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个国家、两万名医生,专做旅客生意的Air Doctor疫情之下如何另觅新机?

语言: CN / TW / HK

疫情过后,跨境旅游成了奢侈事。据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UNWTO)数据,2020年全年国际旅游人数减少约11亿人次,降幅在70%左右。虽然上一次旅行可能是在很久之前,但独自旅行最让人害怕的是什么?错过航班还是丢失物品?

Yam Derfler说他最怕在旅行途中生病,Yam Derfler是一款互联网医疗软件Air Doctor的创始人,该软件专门解决旅行途中的就医问题。

旅行中偶然发现的就医需求,Air Doctor诞生

Yam Derfler的创业灵感始于2014年,在墨西哥旅行时的一次就医经验。

当时他正在进行环球旅行,旅行到墨西哥时病倒了。在异国他乡举目无亲、语言不通,Yam Derfler先是遭遇了误诊,然后在医院里等待重新检查,最后经过几番辗转终于康复。他说,像就医这样寻常的事,在旅行时将变得无比艰难。更令他震惊的是,2014年互联网上已经可以轻易找到很多东西,比如外卖配送、酒店和餐馆地址,但却找不到医疗或者医生这样与生存息息相关的东西。

回家后,Yam Derfler把这段经历说给他身边的朋友听,发现旅行途中就医难是不少人都经历过的问题。他意识到,为旅行者提供就医解决方案将是一个不错的项目。

有了创业想法只是漫漫征途的第一步,怎样把想法变成事业?Yam Derfler决定先找个合伙人。他的妻子Jenny Cohen Derfler在英特尔担任工程和运营领导职位,并且曾经有过成功的创业经历。二人一合计,觉得这个想法可行。

一款预约就诊软件,帮助旅行者在异国他乡以母语就医

2016年,Air Doctor在比利时耶路撒冷市区以西10公里处的一个小社区 Beit Nekofa成立,由Jenny Cohen Derfler担任首席执行官。关于建立一个怎样的旅行者就医解决方案,此时Air Doctor还没有明确的方案,只有一个雏形:要做一款互联网软件。

他们曾经想过把各地的医疗体系揉进软件中,但他们梳理了各地的医疗体系后发现,当地的医疗体系是针对当地人的,外地人的就医流程完全不同。

于是他们决定省去中间所有流程,将患者直接导向医生。

2018年夏天,Air Doctor软件上线。上线一个月后,Air Doctor获得了31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

Air Doctor软件界面 图源官网

该软件将患者和平台上的医生进行匹配,提供在线预约就诊服务。当患者打开软件时,软件列出附近医生的简历、位置等信息,用户可以按语种和科室进行筛选。目前该软件提供的医生分为全科和专科两类,专科医生有皮肤科、骨科、妇科等。如果患者通过Air Doctor软件预约了医生,后续产生的线下诊疗费用通过软件支付,软件作为第三方平台抽取一定比例的诊疗费用,余下费用通过平台支付给医生。

医生入驻Air Doctor平台没有门槛,无需缴纳费用,但平台会对医生资质进行审核,只有合法合规的医生才能入驻。Jenny Cohen Derfler说,他们曾经为了审核一名医生的资质飞往几千公里外的其他城市。

Air Doctor没有经历从国内向海外扩张的阶段,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把自己定位为一家全球性的公司。他们首先把软件投放在了欧洲地区,欧洲是世界上最大的旅游市场,占全球陆地面积6.8%的欧洲吸引了全球50%的旅游者。

继欧洲之后,Air Doctor将目光投向了亚洲和美国。截至2019年底,Air Doctor软件涉及全球15 个国家/地区,超过2000名医生入驻平台。Air Doctor发展到此时,Derfler当年的创业想法已经变成了现实,但该软件本质上还只是一款在线预约医生的软件,跟其他同类软件比起来,最大的不同是Air Doctor有不同的语言可以选择。

疫情前推出远程医疗服务,却没有搭上疫情的快车

为了拓展新的业务,2019年12月,Air Doctor推出远程医疗服务。“我们发现有30%的线下就诊患者只需要很短的咨询时间,如果把这部分服务带到线上,就能以可控的方式降低成本”,首席执行官 Jenny Cohen Derfler 说,“那些不能通过在线问诊解决问题的患者,我们能够帮助他们快速找到线下医生。”

2020年初,疫情爆发,远程医疗行业快速发展,2020年远程医疗行业整体收入几乎比2019年翻了一倍。据Frost&Sullivan预测,远程医疗行业的五年复合年增长率从2019年的38%迅速飙升至2020年4月份的1200%。

当整个远程医疗行业都在过春天的时候,Air Doctor却在过冬天。“COVID-19对我们来说是一次真正的低谷,” Jenny Cohen Derfler说。虽然Air Doctor在2019年底搭上了远程医疗的车,但它并未像其他远程医疗企业一样声名大噪。疫情两年,全球国际旅游业几乎完全停滞。没有游客,Air Doctor哪来用户?

Air Doctor的营销总监Yuval认为,疫情这两年并非全球经济第一次陷入困境。根据以往经验来看,经济危机后得到快速发展的企业,大多数不是那些大萧条时期快速削减业务的企业。在这样的时期,生存是一切战略的核心,但只顾生存不顾发展绝对不是最好的商业战略。

疫情期间旅行保险需求上升,拓展保险商客户

既然个人旅行遇冷,Air Doctor就把目光放到B端用户上面,Jenny Cohen Derfler借此机会接触了世界各地的保险公司。俗话说,东方不亮西方亮,Jenny Cohen Derfler也没想到疫情后一年内Air Doctor就能签订16份合同。

2019年欧洲只有一半的旅行者购买了旅行保险,但今时不同往日,疫情后就医流程比过去更繁琐,花费更高,2021年旅客购买健康险的比例显著高于往年同期。“没有人愿意在没有就医解决方案的情况下旅行,”Jenny Cohen Derfler说。

在旅行保险购买率上升的同时,全球医疗成本也在上升。根据Willis Towers Watson《2022年全球医疗趋势报告》数据,有59%的保险公司认为,被保险人过度使用医疗服务是增加保险公司成本的重要原因,而远程医疗是有效降低保险公司成本的方法,有超过一半的保险公司为客户提供远程医疗服务。

据Jenny Cohen Derfler 介绍,患者通过Air Doctor就诊能够将就医费用降低20%~50%,如果是一家中型保险公司,这将节约数百万欧元。

对保险公司的好处不止于此,通过Air Doctor就诊的患者产生的诊疗费用直接在平台上支付,不进行线下交易,报销时不产生各类单据或发票,报销流程简单高效。这不仅节约了保险公司的时间,也节约了患者的时间。如果患者购买的医疗保险服务中包含Air Doctor服务,那么无论是线下就医还是远程问诊,患者都无需自付费用。

与Air Doctor合作的保险商有ERGO西班牙、ERGO德国和The Phoenix Travel等。其中Phoenix称他们需要就医的保险用户中有95%会选择Air Doctor服务,这为他们降低了40%的索赔成本。除了保险公司,Air Doctor的合作伙伴中还有40%的客户是旅行社、酒店和银行等企业。

疫情让Air Doctor吃到了苦头,但也给了他们团队韬光养晦的机会。目前,Air Doctor的医生网络已经覆盖74个国家,入驻两万余名医疗专业人员,有15种语言和线上线下两种诊疗方式可供选择。

去年9月份,Air Doctor注意到全球旅行人次开始增加,但今年初又遭遇omicron突袭,旅行人次停滞不前,直到三月份游客人数才逐渐回升。

根据世界旅游经济趋势报告,预计今年全球旅游将恢复至疫情前的70%,2024年将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随着旅游业回暖,Air Doctor也受到了资本界的关注。近日,Air Doctor获得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Lightspeed Ventures领投,Vintage Investment Partners 和 Munich Re Ventures等跟投,跟投的还有Air Doctor的保险商合作客户Phoenix。

Jenny Cohen Derfler说,突遇疫情是意料之外的变数,但幸运的是他们在这两年中依然开拓新业务,Air Doctor预计今年夏天业务量将会大幅增加。

中外远程医疗企业用户方、服务方、盈利模式均不同

在全球范围内,远程医疗绝对算是疫情期间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

据CBInsights数据,疫情前远程医疗在美国私人医疗索赔中的份额不到0.3%,在四月份疫情封锁期间达到顶峰13%,后续虽有下降,但依然保持在疫情前的10倍以上。

人们对远程医疗的接受程度也显著高于疫情前,尤其是在年轻人和有小孩的家庭中。在全球范围内有一半以上的保险公司都提供远程医疗,有37%的保险公司认为增加远程医疗服务是企业做出的最重要改变。

国内的远程医疗起步在上个世纪末,一些高等级医院建立远程医疗系统,期间发展也算快速,直到疫情爆发,远程医疗行业飞速发展。国内远程医疗行业领先公司有平安好医生和阿里健康等,国外有Amwell等。

国内外的远程医疗企业在商业模式上有很大的不同。

首先用户类型不同,国外主要面向B端,由企业或者保险商付费,国内主要是面向个人用户。其次是提供服务的企业,国外主要是商业机构,国内主要是实体医院的线上互联网医院,少数是商业机构。最后是盈利方式,国外主要是订阅制,靠会员费盈利,而国内仍然以卖药为主要收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动脉网”(ID:vcbeat) ,作者:肖倩,36氪经授权发布。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