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E入局背後 音樂NFT的使用者市場、應用價值與海外實踐

語言: CN / TW / HK

導 讀

今年3月,加密藝術家Beeple的NFT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以6025萬美元的拍賣價成交,讓NFT概念被更多人看到。

NFT即“非同質化貨幣”,是區塊鏈技術應用的一個封裝。區塊鏈可看作一個“分散式記賬網路”,每個人獲得內容相同、唯一的可記錄賬本,各自與參與進來的人記賬,而NFT是區塊鏈技術上定義的一套協議,作為物品所有的權憑證。

國內市場來說,多家網際網路公司已經入局。 今年以來,國內的阿里、 騰訊 憑藉其區塊鏈技術-螞蟻鏈、至信鏈迅速入局。 6月,支付寶推出的限量NFT敦煌飛天和九色鹿面板被瞬間秒殺。而後騰訊PCG旗下的NFT平臺“幻核”APP正式上線,首期限量發售300枚“有聲《十三邀》數字藝術收藏品NFT”同樣在短時間內售罄。

在這樣的背景下, 音樂領域,今年8月,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率先推出了TME數字藏品平臺,旗下QQ音樂和騰訊音樂人平臺與胡彥斌等音樂人合作了首批“TME數字藏品”,QQ音樂將成為國內首個發行數字藏品的音樂平臺。

而據透露,未來,騰訊音樂人開放平臺正在計劃與QQ音樂、酷狗音樂合作一個NFT開放平臺,未來普通音樂人也可通過簡單DIY操作,發行屬於自己的NFT。

不管是國內市場還是海外,音樂與NFT的結合都已經開場。IMS在六月末釋出的《IMS Business Report 2021》中就指出,進入2021年後音樂行業就開始積極擁抱NFT領域,僅2021年1月-5月,就有價值6520萬美元的NFT音樂藏品被髮行。

該報告也指出,NFT作為數字藏品僅應用了它在區塊鏈的表層,未來音樂與NFT之間可能會有更深層的應用值得去探索。例如,基於區塊鏈的音樂識別技術能夠讓音樂在流媒體的版稅支付更加公平和透明,同時版權也能得到很好的保護。

騰訊音樂入局音樂NFT

騰訊音樂於8月15日發行了首個“TME數字藏品”,2001張胡彥斌《和尚》20週年紀念黑膠NFT在QQ音樂上發行後被一搶而空,約8萬人參與了預約抽籤。

在首次嘗試音樂NFT後,TME還將聯合張楚、周傳雄、莫西子詩、肖全、張尕慫、一棵小蔥等騰訊音樂人和藝術家釋出更多不同形態的數字藏品。例如張楚將發行的數字藏品就把歌曲與他的攝影作品結合,進行了《楚天廣闊》的策劃,莫西子詩在彝族採風時的片段和其散文詩結合在了一起,推出《詩意萬物》,一棵小蔥則基於《易知難》的照片,與周傳雄、知名攝影家肖全聯動,創造了一首歌曲。

TME數字藏品將音樂與生活觀察的攝影作品、潮流手辦、致敬時光的創新典藏結合,也就是說,騰訊音樂NFT不只有“音樂”,還有“視覺”,是一個多內容結合的藝術品。

在近期一次由騰訊音樂人在上海音樂谷主辦的月亮沙龍主題交流活動“鏈上月亮 收穫便士”的現場, 騰訊音樂人開放平臺產品及運營總監林豔秋表示,音樂NFT可以和文創等內容結合。騰訊音樂試圖挖掘音樂人們在音樂之外的特性,將其與音樂結合,以NFT產品的方式呈現。 對已經嘗試的音樂人而言,它是一種新商品模式,也是向大眾傳達更多自我資訊的渠道。

在騰訊音樂人張楚和一棵小蔥看來,NFT貴於記錄性,改變了早期流媒體不可追蹤的特性,使作品能夠珍藏下來。同時,張楚認為通過科技手段,音樂人通過NFT表達了更多隱藏性格,期待從購買者身上得到反饋。

並且,基於至信鏈這一區塊鏈技術,音樂NFT並不單是視聽結合的藝術品,還承載瞭解決音樂人版權痛點的任務。

對於數字音樂確權難的問題,林豔秋表示,騰訊音樂人開放平臺與區塊鏈證書結合,每個作品上傳時會免費生產一個“至信鏈”證書,有唯一的時間點和標識,用來證明原創者。在未來時間段,任何與其相仿的歌曲都會被監測到,目前已有維權成功的案例。

如果確權問題能夠解決,音樂NFT權屬關係發生的變動便可記錄下來,形成鏈條。

秦青總結,音樂NFT對創作者的好處在於直面使用者,與使用者形成直接溝通,並且產權交易明晰,平臺方可以開闢新賽道,將更多流量轉換給創作者。

據透露,未來,騰訊音樂人開放平臺正在計劃與QQ音樂、酷狗合作一個NFT開放平臺,未來普通音樂人也可通過簡單DIY操作,發行屬於自己的NFT。

音樂NFT的使用者市場

消費心理、鑑賞方式和社交方式

站在消費端來看,音樂NFT可能滿足怎樣的需求?

加密藝術家宋婷認為,NFT改變了使用者的消費心理、鑑賞方式和社交方式。

去年,宋婷舉辦了個人兼中國首個區塊鏈藝術展《The Recyborg Cathedral and Bazaar》,其NFT作品《牡丹亭》曾在中國嘉德拍賣行以66.7萬元成交。作為藝術家,她也曾參與多次加密藝術的競拍和購買。

對於消費者而言,音樂NFT與普通數字專輯的淺層區別在於,消費者擁有了唯一的、不可複製的產品,這也是區塊鏈技術帶來的消費心理改變。

秦青還認為,區塊鏈是“達成共識”,“共情”則是未來NFT的主流,在改變收藏方式後,吸引消費者的是NFT背後的藝術理念。消費者認同NFT表達形式,也需要群體被認可。

在鑑賞層面,音樂本身不是視覺類的產品,此次將要推出的TME數字藏品是音樂NFT的一次視聽結合嘗試。對於視覺化的音樂NFT,宋婷認為它延展了消費者對音樂作品的鑑賞方式。

“音樂成為NFT難在視覺刺激。很多世界有名加密藝術家的科幻動畫是做配件的,沒有靈魂,有靈魂的地方會有配樂。抖音的出現讓大家注意力發生了轉移,或許當10後成為市場主要受眾時,他們已經習慣了邊聽音樂邊播放影片帶來的多感官刺激。” 宋婷說。

談及未來音樂與視覺的結合方式,宋婷基於她熟悉的“對抗式生成神經網路”技術進行了猜想,理論上,旋律、歌詞都可以對映到數字變化,以此生成一個獨一無二的視覺物。

從社交角度看,對於音樂NFT,宋婷期待的是,如果能基於收藏NFT,圍繞音樂展開社交,或許就不必通過參加音樂會,才能尋求審美共識。

“我認為這是一種身份認同,把自己歸類到圈子。在音樂NFT的探索上,是否可以直觀地展現自己的音樂喜好,高效找到音樂的同圈人,不需要再為買外國音樂找海淘了。” 《膨脹青年》創意總監阿甘補充到。

音樂NFT的更多可能玩法

去年,宋婷關注了全世界拍賣額前100的作品,發現其中60%與科幻相關,雖然統計結果顯示,科幻讓市場更容易買單,宋婷卻反其道而行之,做了軋染作品。

對於想要入局NFT的音樂人,宋婷認為不要侷限於選題,因為最早最核心的加密藝術消費者仍舊是數字新貴,可能是在網際網路或區塊產業鏈裡得到社會財富的年輕人。但音樂人的作品不管是否有科幻因素,只要本身有個性,就會通過圍繞藝術內容本身延展社交,並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音樂NFT未來的方向在哪裡?秦青認為近期發生的一些國內外案例可以給予借鑑。

第一個案例是公益與音樂的結合。在世界海洋公益日,宋婷以上萬張公益照片作為素材,通過AI技術訓練出四張圖,將其作為音樂人發行的“世界海洋公益日”封面。這是首次把NFT公益、AI創作、音樂內容糅合在一起的創作嘗試,對公益和音樂界有一定價值。

第二個案例是海外平臺發行的NFT演唱會門票。它與普通門票的區別在於,通過鏈條上記錄的關係,可以確保更多藝人權益和投放機會。然而,購買NFT門票的流程卻較為複雜,秦青表示,在發行NFT時,國內需要有騰訊這樣的合規平臺來幫助實現。

第三是虛擬歌手的選秀節目,評委由真人擔當,選手是虛擬人,虛擬人的確權和內容交易可以通過NFT來解決。

此外,秦青認為目前721協議(單個發行)和115協議(批量發行)的發行方式可以把版權交易與板塊交易區分開,將來騰訊音樂會在NFT領域探索更好的分發模式。

目前,TME數字藏品不支援轉贈,也不開放二級市場。但秦青認為未來TME數字藏品還有更多可能打法。

海外音樂NFT市場

根據在全球第一商業資料平臺Statista上發行的音樂NFT統計報告,全球市場的音樂NFT銷量從2020年9月的5萬美元,漲至2021年3月的2670萬美元最高值後,經歷了連續兩個月的大跌,2021年5月全球音樂NFT銷量為140萬美元。

從NFT音樂風格上看,電子音樂的銷量佔比最大,此後是Hiphop/R&B/Soul和搖滾/另類音樂。

NFT 作品因為擁有數字出處,稀缺性和可收藏性,在等 NFT 市場上以稀缺數量出售的視聽收藏品很受追捧,給音樂人們帶來不菲的利潤。今年早些時候,RAC 就通過出售《大象之夢》打破了 SuperRare 的銷售記錄,以 70 ETH 的高價賣給了著名的 NFT 收藏家 Max Stealth。

目前,已有多組海外音樂人如Kings of Leon、Jay Z、Aphex Twin、Steve Aoki等進入NFT市場。其中,今年3月美國搖滾樂隊Kings of Leon在票務兼音樂NFT平臺Yellow Heart發行的NFT專輯《When You See Yourself》在兩週內銷量達200萬美元。

《When You See Yourself》NFT包括限量版黑膠唱片和獨家數字藝術作品,買家以50美元的價格通過代幣進行購買。Kings of Leon還在其NFT系列中包含了低價50 以太坊 (約9萬美元)“golden ticket”的競拍,前6位競標者可以獲得任何世界巡演的4張前排門票等福利。

全球音樂巨頭已經開始佈局音樂NFT。今年8月,索尼音樂宣佈了對NFT交易平臺MakersPlace的投資。而華納音樂與全球最大AR技術公司Genies建立合作關係,為旗下藝人開發Avatar和虛擬道具NFT。此前,華納在2019年還投資了熱門NFT平臺NBA Top Shot的打造者區塊鏈公司Dapper Labs,通過其與Genie的聯動,華納音樂人可以把最愛的文化時刻和最新藝術創作轉變為虛擬道具,在Genie售賣。

與此同時,一些獨立音樂NFT平臺也已經上線。去年年底,Binance 智慧鏈上線了世界第一個音樂NFT平臺ROCKI。據滾石雜誌解讀,獨立音樂人正在轉向區塊鏈領域,而ROCKI推出的NFT平臺可能帶來音樂行業的革命效應。

ROCKI通過區塊鏈技術,讓音樂人可以直接面向粉絲,去除中間環節,得到版稅保障。粉絲可以投資喜歡的音樂人,通過購買部分歌曲版稅所有權獲得作品分成。

ROCKI平臺現已聚集了9000多名音樂人,釋出了超800個音樂NFT。未來,除了推出更多NFT玩法,Bjorn透露ROCKI將瞄準亞洲音樂市場,隨著TikTok改變了音樂消費方式,ROCKI上釋出的音樂很有可能通過TikTok進行宣傳。

而未來,NFT與音樂的結合將如何發展,還有待更多的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