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帥波:“IP不被標籤所限制”

語言: CN / TW / HK

“我覺得被稱為網紅是一種偏見,同時我也沒有在任何一個時間點特別紅,我只是一直在做想做的內容而已。

不管以哪種形式出現,只要是年輕人喜歡的形式我都會願意嘗試,並且是全力以赴的,哪怕是失敗的”。

在位於上海前灘的辦公室裡,晚上十一點沈帥波還在錄製著B站的影片內容。熟悉的人都喜歡喊他波波,下面我們也用波波來稱呼他,顯得更加年輕。事實上,波波也的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90後。

第一次接觸自媒體是在2010年,波波在微博上做了很多垂類的賬號,可能很多人就是從那時候開始認識他的。2013年,微信還沒改版,那時正處於公眾號的紅利期,波波也開始從微博轉戰微信。直到今天,都有粉絲留言說:波波是養成系的IP,陪伴自己從實習生做到了獨角獸企業的副總。

當時的自媒體還不算正經職業,甚至沒有這個行業,處於一個無序,自由生長的狀態,更沒有“自媒體人”這個稱呼。當時的波波還是希望自己能進入一家大公司去接受流程化的歷練,但上了一年班後發現在大公司看不到頭,並且位置也都被老人家佔住了,他覺得著這樣人生沒有希望。

帶著“如果只賺快錢活不長”的思維,波波選擇了去做自己的知識付費產業,並且相信這才是長久之計。

那時候還是知識付費的最早期,波波通過開發各種各樣的課程賣給需要的人,最後形成自己的一個知識付費平臺,當時還上了中央電視臺,但是最終由於燒錢燒不過別人,結賬退出。但對於波波來說,那總體上是一次完整的創業過程,且通過企業運作賺到一些啟動資金,積累了寶貴的經驗。

之後,波波開始嘗試高頻次、高復購、低客單價的線下生意,所以他相繼開辦了果汁奶茶連鎖店以及中餐的餛飩店,雖然最終相繼倒閉了, 但這積累了寶貴的實業經驗,也成為波波日後創作出大量真正貼近行業真相的商業爆款所不可或缺的前提。

而從2017年、2018年開始,波波就把主要的經歷放在了深度原創內容的公眾號上。“人還是要做自己有天賦的擅長領域,不能分心”。

現在被我們熟知的“進擊波財經”就是那時誕生並發展起來的。波波覺得商業財經內容還是存在供需關係不平衡的, “絕大多數寫商業、財經文章的人沒有做過生意,也沒有對甲、乙方工作有過深入的認知,這是我的優勢所在。”

公眾號的時代邏輯:好內容不在追熱點

雖然叫“進擊波財經”,但波波認為他們和其他“財經商業”號存在邏輯上的不同。

首先從內容來源上來說,波波認為一般的財經號喜歡就表象輸出快速的文章,這本身是沒有對錯的,是另一種路子。但進擊波團隊認為單純靠股市的漲停、某個季度的業績大漲和一些短暫的火熱不足以讓大家看到這家企業的本質和內在邏輯。

“我們不遵循靠熱點生產內容的邏輯,反而是反熱點,我們更希望作者們能像券商研究員那樣去構建思維方式,構建我們內容創作的思考架構。”

“比如我們最近研究了很多的老消費品牌,類似雀巢、可口可樂、LVMH集團,我們用深挖的方式呈現這些已經經久不衰的企業自身搭建的商業邏輯,給到很多中國的品牌以思考,它也能獲得很好的傳播效果。

我們對內容的標準有以下三點:

1、一定要提供常識以外的東西,就算再熟悉再大眾的品牌也有很多未被拆解和熟知的點;

2、能對自己有個交代,起碼自己的朋友和圈內的朋友們在看到文章之後不會覺得“進擊波財經”的自我要求變得低了;

3、如果能創造出真正屬於自己的好內容,那你自己一定是興奮的、角度是多元的。”

“好的爆款內容一定是卡在社會的某個情緒點上,我們過去一段時間創作的《藏在縣城的萬億生意》、《十億人沒坐過飛機,十三億人沒有出過國》還有前兩年的《偉大的複利》都是基於我對身邊很多人的觀察以及交流中感受到的情緒創作出來的,可能這種情緒出現有段時間,但並沒有形成完整的總結和描述”,在創作的邏輯上波波這樣認為。

公眾號時代的波波,輸出了很多好的“內容”,很多時候大家對內容的熟知度可能更高,而影片時代則是另外一個邏輯。

影片轉型的關鍵詞:人格化的IP

轉型影片是必然,從短影片的爆發到中影片的崛起,影片已經成為一個最重要的傳播載體。這並不代表文字內容就不被需要了,只是站在波波的角度看,影片是其轉型的一個關鍵節點,也是必須跨越的點。 “我們的文字是一個基本盤,因為深度內容,抽象的內容文字依然是首選載體。但外延需要影片來擴張。”

“首先內容很重要,但內容並不等於IP,IP包含內容,但也包含更多人格化的東西。‘進擊波財經’更多是在專業商業領域、to B領域裡比較知名的一個媒體,但在to C端沒有形成鮮活且可感知的形象,所以做影片化的內容,我們就不能被行業內的一些認可欺騙,不能有包袱,也不能端著。而影片領域還有一個很大的點在於,你都去看影片了大概率不是為了學習,而只是希望在看影片的時候給自己一些還在學習的安慰。所以我們不會把內容做的太‘幹’,而是保留一些幽默感。”這是波波對影片領域一個很大的判斷。

基於對IP的認知拆解,波波在B站呈現出了完全不一樣的風格,是一個真實存在的“活人”,幾乎絕大多數的粉絲,都是通過新的內容吸引而來的新群體,在一開始並沒有從過去的渠道去導流。

“當我決定開始做影片內容時,就決定了這是一個長期的事情,並非打一槍換一個地方。所以我不希望它是一個拋物線式的發展,更願意它是一條几何增長的線,前期可以慢一點,但一旦跨過某一個臨界點它就能起來。”

在過去的兩年多時間裡,波波和團隊一直在堅持,會遇到增長的瓶頸、內容創作的瓶頸等,但波波一直鼓勵內部團隊說“我就是抱著哪怕三年都沒有任何收益也要做下去的態度,所以你們不要怕,也不要懈怠。”

在波波眼裡,他不承認自己是完全的財經博主,更不願意把自己束縛在傳統的商業領域,甚至在B站的生態裡他更願意跳脫出來,切入到開店等更日常的商業體會中,去發散自己的思考。

在他的影片裡, 你能感受到他不是單一的“財經商業博主”,更像一個綜合的IP,搞笑且略帶深度。

他會允許把自己“打臉”的鏡頭剪輯出來,他會允許自己的鬼畜出現,他更享受和粉絲在這種氛圍裡的對話。這可能在一些傳統思維的人或企業眼裡無法被理解,但這就是進化的過程。“我不想成為老頭,我也不想說教,我很年輕,我想陪伴大家一起思維進步,這會比教他們如何拆解世界更重要,我也能說那些知識、我也能說的很巨集觀,但我更喜微觀的世界,這樣更真實,也更牢固!”

另外波波的所有內容輸出中,幾乎都沒有去“踩熱點”式的抓企業負面,他不需要那些流量,他也覺得不能因為一些簡單的細節去給一個企業蓋棺定論並且用拉踩情緒收穫流量。

這點在B站表現的更為明顯,影片彷彿打開了沈帥波對內容輸出的束縛,或者說他找到了更加明確的定位。而這種定位不是一開始設計的,是在不斷和使用者互動,在反饋中得到的,在摸索中接近的。並且這種定位是在不斷變化的。

沈帥波在B站被很多粉絲稱為“破產區”UP主,因為前期靠著一個個破產的案例跟大家分享開店中的那些坑,甚至他敢於把自己之前創業的失敗血淚教訓跟大家分享,用自己的真實感受去理解他們為什麼會破產。這也是我覺得他能講的很好的原因,很多東西你沒真實經歷過根本就不會感同身受。

影片請移步B站“進擊的沈帥波”檢視

除了破產故事外,波波還有一個類似央視農業致富經的欄目,但是講的是各種賺到錢的故事。同時,還有更多不同視角的內容,比如劉畊巨集爆火背後的FILA如何巧妙的把商業價值最大化,從一個社會現象的分析,把FILA的進化故事用自己語言邏輯表述出來,把思考更淺顯的分享給粉絲,並開啟了一個新欄目“消費戰爭”。

影片請移步B站“進擊的沈帥波”檢視

不給自己設限是波波在商業觀察中的底層思考,“有思考地探店”也是一種不錯的內容形式,類似小仙燉、龍騰出行都屬於這樣的內容。 過去大家認為探店就是一個說好吃、說好玩的影片。但其實非常多的人,對各種商業形態背後的商業邏輯、細節,都非常感興趣。

在龍騰出行的內容中,波波團隊決定把波波這段時間的密集出差和參與其他活動作為切入,把商務出行痛點、消費場景、探店展示、商業模式分析融為一個影片,大概只有波波才可以做到,因為這和他的真實生活極度吻合,而這也得到了品牌方的大力支援,很快協調了拍攝時間和場地,很自然的融入了出差的場景來講述波波的日常商業觀察。

影片請移步B站“進擊的沈帥波”檢視

商業廣告的進化:讓廣告變成思考

在波波看來, “廣告和內容是不應該互相排斥的。人們喜歡廣告,只要它是有意思的,好玩的,有價值的。”

“廣告不需要被軟化,每一個投放的品牌都有自己的商業邏輯和故事值得大家學習品味。我會首先認可品牌,再去接受投放,哪怕有些品牌存在爭議,但我覺得爭議都是一個過程,他們的商業故事還是值得被肯定。”

在商業合作上,波波也在影片領域大膽嘗試,試圖把廣告變得“好玩”的同時也傳達更多的思考。

就比如前段時間釋出的《光速返貧:我在中國做護膚品牌》那期,客戶是華熙生物旗下的男士護膚品牌珂岸,根據波波團隊回憶,客戶他們一開始的訴求很簡單,就是想在專業護膚的垂直賽道之外做一些新的傳播嘗試,因為一直有關注波波的內容,覺得粉絲活躍度很高,就抱著試一試的態度找到他們。

在進行了幾輪研究之後,波波覺得這個需求可以接,一方面客戶提前寄了產品給波波團隊體驗,再加上有很多專利的背書,讓波波他們覺得產品本身實力站得住腳;另一方面,作為主營業務是品牌傳播諮詢的UP主,波波他們也很認可客戶通過破圈傳播實現男士護膚產品突圍的策略思考。

但作為大家認知中的商業知識類博主,如果只是把他們的研發專利和產品力表述出來,其實並沒有什麼亮點。

為了更好的理解品牌價值,波波提前三個月就對珂岸的產品進行了試用,而不是選擇臨時拿著產品隨便說說。而得力於自身大量的商業案例素材儲備,最終,波波團隊確定了走「倒閉系列」的路線,通過分析護膚品創業中的坑,來反向傳達珂岸做對的事情,並且要堅守底線:不去拉踩,客觀表達。不僅讓大家看到做一個護膚品牌有多難,也把珂岸的專業和產品力巧妙的融入。此外,波波團隊還和品牌聯動,在評論區設定了互動福利,讓粉絲們不僅能獲得商業知識,還可以Get真實的產品福利。

目前這次商業合作的全網播放已經接近50萬,並且是波波第一次嘗試帶貨模式,雖然品牌並沒有給帶貨壓力,但最終也實現了不錯的轉化,促成了數萬元的銷售成交。

影片請移步B站“進擊的沈帥波”檢視

而這樣的合作模式,也必然會讓一部分受眾產生了“恰飯廣告”的疑問,但更多的粉絲還是會表達對恰飯的理解與支援。

用波波的話說: 我不怕受眾覺得是廣告,我也沒有故意掩蓋掉品牌資訊,我只是希望能夠合理自然並且讓受眾易接受的潛移默化的傳遞品牌資訊,並且真正讓大家產生獲得感。

而在理然的618合作中,波波則再次把“直男護膚”演繹出來,因為對於男性來說,尤其是一個知識博主來說,本身對護膚合作就不會像美妝博主那樣專業,如果拍的像美妝博主也會顯得不自然。

理然希望突出的是自己在男士護膚領域的研究打造的底層邏輯,釋出了白皮書和新品。影片前半部分用消費觀察引入到男性消費需求的轉變,引入理然的部分後又加入了評測部分,“直男評測”雖然搞笑,但效果表現出來也更讓大部分男性接受。

影片請移步B站“進擊的沈帥波”檢視

截至目前理然播放已經達80萬,在釋出兩天內連續佔領全站熱榜前十,知識區財經商業榜首。這在此印證了沈帥波對於商業內容的思考:就算是廣告,也會有好的傳播效果,消費者不排斥好的廣告,只排斥不好的內容!

赤誠•少年•得體•講究

在波波的公司前臺有個大螢幕播放著一些他們的內容作品,最後閃爍出的8個大字讓我記憶深刻,就是“赤誠、少年、得體、講究”。

而這八個字並不是隨意得出,是幾經思考,多年發展篩選而來的。

赤誠:永遠保持赤子之心,永遠要保有精神和意義驅動來完成創作。

少年:永遠做有少年感的內容,永遠不要成為世俗的表達者,不要有一個特定群體的傲慢與偏見。

得體: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客觀的表達就讓他客觀,不要夾帶私貨。商業的觀點就是嚴謹,閉環。

講究:沒有調研的事情,不要信口開河。要對自己的文字考究一點。

很多人都不相信眼前的這個人是個90後,更不相信其實他還是個連續創業者。他經歷了內容創業的各個時代,有過成功也有過失敗,這也是他堅定走自己獨立IP且不斷豐富內涵的原因。 平臺或許有盛有衰,但真正執著的內容創作者,會用盡全力去穿越週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