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碎片”:顶尖高手凭什么?

语言: CN / TW / HK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孤独大脑(ID:lonelybrain) ,作者:老喻的,原文标题:《顶尖高手凭什么》,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低手凭感觉,高手凭计算,顶尖高手凭计算之上的感觉。

人有一种将空间塞满的本能,用于对抗时间被搬空。

奶茶少了茶的话会更贵,因为纯奶比茶水成本高。多与少的关系,隐秘地躲藏在字面意义之下,用以制造价值上的迷离与不对称,进而成为商家的利润。

一个人最想买的东西,通常情况下,要么是某类从没买过的东西,要么是某类买过很多个的东西。

我不担心自己干蠢事,但会担心自己干蠢事的意义。

这个人虽然很啰嗦,但废话比较少;那个人话很少,但开口就是废话。

实用主义 (不是杜威的那种) 的主要代价是,牺牲了冗余和随机性,并因此而丧失了宝贵的想象力。

“力不到不为财”这句话确切说应该是“功不到不为财”。功,指物理学里的“做功”。二者不同的是:有力不一定做功;做功需要正确方向下的用力令物体在该方向产生移动。

世界上最好喝的饮料是可乐,最难喝的饮料是无糖可乐。“最爱”与“最恨”的差别只在一线间。

花“知道”自己开成什么样子和长出什么颜色吗?

就下棋而言,我有点儿“逢强不弱,逢弱不强”。有些别的事儿也是。我尽量说服自己这是某种天赋而非缺陷,并试图去思考如何令自己的行为不愧对这天赋。

一盘臭棋,是指在“不对的时间”和“不对的对手”下了一盘棋,走了几步臭棋本身反而是其次。

坏人给你带来的帮助有时候比好人还多,但如果总是有坏人给你带来“痛苦的帮助”,你可能就要反思一下了。

棋从断处生。所谓断处,即“决策点”。发现决策点,即“制造头绪”。其中包含了“搜索机会、制造机遇、形成切入点”。

“错误”带来的随机性,经常制造一些“正确”也不能产生的的机遇。

以下三种都算有趣的人生:过程无趣而结果有趣,过程有趣而结果无趣,过程和结果都很有趣。

无趣的人很难干出有趣的事,但可能带来有趣的结果。

刚才听到音乐,回忆起年少时的情境,大约可以用“任性”来概述。这任性于感知角度赋予了“沉浸”,于现实角度赋予了“随机”。沉浸和随机,大约是青春的主要力量了。

McCurry曾说过:“对我来说,一张作品最重要的特质在于独立性,只需一张照片,便能带给你一个故事。”人亦如此。

树荫是夏天的特产。雪却不是冬天的特产。

理性无法驱动激情,理性只能像计算机病毒一样,侵入人类被激情统治的躯体当中。

有同理心的浑球是无敌的,同理心和浑球二者极难兼容。乔布斯和马斯克都是这类人。

理性的主要特征之一是,能够区分感知和感受。

舒服的空间,是时光用人熨出来的。

可测性是物理学和哲学的分水岭。

人们过于迷恋所谓“简单”了。简单是一种结果。只有那种厚积薄发、化繁为简的简单才有意义。

奥卡姆剃刀本质上是一种很复杂的剃刀,用以实现递归。

所谓习惯,就是一连串自动化决策。

人无法行“利他之事”却不置身于“利己主义”的泥沼中,否则就是“隔岸论道”。

变异往往因为“没有记忆”而发生。在被选择后,该变异又因为记忆而被复制。这是基因、物种和创新者的神奇之所在。

生活之焦虑,也许只是对“生命之恐惧”的消解。

大器晚成的反义词是过早优化。

假设,是一种认知上的负债,所以也算某类杠杆。赌徒假设自己会中奖,创业者假设自己能幸存,存定期的人假设银行不会倒闭,入睡者假设明天太阳还会升起。“假设”的杠杆用得太小,日子无聊;用得太大,容易坍塌。

每张照片都是精品的摄影师,他们的第一个秘密是:拍了很多包括不是精品的照片;第二个秘密是:不把那些不是精品的照片给你看。

围巾之于爱马仕, (某种程度上) 相当于带徕卡认证镜头的小米之于徕卡。

一个人买某样东西,很多时候是因为买不起另外一样东西。

人决定买什么沙发,沙发决定人躺什么姿势。

拥有,接受,承受,经历,观察,感知,体验,失去,背后的含义几乎都是一样的。

开车路上,看见一个人,穿羽绒背心,扎马尾;开了好几百米,又看见这个人,她不可能走这么快啊?也许只是因为我脸盲?突然有种感觉,自己也许生活在虚拟世界里,设计师偷懒复制了几个一样的人,结果被我发现了……

决策本质上是跨期分配资源。

无知是指“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向无知者传授已知,需要两个步骤:1、摘掉眼罩 (第一个不知道) ;2、传递已知 (第二个不知道) 。不过这件事通常卡死在第一步。

所谓音响发烧友,不是指能听出更好的声音,而是相信有更好的声音。

发现某牌子的扫地机器人总是卡在同一个地方。大约是因为其有记忆,所以要从上一次停止的地方开始~包括因为卡住而停止的情形。智能体的智能往往与记忆有关,愚蠢也是。

电影《2012》最残忍的情节是:花十亿欧元可以买到船票,但是末日后钱就是废纸。是谁花了什么代价拿到那些马上要归零的钱?事实上,在现实世界中类似的残忍正以较温和的形式发生着,例如通胀。

在原始人看来,每个现代人都是“圣母婊”。可我们不是原始人。

概率是一种跨越时空的大局观。

种植物是一种对冲。晴天我开心,雨天我替植物们饱餐一顿开心;时间缓慢流逝我开心,时间加速向前我替绿树成荫开心;当我为人生起伏不确定而不安时,我走到树前说:你再怎么静好,毕竟也不能挪动吧。

孤注一掷,是指在概率劣势下All in。

普通人的下注,往往只看高赔率,而不去计算期望值。

所谓投资纪律,是指重复某一个正期望值的事件,以令大数定律“显形”。该正期望值的事件是基于主观概率的,也需要在重复的过程中更新。若非如此,遵守投资纪律就是个笑话。投资的反人性就体现在这里,你需要遵守纪律,又要不断更新甚至摧毁这个纪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孤独大脑(ID:lonelybrain) ,作者:老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