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元宇宙建構與政府治理語境下,看迪拜的野望與挑戰

語言: CN / TW / HK

撰文:Jerry Dachale Research發起人  

Leon Dachale Research研究員

迪拜會成為全球加密經濟交易的中心嗎?

在一批優秀的區塊鏈技術開發者和加密經濟生態建設者齊聚迪拜、共謀未來之際,Dachale Research試圖在元宇宙建構的語境下,從全球主要政(機)府(構)治理與阿聯酋\迪拜區塊鏈產業佈局的對比之中回答這個問題。

我們憧憬以加密技術為基礎的一個更高維度的元宇宙時代的到來,我們可能在數字化世界裡重構組織關係、經濟系統甚至是文明形態,但不可迴避的是,元宇宙建構過程中一定會有一個階段是需要與物理世界\政(機)府(構)融合、共建的。

在中本聰開啟區塊鏈大門之後,一批先行者砥礪前行已有十年,這十年間有技術進階和應用迭代,也有資產交易與流通的探索與進步,其中也充斥著政(機)府(構)試圖治理與灰黑邊界的慾望和欺詐;未來十年間,Crypto技術、應用和資產的迭代和進階將會在元宇宙建構過程中發揮作用並催生更大的產業\市場\財富空間,而這也是物理世界\政(機)府(構)在下一個時代搶先自己身位最好的時機。大多數政(機)府(構)正在加大對加密經濟的抑制,包括曾經態度開明、監管嚴厲的美國、日本等國家。

巧合的是,包括Binance、Bloqwork、Metahero專案創始人在內的一批優秀的區塊鏈技術開發者和加密經濟生態建設者在迪拜政府發起的2021未來區塊鏈峰會共謀未來之時,著名風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a16z)的高管正在華盛頓與國會山和白宮的官員會面,試圖就加密貨幣和Web3監管問題遊說美國政策制定者。迪拜峰會的議題包括技術開發、專案應用,也包括加密資產流通與交易;a16z將議題曲折的定位為“闡述美國應該如何監管下一代網際網路 Web3 的願景”,而實際上,Web3 定義為“一組包括區塊鏈、加密協議、數字資產、去中心化金融和社交平臺的技術”。

Zero one創始人Robin對此分析認為,區塊鏈在蓬勃發展,大勢不可阻擋,目前基於區塊鏈的多賽道已經形成,包含DeFi、NFT、元宇宙、GameFi、Web3.0、衍生品等,由迪拜政府發起的區塊鏈峰會,是少數國(政)家(府)級對於區塊鏈的佈局先機,這是接受監管的加密經濟向著元宇宙過渡階段雙方互利的舉措。

在元宇宙建構與政(機)府(構)治理語境下分析和討論,會讓我們發現迪拜有可能會成為全球加密經濟交易的中心,因為它搶得了先機;但這又不是最重要的,因為還有一個更大的戰場,序幕剛剛拉開。

01先機

我們的故事從Ripple們的選擇開始講起。

2020年11月8日,區塊鏈支付公司Ripple(瑞波)宣佈已在迪拜國際金融中心(DIFC)設立了地區總部。本來,這只是Ripple開拓中東市場而設立地區總部的行為,但結合一個多月後的聖誕時刻美國SEC幾乎要滅了Ripple的監管舉動,就可以知道這是Ripple的一次戰略轉移行動。

Ripple也曾做出努力與美國監管進行隔空對話——在洛杉磯區塊鏈峰會上,Ripple聯合創始人兼支付技術公司董事會主席克里斯·拉爾森(Chris Larsen)表示,美國正在扼殺比特幣和以太坊以外的加密資產。

Chris Larsen特別指出,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未能在區塊鏈領域引燃創新的火焰。他說:“我不得不說,在美國,所有區塊鏈、數字貨幣的事情,從頭到尾都與SEC有關……他們沒有采取鼓勵美國創新的步伐,而是採取了相反的行動。我們必須在這裡做出改變,否則我們將失去我們的領導地位,失去對全球金融體系的管理。那將是一場悲劇。”

Chris Larsen還表示,如果監管環境沒有改善,他的公司會離開美國。事實也是如此,Ripple是對美國監管動向是有預感的,所以也就早有計劃將其總部遷至美國以外的地區。Ripple執行長布拉德·加林豪斯(Brad Garlinghouse)也對在設立迪拜地區總部時公開表示,美國對XRP加密貨幣的不利監管制度意味著包括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在內的其他國家會被視為潛在的替代基地。

2020年12月23日,SEC宣佈對Ripple提起訴訟,指控他們通過一項未註冊的、正在進行的數字資產證券發行籌集了超過13億美元。 在冗長的起訴書中,SEC列出了瑞波的多項罪名。Ripple與美國監管當局的這場法律戰打得十分艱難,Ripple在美國SEC迅速而又嚴厲的監管之下錯失搬遷機會。

面臨著抑制性的監管,這不單單是Ripple和Chris Larsen自己的境遇;但因為迪拜的存在,更多的企業有著選擇的機會。

迪拜正在成為比特幣交易中心的路上,Binance、ALPEX 、Metahero數百家家企業(包括90 多家投資基金和 12 家企業孵化器)都選擇將迪拜作為區塊鏈戰場大本營。據瞭解,已有多家發源於中國的區塊鏈和加密資產企業遷居迪拜,在當地謀求合規化運營,包括計劃於今年底完成中國大陸地區使用者清退工作的火幣交易所也在迪拜設有分站,在 5 月份中國監管加強虛擬貨幣管制時,火幣就向部分員工提出赴迪拜辦公要求。

他們的選擇,必有背後的因由。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簡稱“阿聯酋”,是一個由阿布扎比、迪拜、沙迦、富查伊拉、烏姆蓋萬、阿治曼和哈伊馬角這 7 個酋長國家組成的聯邦國家。阿聯酋雖然是一個土地貧瘠,沙漠為主的國家,但是由於這裡盛產石油,更被譽為是沙漠中的花朵,一年的人均GDP,更是達到了 6.8 萬美元。

但是,他們是有危機感的——石油資源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沙漠中的花朵也會枯萎的。他們必須找到新的財富機會。

比特幣以來的加密世界,讓包括阿聯酋、迪拜、薩爾瓦多、安圭拉在內的一些小國,看到了新的生機。

這些國家都希冀通過開明的加密經濟監管態度,以在區塊鏈新世界中獲得更多的主動性。比如位於西半球熱帶大西洋海域加勒比海的安圭拉,意在打造全球第一個區塊鏈經濟特區,以圖藉此彎道超車同樣是英國海外屬地的開曼——全球離岸金融中心和“避稅天堂”。

我們看一下阿聯酋的野心——阿聯酋央行宣佈了 2023-2026 年的規劃路線圖,將最早於 2023 年實現本國 CBDC 的執行,旨在使阿聯酋成為世界上金融部門數字化轉型的前 10 個國家之一。這意味著其將可以跳過美元霸權、跳過美元支付體系。

這背後的戰略意義重大,堪比對全球石油資源與定價權的爭奪、美元霸權體系格局;這背後是人類世界重塑經濟格局、爭奪在下一個時代話語權的“戰爭”。

今天距離人類史上最大的戰爭已過70多年,大範圍的武裝戰鬥也許已經落幕成為歷史,但爭奪資源和話語權的矛盾永遠不會消失,只是這一次,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鬥。

過去,捍衛美元的最強悍武器是航母和石油。在軍隊加持之下,通過石油載體,讓美元得以在全世界流通。可是他們也遇到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疫情的到來和遲遲不退,讓美國經濟繁榮遙遙無期,美國9月CPI同比上漲5.4%,這已經是連續第16個月上漲,在此之下,美聯儲的“加息”也只能是狼來了般的傳言,而遲遲難以真正實現。

美國80年代末加息,讓西歐失去了5年,日本進入了沉寂的15年;

美國90年代末加息,讓韓國和東南亞國家爆發金融危機,經濟蕭條十餘載;不過這次對美國情況並不樂觀,2015年美聯儲開啟這一輪加息訊息帶來的是美股暴跌。

美元威力大減,貨幣政策功力不及當年——長債務週期的終結,央行可刺激的空間有限;巨大的貧富差距和政治極化,帶來內部的各種矛盾,美元主導的世界秩序正在面臨重塑。

經濟週期的變動加上數字貨幣的革新,一點點機會都會令人興奮。數字貨幣似乎給各國提供了一個機會。

而阿聯酋的野心昭然若揭,以小博大不是夢,但要實現僅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夠的,阿基米德撬動地球也需要一個支點,而迪拜需要用更加開明的政策來吸引一個強大的加密經濟生態建設。

2020 年底,阿聯酋證券和商品管理局 ( SCA ) 釋出了《管理局主席關於加密資產監管的 2020 年第 (21/RM) 號決定》。該法規旨在為希望在阿聯酋境內提供加密資產服務的任何提供商建立一個明確的許可制度。這包括基於或利用加密資產的初始通證發行、交易所、市場、眾籌平臺、託管服務和相關金融服務。

《加密監管決定》指出,希望提供加密資產服務(或任何相關服務)的提供商必須在阿聯酋境內或在阿聯酋的金融自由區之一(即迪拜國際金融中心或阿布扎比全球市場)內註冊成立,同時必須獲得必須獲得 SCA 的許可。作為流程的一部分,申請人必須證明他們將會嚴格遵守阿聯酋的反洗錢和反恐融資法律、網路安全合規標準和資料保護法規。

在迪拜國際金融中心的基礎上,迪拜發起了“區塊鏈之都”的建設願景。這是當今時代最為開明的政(機)府(構)治理舉措,這或許是一些區塊鏈專案選擇迪拜的理由。但迪拜為何做此選擇?或者說為什麼是迪拜有此契機做這樣的選擇?

02契機

承接著阿聯酋的成為世界上金融部門數字化轉型和迪拜“區塊鏈之都”的建設,迪拜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特殊,意義重大。

迪拜政府2004年9月決定設立迪拜國際金融中心DIFC,目標是向紐約、倫敦、香港靠齊。這是迪拜國際金融中心網站上的一句標語。不同於離岸金融中心,迪拜完全是陸地金融中心,本質上與紐約、倫敦、香港無異。當初,DIFC為金融機構提供的條件及營造的環境似乎更具有吸引力,在金融機構及其他企業紛紛在DIFC掛牌營業的情況下,DIFC的證券交易所和商品期貨交易所等市場也迅速建立起來。

福兮禍之所倚,當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國際資本便紛紛撤離,導致迪拜金融危機開始爆發。因此,很大程度上,迪拜金融危機爆發的根源可以說是在於它對外資的高度依賴性。此後的迪拜覆蘇之路頗為艱辛。儘管阿聯酋中央政府和迪拜地方政府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以幫助迪拜度過危機,不過,迪拜仍艱難地走在擺脫金融危機的道路上。2012年12月,穆迪對迪拜金融業復甦發出警告,出於對不良貸款累積的擔憂,該評級機構下調了阿聯酋最大的銀行Emirates NBD與另外兩家銀行的信用評級。另外,穆迪還將迪拜伊斯蘭銀行列入評級可能下調名單。

從那時候起,觀察家就在分析,經歷過大起大落之後的迪拜在走向國際金融中心的程序中是否將更加得“智慧”,經歷過從“天堂”到“地獄”的磨礪後,迪拜是否將在打造國際金融中心的過程中多一份“務實”?

時間進入到2013年,阿聯酋發起“智慧迪拜計劃”(Smart Dubai initiative),該計劃的核心部分是通過使用區塊鏈技術提高政府效率,包括了以自身行動推進區塊鏈從1.0(支付工具)到2.0(金融行業應用),再到3.0階段(其他行業及政務管理應用)的發展,致力要使迪拜成為該領域的全球領先者。

可見,此時開始,迪拜已經開始進入一個新的時代。在那個時代,這可以說是在國際金融大氣候之中無奈的選擇,但也可以說是他們敏銳的察覺到新的求生出路。

下面回顧一下此後迪拜的區塊鏈發展歷程:

2016年,迪拜成立了全球區塊鏈委員會,目前擁有超過30個會員,包括政府實體、國際公司以及區塊鏈創業公司,其計劃在2020年之前全面啟動區塊鏈應用,使之成為世界首個區塊鏈全面應用的國家;全球區塊鏈委員會舉行了2016年行業主題會議,公佈了7個新的區塊鏈概念驗證,包括:醫療記錄、保障珠寶交易、所有權轉讓、企業註冊、數字遺囑、旅遊業管理、改善貨運。可以說,迪拜目前是中東地區的區塊鏈研發中心。

2017年,迪拜政府宣佈Dubai Economy的子公司Emcredit將與總部位於美國的初創公司Object Tech Grp Ltd合作,建立一種名為emCash的加密數字貨幣。

2018年,迪拜總理Sheikh Mohammed宣佈,迪拜政府將在2021年之前實現一半的政府業務採用區塊鏈技術;這一年還首次舉辦了未來區塊鏈峰會,邀請區塊鏈專家探討區塊鏈技術在智慧城市方面的應用,吸引了超過8000位與會者和134位演講嘉賓;7月,迪拜國際金融中心(Dubai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er)法院宣佈與“智慧迪拜計劃”建立正式合作關係,成立“區塊鏈法庭”;9月,智慧迪拜辦公室宣佈將區塊鏈技術引入線上支付平臺DubaiPay。

2020年,根據“2020年迪拜區塊鏈戰略(Dubai Block chain Strategy 2020)”的願景,智慧迪拜(Smart Dubai)實現了在迪拜建立繁榮區塊鏈生態系統的承諾,啟動了無數個使用案例、一個聯合區塊鏈平臺和迪拜區塊鏈政策。政府和私營部門機構正致力於實現24個區塊鏈使用案例。這些使用案例涵蓋八個部門,即金融、教育、房地產、旅遊、商業、衛生、交通和安全。

2021年,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將迪拜列為全球第八大最重要的金融中心,這是迪拜在該指數有史以來的最高排名。就在今年3月,迪拜在該指數中還排在第12位,在2007年該指數首次推出時,該指數排名第25位。

以此進展和成績來看,迪拜的區塊鏈之都是成功的,領先很多國家,完成了後金融危機時代的求生使命,吸引了一大批優秀的加密經濟(金融與交易)專案前來駐紮,這也將助力其在這個以BTC資產交易為核心的數字交易時代成為中心的可能。

03挑戰

但是,這一切似乎不足以實現阿聯酋和迪拜後來隨著區塊鏈技術與加密經濟發展而建立起來的雄偉巨集大的目標。阿聯酋央行已經宣佈了 2023-2026 年的規劃路線圖,要實現CBDC的執行,使阿聯酋成為世界上金融部門數字化轉型的前 10 個國家之一。

這一部分的戰略雄心我們已經在第二部分有過論述,這個戰略雄心再次放在元宇宙建構與政(機)府(構)治理語境下分析和討論會更有意義。目前來看,除了迪拜自身的區塊鏈之都的發展與營造全球加密經濟交易中心的努力,他們面臨的挑戰將是如何實現在元宇宙建構過程中加密技術、應用和資產全方位的能力,這些對於下一個時代身位至關重要,遠比成為現有的BTC資產為主的加密經濟交易中心更為重要,這也將助力其超越美元霸權地位的戰略雄心。

我們有必要在這兒分析一下元宇宙建構的程序。元宇宙概念最早緣起於1992年美國著名科幻作家尼爾·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的小說《雪崩(Snow Crash)》,在書中,尼爾·斯蒂芬森描述了一個平行於現實世界的網路世界,並將其命名為元宇宙(Metaverse)。必須承認的是,在元宇宙初期建構中技術能力者是主角,因此會有一些專案開發者嘗試對元宇宙給出定義,比較知名的是“元宇宙第一股” Roblox公司給出的八要素:身份、社交、沉浸感、低延遲、多元化、隨地、經濟系統、文明。

顯然,要完成這八大要素,實現元宇宙建構,需要全方位科技產業的共同進階,為什麼我們認為Crypto技術、應用、資產要比 AI、5G等新基建的進步和大資料的發展,以及AR\VR和腦機介面的可能性更為重要?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近日在2021 BAAI智源大會發表了題為《資料資產時代》的主題演講,談到了數字資產的產權和數字資產的流通\交易,這是在我們 領(主) 導 (席)人 在世界網際網路大會面向全人類呼籲我們要一起迎接數字時代、構建“網路空間命運共同體”後,傳統政商學界對此最為核心的討論。

我們判斷,如果沒有Crypto技術、應用、資產的進階,元宇宙(網路空間命運共同體)即使獲得5G與AR\VR的進步以及AI、大資料的發展支援,也不過是一個更為巨集大的產業形態,無法形成一個與物理世界文明秩序相應的元宇宙世界。

因此,我們從兩點來分析為什麼我們認為Crypto技術、應用、資產在元宇宙建構(接近構建“網路空間命運共同體”的概念)要比 AI、5G等新基建的進步,大資料、加密經濟的發展,以及AR\VR和腦機介面的可能性更為重要。

其一是私有制是人類社會進步的基礎,財產權確立了人類文明的進化方向。從史前的矇昧時代、野蠻時代向文明時代的階段發展轉化的一個前提條件是財產所有權意識的明確和秩序的建立。顯然這個時代的使用者資料、大資料掌握在中心化的大公司手裡,數字資產確權需要Crypto技術來實現。

二是資產流通\交易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加速器。尤其是從大航海時代商業貿易繁榮、股份制逐漸確立,到資產證券化、資本金融化,高效流通加速了人類經濟社會的發展。資料資產的流通\交易如何實現?我們不排除鏈下交易、DEX的資產衍生品設計在這個時代仍有很多優勢,但以在元宇宙建構過程中,大量部落、孤島、次級元宇宙之間的資產確權和流通比如要在Crypto技術和應用中實現。

以DeFi、NFT為例,在迪拜的發展仍屬滯後,只是個別專案有所行動。但這對迪拜的野望顯然並不足夠。因為如果想要實現迪拜和阿聯酋CBDC的執行,實現其數字化轉型,必然需要在成體系的加密經濟生態中執行,包括DeFi、NFT在內的Crypto技術、應用、資產的進階,將會最終決定加密世界與物理世界\政(機)府(構)融合、共建元宇宙過程中誰能在下一個時代搶先自己身位。

Zero one團隊明至介紹,有著中(機)國(構)投資基因的 Zero one團隊也開發了一款衍生品Vigoss,使用Vamm機制,正在內測中。在元宇宙建構與當今政(機)府(構)治理語境下,Zero one並不孤獨,Zenlink、DODO、X World Games 、Celer、Neo、Scaleswap、WePiggy、PlatON、MCDEX、Cook Protocol等一大批區塊鏈專案在開發、執行。

或許迪拜尚未認識清楚。因此,這是迪拜的機會,也是我們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