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潤:離開上海的這一個月

語言: CN / TW / HK

  點選上方第二個“劉潤 關注公眾號

回覆 “1” 抽取 簽名書

作者 / 劉潤     責編 / 瑩瑩

這是 劉潤公眾號 的第 1578 篇原創文章

中國經濟會不好?我就不信了。

6月9日,我離開上海。7月5日,我回到上海。將近一個月。

我用這篇文章,紀念這驚心動魄的一個月。

1 “老師, 我刷到了一張高鐵票!”

6月9日下午。潤米諮詢辦公室。

老師,我刷到了一張高鐵票!1小時後虹橋發車!Fiona突然大叫。

攝像機,麥克風,提詞器,三點布光。所有裝置就位,我剛準備走進燈光,錄製本週要釋出的短視訊。我猶豫了0.5秒,然後撒腿就往樓下跑。這是今天能去杭州的最後一個機會。

從3月14日起,我在上海居家辦公了近3個月。這3個月裡,Fiona不得不幫我取消(或者延期)了大量的商務活動。她不停地在電話裡說抱歉。抱歉。抱歉。但對方還是不依不饒地問,潤總什麼時候可以出來。什麼時候。什麼時候。

6月8日晚,浙江宣佈對來自上海的旅客解禁。 幾乎一瞬間,上海到杭州的高鐵票售罄。

晚了一步。可是,萬一有人退票呢?Fiona幫我一直刷。突然,刷到一張。她於是大叫:老師,我刷到了一張高鐵票!1小時後虹橋發車!二等座!

幾分鐘後,我已經在回家路上。

1小時後發車。可通常,到家要半小時,去高鐵站要半小時,候車還要留半小時。於是,我開始在車上寫清單。一到家,我就像盒馬揀貨員一樣,用百米衝刺的速度,把清單上的東西往箱子裡塞。2分鐘後,司機一腳油門。出發。

等我放好行李,坐在座位上的時候,列車門正好關上。

平穩了一下氣息。我給司機發簡訊:不要等我了。我不走高速了。謝謝你。

放下手機。我望向窗外。不管病毒是怎麼想的,反正我絕不躺平。

出發。

“比一個人吃火鍋,更一個人的感覺”

亞朵杭州負責人文暄,說要到杭州東站來接我。我說千萬別,我特別不習慣有人接。我能自理。

她說,這是政策要求。所有到站旅客,都要先在留觀室做核酸,再由本地人接走。另外,並不是每家店所在的社群,都接受來自上海的旅客。我安排您入住的這家,是最早開放的一家。但就您在高鐵上的時候,政策又變了。上海旅客,都要賦7天黃碼。不影響入住酒店,但進不了公共場所。

我有點吃驚,但表示理解和感謝。 你要接受,從疫情開始的那一天,我們一直都生活在不確定性中。 如果什麼都是確定的,我還一路狂奔來杭州幹嘛呢。

可是,這7天怎麼辦?先躺平7天。 不。絕不躺平。

我還虧欠同事們不少短視訊沒拍。我要用這7天,打造一個“移動攝影棚”。以後可能,要走到哪裡就拍到哪裡了。

我開始研究各種主燈,輔燈,三腳架,線材,兔籠,熱靴,冷靴,擴充套件塢,提詞器 …… 我最大的需求,就是把整個攝影棚,塞到已經很滿的20吋登機箱裡,並能獨自一人完成打光、提詞、拍攝、出等所有工作。

有的三腳架很好,但就是個太大;有的環形燈很輕,但就是光太暗;有的提詞器很贊,但就是要人翻。我就不停地買啊退啊,退啊買啊。退不掉的,就寄回上海。

一個人打光、提詞、拍攝、出鏡。你知道那種感覺嗎?比一個人吃火鍋,更一個人的感覺。

我把第一條作品發回上海。效果差強人意。但小夥伴們終於可以不用發“老闆離家出走,今日視訊斷更”了。

“又見到實體老師辣”

6月17日。離開上海的第8天。創業黑馬的講臺。

我很習慣地想開場,但突然張不開嘴。太久沒講課了,很生疏。一位同學忍不住說:又見到實體老師辣。是啊。我頓了一會兒,說:

同學們,我是綠碼!

本來6小時的課程,我頂著路邊30塊錢理的發,眯著居家80多天的睛,就像地主家的傻兒子一樣,講了7個多小時。有了綠碼,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痛了。真是神奇。哎, 我屬於商業。我屬於講臺。我屬於外面的世界。我不屬於核酸檢測點。

商業的本質,是交易。而交易,就需要溝通,就需要見面,就需要商務活動。

巨集觀經濟中,有個“非製造業商務活動指數”,用來衡量商業活躍度。 商務越是活躍,經濟越有活力。

去年夏天,受新冠病毒Delta變種的影響,非製造業商務活動指數,8月份下降至47.5%(50%為相比上月無變化),隨後回升。今年冬天,受新冠病毒Omicron變種的影響,非製造業商務活動指數,再次下降。而且持續3個月。為什麼?因為出不了門。

出來混,最重要的是什麼?當然是出來啊。

這7天,我對杭州的好感大增。杭州是第一個對上海開放的省會城市。終於,我可以出差了。終於,我可以堂食了。終於,我可以看電影了。終於,我可以逛夜市了。終於,我可以為中國經濟做貢獻了。

感謝杭州。

“如果您再不能來北京,我就要失業了!”

“潤總離開上海了啊!太好了!” 

北京的夥伴看到我在杭州的照片,聯絡Fiona。因為上海封閉,我們約好的安排,一拖再拖。

“那您能不能從杭州,直接飛來北京啊?” 

上海之後,北京也陷入疫情。雖然控制住了,但大家還是很擔心。杭州不限制北京旅客,但很多城市對北京旅客的政策,依然是落地隔離。這幾天,我正好遇到一位北京來杭的朋友,把附近城市的客戶約來見面。因為去不了他們的城市。

Fiona問我的意見。

我說,一定要去的。但這幾天不行。幾天後,我要去烏鎮參加一場近3000人的醫藥行業大會,做閉幕演講。人家指望著我呢。萬一因為去了北京,而無法進入烏鎮,他們真要哭死了。

北京的夥伴一聽,急了。我放了內部幾次鴿子了。上海封閉,可以理解。但現在您已經出來了,如果還不來,我就沒法解釋了。您一定要來。再不來,我估計就要被失業了。到時候,我去你們公司上班。

這都是什麼事。魔幻的疫情。

我咬著牙說,給我幾天時間。等烏鎮大會一結束,冒再大的險,我都來北京。就算去完北京,14天內哪裡都去不了。Fiona,幫我把之後的14天的行程,清空。我就不信了。

北京的夥伴表示理解和感謝。我說:特殊時期,互相幫助。

放下手機。擡起頭。突然有種創業以來從未有過的疲憊感。一個聲音對我說,算了吧,別折騰了,太累了。你不是喜歡環球旅行嗎?出去走走,一年之後再回來。這個世界不會因為缺了你而不轉。

這個想法只讓我激動了一瞬間,就立刻冷靜下來。

不行。我的公司雖然又小又破,但也有20多名員工了。他們還在等我寫文章,錄視訊,發工資呢。他們有的剛生孩子,有的開始還房貸了,有的還沒女朋友。我已經看盡了世間的繁華,但他們的人生剛剛開始。

扶我起來,我還能工作。

我絕不向病毒認輸。

“安排你去東方甄選看看”

說到“絕不認輸”,我想起了俞敏洪老師。

教培行業所遭遇的挑戰,可以說是滅頂之災。這樣都能“東方再起”, 俞老師淡定的神情裡,寫著四個大字:絕不認輸。

俞老師知道我來北京,說:安排你去東方甄選看看。

在我離開上海的那個早晨(6月9日),東方甄選董宇輝的一條視訊刷爆了抖音和朋友圈。這個自稱長得像兵馬俑的英語老師,一邊講英語一邊賣牛排,幽默風趣,耳目一新。

東方甄選直播間在6月9日-10日的觀看人次超過了760萬,單日銷量總額也超過了1500萬。而在48小時之前,直播間的觀看人次只有65萬,單日銷量總額才一兩百萬。簡直是爆炸式增長。

俞老師的帶貨能力,我是瞭解的。去年我出版了《底層邏輯》後,俞老師做了一下推薦,就賣出去了19萬多本。難以想象。今年他又推薦了我的另一本書《給孩子的商業啟蒙》,又賣出去了6萬多本。歎為觀止。

但是即便這樣,我還是沒有想到,東方甄選能有這樣的爆發力。截止到這篇文章發表,東方甄選的粉絲,已經從6月9日前的100萬,漲到了2000多萬。

很多文章在分析東方甄選做對了什麼。那麼,東方甄選到底做對了什麼?我不知道。

5月11日,我和俞老師在“劉潤開封菜·大廚加餐”的直播裡,就討論過東方甄選。我說下播就“去東方甄選看看”時,我的心態是支援。現在俞老師說安排你“去東方甄選看看”時,我的心態是朝聖。

從5月11日到6月9日,這一個月,東方甄選發生了什麼鉅變嗎?並沒有。也許就像我在 《獨家揭祕東方甄選直播:俞敏洪和他的團隊,能處》 裡說的,如果你能好,是有人希望你好。

我請Fiona把所有需要在北京交付的諮詢和培訓,所有約了很久的飯局,都集中在了那幾天。感謝夥伴們的支援,感謝朋友們的理解。

安排妥當後,收拾好越來越多的行李,從杭州前往烏鎮。

再次出發。

“大家都準備好,要有活兒了”

6月24日,是我離開上海的第15天。“上海”這兩個字,正式從我的“行程卡”上消失。這一天,我抵達了烏鎮。

我的同事還是挺厲害的。運籌帷幄。我離開上海的第8天(健康碼轉綠碼),安排了我的第一場演講;離開上海的第15天(行程卡無上海),安排了我的一次轉場。

烏鎮景區工作人員,仔細檢查了我的健康碼,行程卡,核酸記錄。近3000人即將抵達烏鎮,他們嚴陣以待。然後,我見到了大會主辦方“搜藥”。

我說,這時候辦這麼一場大活動,應該很不簡單吧。他們說是的。烏鎮整個上半年,幾乎都沒什麼人。4-5月份還封閉了一段時間。 這場活動,可能是重啟烏鎮後,最重要的一場活動了。

是嗎?

是的。我們先頭部隊來到烏鎮,計程車司機問,怎麼最近人多起來了。我們說,幾天後有場大活動,近3000人。司機們高興壞了,趕快在群裡通知大家:都準備好,要有活兒了,要有活兒了。我們去附近餐廳吃飯,他們端出了最好的土菜招待我們。說要免費。感謝我們來到烏鎮。

我突然很感慨。甚至有些感動。老百姓需要的是什麼?老百姓需要的,可能只是白天忙忙碌碌,晚上萬家煙火。只是碎銀幾兩,只是三餐有湯。 他們沒法躺平,他們需要希望。只要有希望,就有奔頭。

大會閉幕式。做完主題演講後,我和老百姓大藥房的創始人謝子龍,一心堂的董事長阮鴻獻,江中製藥的總經理肖文斌做了一場論壇。說了什麼,我已經不完全記得了。但有一點印象很深。討論中,他們沒有抱怨一句疫情。 抱怨沒用。只有關注自己能做什麼,未來要做什麼。

而優秀企業身上的那股的力量,像極了生命的力量。有這種力量,石頭縫裡也能長出大樹。

大會一結束,我就趕回了杭州。

奇怪。杭州開始給我一種“大本營”的感覺。

“跑起來。跑起來。”

6月29日晚,我回到了“大本營”。

十幾位企業家在等我。兩年前我們約好,兩個月見一面。從未間斷。但這次見面,近四個月。恍若隔世。

我帶出來的那幾件襯衫,已經來回穿了4-5輪。我挑來挑去,挑了一件不那麼皺的,以示尊重。這已經是我箱子裡,最隆重的衣服了。

你們怎麼樣?還好嗎?我問。

他們說,這幾個月來,有的在策劃品牌出海,有的研發全新產品,有的在重整行業結構,有的在進軍視訊直播。

真好。他們沒有停下來。他們不能停下來。

接下來的兩天,我們選擇了其中三位企業家,和他們當下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而其他所有人,就像公司董事一樣,充滿好奇地提問,充滿關愛的建議,給他們出主意。

7月1日(週五),開完兩天的私董會,我拿著電腦回房間。每次兩天下來,我都像大病初癒一樣,有些虛脫。

突然,收到Fiona的訊息:老師,你看釋出會了嗎?杭州今天有新增了!要不要立刻離開杭州?你幾天後要去北京的,千萬不能出問題啊。

晴天霹靂!我正準備開啟美團,點一份最大的小龍蝦,過一個善待自己的週末。

我已經幫你買好了2個小時後去金華的高鐵票。跑起來。跑起來。

我放棄幻想,飛奔上樓,收拾行李。是要保持健身。這每天都和打仗一樣。這時候最重要的是,保持彈性。身體的彈性,內心的彈性。

2個小時後,我在從杭州東去往金華的高鐵上,好好睡了一覺。

“我們一定要見一面。等我”

我比計劃,提前3天到了金華。怎麼辦?

保持彈性。我決定拿出一天,調研三線城市的消費市場。

在去年的《進化的力量·劉潤年度演講》裡,我說我最主要的工作之一,就是到處尋找商業世界裡的“達爾文雀”。正好,酒店樓下有一家我聽說了很久,但從沒試過的奶茶店“新時沏”。我拍了張照,發給了它的創始人朱駿。

潤總,你來金華了?我們一定要見一面。等我。

第二天中午,朱駿請我喝他們的“楊枝甘露”霸王桶。巨大的一升桶裡,半桶都是料。這哪喝得完。現在喝奶茶,都流行用桶了嗎。我下意識地擡頭,想看看這一大桶要多少錢。

16元。

我一驚。太便宜了吧。我控制住了表情。否則顯得很沒見識。朱駿說,是不貴。而且,再配一份這個雞排,只要加3元錢。潤總, 現在餐飲業的競爭,是效率的競爭。

我忍不住問,怎麼做到的?

他帶我到後廚,參觀他自己研發的裝置。這個雞排我們用的是冰鮮,而不是冷凍,這樣口感才好;為了提升出品速度,先預炸2.5分鐘,使用者點奶茶時,再炸1.5分鐘,正好和奶茶同時出品;這個機器充分利用了縱向位置,省出不少橫向空間,降低租金成本 …… 

太捲了。我暗下決心:絕不做餐飲。

潤總,不只是我們。 能活得好的餐飲,都要提高運營效率。 我帶你走一圈吧,看看那些有“萬店潛力”的餐飲店。

我們走進一家麻辣燙店。 潤總,我們的店,前店有4-5個員工,後廚有2-3個。 你看這家麻辣燙。 只有1個人,後廚也只有1個人。 他們把流程做了各種優化,人力成本出奇低。

我們走進一家炸串店。潤總,炸串(而不是烤串)是80後、90後的記憶。學校後門,油鍋一炸,刷上醬,太香了。但是,醬料的品控很不好做。你看這家店,他們把刷醬變成了撒粉,提高了出品的標準化程度。

我們走進另一家奶茶店。他點了一杯4元錢的檸檬水。然後,開始掐表。不到1分鐘,我拿到了檸檬水。潤總,他們的出品速度。太快了。別人一天出100杯茶,他能出300杯。雖然價格便宜,但利潤可能並不低。這就是效率。

這些店,我都是第一次吃。一邊吃,一邊肅然起敬。

所有人都能考95分以上,對能考99分的人是不公平的。不確定性,就是難題。這時,大部分人只能考60分-70分了,99分的人才會脫穎而出。

不確定性的作用,幫助這些冬天的孩子,騰出整個春天。

“我!彈!窗!了!”

7月5日,若缺科技辦公室。

我來金華的第一要務,是舉行和若缺科技的戰略合作授牌儀式。舉行完授牌儀式,再做完分享,我從金華坐高鐵去北京。

若缺科技,是潤米諮詢連續兩年的戰略合作伙伴,一直支援《進化的力量·劉潤年度演講》。若缺科技的創始人胡煒對我說,這兩年房地產行業遇到了不亞於教培行業的危機,但我們活下來了,還活得不錯。為什麼?因為,我們不是在幫開發商賣房,我們是在幫消費者買房。這兩年,我們的私域和直播越做越好。我們通過網際網路成交的房產,已經過億了。

特別贊。

非常感謝支援《進化的力量·劉潤年度演講》的每一位合作伙伴。辦一場年度演講,太不容易了。去年演講的前三天,我們突然接到通知,要求每個進場的觀眾都要額外提供48小時核酸報告。我們立刻電話通知了1000名觀眾。大家都非常理解和支援。我在現場時說,今天能坐在下面的,都是生死之交。

今年的年度演講,定在了10月29日(10月份的最後一個星期六)。今年的不確定性更大,但是我們依然在盡一切努力,爭取能依然線上下舉辦這場演講。雖然有太多不確定性,但是萬一呢。去年最困難的時候,我請教羅振宇老師。他說,辦這樣的活動就是一個要點: 堅信自己運氣好。

去年,合作伙伴們,給我們帶來了好運氣。今年,我們爭取把好運氣帶給合作伙伴們。

在若缺科技分享到一半,中場休息。小夥伴突然跑過來:潤總,Fiona讓你看看你的北京健康寶。

我心裡咯噔一下。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每晚都要看一遍,不可能有問題,都是綠碼啊。我閉著眼睛,點開了北京健康寶 …… 

我!彈!窗!了!

這怎麼可能呢? 昨晚到現在,我什麼都沒做啊。 怎麼就彈窗了呢? 幾個小時後,我就要坐高鐵去北京了。 這可怎麼辦。 我趕快打電話給Fiona。 Fiona說,北京今天,突然對途徑 州蕭山的旅客彈窗。

可是,我途經的不是蕭山的中高風險地區啊,而且我已經離開杭州4天了,每次核酸都是陰性。

老師,我也很崩潰。我已經和北京夥伴們溝通了一上午了。這次,我們可能真的去不了北京了。我已經幫你買好了從金華回上海的高鐵票。北京那邊要去的公司,要錄製的節目,要開的會,要赴的宴,我一個一個去跪地道歉。

我突然很心疼那位“如果您再不能來北京,我就要失業了”的夥伴。我拼命向他道歉。並讓Fiona寄了幾十本我的簽名書,請他送給同事們續命。下次見面,親自給大家解釋。然後,我再向俞老師和出版社道歉。為俞老師和我的現場對談直播,他們調配了充足的圖書庫存。再然後,我向要去見的每一個人道歉。

整理完情緒,我繼續做完分享。然後,按計劃來到了金華高鐵站。

但這次,我是回上海,而不是去北京。

10  “絕不躺平。絕不放棄。絕不認輸。”

6月9日,我意外地離開上海。7月5日,我意外地回到上海。

生活,就是這樣多姿多彩,蕩氣迴腸,驚心動魄。

但是,我已經不抱怨了。因為我所遇到的這些,和我所遇到的那些創業者、管理者、企業家們相比,不值一提。他們才是真不容易。

他們有時會在嘴上說兩句,但腳下卻從未停止和病毒賽跑。 他們有時會感覺希望被烏雲遮蓋,但卻依然在裂縫中不斷尋找出路。他們可能正在陰溝裡掙扎,但仍然不忘仰望星空。

6月1日,上海解封。

雖然,我們的生活還是處於高度的不確定性中,但這一個月來,中國非製造業商務活動指數,從47.8%,驟升到54.7%。54.7%。在過去,這對我來說只是一個掉頭向好的數字。但這一個月,我用自己的體溫感受到,這個數字背後,是一顆顆選擇戰鬥絕不躺平的心。

絕不躺平。絕不放棄。絕不認輸。

中國經濟會好嗎?當然會。只要這些創業者依然對未來有希望,依然對自己有信心。

回到上海,我好好睡了一覺。家裡的床確實最舒服。我睡覺的時候,Fiona已經幫我安排好了下週的行程。醒來,我把皺了的襯衫燙了一下。準備再出發。

中國經濟會不好?我就不信了。

推薦閱讀:

《劉潤年度演講2021:進化的力量(演講全文)

花半秒鐘就看透事物本質的人,
和花一輩子都看不清的人,
註定是截然不同的命運。

點選下方卡片關注劉潤 我們 一起

洞察商業本質

▲  點選上方卡片關注劉潤,洞察商業本質

品牌推廣  培訓合作  |  商業諮詢 | 潤米商城  | 轉載開白

請在公眾號後臺回覆   合作 

歡迎把文章分享到朋友圈

時代平等對待每一個人。但有的人看到機會,有的人滿眼掙扎,有的人等待紅利,有的人埋頭耕耘。

瞄準機會的人,已經踏浪前行,但也時有顛簸。彷徨的人還在起點張望。投機的人,起起伏伏無根無萍。耕耘的人,如果逆勢,自然移不走巨山。

正確的路,不怕難走,不怕遙遠。只怕你找尋無果,原地打轉。

如今商業環境瞬息萬變,如何看清時代邏輯,必須不斷提升自己的商業認知,不斷進化。

所以,我建立了一個社群,取名“進化島”。

島上,你可以閱讀和分享獨到的商業觀點;與嘉賓積極互動,互相學習。

有時候你的頓悟,可能只是別人的基本功,而你的隻言片語,也許能讓別人醍醐灌頂。

長按識別下方二維碼,我們島上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