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社交·越社恐,網聊怎樣拉低人們的社交能力?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為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原創激勵計劃》出品。

在現實生活中,你是“社牛”還是“社恐”?網路社交的便利讓人們無需面對面,即可順利暢聊;但與此同時,人們的現實社交能力也在網路社交的日趨發達中退化,不少年輕人甚至成為“社恐”,沉溺於網聊中,逃避現實生活。

農曆新年越來越近,或許,這將是一年間,社交軟體使用最頻繁的一段時間。

身處各方的親朋好友,紛紛發來賀電,我們也各自回覆,送上祝福。

網路的便捷,持續改變著人們的社交方式。

最初的喜相逢,變成了打電話,再演化到發信息拜年。

線上社交,是面對面社交的一個極佳補充,能在很多時候,有效解決時間、空間、形式上的不便。

然而,網路越俎代庖地包辦了過多社交場景,讓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逃避面對面的社交場景。

看看近10年來,社交恐懼症的搜尋指數,基本處在均勻上升狀態。在19、20、21年,還分別有幾波持續較長的搜尋高峰。

在光明日報一項社恐相關統計中,有明顯社恐傾向的人,已經超過了62%。

這項調查中,完全不存在社恐問題的人,僅僅3%。

再看看身邊真實的社交場景:

  • 人們遇見熟人不敢打招呼,悄悄躲開;
  • 人們不敢在公眾面前講話,逃避發言;
  • 朋友聚會吃飯,所有人卻低頭玩手機;
  • 進商店買東西,連售貨員都不想詢問;
  • 微信能說清,絕不打電話;
  • 電話能說清,絕不面對面。

電話和見面,已經成為了線上溝通的備選方案。

許多社恐問題,都在隨著網路的發展、發達而越發凸顯。

網路與線上社交,究竟是如何不斷引發、放大社恐問題的?

我們要從 社交意願減弱社交能力倒退 這兩個方面說起。

一、降低社交意願

1. 網路,提供了更好的自我展示

現在的你,還會把沒有P過的自拍,發在朋友圈裡嗎?

即使會,手機相機的AI功能,也已經提前幫你做好了照片修飾的工作。

過去,人們想要提高魅力、改善形象,需要通過辛苦的健身、美容、化妝、整形。

而現在,社交輔助軟體,可以輕鬆解決一切問題。

美圖軟體,可以讓你面板潔白無暇、身材凹凸有致。

變聲軟體,可以讓你嗓音富含魅力、甚至完全改變。

能夠讓自己看起來更好的機會,真的很難拒絕。幾乎所有人的手機裡,都少不了一兩款修圖軟體。

即使在熟識已久的朋友面前, 人們也願意以更好的形象示人

而利用軟體拔高的外在形象,又會在現實中產生嚴重落差,導致人們害怕在現實社交中,展示真實的自我。

昨天剛發了靚麗的朋友圈,一想到今天臉色暗沉、眼睛浮腫、痘痘爆出、肚子圓潤,又怎好輕輕鬆鬆地去與舊友相見?

2. 網路,提供了更多的社交形式

隨著網路以及各種產品的出現,線上的社交形式,變得越來越豐富。

1)更豐富的互動形式

網路遊戲,讓人們可以共同徜徉一段異界之旅;網路購物,讓人們可以一起拼出佔便宜的機會。

更多新穎的社互動動模式,被各個產品逐步開發出來,不斷給人們創造新鮮感。

反觀線下,很多人的真實社交卻相對乏味。

吃飯、逛街、看電影,似乎就是 大部分人,千篇一律的線下社交模式

自然,也 難免讓人們覺得無聊 。尤其在一些商業並不發達的城鄉中。

2)更豐富的展示形式

  • 朋友圈上,人們炫耀著自己取得的新成績;
  • 抖音影片,人們展示著自己學會的新技能;
  • 飯小圈裡,人們感嘆著自己所吃的新美味。

藉助網路社交產品,以分享為名進行展示,不針對固定目標,顯得沒有那麼刻意。

可以用更委婉的方式,讓別人瞭解到自己的優點,從而 樹立自己的形象。

如果這些優點, 直接用口述的方式,當面說給某人聽,則難免會有刻意炫耀的感覺。

朋友圈裡,晒自己出入高檔場所,沒什麼不妥。

而當面跟朋友說“我昨天又去哪哪哪了”,對方心理默默泛起一句:“裝什麼裝”。

習慣了網路社交豐富的形式,人們也自然會對現實社交中的一些侷限,感到不滿和排斥。

3. 網路,提供了更強的溝通賦能

1)網路社交存在“非同步性”,人們不必立即做出回答

因此,在網路上,我們有更多時間,包裝自己的行為:

  • 我們有充足的時間,去思考對方講述的內容,引發更有趣的話題;
  • 我們有充足的時間,去搜索對方提到的新詞,避免雙方話不投機;
  • 我們有充足的時間,去整理自己迴應的話語,說出更搞笑的段子;
  • 我們有充足的時間,去改善自己準備的措辭,避免話中存在歧義。

調動大腦、尋找回憶、網上搜索、組織話語,每個人,都試圖呈現更好的自己。也正因如此,現如今的網路聊天,才能更加精彩紛呈,令人愉悅。

但前提是,有充足的時間。

網路上,幾分鐘一句回覆,司空見慣。

現實中,幾分鐘默默無言,讓人想死。

2)網路社交,還提供了諸多手段,大幅度提升一個人的溝通能力

  • 搜尋引擎,可以讓你輕鬆瞭解對方說的梗;
  • 訊息記錄,可以讓你翻閱找到忘記的承諾;
  • 表情鬥圖,可以在你無話可說時防止尷尬;
  • 求助朋友,可以使你勾搭異性時手段頻出。

而這些手段,在現實社交的場景中,是無法使用的。

這也使得 “網路上談笑風生,面對面相顧無言” 成為了困擾很多人的社交問題。

人們因此而逃避現實社交,也是有跡可循的。

3)網路社交產品,具有更高的容錯性

很多社交產品,為了照顧人們的聊天體驗,提供了 便捷的容錯功能

比如:微信訊息撤回。

而線上下,我們沒有這樣的機會。

一旦話說出口,往往覆水難收。

在一個社交產品的背後,有不知道多少產品、運營、研發,在夜以繼日的奮鬥,就為了提升你社交中的舒適感。

而現實社交中,沒人為你的社交體驗負責,除了你自己。

社交產品,在時間和空間上,還 具備先天的容錯優勢。

你跟一個人話不投機,可以隨時中斷。事後只要說,自己當時突然有事,就可以輕鬆化解尷尬。

在現實中 ,你礙於面子, 很難擁有這樣的機會

碰到不投機的人,或恰好聊天出現分歧時。說什麼都尷尬,卻還得硬著頭皮尬聊,強撐到午飯結束,實在讓很多人感到難受。

千般優點,讓人們愛上網路社交,也讓人們逃避現實社交。

這不僅是因為對比的存在,讓人們在現實社交中加倍感受到焦慮。

更是因為,在享受網路社交的過程中,現實社交的能力,也在不斷退化。

二、剝奪社交能力

1. 網路,無法鍛鍊所有社交能力

線上社交,自然也是一種社交。

但可惜的是, 面對面社交中,所需的一些技能,無法在線上得到鍛鍊。

它們之間有相通之處,但所調動的能力,調動的大腦區域、神經,並不完全相同。

微信聊天,文字+表情,是最常見的資訊載體。

但此表情非彼表情。 即使發再多的微信表情,我們本身使用面部表情、辨別面部表情的能力,也並未有所進步。

我們都知道, 人與人的交流中,話語內容僅僅是一小部分。

肢體語言(表情、動作)、聲音特質(音調、音量、語速、音色),都佔據了極為重要的比重。

但線上社交,最依賴的溝通方式,仍是文字交流。

無論是對自身肢體語言、聲音的控制力,還是辨別他人“暗語言”的能力,甚至只是面對面時的自在感,在使用社交產品時,都很難得到鍛鍊。

2. 網路,減少了社交的鍛鍊機會

從教育心理學的角度講,重複,能夠讓行為形成自動化。

但相反的,長期不使用的能力,也會逐漸開始退化。這是 人體為了減少生存耗能,將一些不常使用的神經擱置、封存、退化。

一個肌肉壯漢,如果很長時間不進行鍛鍊,肌肉會逐漸開始消退。

社交能力也是如此,如果長時間得不到使用,“社交肌肉”也是會退化的。

就像冬天的樹木,暫時不需要光合作用,就把樹葉都枯萎掉落,以節約能源,保證根系生存。

而網路社交,正在逐步減少我們的社交鍛鍊機會。

1)網路減少重社交

現如今,人們可以在微信上談戀愛。從認識到確定戀愛關係的過程中,很可能只面對面接觸短短几次。

也可以在釘釘上彙報工作、打卡、開會、請假。

甚至還可以沉迷於遊戲、追劇,徹底避開與人的交集。

據eMarket 2021年統計,中國成年人平均每天看手機的時間,達3小時16分。

而對於很多生活在城市中的人,這個平均數,遠遠不及他們每日真正的手機使用時長。

在網路大量分走真實社交時間的同時,人們在社交中得到鍛鍊的機會,自然逐日遞減。

2)網路減少輕社交

更可怕的是,我們很多輕度社交的機會,也在被網路產品所剝奪。

我們使用網銀管理賬戶,無需與銀行櫃員接觸;人們可以不用親身前往支部,就能在線上完成學習與組織生活;在淘寶上,從選購商品、下單,到快遞櫃取件,全程可以一句話不說、一個人不見,就完成整個購物流程;在美團上,只需要動動手指,熱騰騰的飯菜就直接送到了門前。

這些行為,原本都需要與人接觸,都會產生輕度的社交行為。

無論是點菜,諮詢,還是討價還價,退貨,都必須通過面對面的表述去完成。

而現在,這些鍛鍊社交能力的小機會,已經被網路所大量奪走。

3. 網路,形成了逃避的惡性迴圈

過去,社恐的人,為了生活、工作,多數時候也需要親身投入社交中。

其中一部分人,經過社交的鍛鍊、收穫社交的反饋, 社恐問題得到改善 。在心理學上,這也被稱為暴露治療。

但現如今, 便捷的網路環境,給本就社恐的人,提供了偷懶的機會

他們可以藉助外賣、快遞、微信、遊戲,逃避對社交的焦慮和恐懼,無須暴露在陽光下。

疫情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客觀制約了人們的社交行為。但對於存在社交恐懼心理的人來說,卻也成為了他們更加封閉自己的合理藉口之一。

他們在網路上,圍觀著個別人的社交牛逼症,自己卻只是躲在手機前刷影片。

這已經形成了 社交恐懼的惡性迴圈。

即使是原本並不社恐的人,也在網路的庇佑下,開啟惡性迴圈,走上社交能力退化的道路。

對於40、50歲的人來說,或許還好。因為他們在成長過程中,社交能力已經得到過鍛鍊。只要維持一定頻率的面對面社交,還不至於嚴重退化。

但對於少年、青年,甚至是20、30歲的人, 社交能力也仍在成長階段大量真實社交場景被網路代替,將會給他們的社交能力、社交意願,帶來難以估量的影響。

據中國青年報2022年統計,有超過80%的大學生,自認為存在社恐問題。其中,有53.66%的人害怕在公共場合發言,有43.17%的人在尋求幫助時會羞怯,41.15%的人在陌生環境會感到不適,52.11%的人不喜歡身處社交場合,33.29%的人在路上碰到熟人會假裝沒看到,45.94%的人害怕與陌生人溝通。

在惡性迴圈的作用下,他們的社交能力、社交意願,還可能受到進一步侵蝕。

三、別讓工具,困住你原本強大的靈魂

各種便捷的網路工具,終究只是工具。

我們可以利用他們,讓工作生活更加便捷。

但不能困於他們,從而失去了我們原本應該具備的能力。

科幻故事裡,人們過度依賴機械,導致手腳退化的橋段,未來會出現嗎?

我不知道。

但現在,部分人過度依賴網路,致使社恐成為常態,已成事實。

今年過年,你與朋友們,還會繼續在網路上,用一句話來問候彼此嗎?

#專欄作家#

墨饕,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網路營銷人,心理諮詢師。擅長消費者行為學、文字傳播學、市場營銷學等領域。

本文為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原創激勵計劃》出品,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於 CC0 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