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辦公室佈置被曝光,祕書背後的顯示器火了,員工不敢抬頭看

語言: CN / TW / HK

學生時代,最令人膽寒的凝視來自班主任。進入工作崗位,這種凝視則來自公司老闆。而在家電巨頭格力電器,這種凝視則來自“鐵娘子”董明珠。

此前董明珠的一張辦公照被公開,吸引了不少網友的熱議。照片裡,董明珠安坐在辦公椅上,低頭看著檔案若有所思。辦公桌對面,祕書規規矩矩地站著,似乎在等待董明珠的指示。一幅很正常的白領“生態圖”,為什麼會引發熱議呢?

玄機就在祕書身後的辦公室牆角,網友們看到了一臺50寸的監控螢幕。仔細觀瞧,依稀可以分辨出是格力各主要總部職能部門的監控畫面。原來很多格力員工所說的“最怕董老闆抬頭看我”,是真的。

董明珠為何要將監控畫面放到自己的辦公室,為何如此嚴格地約束總部員工呢?

一、從業務員到“救火隊長”董明珠

在追溯歷史,探討元朝滅亡的教訓時,明太祖朱元璋曾發表過頗為精闢的論斷:“元以寬失天下,朕救之以猛”,意思是元朝覆滅是因為管理得太鬆,我用嚴格管理才打下了天下。實際上,格力在董明珠掌舵之前,也面臨著管理過鬆的局面。

格力前董事長朱洪江素有“兩不抓董事長”之稱,既不抓財政,也不抓人事,所有精力全放在了產品研發上。這種管事風格,雖然為格力集團奠定了“技術立廠”的發展基調,但也導致了公司運轉的散漫和混亂。

1994年,一位格力銷售部門副總,因為不滿格力發展重心由營銷向研發轉移,在某競爭企業的高薪誘惑下,暗自聯合手下8名銷售骨幹和兩個核心財務人員,上演了集體辭職的戲碼。

臨走時,這位副總利用手中掌握的市場資源,拐走了原屬格力的300多家經銷商。原本格力價值達10億的訂單瞬間變成廢紙,格力經銷體系幾近崩潰!朱洪江在接到副總的辭職申請時,驚訝得無以復加。朱洪江不理解,自己如此重用和信任的團隊,為什麼說走就走了?危急之下,朱洪江想到了董明珠。

彼時的董明珠,已經在格力的安徽和江蘇兩個大區創造多個銷售奇蹟。

1991年,董明珠以基層業務員的身份到安徽市場拓荒,短短兩年間,格力在安徽的銷售額連翻6倍,年銷總額破天荒地達到1600萬元。1993年,朱洪江又把江蘇市場也交給了董明珠。同年,格力空調在江蘇的銷售額從1992年的300萬,上漲到3650萬。當時,格力全年總營業額也不過2.9億,董明珠僅一個人就扛起了格力1/6的銷售額,個人提成也超過了100萬。

當時曾有內部人士稱,當聽聞董明珠3600萬的“戰報”後,朱洪江激動得睡不著覺。從那時起,董明珠在朱董事長心中,漸漸成為了“救火隊長”的代名詞。國內市場哪一個區域發展遇到瓶頸,董明珠就被“發配”到哪裡。每次都能立竿見影,再創佳績。

二、放棄高額提成,董明珠轉戰職能總部

當因營銷副總帶著骨幹成員集體倒戈,格力銷售體系瀕臨崩潰的情況下,朱洪江啟用董明珠為格力經營部門副部長,董明珠也放棄了高額的業務員提成,選擇了固定薪資的總部職能崗位。到任後董明珠發現,總部的管理作風竟會如此散漫。

上班遲到、磨洋工、邊吃零食邊辦公的情況比比皆是,有的員工連請假也不按時報備,說走就走。更令董明珠難以容忍的是,辦公桌上電話鈴聲此起彼伏,大家寧願窩在椅子上喝茶、看報,也不願起身接電話,絲毫不管電話那頭是何重要的訊息。

看著眼前的景象,董明珠也對離職的銷售副總感到同情和惋惜。總部職能部門是下屬分銷機構的服務部門,而不是管理部門。以這種態度服務公司的利潤創收部門,哪個銷售還願意全力以赴?辭職只是早晚。

威不立,德不施。董明珠下定決心,必須改變這樣的現狀。

全面接管經營部管理職責後,董明珠先將工作重心放在了內勤事務的整肅方面。乍一改變管理風格,不少員工也表現出了不適應,其中不乏五大三粗的年輕小夥,被董明珠訓斥得掉下眼淚。縱觀公司全域性的“董明珠監控網路”,也是在這一時期漸漸成型的,董明珠也因此被冠以“鐵娘子”的稱號。

三、董明珠的制勝心法:“嚴”字訣碾碎一切障礙

董明珠對員工嚴格要求,對自己、高管也一視同仁。和某些領導待人待己的兩套標準不同,董明珠要求員工做到7分,一定會讓大家知道,自己已經做到了10分。更重要的是這種要求,並不侷限於對下級部門,對同級乃至上級領導部門,董明珠一樣恪守自己的原則和標準——決不能因個人的利益,而損害公司的利益。

2001年,我國加入WTO,大批本土企業通過引入海外資本、轉型合資企業的方式,“變身”成為世界五百強。海信、創維、一汽、廣汽等知名國內企業,都是在這個時間段,獲得了“世界500強的血統”。當時的企業共識就是:“與其費力打造五百強,不如直接請一個進來。”

2005年,在珠海格力總部,就出售格力電器展開了激烈討論。當然,與其說是討論,更準確地講,叫“威逼”。當時,絕大多數領導和股東都對美國空調巨頭開利公司9億美元的出價非常滿意。一次創收9億美元的外匯,還能傍一條世界五百強的大粗腿,這個買賣既符合政策鼓勵,又符合市場經理,太划算了!不過,董明珠卻堅決。

會上,格力高層和股東反覆向董明珠講解促成開利收購交易的好處,勸告不成,就挖苦施壓。某位領導質問董明珠:“開利給你的年薪有8000萬之多,你還不知足嗎?”

董明珠也不客氣地回懟:“8000萬?給我8億年薪,我也不同意。”在近乎孤軍奮戰的局面下,董明珠以“一票否決”的氣勢,徹底終結了開利集團的收購意圖。在這場會議臨近結束時,董明珠向在場所有人許下諾言:“只需20年時間,格力也能成長為世界五百強!”

2018年,格力憑藉近253億美元的總營收,躋身世界500強。董明珠提前5年,實現了自己的諾言。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數字比美國開利集團總營收高出了70多億美元。同年,格力也開啟了員工住房計劃,董明珠稱:要讓所有的格力人都能有自己的一套房。此時,格力的員工們終於看到了董明珠柔情的一面。

四、結語

公元214年,漂泊大半生的蜀漢開國皇帝劉備入主益州,佔據了蜀地,終於有了穩固的立足之地。劉備對川蜀治理十分看重,他委託諸葛亮擬定治國法令。史書記載,由諸葛亮一手打造的《蜀科》,刑律極嚴。

為此,諸葛亮帳下謀士法正提醒諸葛亮:“漢高祖劉邦寬刑省法,僅以約法三章,盡得民心。”言外之意,《蜀科》裡規定的法令是不是過於嚴苛了?

對此,諸葛亮表示,此一時彼一時。秦朝苛政是“戰時之法”,所以高祖以寬仁無為安定天下。而眼下蜀地民怨沸騰,恰恰是由法令鬆弛造成的。所謂“三綱不正、六紀不理,大亂生矣!”

想來“鐵娘子”董明珠一定也深諳其中的道理。恩威並施,惟務適宜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