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原生2.0为何与众不同:从技术到产业的深度变革

语言: CN / TW / HK

根据IDC预测,到2023年,云原生应用占比将达到80%。如今,云原生已经逐渐迈入2.0时代,以CNCF(云原生计算基金会)、中国信通院为代表的开源及产业组织推动着云原生发展,以创原会为代表的云原生技术交流平台也在不断涌现。

近日,由华为云、中国信通院、InfoQ联合出品的云原生早餐会上, 华为云CTO张宇昕中国信通院云大所云计算部副主任陈屹力极客邦科技创始人兼CEO霍太稳 共同探讨了在云原生2.0的大趋势下,企业如何主动拥抱转型,成为新云原生企业。

为什么是云原生

“企业的需求在逐渐提高,但又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自建一套东西。如果还是依照原来的模式去构建系统,是无法提升效率的。”

霍太稳直言,云原生最大的特点并不是大众所以为的把机房中的服务搬上云,而是基于容器、微服务、DevOps、CI/CD等技术体系去发挥云计算基础设施的优势,就像发动机一样推动企业上云。 “全球范围内,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大规模的企业上云阶段。只有把路建好了,才能让那些和它结合起来的交通工具跑得更快。”

陈屹力也表示,传统IT在新型基础设施面前已经出现了脱节的情况。传统的IT应用架构研发交付周期长、维护成本高、烟囱式架构开放性差、复用度低,成为了企业业务增长的掣肘。而云原生能够通过帮助客户构建一个更加敏态的、全栈智能的系统,消除业务需求与交付的不匹配。

张宇昕认为:

企业自有的IT系统就像房子,传统基础设施就像乡村道路,当云原生把信息高速公路修到房子的门口时,产业升级才可以说真正迎来了机会。

未来十年,企业的增益将高度依赖于数字化程度,弥合科技和商业的鸿沟将成为最大的创新命题之一。云原生的价值就是最大化释放云计算的红利,普惠千行百业。

其中,云原生的普惠性体现在四个方面:

  • 其一,开源的技术体系。 CNCF以Kubernetes为核心构建起了一套完整的云原生开源技术版图,加速各企业在 AI、大数据、边缘、高性能计算等业务场景不断采用云原生技术进行业务创新。

  • 其二,开放的产业生态。 Kubernetes不仅提供了对接不同底层运行环境的标准化框架,还开放了大量标准化接口便于企业进行二次开发,实现云原生平台与企业IT系统、业务系统的快速集成。

  • 其三,标准的交付流程。 云原生技术体系的标准化,进一步实现了企业业务交付流程的标准化,大幅提升业务应用的全流程交付效率。

  • 其四,灵活的资源供给。 容器将计算资源的管理进一步精细化,结合Kubernetes的高效的调度机制,使得企业IT基础设施的管理和供给更加灵活、精准,真正实现按需建设、按需供给。

云原生2.0为何与众不同

“云原生的概念被真正放大是在2015年左右,来自于CNCF社区。作为技术概念来说它的影响和作用范围比较有限,因为对于企业来说,它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很好的基础设施,而是整个系统的全栈的能力。”

张宇昕介绍道,云原生从容器(Container)技术发展而来,其价值也正如《集装箱革命》所述,集装箱(Container)的诞生是全球贸易的一次革命,随之诞生的机械搬运、信息化建设,极大加速了全球贸易的开展。

技术变革催化产业变革,陈屹力认为:“容器技术对于云原生来说是始于此却不止于此,从这个变革开始,迸发出了云计算这样一个浩瀚的市场,再站在全球经济的角度,其实云原生也在极大促进着信息的高速运转。”

“一个小的集装箱的变革,让体系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霍太稳表示,如今在数字化和智能化的码头上,也正是基于一个类似集装箱的单位,通过传递标准化的价值,从一个技术源头延伸至整个工厂的流程管理。

在云原生2.0阶段,“价值”作为技术变革中最关键的概念,将见证云市场的迸发,以及企业由传统走向新云原生企业的过程。

而云原生2.0阶段主要会有两个变化

  • 相比云原生诞生之初在技术社区的广泛关注度,商业人群对云原生的接受度会越来越高,从而推动市场,鼓励更多企业上云;

  • 云原生和行业的结合度更高,通过和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进行深度融合,在智能制造、互联网等应用场景中逐步落地,为产业释放新的价值潜力与增长空间。

除此之外,云原生2.0具有“立而不破”的高度包容性,能够让企业发展新能力的同时继承既有能力。以金融行业为例,在对新兴业务的探索中,银行的职能正在发生转变,通过开放型互联网业务从“管钱”的角色拓展至同业平台,为客户提供基于AI的精准投顾分析。云原生大规模并发、秒级甚至毫秒级弹性响应能力,能够帮助此类业务更迅速地适应市场变化, 从而推动金融业整体向前变革。

企业为什么选择云原生

如何帮助企业赋能业务、产生商业价值,会成为云原生2.0时代最大的命题。

陈屹力认为,从资源利用率的角度,云原生能够更好地产生业务价值。

以12306为例,在遭遇业务洪峰时,云原生能够帮助平台快速调动资源,同时敏捷地实现业务系统的上线迭代,从而提升交付效率。疫情期间,很多衣食住行、在线办公等系统能够快速上线并稳定提供服务,都是依赖于云原生在背后的支持。

陈屹力:

很多人认为互联网企业才是天然的新云原生企业,其实很多非互联网企业也已经走在了转型的前面,企业只要是看到了云原生对于产业升级的价值,就会主动去拥抱这样的技术。

张宇昕直言,新云原生企业正是企业全面云化的结果。相比互联网企业,传统型企业能够从更高量级的层面上吸收这种能力的激化。因为云原生为企业提供的并不是固化的行业规则,而是在寻找新的生产方式过程中持续发展的理念。

作为产业数字化创新的新基建和加速器,云原生正在充分发挥信息高速公路的价值。其中,公有云能够最大程度实现互联互通共享的信息理念。

“云原生不是一个手段,而是一个共同富裕的目标。”

霍太稳认为,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并不是一定需要在云原生环境的支撑下才能发展,但从价值层面出发,云原生化的框架之上会把这些技术变得更好、释放出更多红利,就像把运输工具从马车改成飞机,从效率和量级上完成从前不敢设想的目标。

霍太稳:

云原生这条路是长期发展的无尽止的道路,而作为一个企业而言,分布式云原生的架构能够业务的需要,所以这可能是让企业真正深入的云化的必由之路,也是下一步非常重要的一个方向。

张宇昕相信,在国家政策的加持和 云原生计算基金、中国信通院为代表的行业组织 的推动下,会有更多企业走上云原生化的道路,拥抱新的技术和生产方式,成为新云原生企业,创造新的产业价值。

END

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