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最後這個字型檔沒有任何前途,我也是擁有了一套字型檔的男人|葉天宇 一席第875位講者

語言: CN / TW / HK

葉天宇,字型設計師,喜鵲造字創始人。

當我看到這個街邊的小排骨飯店用了我們的招牌體,內心被一種溫柔擊中了。這一下就讓我想到做招牌體的初衷——希望我的字型能夠給街上的小店鋪多一種選擇,讓街面更好看一些

喜鵲造字

2021.12.18 北京

                            

大家好,我叫葉天宇,是一名字型設計師。我成立了一個字型公司,叫作喜鵲造字。

很多朋友可能還不太瞭解字型設計師是做什麼工作的。大家平時在 Word、Excel 這些辦公軟體,或者是 PS、Illustrator 這樣的繪圖軟體裡面,經常會面臨字型選擇的 問題。 我們經常選的那些宋體、黑體,它們隨著電腦來,但不是電腦生成的; 它們是我們這樣的字型設計師,一個字一個字,甚至一個筆畫一個筆畫地來設計、繪製的。 我們就每個字不停地畫、不停地畫,直到最後把一套7000多字的字型檔完成,才能夠滿足大眾的日常需要。

我就是做這種工作的一個字型創業者。

:bulb:   為什麼做字型

先跟大家講講我為什麼做字型。其實很簡單,就是幾個字:工作沒意思。

我2013年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動畫與數字藝術學院,是新媒體設計專業方向的,一個專業對口網際網路產品經理和UI設計師這樣的……人才。

2013年、2014年是網際網路熱潮,我就跟著各種人參與創業專案,做了非常多 快餐 型別的設計,比如上線一些頁面,做一些宣傳,很缺乏作品感。 日子久了,我就覺得沒有熱情去全力以赴地做那樣的工作。 我自己內心向往的是做一些雋永的作品,我希望設計一些生命力更久,能夠活得更長的東西。

那時候我每天渾渾噩噩地上班摸魚, 每逢週六日都會去逛北京潘家園的書攤,收集很多老的美術字書籍,以及一些老的課本、古籍之類的資料。 在歷史程序中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字型,我希望能夠把它們做出來。所以我每天下了班就不停地畫這種字型,覺得很有意思。

▲ 葉天宇的收藏

因為展現了非常多的天賦,我的老師就推薦我參加中國最厲害的字型比賽 方正獎 。於是我做了這麼一個作品,叫作「 天宇體 」,以我自己的名字命名。我當時不敢起別的名,因為知識比較匱乏,我怕起別的名給起偏了,讓人覺得我不專業。

當時我得了那次比賽的三等獎,接著這個作品還在中央美院展出,我就覺得自己非常 gifted,真是太天才了,隨便一做就得獎了。我覺得我一定在這方面有積累就能輸出。

▲ 天宇體在中央美院展出

後來的日子,我就 一直 不停地想做這件事

到了某一個時間點,這個時間點非常重要,可能是每個人心裡都會過的一個坎——我突然就覺得真的不想再去上班了,只想做我的字。 我想給自己一年的時間,不上班,就做字型。如果能設計出一整套字型檔來給所有人用,大家可以在各種場合用我的字型,我會覺得特別有成就感。

就算最後這個字型檔沒有任何前途,那我也是擁有了一套字型檔的男人,同時又是一個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快樂地生活過一年的男人。 於是我就開始做了。

我父母都是老師,我家是很傳統的教師家庭,所以我不敢告訴父母我在創業做字型。每天假裝去上班,其實是偷偷地去找一個大學的自習室,做自己的字型。

到了2016年,我又得了一個獎項。我當時就覺得,啥也別說了是吧,又得獎。 那次得獎是在國家大劇院展出獲獎作品。我當時覺得這個展覽的地方挺體面的,就向我父母坦白說,我帶你們去看看有我獲獎作品的那個展。那個時候我才告訴父母我在做什麼。

父母說既然你這麼想了,你就去試試吧。孩子,你放心去飛吧。

▲ 穿著媽媽織的毛衣來演講

後來我就不用偷偷地出去做字了,每天在家做。但是在家 每天特晚睡,特晚起,吃飯也不規律 。你真的自由的時候其實是有很多代價的。

我母親看我每天面對著電腦上這種白底黑字做字型設計,覺得孩子是不是精神不太好, 怕我出現心理問題 。要是老不出家門,以後怎麼跟社會、跟人打交道?就算點外賣,她都不點到家裡,而是點到小區門口讓我出去拿,為了讓我見見世面。

後來我決定,我要是想做好自己的字型,必須得把它當成一個工作來做,得有一個規律的生活。後來呢,我就和網際網路分手,正式開始追求字型。我租了眾創空間的工位,也招聘了夥伴來幫我一塊兒做字型的開發和設計。

▲ 和網際網路分手,開始追求字型

✍️   字是怎麼做的

我們的字型是產品,它不是藝術的表達,不是純感情的抒發,而是為了給大家使用的。如果這東西不好用,或者沒有場景去使用,那我其實就根本沒有解決任何問題。如果想做第一款字,我要以什麼樣的創作動機去做呢?我能夠解決什麼問題呢?

我發現街邊很多小店的招牌不甚美觀,同質化非常嚴重,我不太好 diss 人家,但是我覺得它能更好看。我希望大街小巷的招牌能夠多一種選擇,哪怕變好一點點,也許能為街面的形象增加一分。 我當時就覺得我如果要做字型,首先就做一套招牌體。

咱們少囉嗦,先看東西。這就是招牌體:

我為什麼要做這麼一個像粗粗的楷體似的字型?在尋找方向的初期,我會不停地找很多以前的書法和古籍,因為我一直很信奉 創意非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所有好的創作都有跡可循,我不相信憑空的創新。

當時我翻了得有2000本電子版的古籍資料,找到這麼一個嘉靖年間的《五經》善本,它就是一個粗粗的楷體:

▲ 明嘉靖年間魁字五經古籍

我當時看到它就覺得,每一個字給人的感覺像很有力量的一拳,但是又比較溫吞,很有親和力。我想這個方向也許會適合招牌體,於是我以這個字為基礎,通過雙鉤法去改刻古籍。

具體怎麼做呢?我拿到這麼多古籍的文字,先臨摹,學一遍古籍上面的字。這個就是我在畫草稿:

▲ 用雙鉤法畫草稿

就是這樣一筆一筆地把每一個筆畫勾勒出來,完成一整個字形,就繪製了一個字。

我並不是完全按照輪廓把古籍上面的字給拓下來,那沒有什麼意義,而是要拆分每一個筆畫,學到這個筆畫具體的用力方式,以及它的結構和裝飾特徵。通過這幾百個字的學習過程,就可以把字融會貫通在我的心裡。

我畫了三四百個字的草稿,然後把草稿全都掃描到電腦上:

你能明顯感覺到,上面三排字畫得比較草,結構還都不太穩,越往下就越來越規整了。我在學的過程中,就已經把它自洽成了一種我想要的風格和狀態。

下一步是從草稿變為向量稿,因為字型這個東西本質上就是向量字形的打包集合。我在電腦上用 Illustrator 這樣的向量繪圖軟體一筆一畫地來設定錨點,把草稿勾勒成向量的字形。

我這樣畫好一個字之後,再不停地畫,不停地畫。畫了300個字之後,就可以從已經畫過的字裡面汲取出來橫、豎、撇、捺、點這些最基礎的元素。

這些元素就是我最開始的藍本,也是以後複用的出發點。有了它們,就能做出很多偏旁和部首,在做幾千上萬個字的時候,就能用到各種各樣的偏旁部首去適應不同的字形。 制定好了最基礎的元素和規範後,後面再繪製的時候風格會更穩定、更統一。

做了幾百個字後,再怎麼做呢?那就再做幾百個,再做幾千個,然後再做更多。

這個地方其實可以有掌聲,因為這就是一整套字型檔。

:clap:

招牌體是我們喜鵲造字目前賣得最好的一套字,我很感謝它。這套字差不多把我們公司都養活了。

 招牌 體在各種店鋪門頭上

接下來就稍微有一些嚴肅了,因為我要給大家分享一個我們賣得最不好的字型,叫樂敦體。這是我自己很喜歡的一個字型,但是它比較個性,所以能應用的場景就會相對少一些。

這個字實際上是一種復古型別的美術字,我收集了很多老報刊雜誌上面的資料,找到了一種老廣告上面的字。

我覺得這個很有意思,因為那時候我在學著寫這種平頭筆的字,尤其是這種橫細豎粗,再加上圓角拐彎的處理,我覺得很肉頭,很喜歡。

這個字的表情不是那麼嚴肅和死板。比如它每個口的方向都不太一樣,就像一個可愛的小胖孩,他的精神不太集中,指不定想著去哪兒吃飯,去哪兒跳繩,就很開心的樣子。這個字型是一個快樂的小胖墩,所以叫作樂敦體。

它可以應用在很多場合,比如各種復古標誌:

▲ 樂敦體應用在設計中

聚珍體對我來說很有意義。它是中國最早的金屬活字族,是由丁輔之、丁善之兩個兄弟最早做出來的,在中國印刷史上的意義非常重要,在學美術史或者設計史的過程當中也是繞不開的。1920年左右,中華書局的這種刻本用的就是聚珍仿宋體:

我看到它的時候,覺得它真的太美了。如果能用我的方式把這個字再復刻表達出來,變成一個讓大家在電腦上可以使用的字型,那該多好。於是我用同樣的方式勾勒古籍,總結筆畫。然後再做更多的字,變成字型檔。

這就是我們的聚珍體。 它在2016年得了方正獎的排版優秀獎。

它比較古典,經常被用在書籍上。在逛書店的時候,我常常能看到用我們字型的書籍封面,因為自己也是一個讀書人,就很感動。

:moneybag:  字造出來怎麼賣

剛才講的那些都是不掙錢的時候乾的事兒。我從 2016 年就開始自己做字了,一直到 2018 年才開始思考應該怎麼賣字。那時候 我把字做完了,錢也花光了。 兜兒都比臉乾淨,出去跟人吃飯,我都得把共享單車的押金取出來。接下來怎麼辦呢?只有把字型賣給大家用,我才能回點血,才能再做更多。

但我發現,關於字型付費有兩個門檻。

第一個門檻就是很多人 不瞭解什麼叫正版字型 ,不知道字型需要付費,普遍還不太有這個意識。大家平時在電腦上正常辦公使用字型不需要付任何費用,但是一旦你把字用在廣告、包裝、影視劇的字幕,或者各種新媒體商業場景中,就得去向相應的廠商付字型的使用費。

過了第一個門檻之後,第二個門檻就是價格。如果大家被高昂的價格嚇跑了,也無濟於事。

在思考字型付費的過程當中,我看了這麼一本書,叫作《世界現代設計史》,這裡講到現代主義設計的宗旨是四個字,「設計為民」。這四個字給我的感觸特別深,擊中了我。 設計不是為權貴服務的,而是做出好的產品,讓大眾都能用得起,用得上。

我當時覺得我們的字型是可以做到 「設計為民」 的,因為我做好了字型檔案,設定一個合理的價格,大家就都可以使用。我就給自己定了一個基調,希望我能做所有人都用得起的正版字型。我左思考、右思考,決定我們的字型要賣得特別便宜, 就賣99塊錢,永久使用

我希望我們的字型能夠讓大家像買到一款正版軟體、正版遊戲一樣,裝到自己的電腦裡後,無論是自己用還是在商業創作中使用都是可以的,因為它就是你的工具。

有了這麼一個定位之後, 那我這個字型要叫什麼名字?有一天我走出家門,看見一隻喜鵲從我頭頂飛過,我覺得喜鵲好漂亮,展翅的樣子非常美。第二天我又發現喜鵲從我頭頂飛過,第三天又看見了它。這次我仔細看,發現喜鵲叼著一根樹杈,在我家門口築巢。

當天晚上我就做了一個夢,夢見有一隻五彩斑斕的喜鵲,叼著一個宋體的橫畫在我頭頂飛過。我當時就問喜鵲,你怎麼不去築巢了,你去做字了嗎?喜鵲也不理我,我就不停地喊夢裡的喜鵲,喜鵲你去造字了嗎?

等我醒來的時候就不停地念叨「喜鵲造字」。 不就是老天送我的一個名字嗎?用喜鵲字有喜事, 喜上眉梢, 多好,所以我的字型和公司就叫 「喜鵲造字」

▲ 夢裡的花喜鵲

2018年,在我的母校中國傳媒大學,老師給了我一個報告廳,做了一場我們 喜鵲字型 的釋出會。當時那真的是有點轟動,我給字型做的廣告片在自來水的情況下微博轉發有2萬多次,要知道我可完全不是V啊。當時我們喜鵲造字的公眾號文章,也直接就是10萬+的狀態。

▲ 天宇給喜鵲字型做的 MV(節選)

大家開始真金白銀地買我們的字型,我的手機訊息不停地蹦。 當時我都嚇傻了, 這就是活了你知道嗎?這感覺都不是 「火了」 ,首先是 「活了」

那一瞬間,我心裡全是那種正能量的詞,什麼 「天道酬勤」「 蒼天不負有心人老天愛笨小孩 之類的。

:fire:  字賣出去以後

大家買我們的字型以後,我實實在在地感覺到我跟這個世界發生了些許的關聯,不經意地會在不同地方看到大家使用我們的字型。

比如,《唐人街探案》在他們的電影宣傳片裡用到了我們的招牌體:

平時我很喜歡逛書店,也看到一些書籍上面有我們的字型。這個是我們的在山林體:

這個是產品包裝上的古字典體:

還有各種各樣的場景能看到喜鵲的字型:

▲ 左右滑動找找生活中的喜鵲字型

今天大家進場的時候,在海報和入口導視上看到的字型,就是我們的直率體。感謝一席的哥哥姐姐們用我們這個字型,非常開心。

▲ 感謝喜鵲直率體和趙延斌《大合影》。 設計:四九

前面這些讓我很自豪,但還有一種情況讓我非常感動。當我看到這個街邊的小排骨飯店用了我們的招牌體,內心被一種溫柔擊中了。

這一下就讓我想到做招牌體的初衷——希望我的字型能夠給街上的小店鋪多一種選擇,讓街面更好看一些。看到這個照片的時候,就覺得我做的這件事真的如我所想,讓大家多了一種選擇。

我還認識一個列印店的朋友,他也買了兩款我們的字型,我當時以為列印店不會購買正版字型,但是他告訴我,當他在做門頭的時候,他的客戶——比如大槐樹烤肉,沙灘賓館,看到我們的字型時都會說 就這個,這就挺 好」 。他第一次感覺到他買了正版字型,別人真的會更認可他做的東西。

這都讓我覺得,我們做這件事是很值得的。不管是品牌,還是真正的街邊小店,都能從好用的字型中得到一些幫助,這在某種程度上很契合我心裡想的「設計為民」這四個字。

我們還做了一個 「萬人造字」 活動,就在西湖邊佈置了這麼一個展位,讓每個人盲抽一張字卡,你抽到什麼字就寫什麼字。然後由我們來彙總整理,開發成一個真正的字型檔包,就是由萬人共創的一套字型檔。

當時人頭攢動,有小孩,有老人,也有老外,各種各樣的人都來寫。

大家寫得可能有些奇怪,但都是那一時刻的抒發留下來的墨寶,對我來說是很寶貴的。 有的字還用塗鴉的方式把字義直接畫出來了,我們把它們都保留下來了。

▲ 左右滑動看更多可愛的字

我用這個字型寫了一句做傻事也要有始有終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 每一個字其實寫得都非常好,但是它們明顯就不是一個字型檔。 我就開始犯難了——這個字型要怎麼推出?

我們的字型都是賣99塊錢永久使用,那這個字我也能這麼賣嗎?顯然不行,因為我不能集大家的力量幫我賺錢,貪天之功不可為。而 如果免費了, 它或許就只能淪為漂浮在網際網路世界中的一個檔案包,因為 免費的東西大家普遍不珍惜, 那也沒什麼意義。

我思前想後,決定就把它設定成公益字型,大家9塊9就可以買這麼一套字型。它的所有收入也不會進到我們的口袋,而是直接全部捐給公益。 現在萬人造字型已經銷售了1000多份,也已經捐贈了1萬多塊錢人民幣到公益基金。 雖然這個錢不多,但是它肯定能實實在在地幫到一些人。

我覺得這件事非常完滿,因為當時寫字的人,我們做字的人,和後來買字的人,所有人都參與在這件快樂做字的事情中。

:telescope:  願景

我們目前已經做了17款字型,還有幾套字型正在釋出,接下來還會做更多。非常期待能不停地做字型給大家用,看到大家用了字型之後給我們反饋,我非常開心。

▲ 喜鵲造字部分已釋出字型

從另外一個角度說,中國和日本同樣是漢字源的國家,他們字型設計的數量要比我們多得多,客觀地講,很大程度上質量也比我們的很多都要好。其實我對這點一直挺不忿兒的,我不希望我們比別人差,希望我能為這件事情做點什麼。

我最終的願景就是,希望中國的字型設計越來越好。

謝謝大家。

:love_letter:

葉天宇演講後半個多月,2022年1月6日,喜鵲造字 釋出滿四週年了。

下面是天宇寫給大家的信。

剪輯 土圡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