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陸正耀盯上的預製菜,成了年輕人的年夜飯“新寵”

語言: CN / TW / HK

影片載入中,請稍候...

歡迎關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訂閱號:techsina 

文/韓瀅  編輯/李信

來源:連線Insight

“過了臘八就是年”。隨著除夕夜腳步的臨近,關於年夜飯的生意也提上了日程。

當你想要用更短的時間,更便宜的價錢做上一桌年夜飯,預製菜似乎是更好的選擇。更重要的是,疫情的不確定性帶來的“就地過年”政策,也催生了年輕人對於預製菜的需求。

“去年就地過年,我在外賣平臺下單了年夜飯預製菜套餐,只花一個小時,就搞定了一桌父母輩做的年夜飯”,在北京工作的楊朝陽告訴連線Insight。

同樣的,資本和企業的嗅覺也是敏銳的。先有“預製菜第一股”味知香登陸A股市場,後有尋味獅、三餐有料獲得千萬元級融資,還有傳統速凍品牌思念集團,餐飲品牌西貝的加入……

近期,陸正耀也想在預製菜市場搶蛋糕。據Tech星球報道,陸正耀創辦的舌尖科技集團正在孵化一個名為“舌尖工坊”的預製菜新專案。目前,舌尖工坊將以加盟商的模式拓寬市場。

越來越多的玩家湧入,撐起了預製菜這個餐飲行業的藍海市場。

多家研究機構表示,預製菜的市場規模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擴張。艾媒諮詢資料預測,2021年,中國預製菜市場規模為3459億元,之後將以20%左右的增長率逐年上升。

一場關於廚房的革命正在發生。

但需要明白的是,預製菜市場雖然規模龐大,目前其實仍處於初級階段。一方面是資本、企業對這個市場的看好;一方面是缺少巨頭,市場分散的現狀。同時,想要在解決做飯“最後5分鐘”的預製菜中突出重圍,還要面臨市場培養、產業上下游佈局、食品安全等諸多問題。

年關將近,預製菜又火了 

眼下,年夜飯的臨近讓預製菜的需求水漲船高。

預製菜上市公司國聯水產近期宣佈與盒馬鮮生合作,試圖趕在年關搶奪C端預製菜市場。河南商報也報道,在河南鄭州,為了減少疫情帶來的影響,鄭州餐飲業積極求變,有餐飲企業趕在春節前,推出了年夜飯送餐服務以及預製菜年貨大禮箱。

華創證券食品飲料首席分析師歐陽予向中國證券報表示,“預製菜可以當作新的禮盒產品,逐步向精細化落地。而倡導就地過年會加快預製菜的滲透。目前,企業基本上還處於佈局階段,2022年春節將是企業開啟市場的關鍵節點。”

其實2020年以前,預製菜更多的表現是“雷聲大,雨點小”,但到了2020年後,和預製菜有關的企業便如雨後春筍般爆發起來。

相關資料統計顯示,截止2020年,我國預製菜市場的主要品類仍以麵點、水餃、八寶粥等為主。速凍食品品牌三全、思念,粥品(罐頭)頭部銀鷺、哇哈哈等,以及主營火鍋類凍品等的安井食品、海霸王,仍佔據著預製菜主要市場份額。

但較以前不同的是,此次興起的預製菜更注重口味的多樣性與菜品的豐富性,即開袋即食,開袋即烹,同時覆蓋中式餐飲的八大菜系。

對預製菜嗅覺最靈敏的,還是海底撈、西貝這類頭部餐飲企業。海底撈推出了“開飯了”系列產品,西貝則推出預製菜品牌“賈國龍功夫菜”,眉州東坡旗下王家渡食品,主打川味預製菜。

賈國龍功夫菜,圖源賈國龍功夫菜官方微博

顯而易見,在疫情影響下,傳統餐飲企業為了彌補堂食的損失,紛紛入局預製菜風口。

中國連鎖經營協會2020年3月釋出的報告表明,當年疫情防控形勢最嚴峻的時候,有超過九成的連鎖餐飲企業開始出售半成品和預包裝食品。

事實上,疫情、懶人經濟、廚房小白等名詞彙聚在一起時,預製菜的火爆也是情理之中。

2021年的雙11,預製菜便通過資料證明了市場的火爆。天貓資料顯示,雙11期間,粵菜、川菜、湘菜、西北菜等經典菜系都推出了半成品菜。其中,包括半成品菜、速食菜在內的預製菜銷售火爆,成交額同比增長約兩倍。

更早之前的2021年4月,“預製菜第一股”味知香登陸資本市場。一上市,便漲停10個板,最高市值接近140億元。這樣好的表現無疑給資本市場和後來者打下一針強心劑。

市場的火爆也帶來了上市企業營收的增長。在味知香公佈的2021年第三季度財報中看到,味知香實現營業收入約2.05億元,同比增長12.06%。前不久,國內上市食品公司得利斯披露投資者關係活動記錄表公告稱,公司2021年營收增長較快,預計2022年預製菜營收規模約12億元。

風口已現,眾多資本聞聲而入。珍味小美園、尋味獅、鋼圈食匯等創業公司頻頻融資,融資金額達千萬元級。這背後,更是有IDG資本、原始碼資本、美團龍珠等知名投資機構的支援。

據連線Insight瞭解,不僅餐飲企業盯上了預製菜,當“賣菜”的生意不好做時,生鮮零售企業們也瞄上了預製菜這個故事。

來自叮咚買菜的資料顯示,今年年貨節,快手菜相關的食品同比去年增長超過400%。尤其是一些有好彩頭的菜餚。比如“花開富貴黃魚鯗蒸肉餅”銷量環比上週增長超過 980%。

叮咚買菜平臺上的預製菜

餓了麼生鮮負責人楊子江接受東方網採訪時表示,餓了麼平臺上的預製菜訂單同比去年增長了70%左右。同時,美團買菜也上線“春節不打烊”年貨節專區。據瞭解,此次年貨專區將持續至2月15日,“春節不打烊”商品將超過4000種。

艾瑞諮詢分析,未來3-5年我國預製菜行業有望成為下一個萬億餐飲市場。同時,國海證券的遠期預測更表示,我國預製菜市場規模有望超過3萬億元。

毫無疑問,頻頻融資的預製菜品牌與各個推出預製菜品類的餐企,共同將預製菜推向了餐飲行業的主角。無論是實打實的銷售戰績,還是市場的預測,都在表明預製菜是個亟待挖掘的“金礦”。

群雄逐鹿預製菜市場 

“好吃中最便捷,便捷中最好吃”。有一種說法是,預製菜又稱3R食品(Ready to cook, ready to heat, ready to eat),即烹飪後食用,加熱食用以及開袋即食。

儘管市場上還沒有統一對預製菜的定義,但入局者屬實不少。

一個明顯的特點是,國內預製菜市場集中度較低,缺乏巨頭企業,競爭格局分散。既有已經上市的企業,也有獲得融資的創業公司,同時還有傳統凍品企業的產品線延伸。

如果一定要在這個市場中選出具有代表性的企業,那一定是登陸資本市場的味知香和千味央廚兩家預製菜企業。

去年9月在深交所上市的思念旗下品牌千味央廚,專注速凍米麵快餐賽道。千味央廚招股書顯示,2020年其營收突破百億元,主要形式為向外賣商家和食品公司出售速凍料理包。

事實上,米麵製品這類輔料屬於餐飲的非核心環節,因此品牌方更願意和千味央廚這類供應商合作,這便給千味央廚帶來了機會。更重要的是,背靠思念集團,千味央廚做速凍料理包的經驗已經足夠豐富。

千味央廚食品,圖源千味央廚官方微博

同樣從小切口進入預製菜市場的,還有“預製冷盤第一股”蓋世食品。目前其客戶主要以喜家德、呷哺呷哺等中大型連鎖餐飲品牌為主,覆蓋300餘家企業的1萬餘家門店。

更早之前,同樣瞄準細分領域的公司國聯水產已經登陸資本市場。近期,國聯水產在投資者互動平臺上表示,公司2020年預製菜營業收入規模7.3億元。無獨有偶,去年11月份,同樣押注水產預製菜的鮮美來,也提交了招股書,擬衝刺滬市主機板。

與這些細分企業不同的是,去年4月份上市的味知香的切口則更大,其產品覆蓋了整個預製菜品類,其中包括肉禽、水產等上百種“半成品”。

味知香覆蓋的細分品類,圖源味知香官網

同時,在銷售模式上,味知香在C端和B端上都有佈局。服務C端方面,味知香2021年半年報顯示,截止2021年6月30日,公司經銷商(不含加盟店)數量為958家家、加盟店數量為1219家。另一方面,“饌玉”作為B端品牌獨立執行,在酒店和鄉廚兩大渠道優勢更為明顯。味知香招股書顯示,2020年饌玉批發客戶數量達到389家,總收入超過1.8億,佔總收入的30%。

一個個預製菜賽道公司的上市,給了資本市場信心,隨之而來的便是創業公司相繼獲得融資。王家渡食品、三餐有料、尋味獅等預製菜企業接連獲得融資,金額基本都在千萬元以上,多則在近億元;珍味小梅園更是在半年內獲得三次融資。這背後,IDG資本、原始碼資本、番茄資本、美團龍珠等資本紛紛押注。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預製菜市場又迎來了一名新玩家。在餐飲行業,陸正耀算是個連續創業者。在做趣小面的同時,如今又要入局預製菜市場。

據Tech星球報道,陸正耀旗下的舌尖科技正在籌備一個“舌尖工坊”的新專案。根據舌尖工坊官方的介紹顯示,其優勢之一是便宜——預製食材和從超市直接購買的原材料價格接近,速烹菜價格是餐廳的50%-60%。目前,舌尖工坊打算以加盟的方式迅速拓展市場,投資金額3萬起步,門店8平方米,簽約需繳納1萬元意向金。

這是陸正耀離開瑞幸咖啡後的第二個餐飲行業的創業專案,其能否在風口之下佔領一席之地,還需要時間來驗證。

眼下,這個處在風口上的市場,既有上市公司跑馬圈地,還有創業企業群雄逐鹿,同時也成為大廠押注本地生活的新棋子。但最終誰會在這場角逐賽中突出重圍,成為最終的贏家?

風口之下,如何搶到更多蛋糕? 

和很多餐飲行業一樣,預製菜也涉及上下游多個環節。

就預製菜產業鏈而言,上游是米麵、畜禽、水產、豆製品、根果蔬菜等產品,下游則是餐企、商超、個人消費者。從這點上看,預製菜企業更像是一個連線上下游的橋樑。

對於上游環節而言,預製菜企業採購時可能會遇到供應商抬價、品控難以保證的風險;而在下游,餐企、商超、消費者都會選擇價效比最高的預製菜。因此,從這個角度看,預製菜企業缺乏價格談判優勢。而這一說法在預製菜企業的毛利率下降中可以得到驗證。

以提交招股書的鮮美來為例,其2021年上半年其主營業務毛利率為20.07%,同比下降3.44%。對此,鮮美來表示,公司產品主要面向B端的餐飲企業,而下游餐飲行業受新冠疫情影響較大。與此同時,疫情影響之下,政府加強對進口水產品監管和檢測,這一情況對於經營造成了一定影響。

這也意味著,預製菜企業的生存空間很容易受產業鏈上下游雙向影響,想要發展壯大並不容易。 

事實上,不僅是受制於上下游產業鏈,銷售渠道的建設也是重要成本支出之一。而作為代表企業味知香,同樣遇到了毛利率下降的情況。味知香2021年半年報顯示,其毛利率為25.9%,同比下降2.5%。味知香表示,毛利率下滑主要受到營業成本增加影響。2021年上半年,味知香稱是因為電商業務剛開展,履約成本高,以及將物流費用劃分為今年的營業成本所致。

好訊息是,預製菜企業的營收在逐步上升。味知香2021年三季報顯示,具體來看,2021年第三季度,味知香實現營業收入約2.05億元,同比增長12.06%。另一家千味央廚的同期營業收入為3.21億元,同比增長32.43%。

更重要的是,預製菜講求的是新鮮,類比生鮮,對於冷鏈運輸的要求會更高。中泰證券研究表示,從日本的預製菜經驗看C端預製菜的推動因素,供給端冷鏈倉儲和物流的突破是核心。味知香2021年半年報顯示,公司採用自建冷鏈物流配送體系的方式,在倉儲配送端,自行運輸配送量在80%以上。除此之外,公司還與第三方物流公司進行合作。

對預製菜企業而言,物流運輸做到成本最低,且渠道網路充分覆蓋,才能在競爭中佔據主動。

值得一提的是,在需求日益龐大的外賣市場一直流傳著一種說法。“外賣裡面大概有70%的餐品都是用料理包做的”。雖然這個資料有待考證,但預製菜的料理包滿足外賣快捷、方便的需求是不爭的事實。

行業的說法是,預製菜有“三高一低”的優勢:出餐速度更快,為餐廳節約人工、租金成本;相比自制,預製菜品標準化程度高,出品更穩定;食品安全程度更高;規模化採購使食材成本更低。

事實上,劃分在餐飲行業下的細分品類,預製菜同樣面臨餐飲行業的問題。

從餐飲行業的特點來看,寡頭不明顯,入局者眾多。據中國飯店協會資料,我國餐飲店的平均壽命只有約500天。即便是行業引領者海底撈,也面臨了大規模關店的困境。

更關鍵的是,預製菜的工業屬性帶來方便快捷的同時,同質化的問題卻在所難免。菜品的品質便是預製菜企業的護城河。但現階段來看,預製菜企業在研發上的投入並不高。味知香2021年三季報披露,其當期研發費用僅為148萬元,遠低於其銷售費用和管理費用。

味知香2021年前三季度研發費用, 圖源味知香2021年三季報

此外,口味的差異化也是一大難題。味知香的招股書中便透露了對這一問題的擔憂。味知香表示,短時間內很難針對特定區域迅速做出調整和改變。至今,華東地區仍佔味知香營收的97%。

需要注意的是,預製菜市場仍處於初級階段。公開資料顯示,其在日本的滲透率高達60%,而在中國的滲透率只有10%左右。最直接的感受在於,對於普通消費者而言,談起預製菜,最先想起來的還是思念水餃、安井貢丸這些傳統速凍食品品牌。

品牌都叫不出來,更不要談消費者對預製菜的認可度了。更何況,到了烹飪的最後一公里,個人的烹飪技術依然對菜品口味有影響。如何讓菜品口味更好,是預製菜品牌們需要最終解決的問題。

同時,關於料理包是否健康的討論也存在已久。保質期長達一年的料理包,想讓消費者像接受“現炒現做”的菜餚一樣接受預製菜,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畢竟,作為消費者,吃飯的第一要義是健康。

擺在眾多玩家面前的問題依然很多,想要在預製菜市場上佔領一席之地,要打一場持久戰。風口已至,誰最快製造出爆款產品,誰就能吃到市場紅利。

(宣告: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