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兄弟倆在順德賣家電,即將收穫一個IPO

語言: CN / TW / HK

“家電之都”順德,落魄富二代強勢翻盤。

文 | 張俊雯

編輯 | 曹瑋鈺

來源 | 東四十條資本

又一順德家電企業要IPO了。

6月2日,創新家電企業廣東德爾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德爾瑪”)創業板IPO接受上市委審議,中金公司擔任保薦人。本次IPO擬募資14.64億元,是當週上會公司中募資金額最高的企業。募集資金將用於公司將用於智慧家電製造基地專案、研發品控中心建設專案、資訊化建設專案建設。

德爾瑪背靠“家電之都”順德強大的家電供應鏈,一舉拿下了飛利浦和華帝的品牌授權和小米代工業務,合計為德爾瑪貢獻了近六成營收,三年實現營收近70億。

輝煌戰績的背後,“掌舵人”則是一名年僅35歲的“落魄富二代”。年少時,家道中落,19歲蔡鐵強被迫外出打工,憑藉梅州人的經商智慧,他連續創業,先後成立飛魚電商和德爾瑪家電,年入數十億,實現了人生大逆轉。

資本聞訊而至,吸引了小米、京東、CPE源峰、凱輝、達晨等豪華機構助陣。公司上市前最後一輪融資,估值達到53億元。

35歲落魄富二代,賣家電三年進賬67.83億

德爾瑪成立於2011年,是一家集研發、設計、生產、銷售於一體的家電品牌企業,位於“中國家電之都”順德。

公司旗下擁有德爾瑪、飛利浦、薇新、華帝等品牌,覆蓋加溼器、吸塵器、創意生活小家電、水健康產品、個護健康產品等。

德爾瑪創始人兼董事長蔡鐵強,算是一名連續創業者。1987年出生在廣東梅州,蔡鐵強本是一名“富二代”。但由於父親生意失敗,家道中落。年紀輕輕的他,便離開家鄉外出打工,期間賣過手錶、文具,做過服務員、業務員。

20歲時蔡鐵強來到順德,趁著電商平臺崛起,他抓到網店裝飾和商品宣傳圖設計的機遇,創立飛魚電商和飛魚營銷,主營電商代運營業務。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飛魚為某掛燙機品牌做電商運營,通過重新包裝宣傳,創造了7000多萬元銷售額,成功將“飛魚”招牌打響。

鼎盛時期,蔡鐵強同華帝、百得、雷明登、東麗等20多個知名品牌達成合作,產品覆蓋汽配、寵物用品、數碼、家電、個人護理等,一躍成為代運營領域佼佼者,這也為之後德爾瑪的創立,積累了客戶資源。

由於電商代運營業務壁壘不高,增長空間有限,蔡鐵強果斷帶領團隊進行轉型小家電自主品牌“德爾瑪”。

地處順德,德爾瑪依靠當地完善的家電供應鏈,以及飛魚電商渠道,迅速發展壯大,推出了毛球修剪器、果汁搖搖杯、加溼器等“爆款”,並從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脫穎而出。

2018年,荷蘭百年電器品牌飛利浦開始剝離中國市場的“傳統業務”。德爾瑪順勢以近5億元的價格拿下水健康業務,並獲得飛利浦的商標使用許可。同年,德爾瑪還與華帝股份達成品牌授權合作,全面進軍水健康類、個護健康類小家電業務。2019年,德爾瑪與又小米達成戰略合作,為米家提供ODM代工。

至此,德爾瑪形成了ODM代工、授權品牌、自有品牌三大主要營收來源。

德爾瑪收入相對可觀,呈現逐年增長趨勢。2019年到2021年,德爾瑪營收分別為15.17億元、22.28億元和30.38億元,年複合增長率達41.52% 。淨利潤分別為1.11億元、1.73億元、1.7億元。

其中,授權品牌飛利浦和華帝的產品銷售收入相對穩定,合計佔總營收的四成;

米家ODM業務銷售收入佔比從2019年的4.74% 增至2021年的21.23%,使得小米一躍成為德爾瑪第一大客戶;

而自有品牌創收卻逐年下滑,佔比不足四成。2019至2021年“德爾瑪”營收佔比從55.05%下降至35.83%,另一自有品牌“薇新”收入佔比從5.19%下滑至2.46%。

毛利率方面,米家ODM業務毛利率低於德爾瑪自有品牌和授權品牌產品毛利率。2019至2021年,米家ODM業務毛利率分別為27.53%、19.18%及12.57%。對應同期,德爾瑪主營業務毛利率持續下滑,分別為36.37%、32.26%和29.21%。不可否認的是,小米給能夠給代工商“引流”的同時,也一定程度擠壓了代工商的利潤空間。

這在小米鏈企業身上也有所體現,因此不少“米鏈”都在發展自有品牌,並逐漸“去小米化”。比如石頭科技已經從最早100% 依賴小米,發展到2021年自有品牌營收佔比98.8%;華米科技的小米可穿戴產品收入佔比也從最早92.1% 降至60%左右,自有品牌出貨高速增長。而為小米代工生產銷售平衡車等運動智慧裝備生產商九號公司,甚至直接在招股書中澄清“公司並不屬於小米定義的典型生態鏈企業。”

上市前, 德爾瑪已獲得小米、CPE源峰、凱輝基金 金鎰資本、達晨財智、歐派等多家知名機構的投資。

股權架構顯示,IPO前,創始人兼董事長蔡鐵強,通過飛魚電器、佛山魚聚、珠海魚池間接持有公司44.61% 的股份,其兄弟蔡演強持股8.65%,兄弟二人為一致行動人,合計持股53.26%;

CPE源峰為德爾瑪最大機構投資方,持股23.70%,CPE源峰董事總經理毛衛擔任德爾瑪董事;金鎰資本持股2.84%,達晨創投持股0.57%;

謙尋文化傳媒的實控人董海鋒持股2.84%,小米集團持股2.37%,京東集團持股2.21%,歐派家居持股1.9%。值得注意的是,股東中小米、京東、歐派同時也是德爾瑪的客戶,謙尋文化傳媒也是德爾瑪的MCN運營服務提供商。

人口不足300萬,坐擁近40家上市公司,數位千億富豪的老家

德爾瑪所在的順德,雖然人口不足300萬,但可謂是“臥虎藏龍”。

這裡誕生了數位身價百億甚至千億富豪,包括美的老闆何享健、碧桂園老闆楊國強、順豐老闆王衛、香港的新世界老闆鄭家純、恆基兆業的老闆李兆基,海天味業的龐康、格蘭仕的梁慶德等。

這裡還聚集了2家世界五百強,近40家上市公司,其中不乏像美的、海信、格蘭仕、萬和、萬家樂等知名家電企業。

順德能有如此成績,最早要從一臺電風扇說起。毗鄰港澳,交流便利,順德人託海外鄉親帶回電風扇,對其拆解研究,通過模仿生產出了自己的風扇產品。

風扇技術門檻低且需求大,風扇生產廠很快在順德遍地開花。風扇上的成功經驗,被複制到其他家電產品上,逐漸形成全產品佈局。

就這樣,順德家電產業從模仿開始,實現華麗轉身,晉身成為全球知名的家電供應鏈源頭,生產的空調、微波爐、咖啡機等產品佔據全球份額第一。自2006年起,順德便包攬“中國家電之都”稱號。

總結來看,上下游供應鏈不斷擴充,順德家電產業叢集效應隨之加強。據央視網2022年最新報道,順德的家電供應鏈網路中,產業鏈中游由1.4萬家電企業結成,上游由3.6萬家企業提供生產裝置、生產原料等產品或服務。

大部分配件採購半徑在50公里內,為家電產業源源不斷地提供補給。從核心家電控制器、壓縮機、電機到簡單的五金配件,順德已形成了一整條全國乃至全球規模最大、品類最齊全的家電配件產業鏈。

例如,空調風機的扇葉生產商順威股份,是全球市場佔有率最高的塑料空調風扇葉廠家,下游客戶有松下、東芝、美的、格力、科龍等全球各大空調裝置廠商,是當之無愧的“隱形冠軍”。

另外,地理位置便利以及政策助力,也為順德家電的外貿出口提供了便利。順德貨物“走出去”必須通過駁船提前運至深圳西部港區進行轉關,而順德新港和深圳蛇口港的“組合港”模式,打通了灣區港口的互聯、互通、互認,實現“一次報關,一次查驗,一次放行”,通關時間縮短至兩天,極大方便了順德家電等外貿企業的出口。

目前,我國家電出口規模已破千億。據發改委資料,2021年我國家電產品出口規模首次突破千億大關。其中,冰箱出口已連續增長12年,我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冰箱出口國,而順德企業海信家電以15.3%的出口市場份額位居冰箱行業第一。

家電巨頭美的集團同樣是一家順德老牌企業。2021年,美的實現營收3412.33億元,遠超位列第二的海爾智家1000多億元,是第三名格力電器營收的近兩倍。雖然美的近期深陷“裁員風波”,但絲毫沒有動搖其家電行業老大的地位。

除了這些老牌家電巨頭,順德的新銳品牌同樣實力不俗。小熊電器憑藉小家電從擁擠的賽道中突圍,2019年成功登陸深交所上市。2010年至2020年十年間,營收翻了35倍,市值超90億。

新寶電器同樣踩準了小家電的風口,成為小家電“爆款締造者”。新寶旗下“摩飛鍋”、榨汁機等產品在社交平臺被瘋狂種草,系列爆款順勢成為家電生產商爭相模仿的物件。2020年摩飛國內銷售收入15億元,同比增長130%左右。

家居智慧化、數字化也成為大勢所趨。不少順德企業開始向產業上游發力,紛紛投身物聯網、晶片等領域。

靠微波爐起家的家電巨頭格蘭仕,2021年自主研發了第一款名為“BF-細滘”的開源晶片,已成功應用到格蘭仕的微波爐產品中,而另一款定位高階智慧的“獅山”晶片正同步在多個國家和地區測試,未來將應用於更廣泛的場景中。

美的也早已開展了晶片佈局。2018年,美的成立上海美仁半導體公司,這家公司自研的晶片已於2021年開始量產。根據美的官方資料,2021年該公司生產的MCU晶片已達1000萬顆,預計2022年量產8000萬顆。目前,該晶片已在美的產品中實現商用。未來,美的還將入局汽車晶片,預計2024年實現汽車晶片量產。

家電控制器研發商瑞德智慧同樣在推動家電從“芯”轉型。瑞德智慧擁有較強的議價能力,在晶片原材料成本上漲的情況下,公司毛利率並沒有受到擠壓,原因是下游家電企業替瑞德分攤了成本。其下游客戶包括蘇泊爾、美的、純米、新寶、小熊等知名家電品牌,其中,蘇泊爾是公司的第一大客戶。瑞德智慧已於2022年4月正式登陸創業板上市,成為今年順德首家上市企業。

合作諮詢

投中資訊小助理( 微訊號: ChinaVentureWeixin

掃碼下載CVS投中資料

全庫 免費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