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大学生裸照被曝后,最可怕的一幕发生了...

语言: CN / TW / HK

来源:杂志之旅(ID:zazhizj)

两个月前,上海一女大学生收到了一封陌生邮件。

发件人的网名叫“浮生若水”。

邮件的内容只有一个字: “约”

不是带有试探性的“约吗”,而是十分肯定的“约”。

当她带着疑问打开这份邮件,才知道发件人为何会说出这么肯定的话。

因为这份邮件里面有一张附件照片,正是她的全身裸照。

“约”和裸照联系起来,发件人的目的显而易见。

图片来源:网络

在发件人看来,有了裸照,就相当于了掌握了对方最大的把柄,还怕对方不乖乖听话吗?

深知其中含义的女生在看到照片后,当场吓懵。

凭借脑海中尚存的一丝理智,她立马报警。

之后,这位女生又收到了第二份邮件,附件内容依旧为自己的裸照。

连续收到有裸照的邮件,当事人害怕恐惧的同时,心中的疑惑更多了。

发件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对方有自己的裸照?

对方手里还有多少自己的裸照?

对方有没有将这些裸照分享传播出去?

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这位女生的脑海里,不仅严重影响着她的生活、工作,身心也备受摧残。

可她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到究竟是谁这么歹毒,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而唯一有可能接触到这些照片的,只有碰过自己手机的人。

但平日里,手机几乎都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除了几天前,手机突然关机。

她跑到附近的一家维修店修手机。

第二天,她就收到了一个陌生的微信好友申请。

出于好意,她加了这位好友。

两人加上好友之后,对方在半夜发了第一句话“我是浮生若水”。

但女生并没有搭理他。

早上十点,两人开启了另一段对话。

“嘿,美女交个朋友呗。”

“哪位?”

“陌生人,有缘人。”

“从哪知道的我手机号?”

“随便加的。”

发现不是认识的人之后,女生便删除了对方。

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这个小插曲为邮件埋下了伏笔。

之后,女生便收到了“浮生若水”发来的裸照邮件。

一模一样的名字,同样轻佻的语气,让她不得不把这些事情联想到一起。

于是,她猜测是修手机的员工,看到了手机里的裸照,借此来威胁自己与其发生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万幸的是,警方很快找到了嫌疑人,就是手机维修店的员工。

最后,这件事以加害者被“拘留5日”结束了。

而对于受害者而言,噩梦才刚刚开始。

因为某些原因导致隐私泄露的事情,在这个社会上比比皆是。

尤其是涉及裸照的泄露,对当事人的影响可谓是非常大。

如果不小心中了对方的圈套,后果不堪设想,说不定一辈子就搭进去了。

对此,在恢复平静后,那个因为修手机致裸照泄露的女大学生,决定在社交平台上曝光自己的遭遇。

图片来源:网络

她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呼吁大家修手机时,切勿让手机离开自己的视线。

这本来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没想到却有人死死盯着 “裸照” 这两个字,并将当事人定性为“荡妇”。

理由很简单。

“正常女性谁会给自己拍裸照。”

“她要是不拍裸照,又怎么会被人威胁呢?”

“她一定是性工作者,拍裸照是为了讨好客户。”

这些莫名其妙的猜测无疑是在当事人的伤口上撒盐。

面对这些脏水,当事人进行了回应。

“照片是2019年的,那是我减肥时候留的记录。”

这番解释并没有让那些泼脏水的人停下来,反而愈演愈烈。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拍不拍裸照,是个人的自由,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拍或者不拍裸照,不非男女。

拍裸照,并没有错。

错的是那些将裸照用以威胁当事人,企图达到不良目的的人。

不知从何时起,“受害者有罪论”出现在很多真实发生的事情中。

当一位女子在晚上行走在大街上,突然被一名男子强行锁喉拖拽,塞进车里。

得知两人以前是男女朋友关系后,评论区出现了各种猜想。

女方花光了前男友的钱,出轨劈腿,拿了彩礼跑路……

一句“不会无缘无故找你”,立马将受害者的角色变成了加害者。

最终,该女子不得不站出来解释,称自己没花对方的钱,没出轨,更没有拿彩礼。

因为忍受不了男子多次家暴,才提出了分手。

等待她的却是前男友的数次威胁,以及公然锁喉拖拽。

去年年底,广东一名男学生向同班同学泼硫酸致3名女生受伤的事情,引起热议。

事件发生后,立马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

而在一众严惩凶手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些共情加害者的声音。

被泼的女生,一定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不然男生为什么要泼她们,而且只泼她们?

在这个社会上,有太多太多这样的人,受害者的悲惨遭遇不足以引起他们的同情,反倒是积极与加害者共情。

罗·勃朗宁曾说过: 无知不是无辜,而是有罪。

那些只相信自己心中的“正义”,内心狭隘、无知,背离真相、无视事实的人,才是真的有罪。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补习班老师决定诱奸房思琪,因为 “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的错,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错了。”

但错的从来不是女性,女性是受害者。

错的是那些加害者。

可怕的是,这些加害者不仅不自知,还大张旗鼓地说着“受害者有罪论”。

实在是荒谬至极。

想起韩寒曾在社交平台上发过一篇文章,题目为“我最讨厌的几句话”。

文中,他列举了自己最反感的三句话:“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无风不起浪”“一个巴掌拍不响”。

这三句话看似有道理,逻辑上却有很大的漏洞。

事实上,没缝的蛋,苍蝇也叮,没有风,也会有浪,一个巴掌也能拍响。

但就是有人热衷于用这种流氓逻辑,去指责一个又一个的受害者。

如果说加害者对受害者的伤害,是身体上的。

那些运用“受害者有罪论”的人,则对受害者造成了难以磨灭的精神创伤。

在这个言论自由的时代里,虚拟网络放大了“受害者有罪论”。

短时间内,我们无法改变这种乱象。

对于社会大众 而言,最难能可贵的品质,就是在一场场舆论风暴中坚信事实与真相,保持理性与客观。

这便是对受害者最大的共情。

共勉。

本文作者:淡心。来源:公众号杂志之旅(ID:zazhizj),本文经“杂志之旅”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