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與當代明誠:體育版權,向左或向右

語言: CN / TW / HK

連續兩天,連續兩個有關體育版權的大訊息終於公佈了。

一個算好訊息,一個算壞訊息。

一則是抖音拿下了世界盃版權,官方說法是與央視達成“戰略合作伙伴”。「動次打次實驗室」得到的獨家訊息是,今年的這個“夥伴”跟上一屆不一樣,抖音轉播世界盃比賽時,訊號必須用央視的,而且要帶著logo和解說——原本這是個16億元人民幣左右的打包版權協議,除了世界盃還包括亞運會,只是亞運會延期了。其中世界盃版權的投入預計在10億元左右。

另外一則,是隔了一天後,上市公司當代明誠宣佈結束西甲版權合作。當代明誠選擇釋出公告的時間是晚上8點左右,因為疫情侵襲,擱在以往的重磅訊息,已經引不起人們的關注熱情。當代明誠放棄西甲版權就是如此。簡單來說就是,由於去年的4500萬歐元沒有支付,西甲聯盟終止了版權合作,並要求1.05億歐元的違約金。

這倆訊息,也可以說,一個向左,一個向右。

對於抖音來說,其母公司位元組跳動在2021年營收達到580億美元,換算人民幣約3900億元,每天進賬可達10.7億元——世界盃版權費用一天可以賺回來了。

他們旗下的今日頭條、抖音、TikTok等產品的月活使用者,加起來超過19億,這比中國和美國人口總和還多出1.57億。但是,位元組跳動跟中國其他網際網路公司一樣,都面臨著反壟斷與部分業務裁撤的麻煩,其39歲的創始人張一鳴早早退居“幕後”就是一個訊號。所以,在業績瘋狂發展的同時,怎麼生產好內容以及保持好的品牌形象,對位元組跳動來說也無比重要。給人帶來激情、能量、榮譽感的體育,則是他們的嘗試之一。

不過,類似抖音這樣的網際網路平臺,在體育版權的選擇上有一個邏輯需要注意。

他們更看重世界盃、奧運會這樣的大IP,因為這些賽事短週期、大流量、高關注度,更直白點說,廣告商更容易埋單——這種級別的大賽在他們看來與其說是體育版權,不如說是全民事件,是流量的保證,是短期與即時的。而那些年復一年的長期性的英超、西甲、德甲等賽事,不管是抖音、快手還是B站(B站拿下了物美價廉的英足總盃)等,下手都相對謹慎。

一個例子是,即使在騰訊最好的2015-2017年間,騰訊市值超過5萬億時,對體育版權也是超出想象的謹慎。除了2015年斥“巨資”5年5億美元拿下NBA,其他都屬於精打細算。

除了精打細算,還得及時止損並不斷嘗試新的方案,在這一點上它們也表現得相當的“網際網路”。以快手為例,2020年開始嘗試跟CBA合作,按道理快手上的籃球基因並不弱,但合作一年後也沒有繼續,轉而花費超過10億投向了冬奧會——快手的競品抖音則在冬奧會期間做了各種運動明星的連線直播,無論用哪種方式,顯然這樣的全民事件是他們都不願意錯過的,這樣的風頭是他們一定要爭奪的,事後的效果評估和考核也是嚴苛的。

網際網路公司無疑是近10年中國商業世界裡的大玩家,他們對體育版權的青睞對我們這個行業來說,當然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在經歷了這一輪週期之後,我們也能清楚地感知到,即使是擁有強大的營收和財力支援,巨頭在體育版權上依然是精打細算與無比謹慎。

這一點與從更傳統的行業走出來的公司在體育版權的玩法中,顯得更加明顯。

回到當代明誠被終止西甲版權這件事上,核心還是欠錢。當代明誠在今年5月26日被“ST”,原因是連續三年虧損。去年,當代明誠營收15.54億元,虧損9.78億元,2020年虧損19.26億元,這兩年加一起虧損29.13億元。雪球上一位使用者這樣評價:“虧了近30億,什麼不幹也不能虧損這麼多。”

“當代明誠會是體育產業最後一顆爆雷點。”幾年前,一位產業裡的資深投資人在上海曾這樣對「動次打次實驗室」說,從此體育產業所有的大型雷就都爆完了。

當代明誠曾經叫“道博股份”,它的體育產業故事開始於2015年。在那一年,他們從磷礦石貿易、房地產等業務轉型文體產業,後來改成了現在的名字,並收購了雙刃劍等公司——從版權到職業俱樂部、體育培訓、場館等業務均有涉及,步子之大,著實誇張。當然,當代明誠一度也是受益者,2018年營收就達到26.82億元,淨利潤1.78億元。但此後,戰線過大、戰略過於激進的問題開始凸顯出來。直到今年3月24日,當代創始人艾路明從董事變為董事長,法定代表人也由周漢生變更為艾路明,這標誌著過去一直在幕後的艾路明走到臺前,開始對公司進行“拯救”。

目前來看,當代明誠放棄西甲版權就跟不久之前了結了中超重慶足球俱樂部一樣,都是不得已而為之——更準確說是被放棄。

這又不得不提到,當代明誠被西甲放棄,跟蘇寧體育類似。2020年3月,蘇寧沒有支付英超的第二筆1.6億英鎊版權款,英超宣佈終止合作。後來,蘇寧被倫敦當地法院判罰要支付2.13億美元的賠償費。但是,故事到此並沒有結束。

「動次打次實驗室」得到獨家訊息,直到今天蘇寧也沒有給英超賠償金,因為其當時跟英超簽訂版權合同時是找了一家香港的殼公司,跟蘇寧本身並無法律上的直接關係,所以英超目前也束手無策。

但當代明誠就不同,從法律關係上當代明誠是直接參與方,4500萬歐元的欠款以及1.05億歐元的賠償金(金額目前只是西甲聯盟提出),當代明誠甩不掉,除非這家公司倒掉。

當然,儘管蘇寧體育玩了心眼,但在商業世界並不提倡這種“擦邊球”與無視商業規則的做法。

“一個個金主都被體育版權給嚯嚯了。”一位長期觀察體育版權人士對動次打次這樣感慨。

的確,體育版權是一個高門檻、對運營方來說是高要求的一個行業。從樂視體育、暴風體育、蘇寧體育、體奧動力、當代明誠,幾乎都曾或正在面臨無比艱難的境地。對體育版權,大家的態度不同,命運則不同。體奧動力的CEO李義東曾在接受懶熊體育採訪時稱要“一杆清檯”、新英體育喻凌霄稱自己是最懂版權的人、虎撲創始人程杭則一直保持敬而遠之、蘇寧與暴風曾經想彎道超車、咪咕現在則像迪卡儂一樣成為版權的貨架……

(相關閱讀:中國體育版權:激盪12年)

風風雨雨、起起伏伏,箇中滋味,酸甜苦辣,只有參與者更能體悟,旁觀者再多的情緒與情感也無法描述——現在仍然在上海看守所的暴風集團曾經的舵手馮鑫,怎麼也不會想到在鐵窗裡經歷三年新冠疫情後,仍然沒有獲得自由。

當代明誠的麻煩可能才剛開始,不斷惡化的業績、不斷爆出的不良資產以及無法解決的難題,後續洶湧而來。但對中國體育版權來說,故事並不會結束。這些都是“災難”,也是財富,更是經驗,當運營者再次面對體育版權時,以怎樣的姿態可能比本身的價格更重要。尤其是歐美的足球賽事版權,過於高企的價格如何消化,就連抖音、快手、B站都無法下手時,我們又哪裡來那麼大的勇氣呢?

還有不到兩個月,英超、西甲等新賽季又要重啟了,我們仍然可以看到這些最頂級的賽事,就是不知道是否還是正規渠道。而11月21日,卡達世界盃也將開幕,那些最精彩絕倫的進球仍然會令人怦然心動。生活依舊,關於中國體育版權的故事還將繼續——向左還是向右,取決於很多因素。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動次打次實驗室”(ID:LanX-business) ,作者:韓牧,36氪經授權釋出。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