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首富,正被架在火上烤

语言: CN / TW / HK

作者:李亦儒

来源:商业人物 (ID:biz-leaders

没人想当互联网首富,估计处在互联网发源地的小扎也差不多。

本月28日就是脸书的年度大会了,扎克伯格打算宣布公司的改名事宜。也就是说,今后的脸书,将只是脸书这家公司的一个产品,而公司的新名字,要体现出扎克伯格专注构建元宇宙的宏图伟略。

就在扎克伯格忙着用元宇宙收买人心之时,他的一个前员工跳出来了。

这个女员工名叫弗朗西斯·豪根,豪根之前在脸书是“公民诚信”小组的产品经理,今年年初离职,离职原因是对公司不满,她离开的时候,复印了好多公司内部文件。

弗朗西斯·豪根

豪根把这些文件曝光给了媒体,她试图用这些文件证明,脸书为了商业利益,用算法向用户推荐煽动仇恨、加剧社会分裂的信息,还向未成年人推送危害心理健康的内容。而扎克伯格纵容了这样的行为。

企业如何管理自己平台上的用户言行,一直是近年争议不断的话题,对拥有29亿月活用户的脸书来说尤其如此。 脸书曾将自己比喻为一个“线上社会”,既然是社会,就总有坏事发生,复杂甚至扭曲的人性必然组成一个庞杂的社交网络。

为监控平台内容,小扎建立了一支由一万五千名审核员组成的审核团队,以及一个“内容监督委员会”,当时他还写博客表示,这个内容监督委员会比他的权力都要大,约等于脸书的最高法——委员会要干的事,CEO或任何高管都不能阻止。

这种事听起来显得扎克伯格很高尚,但仔细想一想,监督脸书的委员会,谁给发工资?

所以就有豪根女士出来吹哨子了。跟豪根女士会面的,又是脸书的另一个委员会,叫“外部政策审查委员会”。去国会作证时豪根说,脸书内部的研究已经有了结论,即其算法系统确实会促进分裂、极端内容的传播。

比如针对用户性别,推送引发争议的广告;纵容煽动在美国示威的内容传播,也就是对那些一眼看上去就是营销号的账户不作处理;纵容其他国家的势力在网络上影响舆论。

豪根女士还提到了脸书对“大V”们的差别待遇。球星内马尔曾发布了一张控诉他强奸的女性的裸照,脸书花了将近一天时间才删掉这张照片,正是因为脸书对名人采取的审核政策是人工审核,而不是能在瞬间识别并屏蔽裸照的机器审核。

这背后的商业逻辑很简单,大V、违规账号、有争议的内容都能为平台带来极高的流量,依靠广告费活着的脸书如果下手太狠,就是断自己财路了。所以豪根女士一口咬定扎克伯格就是将商业利益置于道德标准之上的那个人。

在一系列重锤下,脸书的“内容监督委员会”也终于出面了,他们要求脸书说明一下,内容管理是怎么管理的,并一脸正气地提醒公司:没有透明度,大众就会相信脸书会被商业和政治所左右。

这时较真者肯定会问了:你作为内容监督委员会,怎么不早问,连你们都不知道脸书是怎么管理内容的,还有谁能知道?

但这类问题并不是非黑即白,从社交网络诞生那天起,讨论就从未停止。比如豪根女士还曝光脸书的一个内部调查,那个调查显示脸书旗下的 Instagram对青少年心理健康有负面影响,而脸书对此隐瞒不报,也没有采取措施去保护祖国的花朵们。

危害青少年,听上去十恶不赦,但那份所谓的研究,只不过是有32%的少女在参加意见调查时表示:当她们不满意自己的身体形象的时候,Instagram让她们感觉更差劲。

那32%少女所提到的感觉,相信网民都有过。

国内社交平台的大V王思聪,今年7月罕见地转发了一篇严肃长文,那篇文章指出了社交网络带来的一些问题:不追求讨论问题,而是直接扭曲信息,霸占舆论风向;发言崇尚粗鄙,崇尚用言语给对方造成最大程度的挖苦,追求金句和情绪,而非逻辑和道理。

奈飞的一个编剧也谈过类似的话题,社交网络的环境,让人们逐渐变得既不偏左,也不偏右,而是从左右出发,直接抵达共同的终点,极端。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社交网络》的男主人公扎克伯格,肯定也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日益严重。

“说脸书应该为骚乱负责是荒唐可笑的”,曾任英国副首相,现任脸书全球事务副总裁的克莱格公开表示,“如果说美国政治对立分化现象背后,一定是技术或互联网公司造成的,那我认我这是一种心理安慰。”

扎克伯格创造的网络产品成如此之规模,带来如此多的问题,就如机器被发明后那些年,工厂的流水线上总是出事故,而机器的发明者是没法完全负责的,不是不想,是没那个能力。

10月20日的福布斯实时富豪榜上,张一鸣以594亿美元身价超过马化腾,成为中国互联网首富。在今年另一份《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富豪榜》上,张一鸣排第二,排在第一的是连续六年成为全球40岁以下白手起家首富的扎克伯格。

而这个互联网首富,正面临着他迄今为止最危难的时刻。很难想象现在有哪个互联网企业家比他更声名狼藉。他的股东起诉他,各国反垄断机构调查他,他自己的员工给媒体吹哨,他和妻子被指控用金钱影响选举,他的公司可能面临被拆分的命运,就连推特的CEO也嘲笑他给公司制订的元宇宙大计。

2018年脸书身陷剑桥分析丑闻中时,为了让扎克伯格个人免于被起诉,脸书跟联邦贸易委员会达成了数十亿美元的和解。如今,剑桥分析丑闻已过去三年,脸书股价翻了近一倍,当扎克伯格再次身陷道德困境时,股东们却突然认为自己曾经的利益受到了损害。

他们已经提交了脸书董事会的会议记录作为证据,称保护扎克伯格不被起诉,不被要求承担个人责任,不被要求庭外质询,都是用他们的钱交换来的条件。

扎克伯格曾试图解释过社交平台导致群体极化的方式,并称:“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且我们失去共识,那么即使我们消除了所有虚假信息,人们也只会强调不同的事实,以适应他们的极化观点。”

如今面对丑闻与谩骂,扎克伯格除了非常官方的回应,以及用元宇宙来转移公众视线外,他也不再试图解释与讨论了。他正在被他自己创造的怪兽吞噬。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推荐阅读

一个普通人离犯罪有多远

微臣任泽平

许家印最铁的兄弟,不再为友情充值了

国足出线20年,范志毅踏入综艺场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授权。一切形式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合作。

微信名:商业人物

微信ID:biz-leaders

1.

2. 期待您置顶与星标。 欢迎分享与评论,欢迎通过留言或私信方式给我们提供选题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