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瞳被藥監局點名背後,Moody們的暴利和亂象|新視界

語言: CN / TW / HK

鳳凰網 新視界 出品

作者|李猛

編輯 蔣澆

微信編輯|李金洋

有溫度 有性情 有擔當 有風骨

推薦你關注

日前,國家藥監局釋出《選購使用裝飾性彩色平光隱形眼鏡(美瞳)的提示》,明確指出美瞳在我國作為第三類醫療器械,應按要求納入嚴格監管。

近年來,人們對於“眼妝”的需求不斷走高,推動美瞳類產品銷量節節攀升。相關資料顯示,近5年來,美瞳市場規模快速攀升,年複合增長率高達41%,2020年終端銷售額超過200億。

與此同時,這個涉及眼部安全的醫療器械產品,背後卻有眾多資質不明的代購、微商肆行,“一盒淨賺80元,一日代發5萬單”的情景正在上演。

暴利驅動下,國內美瞳市場充斥各類低成本產品,消費者則成為劣質美瞳的受害者。此前,關於消費者佩戴美瞳出現眼乾澀、紅血絲的事件頻頻爆出,嚴重者甚至出現了眼球染色、角膜潰瘍等情況。成本低廉的美瞳背後,存在著多少安全隱患?賣力營銷的品牌方們,是否獲得了正規資質?

暴利眼球經濟:瞳代盛行

一副美瞳倒手淨賺八十

只能露出上半張臉的這幾年,美瞳成為了90後女生熊林的出門必需品。“美瞳就像是眼部化妝品”,熊林告訴鳳凰網《新視界》 ,“我每天都會換不同顏色的美瞳來戴,這不僅能放大雙眼,也能給我好心情。”

熊林的喜好代表了當下年輕人消費趨勢。《天貓隱形眼鏡行業人群洞察白皮書》資料顯示,近年來美瞳消費極具攀升,2021上半年美瞳產品GMV年增速高達83%,遠遠高於2021年全年化妝品類的14%增長率,消費主要以90後和95後為主導。

美瞳市場的快速增長,讓趨利的資本也爭相入局。據智研諮詢統計資料顯示,2020年以來,美瞳行業投融資不斷,包括COFANCY、美目美佳、可啦啦、moody在內的美瞳頭部企業接連獲得多輪融資,投資者不乏紅杉、高瓴、騰訊、GGV等知名機構。

2021年11月,Moody完成總值超10億人民幣C輪融資;3月,4iNLOOK完成1億B+輪融資,總融資金額超過4億元;今年5月24日,國風系美瞳品牌NORVEY也完成了來自東華的3500萬元人民幣天使輪融資。

圖|智研諮詢統計的2019-2021國內美瞳品牌融資情況

然而,快速增長的美瞳市場卻是魚龍混雜、亂象叢生,商家從業資質不明、一證多用已成“行規”,瞳代肆行。

有7年從業經驗的“瞳代”張婷表示,自己從15年開始兼職代理,陸陸續續加過一些代理群。這些代理商經常會以日賺鬥金、無需資質的話術來吸引寶媽、學生加入,通常上家大額進貨,再以低價批發給下游代理商。

比如,早期市場不規範時,她代理海儷恩日拋美瞳一盒官方售價139元,代理拿貨價格只有58元。她還透露,日韓的美瞳品牌拿貨價更低,最低一副低至30元,售價卻能標到上百元。

由於單量較小,張婷說她自己無法向廠家拿貨,但向代工廠批量拿貨並不困難。鳳凰網《新視界》在調查走訪中發現,許多國內的小型代工廠都聲稱可以提供美瞳定製與生產業務。

其中,一家代工廠表示,加工一款美瞳的起訂數量是5000片,也就是2500對,可提供“低、中、高”不同質量選擇,而當提出要“低”質量之後,該代工廠報出的價格僅為6.5元一片;另一家日韓合資的代工廠則表示,日拋起訂量是50000片/款,2款起訂,單片價格2.9元。

代工廠給出的美瞳定價

作為對比,可啦啦天貓旗艦店所售年拋美瞳兩片裝價格為79.9元,摺合單片約40元一片;海昌官旗所售的一款名為星眸東方瞳色彩色隱形近視眼鏡美瞳半年拋限定色,1片的價格則為108元。

這也解釋了,為何市面上動輒有十幾二十元的美瞳產品出售,甚至還有9.9元的地板價產品。但即便是這樣,品牌背後的操盤手們,依然有較大利潤空間。

沒有資質也能賣

眼球經濟盛行下,無論是銷售方還是購買方,似乎都忘記了美瞳在我國屬於三類醫療器械,並非所有人群均適合配戴,且銷售、使用等各方面均有嚴格要求。

6月10日,國家藥監局釋出《選購使用裝飾性彩色平光隱形眼鏡(美瞳)的提示》,指出:“美瞳”是帶有裝飾功能的隱形眼鏡,在我國作為第三類醫療器械管理,其生產企業需要取得《醫療器械生產許可證》;經營此類產品的商家需要取得《醫療器械經營許可證》。

按照規定,想要售賣美瞳產品,需要獲得三類醫療器械經營許可證。而該證對經營場地與人員都提出了明確的要求,比如要求設定質量負責人,具體要求為“大專以上學歷,理工科相關專業。

由於這一門檻的存在,一些美瞳品牌也動起了“歪心思”。一些美瞳產品在網上的銷售方顯示為“某藥房”。可實際上,只是美瞳品牌或代理商借助對方有醫療器械許可證的優勢,來銷售美瞳等產品而已。

此外,市面上銷售的美瞳產品,常常會出現註冊證號在國家藥品監督管理網站上查詢不到或者資訊不符的情況。

有媒體曾報道,某電商平臺搜尋“美瞳”,發現銷量排名前十的商品中有9個的詳細資訊中均顯示是同一個“國械注準”號(醫療器械註冊證號),但關聯的品牌卻有7個。

Moody們皆為代工,美瞳品控問題頻出

目前,市面上的美瞳品牌大多來自同幾家代工廠。比如,moody和可啦啦的生產商就是中國臺灣的晶碩光學和精華光學,而它們同時也承擔著強生、博士倫等品牌的美瞳代工業務。

代工模式的盛行,使得美瞳品牌之間同質化嚴重,且質量問題頻出。小紅書少,有不少消費者指控moody品牌的美瞳在佩戴後眼睛發炎、角膜潰瘍穿孔等問題。

一名消費者稱,自己在moody旗艦店買了四副美瞳(兩幅伽羅棕、兩幅蜜桃、均為800度)。其中,蜜桃兩幅佩戴都有問題,戴上模糊不清,且出現紅血絲。但向客服反映後,對方卻稱其佩戴方式不正確。

在黑貓投訴平臺上,關於美瞳質量問題的消費者投訴多達幾百條。其中,moody、博士倫、Kilala-可啦啦等品牌多次被消費指出,佩戴其產品後磨眼睛、乾澀等問題。一名匿名使用者表示,自己佩戴moody小劇場美瞳後得了結膜炎,眼睛嚴重紅腫,導致無法正常工作。

網友佩戴moody美瞳後眼睛出現紅血絲

實際上,“共享代工”是美瞳行業的通病。由於美瞳屬於三類醫療器械,是醫療器械產品中風險級別最高、監管最嚴格的一類,產品生產安全性要求高,且供應鏈鏈企業主要分佈在韓國和臺灣,中國內地有資質的代工廠很少,所以品牌選擇代工也是無奈之舉。

對此,一位眼鏡行業的業內人士指出,國產美瞳品牌參照新美妝品牌的營銷打法,以爆款產品、IP聯名、小紅書kol種草等手段,帶來了品牌曝光和銷量增長。但它們重營銷輕產品的模式,導致了顏值成為了品牌競爭的重點,從而忽視重要的安全問題。

更多精彩 點選關注 

推薦閱讀 

更多一手新聞,歡迎 下載 鳳凰新聞客戶端 訂閱鳳凰網科技

你的每一個在看,都是對自己品味的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