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衝突下的遊戲人:裁員、睡走廊,放下滑鼠拿起槍

語言: CN / TW / HK

GameLook專稿,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GameLook報道/截至6月16日,俄烏衝突已經爆發超過100天,對當地遊戲行業的影響也在朝著令人不安的方向發展。

近日,《潛行者2》(S.T.A.L.K.E.R. 2)開發商GSC Game World上傳的一段影片顯示,衝突開始後該公司一部分員工未能及時撤離烏克蘭首都基輔,導致3個月來不得不在被廢墟包圍的浴室、走廊、招待所等場所辦公。

來不及撤離,技術人才變身持槍士兵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影片顯示不少GSC員工成了志願者,甚至加入了烏克蘭武裝力量,出現在畫面中的就有AI開發負責人、社群經理、敘事設計等人。

從影片來看,加入烏克蘭部隊的員工均為男性,三人制服皆不同,其中兩人佩戴了烏克蘭國旗顏色(藍色、黃色)的袖章。從裝備整潔度判斷,三人似乎並未遭遇太激烈的戰鬥,服裝、槍械整潔如新,臉上也沒有明顯掛彩,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通過影片GSC還聲稱,上述內容只是自家員工故事的一小部分,還有許多人因為安全問題沒有辦法分享自己的經歷。

考慮到此前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多次被指影片擺拍,因此並不能確定GSC影片中很多員工“從軍”的說法是否為真,但“投筆從戎”確實成為不少烏克蘭民眾不得已的選擇。

今年2月24日,俄羅斯宣佈在頓巴斯地區開展特別軍事行動,同一天,烏克蘭宣佈進入戰時狀態,禁止18至60歲成年男性出境。

到今年6月,超過30份請願書希望澤連斯基取消出境禁令,原因包括要出國打工、留學、做生意等,但都遭到了拒絕。根據烏克蘭最高議會此前的決定,烏克蘭戰時狀態已經延長到8月23日,即出境禁令很可能還將維持至少2個月時間。

“當戰爭就在窗外的時候,創作暴力任務變得很不容易”,影片中一名GSC敘事設計的話引起了YouTube網友的共情。

根據聯合國人權事務高階專員辦公室的說法,到今年4月19日,俄烏衝突已經造成4890名平民傷亡。考慮到俄羅斯一直在避免大規模軍事行動造成平民傷亡,但對武裝人員並沒有類似優待,加上美媒《美國保守派》曾批評歐美國家“戰鬥至最後一個烏克蘭人”的做法,因此不免讓人對加入烏克蘭武裝部隊的遊戲從業者安危捏了一把汗。

援助難救,遊戲公司開始逃離戰區

衝突發生後,組織員工撤離,但沒完全撤離的烏克蘭遊戲團隊,並不只GSC一家。

據不完全統計,烏克蘭共有超過400家遊戲相關的企業,除了像GSC這樣的企業,多以大公司分部、外包公司為主,從業者總數超過3萬人。規模上,烏克蘭遊戲公司以中小企業居多,絕大部分公司員工規模低於100人,抗風險能力較差。

今年2月份,GameLook曾報道多家遊戲公司為其在烏克蘭的工作室提供援助,比如育碧除了工資照發,還提供了額外的援助資金,以及在鄰國提供住房等等。

雖然考慮到出境禁令,能享受到國外避難房的員工可能不多,但育碧的烏克蘭員工還是幸運的,畢竟許多當地遊戲公司已經到了無法生存的地步,員工生計也很成問題。

此外,受影響的不僅僅是烏克蘭的遊戲從業者,俄羅斯遊戲人的工作也受到了衝擊。近日App2Top爆料稱,立陶宛手遊廠商Game Insight正在撤離俄羅斯,而且是以一種不大光彩的方式:在未通知高管和員工的情況下開始清算資產並裁員,公司專案被轉移給了一家新公司,要求員工及時搬離。

Game Insight前HR對App2Top表示,Game Insight已經沒有足夠的資金來償還債務和支付工資,裁員開始後Game Insight也很快切斷了俄羅斯員工進入內網和公司頻道的許可權。

有知情人士解釋了Game Insight光速切割俄羅斯業務的另一層原因,5月初立陶宛將俄羅斯認定為“支援恐怖主義國家”,Game Insight需要規避風險。

昔日同事反目,虛擬難逃現實影響

事實上,Game Insight同樣不是唯一一家因衝突出走俄羅斯的遊戲公司,今年4月,《坦克世界》開發商Wargaming就宣佈離開俄羅斯和白俄羅斯,轉而到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和波蘭首都華沙開設新辦公室。

而貝爾格萊德和華沙也將成為Wargaming在歐洲的第6、7家工作室,可以多容納400名員工。按照Wargaming老闆Victor Kislyi的說法,貝爾格萊德和華沙對於Wargaming實現“未來巨集偉計劃”至關重要。

值得說明的是,Wargaming最從白俄羅斯發家。

有遊戲公司因為立場投票,也有儘量避免爭議的,如俄羅斯最大的遊戲公司——《夢幻花園》《夢幻家園》開發商Playrix,就拒絕搬離俄羅斯。3月份,Playrix還刪除和關閉了自家員工在聊天群組Slack上關於俄烏衝突的頻道,官方迴應表示不是禁止交流,而是希望給正常的業務留點空間。

Playrix的創始人Dmitri Bukhman是俄羅斯人,早在2014年,Dmitri Bukhman就把Playrix的總部搬到了愛爾蘭首都都柏林。不過從員工構成來看,Playrix 4000多名員工迄今仍有超過3000人分別居住在俄羅斯和烏克蘭,兩地分佈更是幾乎持平,各佔1500人左右,這也使得Playrix在處理衝突的問題上立場非常微妙。

根據Dmitri Bukhman事後回憶,衝突發生後公司給全體員工發放了一個月工資的獎金穩定人心,但很快員工就因為幾句玩笑吵了起來,並在幾天內發展成了“仇恨爆發”,為此公司不得不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刪帖、關閉頻道。

100多天的俄烏衝突,給當地遊戲行業、從業者帶來的衝擊和影響,身處和平國家的我們無論如何都難以想象:原本在虛擬世界中設計打打殺殺情節的開發者,終有一天自己也成為了自己所寫故事的一部分,甚至有生命安危之虞。這是一種諷刺、更是一種無奈,或許這也是遊戲的價值之一,用文明的方式表達暴力,讓爭鬥只停留在虛擬空間。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gamelook.com.cn/2022/06/487309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