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的新生意,還得靠辛巴吆喝?

語言: CN / TW / HK

文/王慧瑩

編輯/周曉奇

“我視快手為劉備,其對手為孫權,不管多大的誘惑,我不可能帶著我的兵投奔孫權去打劉備,這是一生的道義問題。”辛巴曾這樣描述快手、快手的競爭平臺和他的關係。

但這“表忠心”的發言,並不耽誤辛巴曾在直播間喊話快手“擦亮眼睛”。 作為快手平臺的最大主播,辛巴被封殺過,也因為“售假”風波陷入低谷。他和快手的關係也一直處在“相愛相殺”的局面中。

事實證明,兩者似乎誰也缺不了誰,如今快手和辛巴再次拉起了手。和之前不同的是,這一次辛巴選擇的是“直播帶崗”,即線上直播招聘會。

原本計劃休息到八月份的辛巴,在預熱視訊中表示,“我覺得這件事值得辛有志(辛巴)單獨開一場直播,”並打出“找工作、上快手、找辛巴”的宣傳語。

圖源辛巴直播回放

快手的這門新生意,實際上從今年1月份就開始做了,但“快招工”直播專案,想要真正吸引到下沉市場的藍領,依然還需要頭部主播的帶動。

這時候,辛巴願意幫忙吆喝,無疑能幫助這個專案引流,畢竟他一直自詡為“農民的兒子”。

此次,快手與平臺“第一大主播”辛巴的聯手,再次顯露著快手想搶佔線上招聘市場蛋糕的心思。實際上,快手需要新生意賺錢,辛巴需要新身份復出直播,這次合作並不意外。

但這塊市場,早已經是紅海。 58同城旗下趕集網、BOSS直聘、智聯招聘、前程無憂等都在線上招聘領域拼殺。雖然快手有著流量優勢,但面對不熟悉的領域,突圍難度依然不小。

從直播帶貨,到直播帶崗,在主播與平臺的關係重塑外,外界更關心的是,辛巴能幫助快手搶到多少新業務的蛋糕?

快手要做新生意,辛巴需要新身份

辛巴曾戲稱,在快手,江湖不是人情世故,江湖是講講辛巴。

此言並不誇張。在快手,辛巴和他的徒弟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大主播家族,總體粉絲數量超過2億,擁有不小的號召力。

儘管,此前一直傳言快手想要“去辛巴化”,並且辛巴曾在喊話快手官方後遭到過封號處罰,但現實來看快手還是離不開辛巴,辛巴也需要快手。

雙方互相需要,快手和辛巴又站在了一起。

6月29日晚,辛巴在快手啟動直播招工,涉及多家企業約10萬個招聘名額,包括奇瑞汽車、沃爾沃、歌爾股份、名碩電腦和立訊精密等知名企業。

圖源辛巴視訊

多家企業提供的崗位主要是車間操作員、物流員工等,年齡、學歷、工作經驗等方面的要求較為寬鬆。招聘流程也十分簡單:應聘者留下手機號,符合一定條件即可進廠上班。

當晚開播不到1分鐘,就有10萬人衝進直播間,直播兩小時共收到17.5萬份簡歷。據悉,本次參與直播招聘的企業開出的薪資待遇大多在5000元-7000元,崗位需求多為工廠藍領。

坐擁9000多萬粉絲的辛巴,號召力可見一斑。

更重要的是,辛巴希望藉此重塑粉絲與其的信任感。

“我要為我的粉絲找工作。”辛巴這樣描述自己的直播帶崗。一直以來,辛巴把粉絲看做是“衣食父母”,人設是重情重義的東北小夥。

對於線上直播招聘來說,粉絲與主播之間的信任變得更加重要,粉絲將簡歷遞給了辛巴,這也考驗辛巴後續是否能夠真的幫粉絲找到合適的工作。

從直播帶貨到直播帶崗,辛巴也需要一個新身份重新回到大眾眼前。

和其他平臺頭部主播帶貨風格不同,在辛巴直播間,談性情、嘶吼、聲淚俱下、質問粉絲等情景經常出現。 這種“江湖氣”的風格讓辛巴的賬號屢次被封禁。 更有網友直言,“辛巴的直播更像是一場行為藝術”。

更致命的是,假貨風波讓辛巴陷入信任危機中。

2020年11月,辛巴“燕窩事件”受到外界廣泛關注,辛巴快手賬號一度被禁60天。今年4月份,辛巴與徒弟蛋蛋在直播時推廣銷售的一款名為“YPL防晒涼感褲”的商品,被消費者質疑存在售假行為。

這期間辛巴直播翻車、喊話平臺、封禁賬號等事件時有發生。不爭的事實是,假貨事件頻發後,辛巴陷入信任危機之中,形象也受到了損傷。如今辛巴需要新身份重塑自己的形象。

對於快手來說,快手不會完全放棄辛巴。平臺需要辛巴打響聲量,並與抖音、淘寶的頭部主播競爭。根據公開資料,2019年,辛巴及其家族曾宣佈直播帶貨總GMV達133億,快手招股書顯示快手電商當年總GMV為596億,按此計算辛巴家族佔比近25%。

明顯的訊號是,快手不願意過分依賴大主播,近幾年一直在“去辛巴化”。去年快手負責人在電商引力大會上表示,第一家族的GMV在去年僅佔全平臺GMV的6%。

但辛巴家族作為平臺第一大主播繫帶來的流量和號召力仍不容小覷。 灰豚資料顯示,今年6月快手主播帶貨排行榜中,蛋蛋和時大漂亮分列前兩名,總GMV超過15億,位於第三名的瑜大公子GMV僅為1.4億,相差近10倍。

圖源灰豚平臺數據

如今,辛巴需要新形象,快手需要流量開拓新生意,兩者是各取所需。 

快手要搶招聘蛋糕,但辛巴能做好嗎?

“最好的銷售關係是什麼樣?我是你家樓下的商店,你經常上樓下買東西,你跟那個老闆還有感情,還嘻嘻哈哈地說兩句話,這是最好的關係。”

辛巴曾這樣概括他的帶貨風格,也讓粉絲和他有著極高的黏性。

在億邦動力的採訪中,辛巴曾經透露,他的粉絲年齡集中在25歲-40歲左右,男女各佔一半,90%以上是三四線城市的人,大部分有家有業。而這點和辛巴很像,出身三四線城市,為了家庭事業拼搏。

“謝謝你們支援我,我就是農民的孩子。”辛巴時常提及這句話。

“農民的兒子”和“藍領工人”似乎有著天然的共情。 這種粉絲和平臺的緊密度,正是招聘平臺需要的。看到了平臺的定位和優勢,快手在今年1月上線了藍領招聘平臺“快招工”,正式邁入線上招聘市場。

圖源快手微信公眾號

在此之前,快手的人力資源主播已經率先開啟了直播,分為勞務中介和企業自招兩種。具體而言,兩者都可以在提供營業執照、人力資源服務許可證等資料,完成快招工資質認證後,在直播間中展示職位,開展招聘。直播間的招聘者只需要點選連結、挑選崗位,上傳簡歷即可。

快手創始人兼CEO程一笑在快手的業績電話會上透露,今年第一季度快手旗下的快招工月活規模突破一億,僅春節期間快招工單日收到的簡歷數量最高達到了15萬份。

今年5月,快手為了助力復工復產又舉辦了“快手招工會”這場活動快手補貼10億流量,共開設了600多場直播招聘專場,有100多家用工企業參與其中,向招聘者放出將近20萬個崗位。

事實上,看似聲勢浩大的背後,快手做招聘卻並沒有出圈,想真正搶到蛋糕難度也不小。

靠著辛巴的吆喝,快手做招聘這件事近期受到關注,而想要為新業務打出名氣和聲響,快手需要更多流量。

根據CNNIC釋出的第49次《中國網際網路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21年末,中國短視訊使用者規模已達9.34億,佔網民整體的90.5%。這意味著,短視訊平臺的使用者天花板已經見頂,快手想要找到新的流量難度肉眼可見。

與此同時,隨著直播行業出臺一系列整治政策,有關部門要求減少對打賞的過度引導,原本的行業紅利在逐漸消失。

快招工的出現,是快手尋找新的直播增長點的表現,只是現在僅僅是剛剛開始。

更重要的是,在談流量變現問題之前,直播招聘生意並非那麼容易。看似只是一紙簡歷,還需要保證後續的資訊、入職等問題。

從這點上看,和帶貨的邏輯是一樣的。每個職位都是一個貨品,每個招聘公司都是商家,主播依然扮演著橋樑的角色。

如今辛巴再次擔任起“中介”的角色,也並不輕鬆。 一個特殊性在於,線上招聘中求職者的個人資訊和雙方實時溝通非常重要。如果直播間魚龍混雜、雙方回覆慢、求職者資訊被洩露、被放鴿子,那風險便會無限放大。

反觀過往,雖然辛巴帶貨的GMV有目共睹,但假貨和售後問題一直飽受質疑。換句話說,成也辛巴、敗也辛巴。手握流量的辛巴,一旦翻車,便會將自己和平臺,甚至是商家帶到輿論的旋渦之中。

還需要注意的是,或許是性格使然,辛巴更喜歡“性情帶貨”。 “性不性情”,是辛巴和徒弟們在直播間使用的一個常用問句。

一般來說,直播間商品的價格是固定的,但在辛巴直播間,價格可以隨時變化,辛巴把和商家壓價、加送贈品的過程都呈現在粉絲面前。如果將這種風格延續到招聘崗位上,顯然並不合適。

一方面,薪資並非明碼標價,辛巴不能隨意提高或降低企業招聘的薪資區間,這對企業和粉絲來說都是損傷。另一方面,招聘的鏈條涉及到地域、崗位等問題,僅靠線上溝通是沒用的,還需要企業與求職者有實質性聯絡。 現在辛巴的直播帶崗還處於前期遞簡歷階段,想要切入到後續的服務中,還需要探索一段時間。

就業對於每個人來說極為重要,倘若沒有把控好後續鏈條,出現“翻車”事件,那無疑會對辛巴以及快手的新業務造成不小的影響。

想要切入招聘市場,

光靠大主播流量還不夠

短視訊平臺跨界做藍領招聘,快手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這樣的底氣或來自於快手的使用者。艾媒諮詢調查曾顯示,快手使用者中,月收入過萬的比例僅為6.3%;月收入為5001-10000元的使用者佔比19.7%;月收入3001-5000元的使用者佔36.8%;月收入低於3000元的使用者佔37.2%。

顯而易見的是,起家於五環外的快手,有著天生的藍領土壤和使用者基礎。

拉勾創始人許單單曾 在接受 財經故事薈 採訪時 表示, “藍領招聘要的就是短平快,無需提供簡歷,只要表達意向,一個手機號就可以,所以流量大的平臺,是有機會做成的。”

手握3億日活,快手無疑是個流量大的平臺。快手2022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快手目前擁有日活使用者3.46億,月活使用者5.98億。對比來看,同期,招聘平臺頭部BOSS直聘月活為2520萬。 

疫情反覆之下,也讓線上求職成為了一個新視窗。直播帶崗形式的出現,讓求職者更加直觀地看到公司需求、崗位介紹。灼識諮詢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中國線上招聘的每次招聘成本約為線下招聘成本的1/5,線上招聘是未來的趨勢,佔整體招聘行業的比例預計從2020年的約32%增加到2025年的約50%。

風口驟起,玩家跑步進場。

今年初,趕集網正式迭代為專注招聘市場的“趕集直招”,每天進行8小時不間斷的直播帶崗,合作的大客戶包括順豐、ZARA和華潤,已覆蓋25個一二線城市的各種型別崗位。BOSS直聘則在3月份推出“海螺優選”計劃,企業直接在BOSS直聘招聘或企業授權正規中介公司在平臺招聘。

從形式上看,快手和其他玩家並沒有什麼不同,唯一的優勢在於流量和主播。 但想要真正為“老鐵們”找工作,單靠流量是遠遠不夠的。

不能忽視的現象是,招聘市場雖然體量很大,但這是個資訊極不對稱的市場。以往,由於中介性質,線下招聘市場難免被門店、外包服務商等瓜分,58同城、趕集網便是在這個環境下誕生的。

儘管招聘軟體的出現讓招聘市場轉變了不少,但仍難以避免虛假職位、資訊洩露等問題。

最令外界印象深刻的,還是去年315晚會上,點名智聯招聘、前程無憂和獵聘網被曝平臺上的大量簡歷流向黑市,不法分子利用這一漏洞形成黑色產業鏈,助長了網路詐騙風行。

除此之外,跨界玩家快手,面臨成熟玩家的競爭,壓力也不小。

針對於藍領招聘市場有前程無憂,還有專注於建築藍領工人招聘的魚泡網,以及專注全藍領行業的壹招招聘,愛人資旗下U職網也上線短視訊互動功能,試圖打造招聘屆“抖音”。

快手想要跑出來,需要時間。而目前,它還處於引流階段,要投入不少成本。

燒錢之戰向來不是長久之事,最終還是要回歸到找到好工作本身。整體鏈條的完善、解決資訊不對稱問題、保護使用者隱私,這些事情都必須要做,如今靠辛巴吆喝,僅僅是表面熱鬧,想要真正分得招聘市場的蛋糕,快手還需要下更多功夫。

(本文頭圖來源於海南特區報官方微博。)

連線Insight旗下新號「連線出行」歡迎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