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童木,做并联领域的“专家品牌”

语言: CN / TW / HK

伴随消费结构转型升级的步伐加快,3C、食品、物流分拣等行业的升级,并联机器人市场迅速发展,阿童木机器人正是在浪潮中取得迅速发展的工业机器人厂商之一。

来源 | 经理人传媒旗下《经理人》杂志

■ 本刊记者 / 石一

1980年,中央电视台引进日本动画《铁壁阿童木》,是最早引进中国大陆的海外动画作品之一。故事中,少年机器人在未来世纪为人类福祉活跃的身影,成为不少人对于机器人的最初印象。

动画照进现实。时隔33年,与日本隔海相立的天津成立了一家“阿童木”机器人公司。

根据这家公司创始人宋涛介绍,2013年公司成立时的注册用名为辰星(天津)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下文均称“阿童木”)。投资人认为“辰星”这个名字缺乏辨识度,且不利于传播,提出“阿童木机器人”的命名建议。一来是企业产品并联机器人的机械臂外观与动画少年的铁臂形象有较强呼应性;二来,对于很多70、80后们来说,阿童木就是他们对于机器人的第一印象,而现在这两代人已成长为不少机器人厂商服务的主要客户群体。

宋涛坦言,“阿童木”这个颇具亮点的品牌名在带来营销价值和基于情怀产生的认同感,公司研发产品并不是应用于家庭、餐饮等领域的服务型机器人,而是外观和应用上更为“硬核”的工业机器人。

从高校中走出的企业

“至今为止,阿童木是我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工作。”出生山东的宋涛基于地域及未来从业考量,2006年进入了天津大学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2010年,宋涛在本科毕业后前往北航攻读研究生。

同寝室的室友刘松涛则继续留在天津大学深造,师从国内并联机器人领域的泰斗级人物——黄田教授,前者作为合伙人于2013年与宋涛创立了公司,后者则在阿童木研发部门担任重要职务,并提供技术指导。

研究生期间,宋涛在导师带领的横向课题项目里,不断建立与企业的联系,这是他走出实验室,为客户解决实际问题的开始,也成为了宋涛最终选择创业的契机。利用高校内较为成熟的应用基础和丰厚的资源,两位来自天津大学的创始人在阿童木成立仅几天后就顺利签下第一个客户。

2013年〜2015年,阿童木遇到了客户之外的难题。因为缺乏足够的资金,阿童木在技术人才的招聘上多使用在校研究生,非全职工作的弊端逐渐显现。在校研究生的工作时间常常被论文、答辩等校园生活打断。而对于一家科技型企业来说,人才培养的连续和技术传承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意识到资金重要性的阿童木开始频繁接触投资人,并在2015年成功获得第一笔天使投资,通过该笔资金逐步完成公司职能部门的配置和管理制度的完善,企业发展走上正轨。2017年,阿童木获得超三千万A轮融资,由深创投和海达创投投资,与深圳投资人的接触也为日后阿童木进军华南市场奠定了基础。

“但现在想来,应该更早来深圳。”宋涛表示阿童木在市场布局上有两个核心原则,一是离客户越近越好,在方案的设计、报价,技术的论证,产品的交付和后期的服务上做到高效。二是站在企业团队建设的角度,深圳拥有更多更高质量的科技人才,可以帮助阿童木快速完成公司团队建设。

事实的确如此:从市场上看,处于珠三角优势地带的深圳劳动密集型产业较为集中,机器人市场需求较大。《深圳市机器人产业发展白皮书(2020年)》数据显示,2020年深圳市机器人产业总产值为1434亿元,较2019年的1257亿元增长14.08%。同时,伴随着深圳机器人市场规模的扩大,产业集聚明显,深圳已形成南山机器人产业园、智能机器人产业园、宝安机器人制造产业园等多个机器人产业园。

从客户角度考虑,阿童木的主要客户群体为集成商,而长三角、珠三角为集成商用户的两大集聚区域,其中30%集中在广东省①。在成立江苏子公司完成华东布局后,进一步开拓华南市场已成为阿童木必行的一步。

同时,政策上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为代表的政策发布,再度将深圳放在了机器人产业发展的重要位置;技术上,深圳本土的众多高质量科技企业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才集聚于此。这与上文中提到的阿童木团队建设想法相向而行。

出于上述发展的诉求与深圳各种资源的耦合,2021年8月21日,阿童木深圳子公司正式落户深圳华丰机器人产业园,由此已经完成了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的战略布局。

被遗忘的角落

“关于工业机器人,早年间有一个说法,‘并联是被国际巨头遗忘的角落。’”宋涛这句话可以在相关数据中得到论证。

目前工业机器人可分为多关节机器人、协作机器人、并联机器人和SCARA机器人四大类。从国内工业机器市场销量来看,2020年销量占比最高的是6轴多关节机器人,市场销量约为10.78万台,占比约为62.88%,其次分别为SCARA机器人(29.49%)、协作机器人(4.38%),其中占据并联机器人市场份额60%〜70%的Delta机器人仅占3.24%②。

而在机器人市场结构上,根据MIR Databank统计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20公斤以上6轴机器人市场份额前五位的发那科、安川、库卡、川崎、ABB均为外资品牌,合计占据市场份额约70%;SCARA机器人中国市场50%的份额由爱普生、雅马哈两家外资企业占据;反观并联机器人市场,2020年,我国Delta机器人市场结构中,国际龙头企业ABB占17.9%,发那科占7.8%,欧姆龙占4.0%。可以看出,国际巨头们对于并联机器人市场的统治能力远远低于多关节机器人和SCARA机器人。

为何被遗忘?宋涛认为有以下几点原因。

一是早期并联机器人替代人工不具备价格优势,“一直以来,并联机器人以其速度快、精度高的特点在生产线上进行人工替代。如果以并联机器人每分钟80〜100次的节拍速度计算,可以替代三个劳动力。”宋涛以2013年、2014年间举例,并联机器人替代的人工费用在15万元左右,而当时ABB一台并联机器人加配套设备的价格已高达六七十万。价格劣势下,应用端企业需求量无法释放。供需关系下,机器人厂商生产成本无法下降,价格居高不下,客户难以计算投入产出比,行业陷入市场发展的死循环。

二是并联机器人多用于食品、制药、日化等传统行业,产线更新换代慢,企业主基于长期投资的考虑会在自动化设备的选择上十分谨慎。此外,国内日用消费品行业的生产线前段通常由灌装、灭菌、杀毒、蒸馏等专用设备组成,不需要人工环节,产线后段的分解、包装、搬运环节可被人工取代。宋涛回忆,早期把并联机器人推向市场是案例积累的过程,“比起介绍品牌,我们做得更多的是并联这个品类的推广。”

三是资本层面,宋涛表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并联机器人是不被资本关注的赛道。2016〜2017年工业机器人融资领域中,并联仅占2.7%,资本关注点普遍集中在机器视觉、AGV、协作机器人等细分领域③。

但是伴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制造业出现“招工难”,人力成本提升和产品价格下降的交叉点已经出现,工厂自动化替代成为必然。这个曾经被遗忘的角落正在逐步焕发新生机。《2020〜2026年中国并联机器人行业研究与市场年度调研报告》显示,并联机器人市场从2015年到2020年,保持了年均50%以上的增速。同时,资本的注入进一步推动这个曾经“小众”的市场走向“火热”,并联赛道涌入诸如阿童木、勃肯特等众多优秀国产机器人厂商。宋涛认为资本的青睐和竞争的加剧会进一步做大市场蛋糕。此外,并联机器人具有足够标准化的特点可以使其在多领域发挥优势,推广应用空间巨大,“并联机器人是我们的一个触角,通过这个触角能够触达到不同的行业里去。”

长期目标与短期效益

深耕并联市场的阿童木不断推进产品更新,成为该领域的领军企业,是并联市场占有率仅次于ABB的企业。业务遍布全球10多个国家,服务近300家规模级企业客户。客户所处领域覆盖食品、药品、制药、日化等众多行业。

截至目前,阿童木已获知识产权112项,其中专利87项,软件著作权6项;拥有机器人、运动控制系统、视觉系统三大板块的业务,其中机器人业务已形成D3P、D3PM、D3W、D5、D2、D4、S6五大系列的并联机器人产品矩阵。且今年7月3日,阿童木机器人重磅发布了新一代阿童木机器人、阿童木机器人青春版及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并联机器人运动控制系统AtomMotion3.0。

与市场上多数机器人本体厂商在上游零部件上使用国外知名品牌不同。阿童木的核心技术和零部件基本都是自研,外采仅占到30%,对于自研核心零部件是否存在竞争力欠缺的质疑,宋涛表示这有关长期目标与短期效益的取舍。虽然从短期目标来看,用进口的零部件配置会提高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但是长远看来,“短期的劣势很有可能转化成竞争优势。”

首先,国产零部件成本较低,保证了机器人本体价格的可控化;其次,在全球缺芯、新冠疫情和国内机器人市场迅速兴起的大背景下,海外品牌零部件具有交付周期的风险远远高于国产品牌;再次,国外零部件品牌的售后服务常年饱受诟病;从次是,使用自研零部件能够大量快速收集数据以实现数据反哺,并及时发现问题对产品加以改进;另外,在中国工人的操作学习上,国产控制器和软件的设计更符合中国工人的逻辑思维,减少了学习成本。“中国人和外国人的思维是有差别的,国产优势会在以后的时间里慢慢体现。”;除此之外,宋涛还提到,中美贸易关系紧张的背景下,国家层面对科技自研创新企业给予更多的支持与关怀。

关于自研项目的选择,宋涛坦言,要在成本投入与风险投资中统筹判断进行选择。阿童木里最核心的四个零部件分别是电机、减速机、控制器和视觉系统,电机和减速机因为市场的高成熟度和标准化程度,不再具有投入优势,阿童木选择依赖于上游一些核心供应商。

而在控制器与视觉系统上,宋涛强调一定要自主研发并不断突破。原因在于控制器对机器人的性能有决定性影响,相当于机器人的大脑。在此基础上,才能进行软件算法的开发。视觉系统方面则考量于工业对于视觉的依赖越来越强,机器视觉能够为智能制造提供数据支撑。“这两部分就相当于打好地基,盖好楼,在其中不断迭代升级。”

一直以来,阿童木坚持“用技术解放双手”,立志成为并联领域“专家品牌”。在清晰的战略目标基础上,将产品与服务写进价值观,建立高效的交付团队和售后保障团队,实现了产品的快速标准化交付能力和及时的售后响应能力。

在进入发展提速期的同时,机器人本体公司长期以来盈利和技术上的痛点也不可忽视。宋涛认为本体企业不赚钱的原因在于,机器人产业链上游无法做到自主化,核心零部件的外采导致成本优势丧失;国产品牌采用价格战等错误竞争策略;融资投入多用于研发和市场,起步阶段为标杆客户做案例是巨大且漫长的投入过程;市场成熟度较低,分散的客户群直接导致服务成本的提高。

而技术方面,多数国内机器人厂商与国外品牌在速度与精度上仍有差异,宋涛认为历史原因下,很多国内机器人企业只能在已有平台上二次开发,算法植入受限,是亟待解决的重点问题。

此外,尽管并联机器人市场增长迅速,但相较于庞大的传统工业机器人而言,依旧是体量较小的新兴市场,在密集的融资节奏下,会向何处发展,值得关注。

①:MIRDATABANK数据库;②:渤海证券;③:机器人产业研究院

如涉及版权请告知删除,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