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額報銷的手術機器人,會給醫療外科帶來什麼變化?

語言: CN / TW / HK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陳述根本

使用機器人替代人力勞作已經成為一大趨勢,醫療領域也不例外,尤其是手術機器人。手術機器人是集多項現代高科技手段於一體的綜合體,在外科上被廣泛認可。通過手術機器人,外科醫生可以遠離手術檯操縱機器進行手術。在世界微創外科領域,手術機器人都是當之無愧的革命性外科手術工具。

然而,儘管中國的手術機器人市場已經完成了早期的市場教育,但仍面臨“叫好不叫座”的短期困局。究其原因,還在於手術機器人的高價格門檻。 但現在, 10月23日, 網傳多時的“ 手術機器人正式進入醫保 北京 正式落地 ——100%全額報銷,會帶領手術機器人從技術破冰進入到產業應用嗎?

手術機器人優勢顯而易見

手術機器人雖然被稱作機器人,但本質上則是在手術中輔助醫生的機器。手術機器人通常由手術控制檯、配備機械臂的手術車及視像系統組成,外科醫生坐在手術控制檯,觀看由放置在患者體內腔鏡傳輸的手術區域三維影像,並操控機械臂的移動以及該機械臂附帶的手術器械及腔鏡。

達芬奇是最典型的手術機器人。目前,達芬奇機器人已經廣泛適用於普外科、泌尿科、心血管外科、胸外科、婦科、小兒外科等,成為適用性最廣的醫療機器人。事實上,早在2015年,美國就有超過90%的前列腺切除手術由達芬奇機器人完成。

相較傳統手術,手術機器人優勢顯而易見。 相較於傳統微創手術,手術機器人更加精準 精細,在手術和住院時間、減少失血量、併發症發生率、術後恢復等方面 具備一定的優勢 ,能明顯提高病人術後生活質量。

比如,在前列腺癌切除上,普通切除方法下,部分病人會喪失性功能,這是因為性神經極為纖細,藉助普通醫療器械無法觀察到,而手術機器人可以讓更高比例的患者保留“性”的權利。

再比如,在腹腔鏡下,醫生只能看到黑白平面、放大兩倍的影象,而手術機器人則能做到3D彩色、放大10-15倍;腹腔鏡手術是人手控制腔鏡,手的顫抖在終端會被放大,影響手術精確性;而手術機器人由醫生操作電腦控制,不存在抖動問題。

手術機器人的精準和精細 也讓 機器人手術出血量大大減少 。以胃癌病人為例,傳統胃癌手術病人往往要開膛剖腹,手術時間至少3小時以上,手術一般需輸血400毫升左右,而機器人手術平均只要50-70分鐘,且由於手術更加精準、術中幾乎不出血,所以一般不需要輸血或只輸50毫升,傷口癒合也更快。

更重要的是, 手術機器人的革命,是使傳統手術從一個定性的動作轉變為定量的標準化資料,為手術開啟數字化與智慧化時代帶來可能 。手術機器人,定量化手術方式的締造者。手術機器人應用時手術操作通過電訊號傳達機械臂,對患者進行定位與微創手術操作。

這個過程一方面使得手術操作可以量化並轉換為資料;另一方面通過資料的優化與分析,另一方面又進一步優化手術流程,實現手術數字化;最後通過人工智慧的反覆學習,達到智慧輔助甚至未來全智慧的目的。

因此,手術機器人最大的革命意義,不僅是使手術更精準、更微創、更簡便,更是使傳統手術從一個定性的動作轉變為可以定量的標準化資料。

與此同時,作為對患者兩大主流治療方式之一,手術機器人也是未來一體化治療方案的互動載體與輸出平臺,包括智慧檢查、術前規劃、術中指導、術後分析等其他軟硬體將通過手術機器人間接對患者起到診療作用。

單從手術機器人幾乎無可指摘的優勢來看,手術機器人的普及都是科技和社會發展的必然方向。並且,在全球人口老齡化以及未來醫護人員嚴重缺乏的大背景下,智慧化的醫療機器人有望成為解決供需不平衡的最重要的解決方案。

賣不動,難賺錢

儘管傳統手術,手術機器人在手術術式、患者治療與醫生操作均具備明顯優勢,但是,如此具有前景的手術機器人,卻逃不開高價格門檻的問題。這也是為什麼中國的手術機器人市場已經完成了早期的市場教育,但仍面臨“叫好不叫座”的困局原因。 畢竟,不論是 對於採購裝置的醫院 還是 接受手術的患者,手術機器人的價格都不能算便宜

顯然,手術機器人是一項技術門檻高、開發註冊營銷週期長、極燒錢的領域,從研發到上市過程漫長。相關報告顯示,手術機器人產品的研發週期基本都在十年以上。 持續的研發投入和漫長的研發週期導致手術機器人的研發是一個高投入低迴報的工作,盈利難的問題一直困擾著手術機器人企業

比如,成立於2005年的天智航專注於骨科手術機器人領域,是我國首家上市的醫療機器人企業,但其長期處於虧損狀態,2019、2020兩年的虧損額分別為3416萬元、5416萬元,而這兩年其研發投入均超過7000萬元。

與之處境相似的還有即將上市的微創醫療機器人。微創醫療機器人誕生、至今已有7年曆史,到現在為止其產品仍處於研發之中,沒有在售產品。 招股書顯示,微創醫療機器人在2019年、2020年的虧損額分別為6980.   1萬元、2.09億元,同期研發投入分別為6188萬元、1.35億元。

因此,中國的手術機器人市場雖然已經完成了早期的市場教育,但受限於技術創新能力,創新鏈和產業鏈不完整等因素,中國手術機器人高階診療裝備的技術競爭力依然薄弱,更多地也是依靠進口的手術機器人。

高額的研發投入和對技術的依賴,意味著手術機器人的價格不菲。不菲的價格使多數醫院無力採購,手術價格也使大量患者無法承擔。

以目前應用最為廣泛的達芬奇手術機器人為例,國內的採購價格一般在2000萬~3000萬元之間,每年維護費約在150萬元以上。這對於醫院來說是一筆不小的開支。因此,有能力採購手術機器人的普遍是較發達地區的三甲醫院。

手術機器人耗材也開支不菲。據西南證券統計,達芬奇手術機器人平均每例手術使用的各類耗材總費用約為2.59萬元人民幣。在沒有醫保報銷的情況下,這些費用基本都需要患者承擔。

高昂的採購成本和維護成本,再加上不菲的耗材費用,使得機器人輔助手術的價格水漲船高,這也成了患者接受機器人手術最大的門檻。上海市醫保局局長夏科家曾透露,若患者使用達芬奇手術機器人進行手術,單次手術費用達3萬元。 另據西南證券的測算,平均每例機器人手術的成本約4.4萬元

自然而然地,因使用率得不到保障,手術機器人陷入了“成本高、賣不動、沒人用、不賺錢”的惡性迴圈。儘管手術機器人行業依舊被市場看好,但倘若這一產業沒有政策和資金的支援,將很難得到進一步的發展。

政策扶持造就未來機遇

幸運的是,時代的發展也造就了獨特的機遇,醫療機器人的發展也成為了國家實現工業化戰略目標的重要一環。

國務院在“十三五”規劃綱要及《中國製造2025》等檔案提出,要重點發展醫用機器人等高效能診療裝置,積極鼓勵國內醫療器械創新。此外,中國醫療市場的體量隨著老齡化社會的到來快速擴大,分級診療的推進和基層醫生的巨大缺口也成為了機器人研發的強勁動力。

2016版《戰略性新興產業重點產品和服務指導目錄》明確認定腹腔、胸腔、泌尿、骨科、介入等手術輔助機器人及其配套微創傷手術器械為戰略新興產業重點產品。同年,國務院辦公廳在《關於促進醫藥產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中也提到“明確提出發展醫用機器人等高階醫療器械,實現進口替代,加快醫療器械轉型升級。”

2019年底 《關於推動先進製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發展的實施意見》提出重點發展手術機器人等高階醫療裝置 。一方面手術機器人配置許可審批流程趨於簡化,從申請到批准僅需2-3個月,醫療機構申請購買手術機器人更為方便。另一方面,政策也在逐漸放寬採購限制。

2020年7月,國家上調了大型醫療器械配置規劃數量,至2020年末的全國手術機器人裝機數量由調整前的197臺升至調整後的268臺,上升36.04%。

今年4月, 上海醫保局將28個新專案納入本市基本醫保支付範圍,其中 “人工智慧輔助治療技術”即是腹腔鏡手術機器人 。其中,患者自負比例為20%,手術型別被限定為前列腺癌根治術、腎部分切除術、子宮全切術、直腸癌根治術四種,手術機器人型別也被限定為僅達芬奇手術機器人一種。

8月末,北京市醫療保障局也宣佈將手術機器人及其耗材納入醫保支付範疇,相關支付內容被分為兩部分:一部分為機器人的使用費用固定為8000元,可全部使用醫保支付;另一部分為配套耗材費用,可部分報銷。與上海方案不同的是,北京將產品範圍限定為骨科手術機器人,但並未限定機器人廠商及手術型別。這讓適用範圍擴大了許多,更多的患者和手術機器人廠商可從中獲益。

回到當前的手術機器人市場。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資料,2020年,全球手術機器人市場規模83.21億美元,5年複合增速達22.6%; 中國4.25億美元,5年複合增速35.7% 。目前腔鏡手術機器人發展最為成熟,2020年在全球和中國市場分別佔比63.1%和74.9%。

無疑,隨著手術機器人技術成熟,數字化與智慧化的突破,市場空間仍有進一步突破的可能,而手術機器人納入醫保則作為一個政策扶持的訊號將進一步開啟國內手術機器人市場的新局面。這不論是對於辛苦耕耘的外科手術機器人公司,還是日益擴大的老年化群體,都是個頂好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