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資割了中國“酒”菜

語言: CN / TW / HK

週一A股開盤後,上週剛剛觸底反彈的茅臺遭遇滑鐵盧,日內跌幅超過6%,最終勉強守住1800元大關,一天內市值跌去1300多億元。

茅臺下跌源於一則市場訊息:持有最多茅臺股票的外資基金——資本集團旗下的美洲基金-歐洲亞太成長基金三季度減倉11.19%,而過去6個月以來,資本集團旗下兩隻主要基金已經減持茅臺150萬股,減倉部分的市值將近30億元。

實際上,撤離茅臺的外資遠不止資本集團一家。根據中國基金報統計,茅臺兩大海外機構股東安本標準、富達國際同樣在三季度大幅減持茅臺。而在週一當天,北向資金淨賣出茅臺14億元,是市場上茅臺拋壓的主要來源。

有意思的是,最近兩年消費股在一二級市場反差明顯,去年一級市場餐飲消費不溫不火,二級市場上海底撈、茅臺、泡泡瑪特們卻高歌猛進;今年二級市場消費遇冷,鐵打的茅臺都在“反覆橫跳”;相比之下一級市場卻愈發火爆,不少消費專案的估值動輒5倍、10倍起跳,即使貴成這樣投資人還在打破頭搶。

真是怪哉!

外資大舉減持,醬酒變“降”酒

近日,資產管理規模達2.6萬億美元的美國資管巨頭資本集團(The Capital Group Companies)披露截至9月底的持倉資訊。

其中總規模達1900億美元的旗艦基金美洲基金-歐洲亞太成長基金,9月底茅臺持倉減少11.19%。而這已經是該基金連續第二季度減持茅臺,其在一季度末持有貴州茅臺694.87萬股,二季度降至655.36萬股,三季度末持有貴州茅臺進一步降低至582.32萬股。

資本集團旗下另一隻持有貴州茅臺較多的基金為美洲基金-新世界基金,三季度末持有貴州茅臺股份數與二季度末相比變化不大。不過,這隻基金在二季度對茅臺大幅減持,從311.64萬股減少至281.44萬股,減持幅度為9.69%。

作為持有茅臺股票最多的外資機構,資本集團的減持引發市場震動。週一上午開盤後,茅臺股價快速下跌,從上週五收盤時的1917元,半小時內跌近6%,之後全天賣盤和買盤在1800元附近拉鋸,最終將將守住1800元大關,市值一天蒸發1400億元。

受茅臺暴跌牽連,週一整個白酒板塊狂瀉不止。Wind白酒指數下跌7.96%,18只成分股全軍覆沒,其中五糧液、洋河股份、瀘州老窖三隻千億白酒股分別下跌8.11%、6.86%和4.16%,總市值跌去千億元;此外還有迎駕貢酒、酒鬼酒、山西汾酒、捨得酒業、金種子酒5只白酒股跌停。

實際上,減持茅臺的外資遠不止資本集團。根據晨星資料,安本標準旗下的中國A股股票基金總規模近40億美元,9月減持茅臺18.53%;此外富達旗下的中國消費新動力基金,同樣在9月減持茅臺4.08%。

根據東方財富的資料,過去一個季度,北向資金淨減持茅臺760萬股,從茅臺身上撤出資金超過130億元。而除了茅臺以外,另一個白酒龍頭五糧液也是外資拋售的物件,過去一個季度北向資金淨賣出1600多萬股五糧液,相當於34億元市值。

外資大舉減持,給大批信仰白酒的股民基民留下一個兩難的問題:現在是該跟著外資跑路,還是到了抄底的好時機?

外資減持,該跟該抄?

首先要弄明白的是,外資為什麼會選擇在三季度這個時機減持茅臺。

這些全球資管巨頭的投資模式並不複雜:給資產定一個心理價位,實際的價格更加便宜就買入,更貴就賣出。所以他們賣出一個股票的原因基本就是兩個:要麼是股價太高了,要麼心理價位變低了。

最近雖然茅臺多少受到一些外部因素的影響,比如消費稅、貨幣政策等等,但對茅臺目前的業績和長期發展影響不大,也就不太會影響機構對茅臺的估值。也就是說,茅臺股價過高,才是最主要的減持原因。

這也並不奇怪,2020年初茅臺股價在1000元左右,2020年底漲至2000元,今年3月更是衝至2600元,短短一年多的時間漲了1.5倍,市值從1萬億元出頭,漲到超過3萬億元。

茅臺2020年的每股收益37元,1000元股價對應的靜態市盈率為27倍,2000元對應54倍,最高的2600元時,靜態市盈率高達70倍,對於一個每年業績增速在10%左右的傳統消費業態來說,這個估值水平顯然過高。

茅臺的估值到底應該在水平?信仰茅臺的散戶看來,100、200倍都不是問題,茅臺股價應該衝擊3000元甚至6000元;而在一些悲觀的投資者看來,迴歸到7、8倍的消費行業平均水平,才是茅臺的歸宿。

有特斯拉和蔚小理這樣的前車之鑑,茅臺股價漲上天或者跌到谷底並非沒有可能,但終歸只是小概率事件。而從北向資金的走向來看,外資普遍判斷茅臺的合理股價在1500-2000元這個區間,對應40-50倍靜態市盈率。

今年8月底茅臺跌至1500元左右之後,一批外資開始悄悄抄底,9月中旬至今,北向資金淨買入茅臺48萬股,其中在十一假期前的最後幾個交易日,茅臺和五糧液連續獲得10億元左右北向資金淨買入。

但國內投資者把外資抄底當成了又一波茅臺衝高的訊號,十一假期結束後的第一個星期,茅臺股價逆勢上漲,從節前的1830元很快衝到1900多元,最終疊加外資拋售茅臺的利空,製造了今年3月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國內的散戶和基金被外資割了韭菜,但這也許不是什麼壞事。A股追漲殺跌成風,如果多幾次這樣的教訓,治治這股歪風,那這筆學費交的也不算太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