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補稅潮”洶湧:17億不算多

語言: CN / TW / HK

記者 | 張旋

數位直播領域創業者向鉛筆道透露:電商人最近正忙著補稅。

此前早有跡象:自從雪梨、林珊珊、薇婭因偷逃稅款,被處天價罰款並遭封殺後,其他頭部主播的稅務情況也時刻被公眾緊盯著。

近日,因為補稅而宣佈破產的微商創業者龔文祥在抖音影片爆料稱:“辛巴補了14個億,還有李佳琦補了17個億!”激起輿論熱議。

關於“李佳琦補稅17個億”的傳言四起。雖然美one第一時間否認了傳言,但多位直播行業從業人員對這一傳言表示並不驚奇,“這個事我們這邊也有傳,不過具體金額多少我們不確定。就頭部網紅的收益而言,17億這個金額不算多。”另一位創業者也表示,“確實是存有這個可能。”

在直播帶貨興起與爆發的這6年裡,不斷重新整理的直播GMV資料記錄背後,也暗藏許多亂象。“接下來肯定還是會有頭部主播補稅的情況。”行業人士預測道。

稅收整頓所影響的不單單是某一個環節和某一個群體,它是綜合的。如今,直播帶貨正從野蠻生長進入強監管、嚴規範的新時代,主播、MCN機構、品牌商家,以及平臺之間的關係也將進行重塑。

補稅陰影下的直播電商行業

“辛巴補了14個億,還有李佳琦補了17個億!”

近日,因為補稅而宣佈破產的“微商教父”龔文祥,在抖音釋出了一條爆料影片,激起輿論熱議。

影片中,龔文祥“爆料”了辛巴、李佳琦等多位網紅、明星主播的“偷漏稅情況”,並稱,“頭部網紅主播100%都被查了,我是唯一敢站出來發聲的人。”

對於這個爆料,李佳琦所在公司美one迴應稱:不實訊息。隨後,#美ONE否認李佳琦補稅17億#衝上熱搜,至今累計閱讀量達4.3億。美one負責人表示,“對利用社交平臺、影片號惡意中傷、造謠傳謠者,保持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除此之外,美one方面再無更多針對稅務情況的說明。當天晚上,李佳琦照常準時出現在直播間,進行年貨節的“零食專場”直播帶貨。不過直播時的李佳琦狀態不算太佳,眼睛浮腫,對此他本人與小助理解釋稱因為跟小狗玩過敏所致。

△ 李佳琦直播截圖

目前,龔文祥最初關於稅務的爆料影片已消失不見,但他似乎並未就此息聲。今天(1月14日)早上八點十五分,龔文祥再次發影片喊話李佳琦稱其,“100%偷稅漏稅了,只是不敢說而已。”

自從雪梨、林珊珊、薇婭因偷逃稅款,被處天價罰款並遭封殺後,其他頭部主播的稅務情況也時刻被公眾緊盯著。根據此前稅務部門相關人士表示,除薇婭外,還有部分頭部主播沒有披露,各頭部主播一直在補稅且越查漏洞越大,具體資料無法透露,但已知“數額驚人,至少幾個億”。

於是,坊間關於“李佳琦補稅17個億”的傳言四起。有直播電商從業者對鉛筆道表示:“這個事我們這邊也有傳,不過具體金額多少我們不確定 。就頭部網紅的收益而言,17億這個金額不多的。”另外一位直播供應鏈負責人也對鉛筆道表示:“確實是有這個可能的。”

不過目前為止,暫時還沒有相關部門的實際訊息證實李佳琦有偷稅漏稅的嫌疑,部分網友也表示相信李佳琦。

自去年10月鄭州一網紅被追徵600多萬稅款開始,直播電商行業進入一輪“補稅潮”。目前,已有上千人主動自查補繳稅款。直播電商從業者劉洋(化名)對鉛筆道透露:“補稅這一塊大家都有的,只是有的多、有的少,我自己也補繳了一點。而且現在行業內很多傳統電商的從業者,也都在陸陸續續做一些相應的規避風險的行為。”

電商平臺方面,也有新動作。劉洋介紹,平臺規則最大的調整是,當相關部門需要的時候,平臺是可以不經過商家的同意,就把資料提供給相關部門。在過去,可能還要徵求商家同意才可以,現在就更透明瞭。

“這跟我們目前一個大環境有關係的,現在都提倡共同富裕,頭部主播的收益太強肯定不行的,接下來肯定還是會有頭部主播補稅的情況。不止帶貨主播,還包括很多娛樂主播,他們背後涉及的利益鏈也很多。”劉洋說道。

直播帶貨行業危機四伏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 。這就是這些年直播帶貨行業的真實寫照。

1天預售額破200億!2021年雙十一,薇婭、李佳琦兩位頭部主播合力創造了電商界新的造富神話。

在10月20日下午開始的12個半小時的直播裡,李佳琦直播間成交額達106.5億元。薇婭比李佳琦提前半小時開播,一天內的成交額也達82.5億元。而僅僅以20%的佣金抽成來算,兩人一晚就能賺至少40億。

帶貨主播成為公認的高收入行業,吸引眾多玩家進場“撈金”。根據艾瑞諮詢的資料,2020年,中國直播電商市場規模超1.2萬億元,年增長率為197.0%,三年後市場規模有望達到4.9萬億。截至2020年底,中國直播電商相關企業累計註冊有8862家, 行業內主播的從業人數已經達到123.4萬人。

火熱背後必有隱憂。在直播帶貨興起與爆發的6年裡,越來越多的消費者被主播的“超低價”吸引而激情下單,品牌商家的話語權式微。“頭部主播對大部分品牌在價格方面有著極大的掌控權力,定的價格要給到最低價,並且是獨家,對很多品牌商家是很不利的。”直播供應鏈從業者李瑞對鉛筆道說道。

更有從業者一針見血指出,他們(頭部主播)其實是把廠家、上下游、經銷商、品牌商所有的錢都掙了,他們是為自己壓價,而不是像他們說的,只是為了給消費者省錢。

“發展到最後,很多商家、工廠,甚至整個行業的上下游都在為頭部主播打工。長期下來,商家利潤太低,就沒錢下訂單做貨,傷害的還是整個行業的未來。”對行業的未來,劉洋感到擔憂。

在巨大的利益誘惑背後,也滋生了一系列灰產,讓眾多商家無辜“踩坑”。“中介機構、二道販子非常多。我們合作過一個已經知名的衛生巾品牌,他之前想跟其中一位頭部女主播合作,就通過中介機構在對接,大概交了80多萬的‘學費’,最後還是沒有對接上。”李瑞透露。

某調味品品牌創始人曾對鉛筆道表示:“很多頭部主播都是不直接通過自己公司籤合同的,想合作必須要跟第三方中介簽約,中間就會產生很多履約困難的情況。去年一年,僅僅各種直播合作的費用,沒收回的,我們就有200多萬。”

在直播帶貨發展繁榮景象之下,也暗藏著各種擾亂市場公平的亂象。比如主播刷單行為,為了拿到更高的坑位費和佣金比例,便會僱人刷單,營造直播間火熱的場景。2019年,雪梨就曾因直播時沒有關閉直播間話筒而被發現疑似刷單。

如今,稅收整頓之後,對電商刷單行為也能起到一定遏制作用。“因為查稅的話是按電商平臺統計的銷售收入來補足稅款,刷單刷的多,那他確實要交更多的稅。”李瑞說道。

2022年,直播行業會如何?

“行業本身不會產生太大的影響,還會繼續發展,因為直播帶貨是大勢所趨,屬於比較經濟的形式。”補稅潮之下,人心惶惶,但對於直播電商行業的未來,劉洋還是抱有信心。

劉洋透露,目前他們團隊對稅收方面也處理得非常謹慎保守。“坦白說,我相信任何一個專業的財務團隊都能把賬給做平,但問題在於稅收大資料會不會認可這個賬。 所以不要耍小聰明,一下操作不好,可能不光幾年都白乾,還要貼進去一些。”

“終歸還是要老老實實、本本分分遵守行業的規則,該怎麼交稅就怎麼交稅。”他表示,所以在前期商業談判的時候,他們也要把這方面的稅收成本算進去,那相應的商家也會算進去, 最終的結果就是以後直播間裡的商品售價還是會上去。

所以說,稅收整頓所影響的不單單是某一個環節和某一個群體,它對直播帶貨行業帶來的影響是綜合的、深遠的。

首先,對於主播群體來說,還會有更多的補稅情況發生。據悉,近期很多自稱是京東聯盟以及其他一些平臺的電商達人紛紛表示自己收到了補稅通知。對此,京東聯盟客服迴應稱,這是根據國家稅務政策及稅務機關通知,識別到其京東賬戶涉及到以網路方式取得的收入,需要按照勞務所得補稅。

其中一位電商達人所展示的補稅通知中還提到:京東聯盟要求其在規定期限內向京東聯盟為其打款的專用賬戶轉入相應稅款,但最終補稅金額以稅務機關核定為準,如京東聯盟核算的金額與稅務部門核算的不同,則以稅務機關的核定金額為準“多退少補”。

其次,未來主播與商家之間的權力關係或許也會有所轉變。劉洋預計:“很多主播可能會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缺貨。”

在頭部主播壟斷流量環境的時代,主播在選品方面苛刻至極,同類的產品只選擇佔據市場主導地位的,有的根本就看不上,同時還要求超低價和高佣金,導致商家利潤太低,沒錢把生意做下去。

“但是現在商家都是比較理性的,越來越穩了。原來他們可能不懂電商這一塊,吃了一些虧,現在如果還按照之前那種要求,商家肯定不幹了,不給供貨了。”劉洋解釋。

此外,即便行業整頓,直播依然是個暴利行業,所以在2022年肯定還會吸引很多明星、主持人、導演之類的進場“掘金”。 主播多了、流量多了之後,商家的選擇權、話語權也會有所提升,過去是“主播挑貨”,未來可能是“貨挑主播”。

“未來對於達人直播這個渠道我們會慎重選擇合適的主播,守住品牌的定位,不能為了曝光而冒太大風險。”某內衣品牌創始人對鉛筆道解釋,“我們過去也嘗試過一些主播帶貨,但大多數主播其實是產出不高的,最後算下來是虧的。除了和李佳琦的合作比較良性和健康,所以一直有保持合作。”

而對於接下來的規劃,這位創始人表示,2022年,他們會加大力度投入做直播,他認為 店播今後是一種常態的線上服務形式,是使用者的一種購物習慣,也是一種更輕鬆、更高效的溝通方式。商家需要像做好產品拍攝、店鋪裝修一樣,認真對待店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