和徐冰三位高管的薪酬加起来就有11.93亿之多,18-21年上半年,商汤员工薪酬占据研发投入的比例分别为60.4%、58.3%、63.9%、72.5%,呈逐年上升态势。

         

其次,数据的训练迭代也非常烧钱,2016年,商汤自建了亚洲规模最大的AI超算中心,商汤的研究员曾做过估算,按下“run”按钮,一次数据训练迭代整体花费至少50万元。

逐年亏损的现状,再加上还需要进一步扩大的研发投入,让商汤的盈利更加困难,而这也是为什么商汤着急上市的原因,资金池急需新的资金补充。

但只要支出大于收入的经营状态不扭转过来,商汤的资金危机一日都不能解除,上市对商汤来说,只是止痛药,而不是解药。

2

长期不盈利,投资者恐失信心

难以盈利,其实也是“AI四小龙”的普遍现状。18-20年三年间,旷视累计亏损127.7亿元,云从亏损超26亿元,依图过去两年半亏损61亿元。

究其根本,AI作为一项非常底层的技术,它的落地使用,是需要结合其他多类化技术来共同实现的,因此,AI商业项目往往很难通过标准化方式交付,而定制化的项目,就会周期长、交付慢、投入多等问题。

以商汤为例,其目前的主营业务包括智慧城市、智慧商业、智慧生活和智慧汽车四块,这四大业务模块覆盖了不同的行业,而行业之间,哪怕同一个行业中也会出现不同的长尾细分需求,甚至可能是非常低频的应用需求,但场景一变换,机器就要重新学习,这也是为什么AI企业在发展前期需要较大的投入。

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立在上市仪式中就曾说道:“先有持续的大规模技术投入带来创新,再有商业模式发展,这是一条罕有人走的路,艰难之处在于商业的不确定性。”

         

也正是这样的商业模式,让商汤处在了一个尴尬的位置。从发展的眼光看,AI技术乃至整个AI行业的发展具有很大潜力,也有资本愿意为此买单,但大部分投资基金本身也有时间周期和退出压力,如果AI企业长期不盈利,这就导致一二级市场对AI企业的估值有较大偏差,也会失去信心。

对于商汤来说,想改变商业模式似乎并不现实,高投入注定是难免的,何时赢利更是未知数,在投入和创收严重不平衡的处境下,商汤依然选择的是通过高投入,完成技术积累,以期在未来的定制化的业务中,提供快速的服务能力,获得新的突破。

牺牲当下的利益,惠及长远的未来,选择本质并无对错之分,只是,难以盈利的当下,难免会让投资者对商汤失去信心和耐心。

3

盈利能力差,始终是最大难题

目前来看,商汤在技术研发上的投入,暂时还不能熄火,但既然上市了,商汤就要对所有投资者负责,下一步目标就是要增加收入。

回顾商汤的营收情况,虽然其在2021年上半年的营收大增,但其实在18-20年里,其营收的增速是逐渐放缓的,这里反映的其实是AI企业发展的一个周期,从安防时代向多元化时代的转变。

“AI四小龙”的崛起,其实是得益于安防摄像头升级带来的红利,简单来理解,就是政府安防项目带来的红利。以商汤为例,其在17年时,安防业务占了当时营收的30%,属于大头收入。

而“AI四小龙”之所以可以伴随着安防市场的发展而崛起,也是因为过去十年间,政府在安防方面有巨大的需求,但安防项目有一个共性,就是项目完成之后通常只需要迭代,而无需反复新建项目,因此,近年安防行业的增速开始放缓。

另一方面,随着安防市场的逐渐萎缩,原来一些依附于安防市场发展的企业,也逐渐转型向AI行业发展,以海康威视为例,其早期主营业务也只是摄像头,但随着市场的整体变化,公司也逐步向物联网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变,并提出了以AI CLOUD为核心的解决方案概念。

市场的变化,显然对商汤等AI企业造成了不少的冲击。于是,我们看到近年来商汤也是在不断调整方向,在发力其他板块的业务,寻找新的营收点,如“智慧商业”“智慧生活”等,以安防项目为主的“智慧城市”业务占比已有明显下降。

       

甚至在一些目前渗透率较低的领域,如无人驾驶、医疗等行业,商汤都有所涉及,在努力寻找AI技术落地的机会,尽可能的抢占市场,增加营收。

而AI企业所要面临的最大挑战,则是能否在行业迎来爆发期之前,完成技术和场景应用的积累,让前面所有的技术投入,最终变成持续变现的能力。

与多数AI公司“专注少数场景”的业务逻辑不同,商汤所关注的场景范围更广泛,从这一点来看,商汤是希望通过自己的AI平台为不同行业赋能,这样的选择,会为商汤带来一个更长远的企业愿景,但是,前期的投入和积累周期,也必然更长。

换言之,目前商汤依然不具备盈利能力,不管是在早期安防摄像头升级的红利时代,还是在当下以“智慧商业”“智慧生活”为主的商业时代,商汤都没有做到过真正的赢利,至始至终都处于投入大于收入的亏损状态,商汤可以将原因归结于AI行业前期投资大、回报周期长的性质,但给外界留下“赢利能力差”的印象,也是客观存在的。

更重要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AI企业逐渐开启上市之路,商业能力正在成为衡量企业发展潜质的关键,如何在营收而不是亏损能力上更胜竞争对手一筹,更成为考验AI企业的关键。这对于商汤来说,无疑更具挑战,一方面要急需解决盈利难题,另一方面还要直面竞争对手带来的市场压力。

总的来说,我们能够清楚的看到商汤现在以及未来,所要面临的挑战都不小,如何找到适合自己的商业变现模式并“扭亏为盈”,始终是悬在头上的大难题。商汤既然选择了一条挑战更大的道路,便只能加快在“烧钱”的基础上完成技术积累,否则,一旦资本市场失去耐心,那么商汤未来的资金池,可就危矣。

在资本市场上,PPT里的蓝图描述得再天花乱坠,但自我造血能力撑不起高估值的话,泡沫终有一天会破掉。毕竟,每一次筹集资金,商汤都要拿出新故事来讲才行。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lucaijing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