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慘華人首富:沒了5000億,“流浪”到越南...

語言: CN / TW / HK

歡迎關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訂閱號:techsina 

文/王星星

來源/市界(ID:ishijie2018)

“一夜返貧了。”

上個月,憑藉加密貨幣成為“華人首富”的趙長鵬發了一條推文。指出曾經持倉市值高達13億美元的Luna幣暴雷,幾天之內只剩下0.2萬美元,幾乎歸零了。

沒想到,這只是個開始。

Luna幣暴雷後,加密貨幣持續大跌,使得這位幣安創始人身家大幅縮水。

2021年11月9日,比特幣創下歷史性的6.9萬美元高點,手持多種加密貨幣且掌握幣安的趙長鵬身家達到95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400億元),成為“華人首富”。當時,趙長鵬的財富,已經將李嘉誠、鍾睒睒等一眾大佬遠遠甩在身後。

僅僅半年,據中國基金報報道,截至2022年6月13日,趙長鵬的身家只剩102億美元,較巔峰時蒸發了85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5700億元),暴跌89.3%。而鍾睒睒重新登頂。

趙長鵬“華人首富”的椅子還沒坐熱乎,就要騰位置了。

泡沫破了

從名不見經傳到登頂“華人首富”,再到身家暴跌,趙長鵬魔幻故事背後是加密貨幣造富神話的破滅。

趙長鵬1977年出生於江蘇,並在十幾歲時和家人移民去了加拿大溫哥華。

2017年,趙長鵬在中國成立了幣安交易所,到 2021 年,幣安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平臺。該交易所有9000萬用戶,上線了600多種數字貨幣,並提供24小時不間斷的交易。

幣安每天的交易額能達到760億美元,通過收取手續費、上幣費、服務費等,幣安賺的盆滿缽滿,按照此規模,估值達3000億美元。

根據福布斯公司測算,持有幣安30%股份的趙長鵬身家達到958億美元,併成為“華人首富”。

(趙長鵬)

但加密貨幣市場讓這些財富表現出了極強的不確定性。

從近期暴雷的Luna幣中可以看到,趙長鵬的財富如何做到快速暴增和“一夜返貧”。

2018年,幣安花300萬美元,買了1500萬枚Luna幣。價格最高時,價值高達13億美元,幣安紙面獲利450倍。

但在2022年5月初,Luna幣崩盤,僅用了幾天時間,價格就從接近90美元一枚跌至不足0.00015美元一枚,數億財富眨眼灰飛煙滅。

從300萬美元到13億美元,再到0.2萬美元。Luna幣的起伏成為趙長鵬財富上竄下跳的一個縮影。

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曾表示,沒有資產支援的穩定幣是一個“金字塔騙局”,暗指近期Luna幣等崩盤給加密貨幣市場帶來衝擊。

沒想到,衝擊很快就應驗了。

2022年開始,美國開始收緊貨幣流動性,各國監管愈發嚴苛,以比特幣為首的加密貨幣市場遭受了一連串的重擊。比特幣也從2021年11月6.9萬美元的高點,滑落至2022年6月16日的2.2萬美元,跌幅近70%。

趙長鵬的身家也在這半年,大幅縮水近90%。

受傷的不止趙長鵬,特斯拉馬斯克也被“套牢”了。此前有媒體分析稱,特斯拉於2021年年初買入15億美元比特幣,價格約為3.5萬美元/枚。按照現在2.2萬美元/枚的價格,馬斯克持有的比特幣大概下跌了37%。

(馬斯克)

有分析人士指出,“加密貨幣本質只是一種風險資產,推動力主要是貨幣流動性,此時全球央行都在轉向緊縮,加密貨幣退潮已經是趨勢性的,也是必然。”

四處流浪

身家縮水只是趙長鵬的煩心事之一,幣安的歸宿也讓他焦頭爛額。

2017年,趙長鵬建立幣安後,正趕上當年9 月,中國七部委叫停了代幣發行融資,趙長鵬與剛剛成立三個月的幣安不得不一起遠赴海外。

一段“流浪地球”的故事開始了。

有評論稱,在趙長鵬眼中國家分兩種,歡迎幣安的和不歡迎的幣安的。趙長鵬出走海外時,本意是去到一個監管寬鬆的地方安定下來,但不成想,從一開始諸多國家就不歡迎這位“客人”。

趙長鵬的首站是日本。2018年,日本金融廳以幣安未在日本註冊,或給投資者帶來損失為由向其發出警告,幣安在沒有拿到正式牌照的情況下,不能向民眾提供交易服務。

(日本東京,趙長鵬接受某電視臺採訪)

在日本折戟,趙長鵬跑去英國。英國金融行為監管局明確表示,幣安“廣泛的地理分佈”使其無法進行監管。這種為了在監管寬鬆地區開展業務而不設立總部的行為是很多監管機構所不能容忍的。

此後兩年,趙長鵬又輾轉美國與新加坡,但均被下逐客令。

在這個過程中,不設立總部的做法被多國監管部門視為風險,但卻被幣安解釋為“去中心化辦公”。加密貨幣“去中心化”的核心特徵直接被幣安拿來,做成了被迫流離失所的擋箭牌。

近期,有訊息傳出,美國證監會正在調查幣安是否參與洗錢和逃稅或為之提供渠道,以及是否有“操縱市場和內幕交易”的可能。另據報告稱,幣安可能通過其平臺實現了高達23億美元的洗錢活動。

儘管幣安對這些指控進行了否認,但無論如何,被多國驅逐,幣安始終是無根之萍,趙長鵬急切的想給幣安找一個“家”。

現在,趙長鵬又將希望寄託在迪拜、越南等國。

首先是迪拜。此前,趙長鵬曾公開表示,自己的99%的財富均為加密數字貨幣,並認為房子的流動性太差以至於無房無車。但為了向迪拜展示自己的態度,趙長鵬在迪拜購置了一套公寓。

趙長鵬的努力有了些積極進展,根據此前報道,幣安已獲准在迪拜開展一些業務,並在迪拜的世貿中心建立了一個區塊鏈技術中心。

現在輪到了越南。

2022年6月3日,趙長鵬來到越南參加2022年越南NFT峰會。在這場活動上,他表示,我們每天都在努力與世界各地的監管機構合作,為數字資產製定法律和監管框架。如果該領域有明確的法律體系,越南可以成為獲取新技術的先驅之一。我很感激越南是最早擁有合法區塊鏈協會的國家之一。

當日,他還發了一條推文:“我愛河粉”,以表達自己到達越南的激動之情。

曾經,有很多人奔赴越南淘金,但後來這個國家成為了這些人心中“詐騙”和“割韭菜”的代名詞。不過,這也抵擋不住資本湧入的熱情。

2022年4月初,李嘉誠旗下地產旗艦長江實業集團進入越南,並承諾投資開發包括住宅、辦公室、商業中心等高階專案。

現在,趙長鵬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