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的芒格,可否成就逆襲的阿里?

語言: CN / TW / HK

隨著年味越來越濃,股市也接連傳出訊息。美股方面,除道指震盪收漲外,納指標普高開低走震盪收跌;大型科技股普遍收跌,截至1月5日,蘋果跌1.27%、微軟跌1.71%、谷歌跌0.41%、亞馬遜跌1.69%、特斯拉收跌4.18%;中概股多數收跌,阿里巴巴跌0.68%、京東跌6.04%、拼多多跌11.19%、理想跌6.22%、蔚來跌5.65%、小鵬跌5.31%。

再來回顧一下全球其他市場的行情,A股方面,2022年第一個交易日開門黑,滬指收跌0.2%,深成指跌0.44%,創業板指跌2.18%;港股方面,新年第二個交易日,恆指收漲0.06%,國指跌0.11%,恆生科技指數跌1.04%。總的來看,股市整體是在下行階段。

但其中有一則訊息讓市場頗感意外,1 月 4 日美股盤中,據查理·芒格旗下公司Daily Journal Corporation公佈的第四季度13-F檔案顯示,阿里巴巴股價已較高點跌超60%,而Daily Journal將阿里巴巴的持倉數量增加了99%。

在別人拋售的情況下,芒格卻反其道而行之,其行為確實值得深究,這背後又釋放出什麼訊號?而阿里又是否會藉此機會突出重圍呢?

流年不利的阿里

自進入2021年以來,阿里、京東、拼多多在內的巨頭們進擊之路並不順遂,據相關資料顯示,2021年年初至年末,阿里巴巴累計下跌51%,京東累計下跌超24%。股價的下跌使網際網路圈迎來短暫寒冬。在大環境疲軟的狀態下,阿里更顯得命運多舛。

一方面,風波接連不斷,讓阿里蒙受影響;螞蟻IPO擱淺、兩次反壟斷調查、美國證監會立志要讓中概股退市等一樁樁一件件,都對阿里產生了或大或小的印象。就拿反壟斷監查的事件來說,2021年4月10日市場監管總局釋出通報,認定阿里巴巴在中國境內網路零售平臺服務市場具有支配地位,且自2015年以來濫用該市場支配地位推行“二選一”。根據反壟斷法,決定對阿里巴巴處以其2019年銷售額4%計182.28億元罰款。

在2021年這個“監管大年”,“反壟斷”成為最顯眼的一個註腳。而在這樣背景下,被監管罰款確實不是稀奇事,因為去年近80%的反壟斷髮生在網際網路領域,據新京報報道,在公佈的89起關於網際網路企業反壟斷處罰案例中,罰款累計超200億元;其中,騰訊、京東等網際網路公司也被頂格處罰50萬元,美團被罰34.42億元。儘管大家都受到監管,但相比之下,阿里的鉅額罰款仍是超出大家的預期。

而這樣的懲罰力度也對其財報造成直接衝擊,根據阿里2022財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歸母淨利451億元,同比下降5%;現金流206.83億元,同比減少43%,其中,主要是由於91.14億元人民幣用於繳納部分反壟斷罰款,以及對關鍵策略領域及增長業務的投入導致盈利下降。

而阿里2022財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調整後淨利潤285.2億元,同比下降39%。對此,阿里方面稱由於對關鍵策略領域投入的增加,主要包括淘特、本地生活服務、社群商業平臺及Lazada等,以及支援商家的舉措導致,但其中也不排除罰款的影響。

另一方面,阿里所面臨的競爭壓力也在日益增;在網際網路企業中,大家都在開疆拓土,以求覆蓋更多的業務領域,而往往大家在業務上有所交織,就會形成競爭關係。如今阿里的業務涉獵範圍之廣,囊括電商、物流、金融、本地生活等等。

在電商領域,競爭局勢逐漸呈現白熱化趨勢,一邊是京東、拼多多等老對手的不斷襲擾,另一邊抖音、快手等短影片平臺不斷加碼,而且從相關資料來看,阿里的情況並不樂觀,據相關媒體報道,在今年雙11的時候京東的新品銷售量創下了349億元的銷售額,同比增長了29%,這讓他們的銷售額達到了一個歷史新高度,同時也超過了阿里。本地生活領域,阿里與美團的競爭一直在持續,不能有片刻分神。老對手窮追不捨,新對手層出不窮,這都讓阿里切切實實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總的來看,如今的阿里,正在經歷水逆期。流年不利的阿里,自去年10月底以來,股價便進入下跌通道,截至8月3日,港股已經跌超37%。截止2022年1月4日,美股阿里巴巴股價報119.56美元/股,港股網際網路股票大跌阿里股價相比最高點跌超60%。

內憂外患的阿里,該如何挽回局面?或許是“天無絕人之路”,市場一片唱衰聲中,芒格的再度加倉為事件帶來了轉機。

芒格逆行的“三重奏”

本來在一路下行的股市行情中,投資者都是避恐不及,但芒格卻偏偏在這時候再度加持,其中“再度”值得關注。

覆盤Daily Journal的持倉歷史資料不難發現,在芒格的掌舵之下,已經多次投資阿里。2021年4月5日提交給美國證監會的檔案顯示,該公司在去年(2021年)第一季度建倉阿里巴巴,在去年3月底的持股數為165320股,以當時的股價計算持倉市值約3748.3萬美元,持倉價格約為226.73美元/股,且該股在其投資組合中的佔比高達19%。

據去年二季度Daily Journal公開披露的資料顯示,截至去年6月30日,每日期刊公司持倉市值為2.13億美元,其繼續持有同樣股數的阿里巴巴ADR。而到了第三季度,芒格又大手筆買入,根據Daily Journal的13F檔案,截止9月底,其累計持有阿里巴巴302060股,以當時股價計算,持有的市值約為4500萬美元。這是繼一季度之後,芒格第二次加倉阿里股票,其將阿里的持倉數量增加了82.7%。加上最近這次,芒格已經三次加倉阿里股票,可見芒格還是較為看好阿里的。

但促使芒格一而再,再而三的加倉原因究竟是什麼呢?總體看來,原因有三。

1、認可阿里的長期價值;儘管2020年阿里受到監管重壓,但是並未傷及阿里根基。從最近幾個季度的財報中可以窺見一二。根據阿里釋出的2021財年四季度及全年財報顯示,阿里季度收入1873.95億元,若不考慮合併高鑫零售的影響,同比增速為40%;2021全財年收入7172.89億元,同比增速32%。而阿里2022財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第一財季營收為2057.40億元,同比增長34%,中國商業零售業務的收入為1358.06億元,同比增長34%。

而根據最新的2022財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阿里巴巴實現營業收入2006.9億元,同比增長29%。綜合多季度營收來看,阿里每年的盈利水平依舊保持在千億以上,僅從盈利上就少有公司能與之相比,足見其是具有長期價值的。雖然出現增速放緩的情況,但也不排除受制於大環境的原因,京東2021年第三季度業績報告顯示,淨收入達2187億元,同比增長25.5%;騰訊第三季度總收入為人民幣1424億元,同比增長13%,相比之下,大家增長情況不相上下。

2、認可當前的安全邊際;通俗點說,就是芒格認為阿里股價已經跌到底了。阿里很有可能會觸底反彈,此時加倉將有可能收割增長後的紅利,而DJCO在三季度對阿里巴巴的加倉,也被市場解讀為查理·芒格的抄底。

上文中提到,阿里的股價跌幅很大。但參考市場發展趨勢,會發現當股價跌到一定階段,接下來都會迎來上漲。以歌爾股份為例,作為全球聲學零部件龍頭、蘋果鏈龍頭之一的歌爾股份,曾面臨多種市場質疑和業績利空,股價幾乎腰斬,一度跌入低谷。不過,市場風向瞬息萬變,歌爾股價2021年3月26日觸底後反彈。另外,根據2021年上半年資料顯示,該公司的智慧硬體營收增長超過了260%。

3、看好中國的發展前景;除了阿里自身價值以及市場發展趨向外,另外一大吸引芒格加倉的原因還和中國的經濟環境有很大關聯。在2020年12月的一次訪談中,芒格曾表示:中國有30年的實際經濟增長率,這是世界歷史上任何大國都沒有過的……我投資了一部分美國公司,它們在中國做生意,包括可口可樂。當然,我對中國頭部公司(的認知方面)也有非常成功的經驗,這也可能會持續下去。

而在一次股東會上他也表示,中國政府在經濟管理方面是相當高明的,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像中國這樣在很短的時間內讓8億人脫貧,中國取得的成就著實令人欽佩,今天的中國已經迅速躋身於現代國家行列,中國企業的經營管理日臻完善。由此可見,芒格買入阿里或許是在下注中國經濟的未來。

多重因素共同作用下,芒格選擇了逆行。在阿里如此困境下,依舊堅定站在阿里身後,又是否能夠讓阿里突出重圍?

阿里逆襲有望?

眾所周知,阿里目前的情況並不樂觀,芒格能夠此時加倉阿里股份,對阿里而言無異於是雪中送炭。

查理·芒格作為美國投資家,是股神巴菲特的黃金搭檔,有“幕後智囊”和“最後的祕密武器”之稱。在過去的46年裡,他和巴菲特聯手創造了有史以來最優秀的投資紀錄——伯克希爾公司股票賬面價值以年均20.3%的複合收益率創造投資神話,每股股票價格從19美元升至84487美元。巴菲特這樣評價芒格:“當他在商業上越來越有經驗的時候,他發現運用小卻實用的方法來規避風險。”

而在芒格的投資生涯中,他都以“買入優秀公司”聞名於世。作為Daily Journal董事長以及伯克希爾副董事長的查理·芒格,重倉的上市公司少之又少,僅為個位數字,從其歷史重倉來看,其重倉風格歸納為:高度集中,籌碼集中於五家公司,五家公司分別為美國銀行、富國銀行、美國合眾銀行和浦項鋼鐵ADR。

投資大佬多次重倉阿里,對於阿里來說無疑會產生提振作用。受此影響,阿里股價出現拉昇現象,截至1月7日,阿里股價上漲4.63%,股價為126.6港元/股。

另外,此前或許外界對於阿里的處境過於悲觀了,雖然阿里很多業務處於下行階段,但其仍然有較為強勢的業務在堅挺。其中阿里雲就是一個代表,對比歷史資料,2015財年阿里首次披露雲端計算營收,當年阿里雲全年收入為12.71億元,到2021財年營收601.2億元,7年間增長46倍。

而2022財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阿里雲端計算業務實現營業收入200.07億元,同比增長33%,超過此前市場預期的190.86億元;淨利潤方面,阿里雲實現經調整EBITA 3.96億元,這是阿里雲連續第四個季度實現盈利。

同時,阿里雲業務也取得了不錯的市場成績。近期,國際研究機構gartner釋出報告顯示,阿里雲在雲laaS基礎設施服務能力上,位於全球第一,而且在計算、安全、儲存、網路4大核心技術方面,成為全球第一,超過了國外知名的科技公司,谷歌,亞馬遜,微軟等。

反觀在國內的市場表現,也同樣出色,據IDC資料顯示,阿里雲在工業雲市場、數字政府市場、金融雲市場均排名第一。Canalys釋出中國雲端計算市場2021年第三季度報告顯示,阿里雲、華為雲、騰訊雲和百度雲佔據第一梯隊,其中阿里雲市場份額排名第一,份額為38.3%。

但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工信部對阿里雲進行了點名通報,不僅如此,阿里雲還被暫停工信部網路安全威脅資訊共享平臺合作單位6個月。原因是阿里雲團隊發現漏洞後,並未及時上報給工信部,這讓工信部的資訊出現滯後,其中隱藏著巨大的國家安全風險。對此,阿里雲也正面迴應了此事,稱早期並未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希望藉此機會,阿里可以痛定思痛,同時這次事件也為其他企業敲響資料安全的警鐘。

回到最初的問題上,芒格卻反其道而行之,其中有著他作為資深投資人的一番道理,而他的一舉一動確實為市場釋放了阿里即將利好的訊號,鼓舞了資本市場的信心。而阿里何時能逆襲成功、擺脫陰影,其實還不能太早下定論。但值得肯定的是,阿里是有望逆襲的,期待阿里能夠涅槃重生,邁入增長新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