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女孩千萬資金被套牢,誰能做飯圈的“接盤俠”?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娛樂硬糖(ID:yuleyingtang) ,作者:魏妮卡,編輯:李春暉,原文標題:《Owhat爆雷只是開始,問題是誰能做飯圈的“接盤俠”?》,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上週,飯圈大地震。

追星女孩無人不曉的粉絲平臺Owhat疑似爆雷,受牽連的粉絲群體幾乎覆蓋整個內外娛樂圈。內娛頂流TFBOYS、趙麗穎、楊冪等,韓娛頂流LISA、BTS防彈少年團、EXO等各家粉絲後援會都先後釋出公告稱:他們突然從Owhat平臺提不出來錢了,資金被套牢無法使用並已報警立案,甚至有粉絲堵在Owhat公司門口討說法。

如果說此前清朗行動“震”得還只是飯圈的心靈,這次就是徹徹底底的震到錢包了。

根據微博各家粉絲的反饋情況,最早是R1SE粉絲在6月就發現從Owhat提不出來45萬人民幣,只好自掏腰包墊付工廠定製周邊的錢。也即是說,4個月來,不斷有粉絲受害者賒賬墊付工廠做周邊,直到Owhat拖欠的時間越來越長,受害者越來越多,事情才被鬧大了。據粉絲不完全統計,涉事金額高達千萬,比如TFBOYS家金額60萬,許佳琪家金額23萬,陸婷家金額11萬等。

飯圈譁然。直到10月14日晚,Owhat才發公告稱此舉是為了響應“整頓政策”,無限期停止各家後援會交易,同時暫停一切提現,會和各家商量退款事宜。

Owhat是不是爆雷了,得看後續退款情況。目前吳青峰家粉絲公告稱連續多日催促Owhat退款,客服態度消極,甚至最後都不回訊息了。其實,一直遊走在灰色地帶的Owhat,名義上是為粉絲提供周邊、雜誌販賣交易平臺,但操作模式上,還是沒能杜絕粉絲自發的集資應援活動。

清朗飯圈行動都快接近尾聲了,本以為監管之後的飯圈消停了,粉絲終於可以躺平追星了,沒想到,到了最後,他們還是被坑得最慘的一個。

可以想象,這次Owhat事件不是孤例。曾經風雲一時的粉絲平臺隨隨便便流水過億,比如桃叭在今年4月,單是《創造營2021》一個節目粉絲交易流水就過億。監管之後這些粉絲平臺的現金流必然大幅銳減,現在Owhat爆出問題,或許只是冰山一角?

一、太合控股,背靠百度,Owhat真沒錢了嗎?

其實無論是從監管、還是資本背景來說,Owhat都算是所有粉絲平臺裡最靠譜的了。

Owhat在天眼查上,顯示的疑似實際控股人為百度CEO李彥巨集。因為Owhat的運營公司全星時空科技佔比52%的大股東為太合音樂,而百度則以38%的股份控股太合音樂。

豪門出身的Owhat在2016年就完成了A+輪融資,同年完成融資的還有集資眾籌的鼻祖——摩點。只不過摩點早兩年走上“正道”,通過極嚴的工商稽核,杜絕了粉絲自發的集資、周邊販賣等行為,所以現在飯圈女孩更多是活躍在桃叭、Owhat兩個平臺。

Owhat比桃叭的稽核又稍微嚴格那麼一點。最明顯的,大戶提現需要公積金、社保、工資等流水證明,一定程度上杜絕了小學雞粉絲詐騙的可能。按理說,Owhat是最被粉絲看好的轉型平臺,資本背景上也不缺錢。 但據企查查顯示,Owhat所屬的全星時空科技自2020年11月起,便接連登出包括北京艾克斯營銷、上海歐妹廣告等4家子公司,僅剩全星空間文化傳播1家100%控股的子公司, 難免讓人懷疑其經營不善。

不少粉絲認為,這次Owhat事件的導火索是上半年鬧得沸沸揚揚的“樸燦烈吧吧主案件”。一個原本在韓國Apple Music代理商和飯圈內都擁有信譽度的吧主唐甜甜,卻以各種藉口拖延周邊、專輯等貨物交付時間,累計捲走集資金額高達1000萬。粉絲報警立案並接連舉報Owhat平臺,最終唐甜甜被捕,Owhat因違反《無證無照經營查處辦法》被罰5000 元,後有訊息稱Owhat被相關部門約談。

8月27日,中央網信辦釋出《關於進一步加強“飯圈”亂象治理的通知》,Owhat發生的“樸燦烈吧主案件”可謂撞在了槍口上。但既然早被約談整頓,Owhat要停止交易應該早下通知,一併停了下半年粉絲的集資行為,而不是等到現在粉絲都集資完了,卻提不出來錢。大粉為安撫散戶粉絲,個人出錢墊付給工廠,不知道又要讓多少人背上債務、甚至走上網貸之類的不歸路。

而Owhat這次釋出公告滯後、退款不積極的騷操作,像極了p2p平臺資金鍊斷裂的樣子,難怪被群眾認定為“暴雷”。不少粉絲稱現在等Owhat退款的感覺,太像當年排隊等小黃車退押金了。

其實,這波清朗行動讓飯圈集資行為消停了不少,但消停對Owhat這樣的平臺來說就等於流水少了。前兩年粉絲間動不動集資battle的盛況,給Owhat這樣的平臺創造了不少流水。現如今賬面上的流水銳減,是有可能導致Owhat資金鍊出現問題。

而早在出現資金問題前,Owhat其實嘗試了多次自救。

二、多次轉型自救的Owhat

2018年,《偶像練習生》《創造101》讓養成偶像經濟崛起的同時,也讓Owhat在粉絲中一炮而紅、迅速出圈。

這個時候,Owhat創始人丁潔卻還來不及開香檳慶祝踩上了點。因為紅了之後,不可避免地要面臨隨之而來的監管風險。 於是,Owhat早在2019年就高調宣佈要轉型為明星生活方式購物分享平臺。

看這有點朝著小紅書社交分享、蘑菇街明星同款電商模式發展的意思了。2019年,Owhat買下法國知名時尚雜誌《Jalouse》的中國版權。該雜誌創刊於1997年,所屬於法國最大的時尚出版集團加魯集團。《Jalouse China》的創刊封面還邀請到了鄭爽、黃子韜、BlackPink進行拍攝。

Owhat還創立了自己雜誌品牌Owhat偶像志,併為多家愛豆拍攝獨家寫真。

Owhat深知粉絲經紀的法則,和QQ音樂當年賣數字專輯的模式一樣,通過解鎖XXX銷售額抽籤名、辦籤售會等誘惑,讓粉絲不斷地重複消費,抬高寫真的銷售額。比如Owhat為《創造營2021》未出道選手井汲大翔拍攝的《熾熱》,最終銷售額達到了134萬。

Owhat創始人丁潔直言,單靠抽成粉絲交易的佣金養活不了公司,重要的還是先提供滿足粉絲需求的服務。Owhat 2016年就表示,他們與300多家娛樂公司建立深度合作關係,努力做好正版周邊販賣的代理角色。這也是為什麼連韓國Apple Music代理商都信任Owhat平臺,結果給了樸燦烈吧主可乘之機。

控股Owhat的太合音樂還曾表示,將設立專門的對接體系,以利於Owhat與其業務的融合,打通簽約藝人、演出、音樂版權、百度音樂等業務板塊。

可事與願違,Owhat即使背景再好,仍然和其他靠集資起家的粉絲平臺擠在了同一條轉型的道路上。畢竟,大家都是想賺粉絲經濟的錢,桃叭、超級星飯糰、魔飯生Pro等APP幾乎都走向了大同小異的類似模式。

收購桃叭的必有迴響科技,想往潮玩盲盒交易發展,但現狀還是賣粉絲周邊更多。近日,桃叭還發布噗通集市補貼規則,推薦粉絲通過他們優選的供應廠商製作周邊。這樣一對比,他們的鼻祖摩點算是略勝一籌。

雖然失去了往日飯圈女孩帶來的活躍度,但摩點把遊戲、動畫、動漫ACG賽道的衍生品眾籌做出了水花。2017年《魁拔》導演王川在摩點發起眾籌,獲得超過378萬眾籌金;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在摩點的衍生品眾籌賣到1548萬;聯名小浣熊的盲盒,第一彈的眾籌金額就有86萬,第二彈飆升至231萬。

三、少了粉絲平臺,少不了的粉絲活動,該誰接盤?

很多人都在推測,清朗之後的飯圈什麼樣?事實上,即使真的禁掉了粉絲平臺,也禁不掉飯圈女孩的追星活動。比如在風口浪尖上,內娛偶像和粉絲畏手畏腳不敢做什麼,外娛愛豆仍然讓追星女孩有事可做——LISA粉絲為9月發行個人專輯的她,集資破千萬。

目前內娛各家經紀公司應政策要求,撤掉粉絲自發組織的“官方後援會”頭銜,由經紀公司開通、管理新的官方粉絲會,比如哇唧唧哇旗下藝人都開通了名為“XX樂友會”的官方新微博。但硬糖君發現,即便公司方開通新微博,幾乎還是原來的粉絲自組織“官號”在釋出各種任務活動,而公司新建的官號更像是一個只會轉贊藝人微博的殭屍號。

飯圈女孩的追星活動,實際上是換湯不換藥。以往經紀公司的粉絲運營會直接對接後援會大粉管理層,現在相當於後援會大粉的馬甲變了,但仍然行使著過去“為愛發電”的職能。

經紀公司要響應政策,但事必躬親地管理粉絲所需花費的人力物力成本,不可估量。一個後援會從核心管理層到各地線下活動組織管理層,不亞於一個電影發行公司的人員體量。龐大的粉絲群體裡仍然需要“為愛發電”的大粉來做意見領袖,而經紀公司也需要他們來省掉不少對接粉絲的錢和麻煩。

所以經紀公司不可能完全接手後援會,這筆買賣顯然是不划算的。哇唧唧哇還採取了通過製作愛豆專屬的社交分享APP來管理運營粉絲的法子。比如R1SE fanclub、硬糖少女303 fanclub以及INTO1 we echo。這種通過fan club圈地自嗨的管理粉絲、販賣周邊以及組織應援活動的模式,日本傑尼斯事務所已經有爐火純青的成功案例在先。

但很難知道這以後會不會成為大勢所趨。當下真沒了第三方平臺,粉絲相當於一夜間回到更沒有保障的“過去”。以往網際網路買專輯周邊、組織線下應援是通過貼吧和後援會官方網站,也是發生過不少詐騙案件,那真是人都找不到。後來有了粉絲平臺這個第三方託管,事實上還是規避了不少風險。而從過去到現在,粉絲只要有線下活動、群體代購採買的需求,就很難避免集資行為。

其實第三方平臺的出現,不僅方便了粉絲交易,也應該起到監管的作用。只是很多忙著賺粉絲錢的生意人捨不得把監管門檻做高,醉心於野蠻生長帶來的DAU使用者活躍度,淨想著下一步融資的事。等到政策管控的一聲令下,便只能一刀切地集體夭折了。

只是,粉絲可以學乖了,以後不集資了。以前集資的錢,好歹要吐出來吧?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娛樂硬糖(ID:yuleyingtang) ,作者:魏妮卡,編輯:李春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