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2沒救了?新的連線方式正重新編織這張網

語言: CN / TW / HK

提及過去的 2021,比爾蓋茨把它稱作一次奇怪而迷失的經歷。

「我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任何面對面的社互動動……我的世界從未像過去 12 個月那麼小。」

一眨眼,我們跟疫情已經共存 2 年了。

世界仍然被切割成一座座孤島。「請佩戴口罩」「出示健康碼」「進出持 48 小時核心酸陰性證明」帶來疏離,但始終無法阻隔我們對親密關係的需求。

過去這一年,我們積極擁抱每一次虛擬狂歡,在賽博空間的每一個角落尋找歸屬感。從聲音、影片,到 VR / AR、元宇宙,邊界不斷被打破。

我們在混沌中保持樂觀,也見證著新的連線誕生。

音訊、影片、VR / AR、元宇宙……誰會成為社交工具的下一個可能性?

2021 年,人類的現實生活繼續向虛擬世界遷移。我們跳出「圖文為主」的社交媒體框架,探索新的連線形態,希望更豐富立體的感官刺激,能補足現實失控帶來的內心黑洞。

一碼難求的 Clubhouse,見證了我們對音訊社交的「集體上頭」。誰都沒想到,這款多少有點像電臺熱線的「復古」產品,會憑藉聲音的現場感成為攪局者。

大熱時 Clubhouse 的估值達到 40 億美元,周活躍使用者數超過 1000 萬。後來 Twitter、Facebook、Spotify 都紛紛加入戰場,希望從中分一杯羹。

我們被電波中彼此的聲音暖了一下,但音訊平臺的光環沒能一路延續到下半年。因為,短影片搶走了更多的注意力。

2021 是抖音海外版 TikTok 征服世界的一年。

全球月活使用者過 10 億和下載量登頂的資料聽起來空蕩蕩,但有些細節是每個人都能感知到的——在演算法的寵溺和刷刷刷的快樂中,我們瞭解世界、連線彼此和自我表達的方式,都在迅速向影片化轉變。

心理學教授 Albert Mehrabian 曾經提出過一個溝通法則:當一個人談論情感和表達態度的時候,接收者的感知 7% 來自語義本身,38% 來自語音語調,55% 來自面部表情。

短影片爆笑搞怪,直播間專注此時此刻。它們的魅力恰恰在於能帶來更多的資訊,以及更接近「在現場」的真實感。

跟影片融入社交娛樂的絲滑愉悅相比,遠端協作的人們進入了「影片疲勞」階段。在家辦公仍然是 2021 的全球大勢,但每天穿著褲衩對攝像頭假笑,花光了職場人的力氣。

像 Zoom 那種傳統的影片會議產品,已經無法滿足需求了。

現在,開啟想象力,你可以在《動物森友會》一邊釣魚一邊談生意;可以在 Gather 的虛擬辦公室裡擁有工位,將上班變成有趣的畫素風遊戲;甚至戴上笨重的 VR 裝置,在元宇宙團建腦暴開會做 PPT。

微軟 Mesh for Teams

事實證明,「在 一起 」永遠不止一種方式,高效也不一定意味著必須正襟危坐和枯燥乏味。

這一年,「虛擬遊樂場」的邊界不斷拓寬,人們的社交注意力也發生改變。

我們跟親密好友保持聯絡,同時,也變得比以往都更依賴線上社群。在精緻濾鏡下表演假面生活真的沒什麼意思,現在,我們更享受跟志趣相投的陌生人玩在一起。

兼具文字訊息、音訊和影片通話功能的 Discord,成為年輕人社交派對的熱門場所。大型演唱會尚未迴歸,而你越來越習慣隔著螢幕揮舞虛擬熒光棒,看著陳奕迅、五月天、西城男孩純熟地喊出「這就是老子的青春!」

Discord:建立讓每個人都能獲得歸屬感的空間

約上三五好友,開啟 Among Us! 來一場臥底遊戲,將《堡壘之夜》變成約會浪漫之夜,在 Roblox 舉行生日聚會。你還可以 Horizon Worlds 裡創造新世界,跟陌生人一起冥想、乘船、大逃殺。

Horizon Worlds

元宇宙的你甚至沒有腿,但這聽起來真的一點都不重要。人與人之間的連線,群居動物尋找歸屬感的本能,在網際網路的各個角落得到滿足。

疫情帶來的疏離,不只為人與人的連線製造難題,也讓品牌瘋狂撓頭。失去部分觸及消費者的線下場景,意味著他們需要在線上更加耗費心思。

這一年,直播電商和元宇宙,成了人與品牌之間新的連線點。

直播電商正式從「中國模式」變成全球趨勢。不管是亞馬遜、Shopee 等電商平臺,還是 YouTube、Twitter、TikTok、Pinterest 等社交媒體,都紛紛擼起袖子下場加註,希望能成為年輕人喜歡的「購物頻道」。

Pinterest TV

這屆年輕人更喜歡看影片,做消費決策前會先上社交平臺檢視評價。圖文為主的電商產品顯然跟不上節奏了,而直播可以提供更鮮活立體的視聽體驗——聽主播吼上幾句「買它」,搞不好還可以刺激購買慾。

跟國內的紅紅火火相比,直播帶貨在海外還處在起步試水階段。

目前直播帶貨的主播一般是名人網紅,平臺也會主動發起直播購物節。有時直播間會變成「小型新品釋出會」,像卡戴珊的小妹 Kylie Jenner 就曾在 TikTok 推出自己美妝品牌的新系列。而沃爾瑪可能是最熱衷「吃螃蟹」的品牌之一,已經跟多個社交媒體合作過,到處直播試了個遍。

平臺、品牌跟觀眾都抱著積極嚐鮮的心態進入。這只是一個起點,但「帶貨也得有人味兒」的種子已經在大洋彼岸紮根埋下了。

如果說直播電商是剛開始熬的砂鍋粥,那麼元宇宙已經是滾燙的紅油火鍋了。

《堡壘之夜》、Roblox、ZEPETO 等年輕人的「第三空間」早早遭到入侵。Balenciaga 成了 8 美元就能買到的遊戲面板,Vans 有了自己的滑板樂園,Gucci 將義大利莊園和 100 週年展覽搬到虛擬空間。

「元宇宙的盡頭是廣告」從一句玩笑話,變成了準得驚人的預言。

在 Gucci 的虛擬空間擺拍合影

在 2021 掀起潮流的還有虛擬偶像代言。誰能想到,由一串 0 和 1 組成的數字人,竟然有朝一日會代言口紅、降噪耳機,甚至抗衰老護膚品?

品牌沒有放過 NFT,它成了跟年輕人溝通的標配。從可口可樂、麥當勞到《蜘蛛俠:英雄無歸》,耐克收購虛擬運動鞋品牌 RTFKT Studio,阿迪達斯推出 NFT 賣出超過 2200 萬美元……每天總會砸到幾條相關新聞。

阿迪達斯跟 BAYC 等合作推出 NFT

網際網路大廠們也坐不住了。Facebook 改名 Meta,要 all in 元宇宙。騰訊早早參投了 Roblox 和 Epic Games,還推出了數字藏品平臺「幻核」。網易雲音樂上市跑到元宇宙敲鑼,而百度也在最近釋出了元宇宙 app「希壤」。

努力擠進元宇宙的品牌們,像極了拼命想跟年輕人找共同話題的爸媽。

真不真實、可不可行、有沒有用、賺不賺錢都不是優先考慮的因素。當全世界都在談論元宇宙,品牌們的 FOMO 蹭熱度更像是一種表態,希望告訴年輕人:「快看,我很潮也很酷,我在探索未來產品和新技術!」

Z 世代一定會買帳嗎?最近 Forever 21 和 Roblox 的合作,就遭到了部分玩家吐槽「無趣」「更像做家務而不是玩遊戲」,甚至認為這類營銷行為只為了圈錢。

如何在元宇宙打廣告,已經成了一門新的學問

品牌是不是在進行真誠溝通,孩子們一眼就能辨別出來。

說到底,年輕人對元宇宙有嚮往,是因為聽起來好玩有趣前沿新銳。它是我們連線彼此、線上線下交織的一種新形式,商業的加入也是必然的。但搞清楚——沒人想要一個生硬植入、貼滿蒼蠅廣告的新世界。

疫情帶來疏離,我們不斷拓寬邊界,想盡辦法在一起。Z 世代擁有新的喜好,品牌也作出改變,到年輕人喜歡的地方去。

有人提出新需求,就有人探索新的解決方案。但這一年,新的連線形態不僅來自新需求,也來自對舊有機制的反思。

反思演算法,逃離大平臺,成了 2021 逃不掉的關鍵詞。

「吹哨人」事件給 Facebook 來了一記迎頭痛擊。前員工 Frances Haugen 曝光了多份內部檔案,痛斥 Facebook 以演算法助長憤怒煽動仇恨、明知 Instagram 危害青少年心理健康卻不作為等問題。

Facebook 內部檔案承認:「我們讓 1/3 的少女身體焦慮問題變得更糟糕。」

總在猜你喜歡的 TikTok 演算法,也一直在漩渦中心。除了以多巴胺內容致使使用者上癮沉迷、製造資訊繭房,最近也被指出會引起青少年突然抽搐、焦慮抑鬱、飲食失調等。

演算法曾經是一種高效的連線方式。輸入行為資料,輸出運算結果,它幫我們簡化了背後各種複雜的流程。

但隨著科技巨頭的盈利模式集體轉向廣告,使用者的注意力和資料隱私成為被瞄準的目標,今天的演算法越來越像是明目張膽的「幫凶」——它簡化的不僅是流程,還將我們榨乾玩弄變成了一堆沒有感情的 0 和 1。

演算法操縱、演算法歧視、資訊繭房、大資料殺熟、誘導沉迷、「騎手困在系統裡」……生活在演算法無處不在的時代,我們一邊享受著它帶來的便利,一邊對這個「黑匣子」製造的傷害提心吊膽。

迫於輿論壓力,Instagram 表示會為青少年推出「休息一下」和新的家長控制功能。TikTok 迴應稱將調整推薦演算法,避免向用戶展示過多相同主題的內容。

目前,美國正在推動一項《過濾氣泡透明度法案》(Filter Bubble Transparency Act),希望對演算法推薦設定限制。而國內最近也公佈了《網際網路資訊服務演算法推薦管理規定》,2022 年被認為將是演算法監管元年。

我們理應對監管的力量抱有信心,但每次花費漫長的時間和爭辯等這些大平臺「知錯能改」,磨光了彼此的耐心。

我們究竟需要怎樣的工具,怎樣的網際網路產品?現在所擁有的,是我們想要的嗎?除了等大平臺緩緩改錯慢慢抄襲遲遲不創新,還有別的解決方案嗎?

《新共和》週刊將扎克伯格評為 2021 年度惡人,稱「Facebook 的白痴創始人建立了世界上最糟糕、最具破壞性的網站」

一些新生產品,正在思考社交平臺的理想形態。

Poparazzi 不能自拍也沒有濾鏡,希望你能專心做朋友的「狗仔隊」,捕捉生活真實的不完美時刻。Dispo 模仿膠片相機的復古感,但不打算讓你即時看片,前一夜的派對,第二天早上 9 點照片才能解鎖。

Dispo:鼓勵你活在當下

而 Minus 才不搞演算法推薦那套,它的資訊流只有時間線排序,沒有點贊不能轉發,希望帶你迴歸社交的純粹——想想,如果一輩子只能發 100 條推文,你會發些什麼?

Minus:每人僅限 100 條推文,沒有點贊,不能轉發

一些創作者,不再迷信大平臺的光環。

與其在 YouTube、Instagram 擂臺跟頭部網紅廝殺至死,勉強嚥下不公平的變現「剝削」,倒不如轉戰 Patreon、Substack、Cameo 等「小而美」平臺,在那收穫你的第一桶金和 1000 名鐵桿粉絲。

一些年輕人,選擇用價值觀相符的社群來定義自己。

超過 900 萬人使用時尚品牌環保評級平臺 Good On You,只為做出對地球負責任的購物決策。當同齡人沉迷於 SHEIN 帶來的爽感,一些 Z 世代轉向 Depop、多抓魚等二手交易平臺,讓可持續成為一種真正的生活方式。

一些顛覆者,甚至向前一步,開啟了 web3 和去中心化的探索。

一種叫 DAO(去中心化自治組織)的形態變得流行起來。DAO 覆蓋社交、投資、收藏等多種領域,為成員所擁有,被視作未來的網際網路社群,它的規則和交易都記錄在區塊鏈的智慧合同上。

這裡美好得像個烏托邦:沒有巨頭,沒有壟斷,組織的所有決策,都由成員投票表決。「離經叛道」又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希望能回到網際網路「This is for everyone」的初心。

PleasrDAO 花 400 萬美元買下嘻哈團體 Wu-Tang Clan 未發行的音樂專輯,專輯所有權由 DAO 的成員共享

是的,網際網路並不完美。但總有人在用行動來投票,創造新的連線,走向自己相信的世界。

1989 年全球資訊網(World Wide Web)誕生時,沒多少人能料到,它會成為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發明之一。

它重塑了整個網際網路的形態,改變了全人類創造、組織和傳遞資訊的方式,寫下了資訊全球化的開放願景,也將「連線」刻進了網際網路的 DNA 之中。

連線是網際網路的基本功能,也是其存在本質。

今天,我們通過 www 接觸到世界的廣闊,又在移動網際網路時期進一步感受如何高效連線人、連線內容、連線服務,甚至連線一切。資訊時代社會的每一次鉅變,都跟連線方式深度繫結。

網際網路沒有最終形態,技術不斷進化,連線方式也將繼續迭代。從媒介的升級、社交媒體的反思、去中心化的探索,到元宇宙的構想……一次又一次重塑我們與世界的連線。

正如凱文凱利在《必然》一書中預測,科技處於永無止境的變化狀態,它們將不斷升級,我們永遠都是新手。

至於新的連線方式是好是壞?是噱頭、割韭菜還是革命性里程碑?不妨帶著信念,讓子彈先飛一會兒。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愛範兒”(ID:ifanr) ,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