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軍獨臂幹部違反“285團”規定,私自結婚,殺還是不殺?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東旭

“槍斃,一定要槍斃他!”

“對於這種害群之馬,一定要嚴懲!”

1940年初夏的一天上午,新四軍幹部在江南指揮部開會。

會議的一個議題,是討論如何處理一個“耍流氓”的士兵,強佔民女的事。

會議上,很多幹部義憤填膺。

不久,新四軍江南指揮部總指揮陳毅、副總指揮粟裕,再次聚在一起,商量如何處置這名違紀人員。

陳粟首長雕像

陳毅神情凝重,對粟裕說:“我們可是遇到了一個大難題啊。”

那麼,陳毅、粟裕他們到底遇到了什麼難題,要處置的這名士兵是誰,他到底犯了什麼錯?

要處理的這名士兵,名叫王永安,老家是廣西的。

十幾歲時,他和母親上街趕集,突然遇到一隊蔣軍士兵在大街上抓人。

“不好,抓丁的來了!”母親急忙把王永安往賣布的攤下按,用布匹擋住了兒子,但還是被一個班長看見了。

“小子,人長得挺壯實,跟我們去當兵吧,有女人睡、有袁大頭花。”班長說著一把將他拉了出來。

“老總,我兒子才十五歲,拿不動槍的”,王永安的母親跪在地上哀求說。

班長一拉槍栓說:“滾開,不然我斃了你!”

蔣軍抓壯丁

這時候,又過來兩名士兵,不由分說把王永安抓走。

這幫軍人走了,百姓四散奔逃,只有母親那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在空中迴盪。

就這樣,王永安被抓了壯丁,成為蔣軍一個士兵。

那麼,王永安是如何到新四軍的?

原來,在1929年,王永安隨蔣軍進攻井岡山。

進攻之前,上司反覆對士兵進行宣傳,說紅軍都是“青面獠牙”等。

王永安對紅軍誤解很深,打仗時非常狠,奮不顧身衝在前面,有幾個紅軍戰士被他打傷。

“幹掉他!”紅軍排長大吼道。

隨即,密集的子彈射向王永安。

王永安臥倒在巨石後面,躲過了子彈。

他倒吸一口冷氣,暗自慶幸。

就在這時,一顆手榴彈在身邊爆炸,只聽“轟”的一聲響,王永安只覺得天旋地轉,倒在地上,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睜開了眼睛,發現身邊都是陌生面孔,他們都穿著軍裝,軍帽上都有五角星。

“自己被俘虜了”王永安這樣想著,馬上坐起來想逃出去。

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的右手沒了,坐不起來。

不僅如此,他的腿似乎也負傷了,鑽心地疼,根本邁不動腳步。

“醒了,你終於醒了。”一個紅軍女護士驚喜地說,來到床前給他餵飯。

“我不吃你們的飯。”王永安說著把她手中的飯碗打在地上。

女護士氣得直哆嗦,眼淚唰地一下流下來了。

這時候,一個幹部模樣的人走了過來,和藹地說:“小兄弟,你打傷了我們的戰士,我們都沒有怪罪;為了搶救你,我們的醫生一夜都沒有休息,你反過來還有怨氣了?”

王永安怔住了,他滿臉疑惑:眼前的紅軍那麼平易近人,和藹可親,就像兄長一樣,怎麼跟長官宣傳的一點都不一樣?

紅軍幹部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接著對他說:“小兄弟,你家裡肯定有父母,一定很想家,別想那麼多,在這裡好好養傷,傷好了才能回家。”

一番話說得王永安心裡暖暖的,他拿定主意,好好養傷,康復了就回家。

幾個月後,王永安康復了,被叫到連部。

連長對他說:“小兄弟,你可以回家了,按照規定,俘虜回家都是要發放路費的,你也不例外。”說著他把幾塊大洋塞到了王永安手中。

王永安卻說出了一句出人意料的話:“連長,我不回去,我要留在這裡當兵!”

原來,王永安在紅軍的這些日子,親眼看到紅軍官兵平等,戰士們之間相互關心,像親兄弟一樣,他決定留在這個隊伍中。

連長請示上級之後,決定讓他留下。

就這樣,紅軍中多了一位獨臂戰士。

得知連長的決定,有的戰士想不通,在背後有所議論。

“王永安沒有右手,生活都難以自理,讓他在隊伍裡簡直就是累贅。”

“是啊,部隊整天打仗,居無定所,帶著他肯定會拖後腿。”

可是事實證明,他們的擔心是多餘的。

王永安雖然沒有了右手,但是經過苦練,他左手活動自如。

雖然不能拿槍打仗,但是在炊事班幹活,他一個頂倆,燒火、做飯、掃地、洗碗,幹個不停。

行軍的時候,他挑起擔子快步如飛,不落別人後面。

打仗的時候,他毫不畏懼,冒著槍林彈雨給前線士兵送飯、送水,每次都能順利完成任務。

有一次,他到前線送飯,還抓了兩名蔣軍士兵。

王永安的表現,讓當初對他持懷疑態度的戰士刮目相看。

在紅軍這所大學校裡,王永安成長很快,從普通士兵到炊事班長,從直屬分隊指導員,到兵站站長。

當站長的時候,王永安所在的部隊已經編入新四軍。

總之,王永安的表現有口皆碑。那麼,他為什麼會對女子“耍流氓,強佔民女”?

原來,江南指揮部一名幹部到兵站檢查工作時,聽到有人議論,說王永安跟一個大姑娘拉拉扯扯,還逼著人家當媳婦。

這名幹部說:“王永安這樣做造成了很壞的影響,老百姓和戰士對他意見很大,必須要嚴肅處理!”

指揮部隨即派人到兵站,對王永安進行調查,接著向上級作了彙報。

江北指揮部非常重視,在會議上討論如何處置王永安一事。

會上,多數同志認為要嚴肅處理,槍斃害群之馬。

這一要求如今看起來過於嚴厲,至少罪不至死,但在戰爭年代,這是十分嚴重的行為,過去也有類似案例,處以極刑並不奇怪。

當時我軍對軍人結婚的限制很嚴格,一是年齡在28歲,二是要有5年軍齡,三是必須是團以上幹部,這就是有名的“285團”規定。

王永安雖然軍齡有5年了,但是年齡不夠,級別不夠,結婚是違規的,強制民女結婚更是違紀。

因此不少人認為,必須對王永安進行嚴懲,不然會起到很壞的示範作用,隊伍亂套了,還怎麼抗日?

但粟裕瞭解到,王永安的表現一貫不錯,他違紀背後應該有隱情。

他對大家說:“我的意見是再深入調查一下,再作處理。”

不久,調查結果出來了。

原來,王永安在兵站工作非常努力,和當地百姓關係也處得不錯。

當時他住的是老百姓的房子,房東是個貧苦農民,覺悟很高。

老兩口膝下無子,收養了一個女兒,視若掌上明珠。

他們看到王永安忠厚老實,辦事可靠,對老百姓很好,對他產生了好感。

加上王永安是一隻手,生活沒有人照顧,老倆口對他很同情,主動提出將女兒嫁給他。

王永安一聽連連搖頭:“使不得,使不得,我們部隊有規定的。”

“什麼使不得,你們為老百姓打日本,我們把姑娘嫁給部隊的小夥子,有什麼不可以?”老人倔強地說。

“大叔,你不能逼我,那樣我會受處分的!”王永安認真說。

老人不依:“處分的話,處分我好了!”

就這樣,在老人的堅持下,鄉親們敲鑼打鼓,給王永安舉辦了婚禮,造成了既成事實。

王永安非常忐忑,請示上級如何處理。

但當時敵人封鎖嚴密,此事未能及時報到上級。

得知此事的詳細情況後,粟裕在會上發言說:“王永安私自結婚肯定是不對的,但是當時情況特殊,應當具體問題具體研究。”

陳毅也發表了意見:“王永安是個好同志,他工作表現好,他結婚也沒有造成壞的影響,被老鄉看上,非要把姑娘嫁給他,也從一個方面反映這個同志是受到鄉親肯定的。”

政治部主任劉炎說:“這事也說明,新四軍受到當地群眾的愛戴,我個人的意見是,不能對王永安作出太嚴厲的處分”。

這時候,一個警衛員走了進來,報告說:“門口來了一群人,嚷嚷說要見首長。”

陳毅和粟裕聽了,立即走向門外。

到了門口,只見一群鄉親敲鑼打鼓,簇擁著一個身穿紅衣服的姑娘。

人群中出來一個老人,撲通一聲跪下了:“司令員,是我逼著王永安娶我女兒的,要麼你殺了我老漢,要麼你們認下這門親事!”

劇照資料

粟裕上前,將老漢扶了起來,說:“大爺,這門親事我認下了,王永安我們馬上放了。”

王永安經過此事,充滿感激,工作更加勤奮,組織紀律觀念也更強了。

抗日戰爭勝利時,王永安已是後方醫院的院長,他的妻子也成為一名新四軍戰士。

【深耕戰爭史,弘揚正能量,歡迎投稿,私信必復】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