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一鳴擴張,樑汝波收縮

語言: CN / TW / HK

文/王慧瑩

編輯/周曉奇

“如果給過去 5 年的自己一個建議,就是激進再激進一點。”這是張一鳴微博的一段話,是他還在任位元組跳動CEO的時候。

當張一鳴將CEO的接力棒給到“上鋪的兄弟”樑汝波後,故事開始發生了變化。這一年,裁員、縮減、調整成為這家公司的關鍵詞。

樑汝波,圖源位元組範兒微信公眾號

上週,據科創板日報報道,位元組跳動教育業務進行大調整,預估優化約3000人左右,該業務目前總人數不足5000人,優化員工將獲得“N+2”賠償。截止目前,位元組跳動針對上述資訊未給予正式迴應。

該訊息爆出的前一天,據介面新聞報道,位元組跳動遊戲業務也開始了裁員,並有多個遊戲專案在裁撤或整合。

明顯的變化是,樑汝波接任張一鳴後,位元組跳動正在“去肥增瘦”,也更加聚焦。

去年11月,樑汝波發表內部信宣佈組織架構調整,實行業務線BU化(Business Unit),成立六個業務板塊:抖音、大力教育、飛書、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

除了整體架構調整,抖音在位元組跳動的權重越來越大。

近期,在香港公司註冊處網站上,位元組跳動(香港)有限公司已更名為抖音集團(香港)有限公司,生效時間為2022年5月6日。 國家企業信用資訊公示系統也顯示,北京位元組跳動科技有限公司也已經更名為北京抖音資訊服務有限公司。

事實上,經歷了過去兩年的快速擴張後,眼下位元組跳動進入了一輪戰略調整期。瘦身、聚焦的本質都是要“降本增效”。

如今,接過CEO的大旗後,擺在樑汝波面前的問題並不少。不確定的市場,充滿挑戰的各大業務,在這家公司完成早期的野蠻擴張後,成立十年之際,需要做出更多的變革。

業務持續收縮

過去一年,位元組跳動時常伴隨著裁員、業務收縮這些詞一起出現。

就在上週,位元組跳動又開始了對教育業務線的調整。

據科創板日報報道,位元組跳動教育業務開始了新一輪的優化。優化業務線涵蓋智慧學習國內國外、青少年、學浪,開言、瓜瓜龍,教育中臺等,僅留下智慧學習對公、大力智慧、成人業務。

這不是位元組跳動教育業務第一次被曝出裁員。去年,政策的調整之下,位元組跳動教育裁員、調整的動作已經十分頻繁。

伴隨著裁員,今年以來位元組跳動的教育業務也相繼停運。今年2月,大力教育的四大線上教育業務 "GOGOKID"、" 你拍一 " 和 " 清北小班 " 和 " 湯圓英語 " 都在其官網上釋出了停運公告。

同樣受政策影響,位元組跳動的房產業務“幸福裡”也被爆出過裁員訊息。除此之外,位元組跳動的其他業務線,如本地生活、遊戲等業務均有裁員的訊息流出。

6月17日,介面新聞報道,位元組跳動被爆出解散上海101遊戲工作室,當週300多名員工已有一半離開。 此外,位元組跳動旗下游戲業務朝夕光年近期頻繁調整,除了上海101遊戲工作室之外,還有多個專案在裁撤或者整合。

更早之前,新浪科技曾報道,幫助位元組跳動成功切入遊戲領域的休閒遊戲部門Ohayoo,也面臨裁員。彼時,一位該部門員工爆料,其部門二三十個應屆生均遭裁員,補償N+1。

幾乎在同時,位元組跳動的商業化團隊被曝出正在進行大規模人員調整。澎湃新聞報道,有認證為位元組跳動員工的使用者在社交平臺發文稱“公司商業化團隊正在調整中”“溫州都裁完了”“各大直營中心和呼叫都要裁30%-70%”。

需要明白的是,裁員只是表象,位元組跳動的目的是降本增效、去肥增瘦,這也意味著裁員後一些業務線或部門會隨之消失。

最大的變動莫過於位元組跳動戰投部的驟然解散。具體而言,位元組跳動整體投資業務被裁撤,分散到其它不同業務線。據《財新》報道,隨著投資業務調整,此前擬計劃投資數字化營銷整體方案服務商Growing.io專案被叫停。

更早之前,位元組跳動釋出內部郵件表示將撤銷人才發展中心部門,現有團隊成員優先內部轉崗,若無合適崗位,給予補償、離職。“做這個調整是因為:一是發現現有團隊的定位與公司的需要脫節;其次團隊積累的技能和經驗,一段時間內也不太符合公司的需求方向。”在內部郵件中,位元組跳動這樣表示。

無論是人員規模上萬的教育,還是重金髮展的遊戲業務,似乎都有著相似的發展軌跡:曾經被寄予厚望,如今收縮裁員。

投資再退一步

位元組跳動正在告別“買買買”。

近日,據彭博社報道,位元組跳動正在考慮出售得物的少數股權。知情人士稱,位元組跳動正在就出售較低個位數百分比股份展開談判,更願意出售給現有投資者。

更早之前,位元組跳動與微念、樂華娛樂、“印度版位元組跳動跳動”VerSe Innovation、海豚投票等公司都說了“再見”。

隨後,位元組跳動迴應稱,公司正在收縮金融相關業務,內部已明確未來不再從事證券業務。

不僅是退出原有持股公司,對於新公司,位元組跳動也放緩了投資腳步。 據天眼查顯示,今年上半年,位元組跳動一共有15起投資事件。 據連線Insight不完全統計,2021年位元組跳動一共有76起投資事件,平均半年要出手30多次。這樣對比,今年上半年的投資頻率足足減少一半。

過去的9年裡,投資始終是張一鳴長期堅持且看重的事。在業務與投資雙輪驅動的戰略下,張一鳴帶領位元組跳動構建起了龐大的投資帝國,遍佈網際網路流量所在的多個領域。

這樣的方式不僅幫助位元組跳動快速拓展業務版圖,也令其收攏了很多人才。 Musical.ly創始團隊的朱駿和陽陸育,以及圖吧創始人張楠,都是在公司被收購後加入位元組跳動,如今已在內部身居要職。

事實上,除了網際網路紅利已盡、企業增長放緩以及日益趨嚴的監管政策等因素外,投資專案並未能為其帶來豐厚的利潤,或是位元組跳動投資收縮的重要原因。

正如位元組跳動在裁撤戰投部門時公開表示,“公司決定加強業務聚焦,減小協同性低的投資,將戰略投資部員工分散到各個業務條線中,加強戰略研究職能與業務的配合。”

在反壟斷、防止資本無序擴張的大背景下,網際網路大公司在國內的投資佈局都在收縮。在看不到明朗的投資回報時,適當放棄和退出不失為一個正確的選擇。 畢竟,錢要花到“刀刃”上。

App工廠逐漸告別“無邊界”探索

2019年1月15日,看似平平常常,但卻是網際網路社交大戰極具紀念意義的一天。 這一天,位元組跳動“多閃”、雲歌人工智慧“馬桶MT”、快如科技“聊天寶”同時出現。

這距離微信事業群總裁張小龍在微信之夜正式宣佈微信成為國內歷史上第一款進入10億DAU數量級APP不到一週時間。

可最終,上述三個軟體殊途同歸,消失在社交賽道中。

事實上,那段時期是網際網路產品百花齊放的日子。阿里的“唱鴨”、百度的“聽筒”、騰訊的“迴音”、微博的“綠洲”……

也是在那時,隨著今日頭條、抖音的出現,位元組跳動“APP工廠”的名號,就此打響。

在位元組跳動跳動內部,有一套成熟的培養新產品的方式。具體而言,位元組跳動初期會對產品投入大量人力成本,然後在內部建立賽馬機制,以此在短時間內試錯,選出成功的產品。

今日頭條、抖音都是跑出來的“好馬”。 但如今,除了在擅長的資訊、短視訊領域跑出兩大爆款APP外,位元組跳動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爆款APP了。

近年來,西瓜視訊、悟空問答、大力教育等在初期寄予厚望的新產品,都沒有達到預想的高度,甚至一些產品遭遇直接關停的尷尬境地。比如在社交領域,位元組跳動曾推出飛聊、多閃等多款產品,但均在2021年宣告失敗,飛聊團隊解散,多閃被併入抖音。

到了去年下半年,位元組跳動上線新產品的頻率開始下降。據連線Insight不完全統計,過去一年,位元組跳動推出了8款新產品,包括直播APP“聆鏡”、閱讀APP“識區”、元宇宙社交APP“派對島”等。

一個共同點是,這些APP尚未激起水花,提到位元組跳動,想起的還是今日頭條和抖音兩個產品。

隨著網際網路線上流量見頂,App工廠的戰術並非一勞永逸。 今時不同往日,各個垂直領域都有使用者喜歡的產品,新玩家想要跑出來,並佔領使用者心智,需要的時間和成本會更大。

更重要的是,想要在如今的網際網路領域尋找新的流量,難上加難。

這時候,五花八門的產品四處碰壁後,圍繞核心APP開發新功能,成為位元組跳動升級產品的方法。

過去半年,核心APP抖音測試小說頻道、電商一級入口,推出快遞服務“音尊達”、音樂平臺“汽水音樂”。更早之前,抖音盒子的推出也透露出位元組跳動做興趣電商的野心。

遺憾的是,抖音盒子在市場上的聲量並不大,也沒有再現抖音往日的奇蹟。與同類產品小紅書、得物做對比,抖音盒子還處於起步階段。

現在的抖音已經不只是一款產品,而是位元組跳動跳動最大的一個事業部,它包括抖音、西瓜視訊、今日頭條、番茄小說等產品,還有多箇中臺業務。

隨著抖音成為超級APP,抖音承載的東西將會越來越多。而位元組跳動也逐漸告別了“無邊界”探索,打法顯然更為聚焦。

張一鳴擴張,樑汝波收縮

和張一鳴的不苟言笑不同,樑汝波的臉上似乎總掛著笑容。

在張一鳴宣佈卸任CEO後,位元組跳動官方公開了一段懷舊視訊:“位元組跳動7週年”,公司幾位創始元老要一起重回創業的起點——錦秋家園。

張一鳴和樑汝波,圖源位元組範兒微信公眾號

張一鳴先到,他對隨行人員說,樑汝波來了嗎?隨後的鏡頭給到樑汝波,他白白胖胖的圓臉掛著笑容,“我去過很多創業團隊,很多都有蟑螂,這裡沒有蟑螂,超出我預期了。”

在視訊中,張一鳴回憶了創業初期五平米的會議室,這是工科男張一鳴少有的溫情時刻。將公司CEO的職位交給樑汝波,足以見得他對這位“大學室友”的信任。

一個公司業務、結構的變化,與掌舵者是分不開的。

張一鳴時代的位元組跳動,身上的標籤是擴張。九年間,他通過賽馬機制高效率地推出一款又一款軟體,獲得各個領域的流量;另一方面,他通過投資,建立龐大的“位元組系”。

前幾年,位元組跳動更是迅速擴張。 2020年,人員規模直接從6萬人擴張到10萬人。相比於老牌網際網路公司幾十年才能達到的規模,位元組跳動只用了八年。

彼時的位元組跳動,也陷入了多方的競爭之中。

在位元組跳動九週年的演講上,張一鳴分享,總有同事和他抱怨,這種競爭怎麼沒完沒了,到底什麼時候才結束?張一鳴給出的回答是,把競爭當作常態,不要逃避競爭。

張一鳴,圖源今日頭條官方微博

但當位元組跳動來到樑汝波的時代,這家公司放緩了成立以來的高速增長態勢,聚焦成為核心。

樑汝波成為CEO後,首次公開演講的主題是《保持伸展,避免僵化》。

樑汝波表示,位元組跳動面臨的一個課題是,一方面組織規模很大,需要關注管理效率,確保管理可以規模化,不過度混亂;另一方面也要關注管理效果,保證組織不僵化,能保持彈性,總能探尋最優解。

緊接著,樑汝波將各種業務劃歸為六大板塊,並相繼關停業務,裁員。就此,位元組跳動告別了野蠻生長時期,更加註重效益增長。

事實上,內部抖音一枝獨秀,缺少新的爆款APP、外部網際網路反壟斷加劇,此時位元組跳動的擴張遊戲已經顯得不合時宜,也確實到了改變的時候。

如今的位元組跳動也走到歷史節點的十字路口,市場充滿不確定性,過去的增長模式遭遇挑戰,內部組織的隱患也開始顯露。放慢腳步、降本增效,樑汝波的變革,不無道理。

作為張一鳴最信任的人,樑汝波需要做的,就是讓位元組跳動更好地“跳動”。

(本文頭圖來源於位元組範兒微信公眾號。)

連線Insight旗下新號「連線出行」歡迎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