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食品飲料行業十大年度人物:挑戰者、首富與失意者...

語言: CN / TW / HK

文|Yaoyao

編輯|Yanyan

來源| FBIF食品飲料創新 (ID: FoodInnovation)

2021已經過去,中國食品飲料行業又度過了波瀾壯闊的一年。挑戰者唐彬森攻城略地,掀起近年最洶湧的飲料大戰;農夫上市造就鍾睒睒亞洲首富;又有如牛根生等初代創業者,功成身退;更有如朱新禮為代表的失意落寞者,輝煌之後,在瞬息萬變的市場環境中艱難向前......

單純的資料分析或許直觀,但過於冷漠生硬,所以我們選擇以人物的視角切入,用這些聚光燈下的人物和他們的故事,一窺中國食品飲料行業這一年的激變。

“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這是中國食業人,和他們的2021故事。

01娃哈哈:宗慶後、宗馥莉,蓄勢待發的宗馥莉,和仍不放心的宗慶後

宗慶後、宗馥莉

圖片來源:娃哈哈官網

1987年,42歲的宗慶後借款14萬元,創立了娃哈哈。憑藉著中國老一輩企業家實幹、踏實的創業精神和時代發展契機,一手將娃哈哈做成了巔峰時期營收782.8億元的飲料帝國。宗慶後本人也憑此,在2010至2013年間,三次問鼎《福布斯》中國內地首富,成為時代造就的成功企業家。

2021年12月,娃哈哈官網更新了一則簡短的人事宣告,明確宗馥莉任公司副董事長兼總經理,負責日常事務運營。娃哈哈女承父業的格局已然成型。

自2004年學成歸國,進入娃哈哈工作以來,宗馥莉也算是食品飲料行業的資深人士。依託娃哈哈豐富的產業資源,其任總裁的巨集勝飲料集團也獲得了快速的發展,從只有一條飲料生產線的代工工廠,成為了如今的中國民營企業500強之一。

宗馥莉也有自己的打法,從主攻高階市場的自創品牌KellyOne,到語出驚人的對於王力巨集“審美疲勞”,宗馥莉年輕化、個性鮮明的經營策略逐步清晰,反映出中國新一代企業家對於當今市場的不同認識。

但這些經營策略對於飲料帝國娃哈哈來說目前還未見明顯成效。

首先,娃哈哈創新乏力的弱勢寫在其企業基因之中。早年推出的兒童營養液產品對標太陽神口服液,而後期的標誌性單品也多有“拾人牙慧”之嫌,AD鈣奶跟隨樂百氏,營養快線也可以找到小洋人妙戀的原型。近年來,單純依靠渠道優勢的紅利逐漸耗盡,產品老化的疲態愈發明顯。

另一方面,宗馥莉推行的品牌年輕化政策從目前來看,收效甚微。無論是給營養快線換包裝,專注於和鍾薛高、B站玩聯名,收割流量,還是啟用王一博給新品生氣啵啵代言,營銷搞得火熱,但銷量始終不溫不火。從天貓官方旗艦店粉絲量資料來看,17萬粉絲的娃哈哈,和221萬粉絲關注的農夫山泉,根本不在同一個對比量級。

圖片來源:微博@KELLYONE_OFFICIAL

宗馥莉有想法,也懂得要用新思路向當代年輕消費群體靠攏。但能否將豐富的方法論在娃哈哈身上變現,目前來看還是一個不小的問題。

公開資料顯示,娃哈哈2020年總營收439.8億元,雖說體量仍舊巨大,但相較於2013年的巔峰時刻,營收仍近乎腰斬。與此同時,娃哈哈還執迷於密集,大水漫灌式的傳統推新方式,經營形態較為老化。

留給宗馥莉需要面對的,是一個龐大,卻業績下滑明顯的老牌企業。任重而道遠,宗馥莉的繼承之路想必也不會太輕鬆。

02雙匯:萬隆(萬洪健),老牌肉企與父子權鬥

萬隆

圖片來源:微博@雙匯

2021年6月17日,隨著雙匯母公司萬洲國際的一則宣告,創始人萬隆大兒子萬洪建被免除了集團一切職務。一場企業權力爭奪大戰一觸即發。除此之外,由於萬隆和萬洪建的特殊關係,外界也將此解讀為“父子權鬥反目”、“廢太子”,給原本平常的人事任免平添了許多戲劇色彩和解讀空間。

兩個月後的,8月12日,萬洲國際再次釋出公告,萬隆辭任集團行政總裁,由執行董事郭麗軍接任。作為迴應,萬洪建接受媒體採訪,發表《我眼中的父親和萬隆》一文,爆料諸多雙匯經營內幕,令行業震動。

縱觀整個事件,紛爭由權利爭奪而起,反映了中國初代家族經營企業轉型與權利交接過程之中的矛盾與困境。一方面,父子之間由於企業人事和經營管理的矛盾而決裂,互揭其短。另一方面,雙方你來我往之間的不體面,直接導致了集團利益受損,根據介面新聞相關報道,截至2021年8月,萬洲國際股價跌幅超過10%,市值蒸發約105億港元。集團旗下雙匯發展的股價也在兩個月的時間裡下跌超過18%,市值縮水超過200億元人民幣。[1]

家族親情和商業利益相互糾纏,一時難以理清。

萬家父子的矛盾與決裂,是一個提示和警醒,對於中國老牌家族經營企業而言,在人事與管理方面,需要學習的還有很多。

圖片來源:雙匯天貓官方旗艦店

兜兜轉轉,雙匯賣的最好的依舊是王中王。爆款成就品牌,也終於困住了品牌。

但父子纏鬥只是表象,內裡其實是雙匯眼下的經營發展困局。根據2021年10月26日雙匯發展披露的第三季度報告來看,公司第三季度實現營收161.16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16.84%。錄得淨利潤9.16億元人民幣,同比更是大幅下降51.73%。

在國內市場一眾諸如 肉班長、本味鮮物 等主打“零新增”、“高階化”的品牌不斷崛起的背景下,雙匯的主打產品還是萬年不變的“泡麵搭檔”。創新乏力明顯拖慢了雙匯的發展進度,使它在當今的市場環境中顯得步履蹣跚。

03元氣森林:唐彬森,保持犀利,全力突圍

唐彬森

圖片來源:中國企業家論壇

元氣森林在2021年依然一路狂飈, 更是成為今年飲料大戰中被“圍剿”的主角 。新消費的光環之下,這家明星創業公司和它的創始人唐彬森的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

在2021年夏天舉行的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上,唐彬森受邀做開幕演講。《用網際網路精神而不是網際網路思維來做好產品》是唐彬森對於自己創業方法論的反思與總結,並且再一次錨定了元氣森林存身立命的基礎:對使用者體驗的極致追求。

但這只是唐彬森2021故事的一個方面,另一方面,唐彬森也開始虛心向傳統快消行業“老大哥”學習,在供應鏈和渠道上發力。

截至2021年年底, 元氣森林在全國佈局建設5家自有工廠 ,其中位於安徽滁州、天津西青、廣東肇慶、湖北咸寧的四家已經投入運營生產,預估年產量可達40億瓶。後續四川都江堰工廠投產後,產量或可超過50億瓶。

元氣森林的四座全新自建工廠(除湖北咸寧工廠)

圖片來源:元氣森林

與此同步,元氣森林也加快線下零售端佈局,以智慧櫃為切入點,逐步完善自己的銷售網路。 據《晚點 LastPost》相關報道 ,自2021年九月起,元氣森林內部已有三個團隊主攻智慧櫃業務,並致力於完成2022年年內,開拓10萬個新點位的目標。[2]

這是唐彬森2021年最重要的兩步棋。自控的生產線保證了產品的穩定研發生產,使元氣森林逐步擺脫了代工生產的掣肘。而對於線下零售的重點佈局則反映了其對於傳統渠道的重視,和致力於做大眾消費品的決心。

產能突圍,渠道突圍,萬事已具備,現在的元氣森林,缺的是下一個爆款單品。“元氣森林”既是氣泡水的名字,也是這家公司的名字,這就決定了二者將深深繫結,無法分開。嘗試多元化產品線的元氣森林相繼推出了乳茶、滿分!、外星人電解質水等單品,以開拓新的市場領域,但目前為止,還沒有一款新品可以複製氣泡水的成功。

0糖、0脂、0卡,首創性、衝擊力、新鮮感的市場紅利耗盡後,當越來越多主打無糖的飲料出現在商超貨架上,這就是考驗消費者對元氣森林的忠誠度的時刻了。

可以說,2021年,是元氣森林和唐彬森的突圍之年,可以胸懷大志,但腳下的路還是要一步一個腳印的走穩。

04 江小白:陶石泉,一個“過氣”酒企和它的瘋狂營銷

江小白十週年文案

圖片來源:微博@江小白

江小白創始人陶石泉的2021年過得相當熱鬧。

2021年11月19日,江小白成立十週年之際,帶著 一連串魔性刷屏文案 ,陶石泉的名字衝上微博熱搜,話題底下一眾“哈哈哈哈哈”的評論,宛若大型網際網路全民娛樂現場。一個商業人物,竟以一種如此戲劇化的方式,出圈了。

全民都在看戲娛樂,但陶石泉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微博營銷之外,他繼續轉戰線下,連續7天直播街頭走訪,直面各種來自消費者的惡評,並趁此向對方推薦江小白十週年紀念版金蓋酒,以期改變老產品在消費者心目中的形象。自然,這波操作又收穫了不小的關注度。

秉持自黑精神,把營銷玩到爐火純青的江小白文案。

圖片來源:微博@江小白

不容置疑,陶石泉的週年營銷成功了,甚至可以說是現象級的。話題度炒熱了,消費者好感度提升了,新品也借勢推了出來,一舉多得,事半功倍。陶石泉深諳網際網路時代的營銷之法,並運用的爐火純青。

但與熱熱鬧鬧的十週年慶典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江小白自2019年起就增長放緩的銷量事實。曾經佔據白酒市場2成份額,年銷突破30億人民幣的傳奇不在,徒留下2021年0.5%的市場份額,和後勁乏力的普遍市場論斷。[3] “年輕人的酒,不是江小白”、“江小白文案營銷過氣”也被各方媒體輪番拿來說事。

結合這個事實,再回頭來看這場熱鬧的營銷,多少就顯得有點辛酸和無奈。

陶石泉背後的江小白,企業發展瓶頸,急需新的銷售突破口和增長點。而此時,不惜以自黑和娛眾的方式站出來的,正是作為企業門面的陶石泉本人。

05 農夫山泉:鍾睒睒,農夫山泉真的“甜” (福布斯中國富豪榜首位)

鍾睒睒

圖片來源:農夫山泉官網

2021年11月4日,福布斯公佈年度中國內地富豪榜,憑藉名下兩家上市公司在資本市場的良好表現,鍾睒睒以4244億元人民幣的身價成功問鼎中國內地首富。加上稍早前釋出的《2021胡潤百富榜》,鍾睒睒同樣成為中國首富。

時間撥回一年之前,2020年9月8日, 農夫山泉首次登陸港交所 ,首日股價衝高至每股39.8港元,企業總市值達4452.92億港元。36氪在其相關報道中,稱其相當於“2.5個蒙牛、1.5個伊利或5個康師傅”[4]。

以上種種,皆反映了市場對於鍾睒睒“搬運水"這門生意的熱情和追捧。傳統的快消生意成就了一個千億級別的上市公司,也助力了鍾睒睒本人的”財富自由“。

做過娃哈哈廣西和海南地區總代理的鐘睒睒深知包裝飲用水和飲料行業的巨大潛力,也摸得透其中的遊戲規則。憑藉2013年與娃哈哈、康師傅的“天然水與純淨水”之戰一炮而紅,隨後又借其勢,通過精準營銷,讓全國人民都知道了農夫山泉“有點甜”。其後數年,又通過廣拓水源地、深鋪線下渠道等方式,一步步穩紮穩打,將農夫山泉送上了包裝飲用水佔市率第一的寶座。

圖片來源:微博@農夫山泉

農夫山泉與騰訊影片的跨界宣傳。鍾睒睒“搬運水”的故事仍在繼續。

但稍不留意就可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失去優勢地位,有了包裝飲用水這個基本盤,農夫山泉還需要通過豐富產品線來找到新的業績增長空間。

目前農夫山泉的代表性單品多為5年以上的老產品,茶π誕生於2016年,水溶C 100和尖叫分別誕生於2008年和2004年,農夫果園混合果汁更是可以追溯至2003年。在產品日益豐富的新消費環境下,各方品牌持續推陳出新,如何在“亂花迷人眼”當中,讓消費者記住並忠誠於這些老產品,仍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2021年,農夫山泉也在持續上新。順應植物基和零糖氣泡水的發展趨勢,農夫山泉分別推出了植物酸奶和蘇打氣泡水兩款新品。加上煥新迴歸的打奶茶系列和新加入東方樹葉產品線的玄米茶、青柑普洱等產品,農夫山泉努力跟上市場變化發展的創新嘗試日益明顯。

但不得不重視的是,在諸如元氣森林等強勁對手的挑戰之下,農夫山泉仍需要強有力的新品推出,才能進一步留住消費者,保持住自己的領先優勢。

居安卻思危,穩中亦求變。2021年只是鍾睒睒的階段性勝利,更遠的路還在腳下。

06 伊利:潘剛,世界領先乳企和它的“後千億時代”

潘剛

圖片來源:伊利官網

2021年,伊利捷報頻頻。

12月1日,伊利官網放出訊息,宣佈金典成為繼伊利、安慕希之後,集團旗下第三個年內銷售收入超過200億元的品牌。這還不算完,還要加一個附加條件進行強調,金典實現從100億元到200億元的跨越,僅用了3年的時間,而且從金典誕生至今,已經逐步發展成為全球第一大有機奶品牌。

字裡行間都透露著伊利的傲氣。

伊利也的確有傲氣的資本,畢竟把單品營收做出了一家企業的規模,任誰都要由衷地講一聲佩服。

翻看伊利官網2021年所有的公報和新聞動向,這種昂揚的情緒和自豪感隨處可見:榮獲Brand Finance評選的全球乳業第一品牌;雙十一全平臺行業第一,常溫奶佔市率穩居榜首;印尼首個自建工廠投產,重新整理了中國乳企在東南亞的投資記錄等等。伊利的2021年,是屬於突破和成就的一年。

圖片來源:伊利官方網站

伊利旗下三個年銷售額破200億元人民幣的品牌。伊利傲氣的底氣所在。

作為領軍人物的潘剛當然高興。伊利的戰績在此,潘剛信心滿滿,誓言到2026年,伊利淨利潤率要達到全球領先水平,到2030年,要登頂全球乳業第一。

從荷蘭合作銀行(RABO BANK NEDERL-ANDS) 在2021年8月公佈的 全球乳業20強榜單 來看,伊利以138億美元的營收暫列榜單第5位,距離全球乳業第一,法國Lactalis公司還有將近92億美元的營收差距。要想登頂全球乳企第一,伊利仍需穩紮穩打,持續擴充套件新的營收增長點。

同時,在2021年的榜單中,前20強席位中無新入榜企業,僅發生個別企業的名次變化,這說明全球乳企格局已較為固定,存量競爭態勢激烈。在與相關跨國公司的競爭中,伊利若想釋放更多的發展潛能,也需要擺脫單純依賴國內市場的侷限,努力拓寬經營模式,嘗試“走出去”與“出海”,只有實現真正的全球化經營,才能稱得上名副其實的世界級企業。

2021年,潘剛對於中國乳業“後千億時代”的遙想與規劃已然成型。頭頂星辰燦爛高遠,潘剛眼中滿是廣闊而尚待征服的大海。中國乳業乘風破浪之航程令人期待。

07 OATLY:David Zhang,中國燕麥奶的引路人

David Zhang

圖片來源:OATLY

2021年,是OATLY的加速發展之年。

5月20日, OATLY在美國納斯達克正式掛牌上市 ,成為名副其實的”燕麥奶第一股“,一時風頭無兩。

與此同步,OATLY在中國的發展也逐步提速,繼2021年7月在新加坡啟動新工廠,推動產能升級後, 中國內地首家OATLY工廠 於11月18日,在馬鞍山建成並投入使用,標誌著OATLY在中國的發展進入全新階段。

公開財報顯示,2020年度,中國市場為OATLY貢獻了4745.2萬美元的營收,同比增長超過4倍。

但如此大好的市場情況卻並非一蹴而成,來之輕易。相反,OATLY當年進入中國之時,可謂是處處碰壁,發展艱難。面對空白而缺乏市場教育的市場,將燕麥奶推薦給中國消費者成為了最大的難題。

David Zhang重新調整市場策略,另闢蹊徑,以精品咖啡館為切入點,用“咖啡+燕麥奶”的模式,打開了中國消費者的心智,同時,通過強化OATLY的綠色生活理念,將燕麥奶與一種健康、有環境保護意識的生活方式相聯絡,進一步提升了消費者的品牌認知度和忠誠度。

OATLY新款燕麥雪糕

圖片來源:微博@OATLY噢麥力

從2018年入華以來,OATLY的每一步都走得平穩而堅定,雖非一帆風順,但也有自己持續深耕中國市場的決心與耐心。未來,OATLY仍將致力於拓展新的消費場景,持續上新,將更多本土化的燕麥奶產品帶給中國消費者。

在David Zhang的帶領之下,OATLY的中國發展之路,才剛剛開始。

08 百事大中華區:謝長安,大中華區第一位華人女性CEO

謝長安

圖片來源:百事中國

2021年11月1日,百事任命謝長安為大中華區執行長,全面負責大中華區飲料、休閒零食和穀物品類全方面的業務。

值得注意的是,百事今年重新單獨設立了大中華區CEO一職,而謝長安則為大中華區第一位華人女性CEO,反映了國際公司本土化運營管理的新趨勢。越來越多的本土職業經理人開始接管中國市場的業務,推動國際公司與中國更深程度的融合和適配發展。

根據2021年9月Food Engineering釋出的 全球食品飲料100強榜單 ,百事以704億美元的全球營收成績,榮登榜首。中國作為百事北美地區之外,最重要的國際業務增長引擎之一,此等任命,也反映了公司對於本土人才團隊的信任,以及對中國市場業務發展的期待。

謝長安曾於2012年牽頭為百事大中華區構建電商團隊,她敏銳地發現了當時中國網路和電商交易發展的潛力,從而提前籌劃佈局,使百事成為進入該領域最早的一批食品飲料公司之一,並取得了不錯的效果。[5]

基於對中國市場的獨到認識和了解,謝長安對百事在中國的持續增量發展保持樂觀態度。通過更精細化、更適應中國國情的戰略規劃,百事將加快在中國的本土化發展速度,在產品品類、口味和消費者互動方面做出更多的調整。

圖片來源:百事微信公眾號

百事桂花風味可樂。特色味道固然討喜,但這番本土化還多少顯得流於表面。未來的路如何走,百事還需要好好思量一番。

百事亞太區CEO陳文淵曾用“強而有力的領導者”形容謝長安,並稱贊其敏銳的市場洞察能力幫助百事“在華實現了創紀錄的增長”。[6] 如今謝長安大權在握,她又能帶領百事去向何方,讓我們拭目以待。

09 蒙牛:牛根生,解甲歸田

牛根生

圖片來源:內蒙古老牛慈善基金會官網

屬於牛根生的年度關鍵詞應該是告別。

2021年最後一個月剛開始,深夜,蒙牛官方放出訊息,牛根生辭任公司非執行董事、戰略及發展委員會成員,正式退休,將全身心投入慈善工作。至此,牛根生正式和自己一手創立的蒙牛說再見,屬於蒙牛的“牛根生時代”最終畫上句號。

這份告別雖然突然,但卻並不令人意外。因為自從2011年牛根生辭去公司董事會主席一職後,他就已經不再參與公司實際運營管理,並且鮮少出現在公共活動場合。放手和告別,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傳奇一詞或許可以很好的概括牛根生的創業經歷。1999年,剛離開老東家伊利不滿1年的牛根生,帶著100萬元的初創資本建立了蒙牛。靠著在伊利工作多年積累下的經驗,和”甘做內蒙古品牌第二,向老大哥伊利學習“的野蠻生長勁頭,僅用8年時間,到2007年就完成了對伊利的業績反超,做到了”全國乳業第一“,併成就了”蒙牛速度“的業界佳話。

不幸的是,這個第一併沒有當多久。2008年,蒙牛在三聚氰胺風波中元氣大傷,為了防止被外資收購,牛根生奔走呼籲,最終吸引來了中糧的注資,才扭轉了蒙牛的不利局面。

中糧集團的入股也是蒙牛發展過程中的重要轉折點。在中糧以61億港幣收購蒙牛20%股權的兩年後,牛根生辭任董事會主席一職,並逐步淡化出蒙牛的經營管理。

可以說,從2011年至今,都是牛根生和蒙牛的“漫長的告別”期。

圖片來源:微博@蒙牛乳業

蒙牛全新的logo設計。“初心”與“煥新”並立而行。

巧合的是,2021年12月18日, 蒙牛官宣了自己更年輕化、更國際化的新logo設計 ,並明確了“在傳承中不斷進行形象煥新”的品牌理念。蒙牛的靈魂人物牛根生揮手告別了,蒙牛如何在繼承其創業精神的基礎上不斷煥新發展,還需要更多時間的檢驗。

10 匯源:朱新禮,傳奇不再

朱新禮

圖片來源:食業家

“有匯源才叫過年呢”。

如此熱鬧喜慶的廣告語,恐怕朱新禮是再也想不出來了。近兩年,身處財務危機、退市危機漩渦中心的朱新禮,想必已經沒有心思思考如何把匯源果汁再度擺上消費者春節餐桌的問題了,留給他的唯一選項直接而犀利,那就是想盡辦法,讓這個 曾經輝煌的果汁巨頭 ,活下去。

2021年開年,匯源被聯交所取消上市地位的訊息傳來,曾經的市場明星從此徹底告別資本市場,形式宛如“一夜回到解放前”。市場一片唏噓。遙想2007年,匯源首次登入港股,當日即創下規模最大IPO記錄的戰績,[7] 對比之下,當今的情形可以說是,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匯源的多舛命途遠沒有結束。2021年7月,“匯源被強制執行超15億元”、“匯源食品破產重整”等詞條相繼登上微博熱搜,相關新聞之下,除了表示震驚的評論,更多的是一波回憶殺,闔家團圓的幸福時刻和餐桌上的那一瓶匯源果汁。最後還不忘加一句,“現在都快忘記了”,“我都以為早就倒閉了”。[8]

退市不是退出市場,被消費者忘記才是真正的死亡。

圖片來源:微博@匯源果汁官方微博

匯源果汁2022年新春宣傳海報。雖有感慨,但匯源的故事不知道還能再講多久。

又是一年年關將近,不知道還會有多少中國家庭會把一瓶匯源果汁擺上餐桌。朱新禮,這個曾經的沂蒙山致富帶頭人,中國的“果汁大王”,又是否還能回憶起自己曾為數千萬中國家庭帶去新春快樂的輝煌時刻。

11 結語

勇立潮頭者,風頭正勁意氣風發。黯然離場者,聚光燈之外,亦是一片嘆息。這些年度人物,與他們的故事,構成了2021年中國食品飲料行業革新發展的方方面面,以小見大,我們得以一窺這個飛速發展行業的各個側面。

山西汾酒集團董事長李秋喜退休卸任,中國白酒行業第三大市值公司領頭人功成身退,隱於幕後;

乳業“鐵娘子”高麗娜退休,現代牧業依託蒙牛的資源與規模優勢,進入全新的發展階段;

林木勤帶領東鵬特飲於上交所上市,“中國功能飲料第一股”背後,飲料行業細分領域,激戰正酣;

海天味業龐康,千億身價躋身福布斯中國富豪排行榜,千家萬戶離不開的調味品,竟做成如此大的生意......

如此種種,不勝列舉。

2021年的中國食品飲料行業風起雲湧,各方人物競相登臺。意氣風發者以革新之姿勇立行業潮頭,用智慧和眼界,探索企業發展的全新路徑。黯然神傷者縱使受挫,固守城池之時,也不失韌性與氣度,努力尋求轉變,深厚積蓄,以求來日迎頭趕上。生動的人,眾彩紛呈的企業,共同造就了這一年中國食品飲料行業的生機勃勃。

新老交替、革新陣痛,得意與失落、信心滿懷和無奈嘆息。中國食品飲料行業的發展之路仍在繼續,新的故事正在醞釀。

參考來源:

[1] 新熵,《父子內鬥背後,雙匯已經老了》,2021年8月23日,介面新聞

[2] 朱凱麟,《元氣森林,一年長大》,2021年12月16日,晚點 LatePost

[3] 字母財經,《十年轉瞬即逝,江小白走向沒落,它為何逐漸失去市場?》,2021年9月30日,澎湃新聞

[4] 快消,《鍾睒睒成為福布斯首富,實體制造業全面“登頂”》,2021年11月5日,36氪

[5]、[6] 何丹琳,《百事公司大中華區架構調整後,新任本土女性CEO“首秀”!》,2021年12月11日,小食代

[7] 蔣政,《朱新禮“謝幕”:匯源黯別資本市場》,2020年2月22日,新消費

[8] 李智,《被強制執行近16億,匯源果汁徹底涼了...》,2021年7月7日,中國基金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