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的底层逻辑&顶层设计

语言: CN / TW / HK

编辑导语:提到马斯克,可能你的第一反应便是第一性原理,其实除了这个,还有一个第二性原理。本文作者拆解分析了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显性)和第二性原理(隐性)背后的底层逻辑,希望能给你带来帮助。

一提到马斯克,大家可能第一反应就是第一性原理。但是,如果我们只知道他讲第一性原理,糟糕,就被他骗了。他从来不说背后还有一个 第二性原理。

今天,我们就来认知拆解一下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显性)和第二性原理(隐性)背后的底层逻辑。

一、马斯克谈第一性原理

马斯克在接受采访说:

在我们的生命的主要阶段,我们一生都在进行类比思维来思考,实际上就是模仿别人的做法并稍加改动,我认为有一种很好的思考框架,那就是物理学。也就是 第一性原理思维

我的意思是,把一切都归结于事物的 基本本质 ,并由此开始推理,而不是采用类比推理。

有人曾提出电池成本十分昂贵,它的成本约为600美元每千瓦时,未来也将居高不下,因为它一直都是这样的。如果使用这第一性原理来思考它的话,构成电池的原材料是什么?我们将它拆解成各种原材料之后,分析它们的现货市场价值为多少?

天哪,实际只需要80美元每千瓦时。所以明显的,你只需要想出聪明的方法,将这些原材料结合放进电池组里,然后你就能得到比人们认知中便宜的很多的电池了。

二、第一性原理与特斯拉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特斯拉在2007年被美国媒体评为年度最失败的科技公司项目。

而到了2021年,马斯克被《时代周刊》(Time)选为2021年度人物。特斯拉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汽车公司。

《时代周刊》怎么评价马斯克呢?小丑、天才、领袖、有远见的人、实业家、表演者、无赖;爱迪生(发明家)、巴纳姆(现代公关之父)、卡内基(企业家)和曼哈顿博士(DC漫画中的超级英雄、科学家)的疯狂混合体。可见,马斯克本人是多么的富有争议性。

那下面我们来拆解一下,马斯克怎么把第一性原理应用到特斯拉的?

1. 原料级透视

比如,特斯拉跳过传统供应商,使电池成本大幅下降;在使用新供应商的同时,一直在布局自主研发电池技术(比如:无极耳电池、无钴电池、生硅电池、三元锂电池、电池内置车身结构等),甚至还布局锂矿的开采。

如果说掌握电池技术,我们还能理解。特斯拉自己挖矿,这个跨度就太大了。但是,更不能让人理解的是,特斯拉还自己生产座椅等一些不起眼的非核心零部件。

过去50年,我们企业增长有一个时代大红利,是什么呢?是社会专业化分工。专业的事,有专业的人用专业的方法来做,一定是效率与效果都更好的。

然而,马斯克从第一性原理视角,跳过供应商,直达原材料,这个和我们常规理解是非常不同的。

2. 软硬件适配

特斯拉把汽车不当成硬件,而是当成一个真正的智能终端,进行软硬件适配。比如:在芯片缺货时,它就靠软件来优化算力,缓解芯片的计算负荷。

而我们传统汽车,就算200万、300万一辆,它的算力可能还不如一个单片机。为什么呢?因为以前都是以硬件为主,有一个行车电脑可以维修就行了,不需要一个整体软件方面的统合,所以,算力就非常低。

3. 抓核心技术

特斯拉围绕着算力和算法,来建构竞争壁垒。算力是硬件的,算法是软件的。它就开始自主研发芯片了,还招大量的高级算法工程师。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

传统汽车的核心技术,往往围绕着底盘、发动机、风阻、驾驶感、乘坐感等来建构。显然,特斯拉不像是一家汽车公司,更像是一个具备互联网思维的智能硬件公司。

4. 生产线设计

传统汽车生产线,是先人工后自动化,长周期迭代形成的。而特斯拉反其道而行之,它是先自动化(假设)来设计,然后,在迫不得已需要人工时,再配套人工,这样来迭代生产线。

这件事要一分为二的看。一方面,特斯拉在早期吃了大苦头。我们来看马斯克的原话:“我们犯的最大的错误之一,就是试图将那些对人来说非常容易,但对机器人来说却非常难的事情自动化。”

“当你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它看起来超级愚蠢。天哪!我们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

另一方面,特斯拉熬过最艰难的学习曲线之后,进入中后期,他的生产线迸发出极大的效率与效果。有点像飞机刚刚起飞时的颠簸与进入平流层之后的平稳两种状态。

5. 系统迭代

因为设计理念不同,特斯拉生产线升级迭代速度和传统汽车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比如:它生产ModelS时,把电池和发电机装进车里,需要15个工作台和17名工人,等到了Model3时,它只需要5个工作台,不需要工人了。

当特斯拉发现生产线可以升级迭代时,就在2条正式生产线的厂房外的空地上,直接建个大棚,就把第3条生产线建设起来了。这个对传统汽车来说,完全做不到。因为生产线设计理念不同,这样仓促地上马,不知道会产生多少质量与安全问题。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这里不是生产线迭代这么简单,而是 整个系统都在升级迭代。

6. 跨界应用

在传统汽车的经验中,铝材成本高、喷漆难、一体化压铸有安全风险等诸多问题。马斯克认为这些都是汽车行业的问题,是低维度的问题,当进入航空业,高维度时,这些都不是问题。

谁能找到聪明的方法,把航空成本降到汽车成本,就完全可以使用了。这是典型的,抛开专业常识,直接应用第一性原理。

7. 商业技巧

比如:特斯拉就是直营店,不像传统汽车一样大量使用4S加盟店。这一点特斯拉还专门解释过:买传统品牌汽车手续繁琐。采用直营模式,大幅压缩买车步骤,降低营销成本。

以上,都是第一性原理在特斯拉上的应用。

三、第一性原理的总结

我们能不能结合第一性原理在特斯拉的应用上,给第一性原理做一个总结呢?

我们从 “术”“道” 两个层面来认知拆解一下:

1. 首先看“术”

1)原料级透视

马斯克要透视到原子、细胞等底层,不太愿意听行业专家生产的半成品的产品与信息,他就用物理学的逻辑,直指要害。

2)模块化应用

马斯克为什么搭建第3条生产线这么快?是因为底层用了模块化设计。这就是典型的软件思维。别人建生产线,相当于现场建房;而他是装配式建房,很多零部件都模块化了,在工厂就可以装好,哪个有问题,就单独升级迭代,不需要整体再返工。

3)可重复使用

这种可重复使用,不是单指物理上的,像火箭发射后再回收利用;而是指像华为任正非说的那样,要建设一个主航道,在这条主航道上,有很多无形的比如管理经验、技术路线、学习曲线等都是可以重复使用的。

这些就是术的层面。

2. 那“道”的层面呢?

就一句话: 找到因果律,不断地快速迭代。

这个“道”说起来特别容易,但做起来,还要克服三个问题:

1)常识的偏差

比如汽车行业大量的专家和零部件供应商,都是有专业经验的。他们会提供大量的半成品的产品与信息。如果我们基于这些产品与信息进行决策,就没有马斯克的创新了。

马斯克用第一性原理的潜台词,就是常识是有非常大的偏差的。比如电池为什么这么贵?这个是常识啊,本来如此,而且未来还是如此。

2)专业的缺点

当我们专业没有走到天花板的时候,专业往往呈现出特长、优势。而当专业触碰到天花板时,专业就有可能变成缺点和短板了。

比如:铝在航空高维应用时,就没有多少问题;而在汽车低维应用时,就存在大量的专业难点。专家们都不认可。

3)思维的定式

很多专家都认为特斯拉这个车是有很多问题的。这个结论是怎么来的呢?是基于过去的经验和现实的能力。

马斯克不一样,他是个科技狂人。他是基于未来判断现在。于是,用旧地图找不到新大陆。马斯克在思维定式上,没有很多局限性,保留了基于未来的非常大的可能性。

这样,我们小结一下,第一性原理的核心,就是用物理学、逻辑学的科学思维, 从未来逆向推导现在,找到因果律,不断地快速迭代。

如果讲到这里,我们就结束了,我们仅仅认为这就是马斯克的全部,那就糟糕了。那我们就中了马斯克的计了。

因为他还有一个没讲的,隐藏在 第一性原理 背后的 第二性原理

四、马斯克商业帝国的顶层逻辑

马斯克现在做事,商业赚钱的考量不大,实现自己的理想因素更大。那我们不经要问:马斯克一会儿做东一会儿做西,这个内在商业逻辑是什么?

这个恰恰是他回避的地方。记者采访他,他就说:我做不同的行业,主要是找到第一性原理。

那么不同的行业,有没有顶层设计呢?我们来拆解一下。我们先简单粗暴地把马斯克的业务分为三类:

  1. 包括特斯拉汽车、超级高铁、地下隧道、可回收火箭、火星移民、太阳能等。我们姑且把它们归为一类,不难发现,这个内在逻辑是基于 未来交通设施。
  2. 包括星链计划、脑机接口、推特、手机、AI等。也不难发现,这个内在逻辑是基于 未来信息设施
  3. 包括移动支付、比特币等。这个也不难,内在逻辑是基于 未来资金设施 。这个目前精力不足,还没顾得上。

这么一分析之后,我们就恍然大悟了。马斯克是在建立一个基于未来外太空需求的火星(也适用于地球)底层的操作系统。

其中:

  • 未来交通设施是关于人流的
  • 未来信息设施是关于信息流的
  • 未来资金设施是关于资金流的

这就是马斯克很狡猾的地方,他告诉我们要用第一性原理往下扎,却不告诉我们要用第二性原理往上拉。这个顶层逻辑,他从来不说。

五、第二性原理的底层逻辑

我们把这个第二性原理来认知拆解一下,就三句话:

  1. 有黑就有白
  2. 有下就有上
  3. 有是就有非

什么叫有黑就有白?就是 有显性需求,就一定有隐性需求

马斯克现在做的很多产品,不是基于当下的需求。比如火星移民,我们现在没有这个需求啊?这个是来自未来的隐性需求。

马斯克思维的系统性、未来性和迭代性,都是超强的。所以,他在黑白之间的转换能力,是厉害的。

什么叫有下就有上?就是 有认知拆解,就一定有认知重构

马斯克不仅向下看底层逻辑,还向上看顶层逻辑。否则,他为什么现在做这种商业布局呢?他的目标不是做一个产品,而是一个操作系统。他的战略能力是超强的。只是他从来不显山不显水而已。

什么叫有是就有非?就是 一个维度的“是”,就一定是另一个维度的“非”

比如铝材在汽车前几年的应用不如现在这么广,也就是在汽车维度上是“非”,但是,换到航空维度上,就是“是”。

马斯克认为,很多我们现在认为的“是”,在基于未来这个高度和维度,就可能是“非”;或者有些“非”,到了未来高度和维度,就是“是”。在这个是非转换上,马斯克还是非常牛的。

六、创新的力量

最后,我们来做个总结,看一看两大商业创新代表人物:一是乔布斯,二是马斯克。

首先说说他们的不同点吧:

马斯克是物理学的,是反直觉的。所以做事情要有事实,要有逻辑,要有推理,要有因果,要有未来。他是从未来倒推的,有隐含系统的,直击本质的。

乔布斯是极简的,是反逻辑的。工程师拿5个样机给他,他就打坐。打坐完之后,说就选第4个样机,但是厚度再减2mm。工程师内心想:这厚度不是你想减就可以减的,这个里面还有线路布局和电磁干扰呢。虽然不知道乔布斯是怎么决策的,他是直觉型决策的,也只能尽力去实现。而往往最后也实现了。

他们俩,一个是 逻辑的反直觉的创新 ,另一个是 直觉的反逻辑的创新

那他们俩之间有没有共同点呢?

有啊,都曾经被自己的公司解雇过。这个是花絮了。我们来正式谈谈:他们俩做事,最大的相通点,就是“眼高手低”。

什么,眼高手低?这个不是贬义词么。我们不这么认为。我们认为眼高手低是中性词。

马斯克和乔布斯做事,都是两箭齐发,顶层设计与底层逻辑同步推进。在顶层,都是一个操作系统,在底层,都是代码级设计。然后,在中间层,做大量的杀手级应用(比如乔布斯的facetime和马斯克的特斯拉)。

我们大部分人,只见树木(杀手级应用),不见森林(底层逻辑)。

而高手视线穿透了森林的浓雾(显性的第一性原理),还看到了湖边的花朵(隐性的第二性原理)。

#专栏作家#

曹升,灰度认知社创始人,认知营销总教练,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擅长认知拆解与重构,专注后互联网时代的营销战略,帮助大格局企业实现业绩倍增。

本文整理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