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原生2.0為何與眾不同:從技術到產業的深度變革

語言: CN / TW / HK

根據IDC預測,到2023年,雲原生應用佔比將達到80%。如今,雲原生已經逐漸邁入2.0時代,以CNCF(雲原生計算基金會)、中國信通院為代表的開源及產業組織推動著雲原生髮展,以創原會為代表的雲原生技術交流平臺也在不斷湧現。

近日,由華為雲、中國信通院、InfoQ聯合出品的雲原生早餐會上, 華為雲CTO張宇昕中國信通院雲大所云計算部副主任陳屹力極客邦科技創始人兼CEO霍太穩 共同探討了在雲原生2.0的大趨勢下,企業如何主動擁抱轉型,成為新雲原生企業。

為什麼是雲原生

“企業的需求在逐漸提高,但又沒有那麼大的能力去自建一套東西。如果還是依照原來的模式去構建系統,是無法提升效率的。”

霍太穩直言,雲原生最大的特點並不是大眾所以為的把機房中的服務搬上雲,而是基於容器、微服務、DevOps、CI/CD等技術體系去發揮雲端計算基礎設施的優勢,就像發動機一樣推動企業上雲。 “全球範圍內,我們正在經歷一個大規模的企業上雲階段。只有把路建好了,才能讓那些和它結合起來的交通工具跑得更快。”

陳屹力也表示,傳統IT在新型基礎設施面前已經出現了脫節的情況。傳統的IT應用架構研發交付週期長、維護成本高、煙囪式架構開放性差、複用度低,成為了企業業務增長的掣肘。而云原生能夠通過幫助客戶構建一個更加敏態的、全棧智慧的系統,消除業務需求與交付的不匹配。

張宇昕認為:

企業自有的IT系統就像房子,傳統基礎設施就像鄉村道路,當雲原生把資訊高速公路修到房子的門口時,產業升級才可以說真正迎來了機會。

未來十年,企業的增益將高度依賴於數字化程度,彌合科技和商業的鴻溝將成為最大的創新命題之一。雲原生的價值就是最大化釋放雲端計算的紅利,普惠千行百業。

其中,雲原生的普惠性體現在四個方面:

  • 其一,開源的技術體系。 CNCF以Kubernetes為核心構建起了一套完整的雲原生開源技術版圖,加速各企業在 AI、大資料、邊緣、高效能運算等業務場景不斷採用雲原生技術進行業務創新。

  • 其二,開放的產業生態。 Kubernetes不僅提供了對接不同底層執行環境的標準化框架,還開放了大量標準化介面便於企業進行二次開發,實現雲原生平臺與企業IT系統、業務系統的快速整合。

  • 其三,標準的交付流程。 雲原生技術體系的標準化,進一步實現了企業業務交付流程的標準化,大幅提升業務應用的全流程交付效率。

  • 其四,靈活的資源供給。 容器將計算資源的管理進一步精細化,結合Kubernetes的高效的排程機制,使得企業IT基礎設施的管理和供給更加靈活、精準,真正實現按需建設、按需供給。

雲原生2.0為何與眾不同

“雲原生的概念被真正放大是在2015年左右,來自於CNCF社群。作為技術概念來說它的影響和作用範圍比較有限,因為對於企業來說,它需要的不僅僅是一個很好的基礎設施,而是整個系統的全棧的能力。”

張宇昕介紹道,雲原生從容器(Container)技術發展而來,其價值也正如《集裝箱革命》所述,集裝箱(Container)的誕生是全球貿易的一次革命,隨之誕生的機械搬運、資訊化建設,極大加速了全球貿易的開展。

技術變革催化產業變革,陳屹力認為:“容器技術對於雲原生來說是始於此卻不止於此,從這個變革開始,迸發出了雲端計算這樣一個浩瀚的市場,再站在全球經濟的角度,其實雲原生也在極大促進著資訊的高速運轉。”

“一個小的集裝箱的變革,讓體系產生了非常大的變化。”

霍太穩表示,如今在數字化和智慧化的碼頭上,也正是基於一個類似集裝箱的單位,通過傳遞標準化的價值,從一個技術源頭延伸至整個工廠的流程管理。

在雲原生2.0階段,“價值”作為技術變革中最關鍵的概念,將見證雲市場的迸發,以及企業由傳統走向新雲原生企業的過程。

而云原生2.0階段主要會有兩個變化

  • 相比雲原生誕生之初在技術社群的廣泛關注度,商業人群對雲原生的接受度會越來越高,從而推動市場,鼓勵更多企業上雲;

  • 雲原生和行業的結合度更高,通過和大資料、區塊鏈、人工智慧等技術進行深度融合,在智慧製造、網際網路等應用場景中逐步落地,為產業釋放新的價值潛力與增長空間。

除此之外,雲原生2.0具有“立而不破”的高度包容性,能夠讓企業發展新能力的同時繼承既有能力。以金融行業為例,在對新興業務的探索中,銀行的職能正在發生轉變,通過開放型網際網路業務從“管錢”的角色拓展至同業平臺,為客戶提供基於AI的精準投顧分析。雲原生大規模併發、秒級甚至毫秒級彈性響應能力,能夠幫助此類業務更迅速地適應市場變化, 從而推動金融業整體向前變革。

企業為什麼選擇雲原生

如何幫助企業賦能業務、產生商業價值,會成為雲原生2.0時代最大的命題。

陳屹力認為,從資源利用率的角度,雲原生能夠更好地產生業務價值。

以12306為例,在遭遇業務洪峰時,雲原生能夠幫助平臺快速調動資源,同時敏捷地實現業務系統的上線迭代,從而提升交付效率。疫情期間,很多衣食住行、線上辦公等系統能夠快速上線並穩定提供服務,都是依賴於雲原生在背後的支援。

陳屹力:

很多人認為網際網路企業才是天然的新雲原生企業,其實很多非網際網路企業也已經走在了轉型的前面,企業只要是看到了雲原生對於產業升級的價值,就會主動去擁抱這樣的技術。

張宇昕直言,新雲原生企業正是企業全面雲化的結果。相比網際網路企業,傳統型企業能夠從更高量級的層面上吸收這種能力的激化。因為雲原生為企業提供的並不是固化的行業規則,而是在尋找新的生產方式過程中持續發展的理念。

作為產業數字化創新的新基建和加速器,雲原生正在充分發揮資訊高速公路的價值。其中,公有云能夠最大程度實現互聯互通共享的資訊理念。

“雲原生不是一個手段,而是一個共同富裕的目標。”

霍太穩認為,人工智慧、大資料等技術並不是一定需要在雲原生環境的支撐下才能發展,但從價值層面出發,雲原生化的框架之上會把這些技術變得更好、釋放出更多紅利,就像把運輸工具從馬車改成飛機,從效率和量級上完成從前不敢設想的目標。

霍太穩:

雲原生這條路是長期發展的無盡止的道路,而作為一個企業而言,分散式雲原生的架構能夠業務的需要,所以這可能是讓企業真正深入的雲化的必由之路,也是下一步非常重要的一個方向。

張宇昕相信,在國家政策的加持和 雲原生計算基金、中國信通院為代表的行業組織 的推動下,會有更多企業走上雲原生化的道路,擁抱新的技術和生產方式,成為新雲原生企業,創造新的產業價值。

END

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