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怪類電影題材的誕生,與當代社會流行文化,和經濟發展密不可分

語言: CN / TW / HK

文學作品《鬼吹燈》的版權代理方將《鬼吹燈》系列作品中的第一部出售給了中國電影股份有限公司,包括《精絕古城》、《雲南蟲谷》、《龍嶺迷窟》及《崑崙神宮》;而將第二部的四冊作品出售給了萬達影業,包括《黃皮子墳》、《南海歸墟》、《怒晴湘西》、《巫峽棺山》。

到2019年4月份,原作品中的五部已經改編成了網絡電視上映,具體為2016年上映的,由靳東、陳喬恩主演的《鬼吹燈之精絕古城》;2017年暑期上映的口碑極高的《河神》與《鬼吹燈之黃皮子墳》,以及《鬼吹燈之牧野詭事》第一季與第二季;2019年年初剛剛上映的《鬼吹燈之怒晴湘西》。

根據現在的形式來看,越來越多的優秀導演、演員拿出拍攝第七藝術——電影的態度認真地投入到網絡劇的編創上,製作出一些優秀的作品,讓人更加期待日後網絡劇的發展。

一天下霸唱系列的網絡劇自身攜帶着中國古老而悠久的傳統文化和豐富多彩民族風情的,帶領着廣大觀眾探索神祕世界,認識殯葬文化、宗教風水、五行八卦,這些東西對於觀眾既陌生又略聞過一二,有着極大的吸引力。

中國志怪類題材的影視作品的誕生與電腦以及移動通訊終端的發展和繁榮與當代社會流行文化和經濟發展密不可分。

當前,隨着國內資本對於文化產品跨媒體分配利益的模式對於“觀眾”一詞的內涵及外延產生了影響,粉絲及用户轉換的渠道不斷豐富,包括網絡遊戲、網絡小説、綜藝娛樂等內容都可能被改編為影響作品,甚至發展成為獨特的“IP生態”,使得影視作品的創作成本及營銷成本都得到控制,觀眾數量也會相應增加,使商業利益最大化。

魔幻修仙類題材是當下網絡小説和遊戲所集中創作的重點,這也是有大量影視作品製作的原因。是其海量用户羣對於原作的電影化所表現的關注和熱忱期待。

我們都無法想到,彼時文學網站上作者以匪夷所思的低價創作出《鬼吹燈》、《誅仙》等作品所改編運作的影視產品如今能夠屢屢刷新國產影視作品的票房。

在浩大的中國,互聯網的開放性和便利性讓文藝作品的創作成本變低,網絡小説如雨後春筍一般湧現。中國人民埋頭髮展經濟,出版社瞄準新興文學與網絡作家合作,主動拋出橄欖枝。

自帶着粉絲關注度的熱門網絡小説成為實體書籍後再次擴大量小説的影響力和經濟效益。與此同時,“IP”這兩個英文字母洶湧來襲,知識產權(intellectualproperty)成為熱門詞語,這個現象背後代表的是法律與規範意識的崛起,更是互聯網傳播時代下人們對知識財富的重視。

當今是一個傳媒產業高速發展的時代,小説、漫畫等信息載體能夠跨媒介的融合,不斷地轉化其衍生形式。藝術體裁不再是壁壘,科學技術能夠提供技術支持。

或許“完整電影的神話”即將實現,古時的志怪小説,當今的魔幻小説最大程度地讓想象世界得到實現。

人類要獲得外界信息,必須要從生理器官上接受訊息,即是“五感”。視覺跟聽覺往往是人們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感知方式。使人產生“完整電影神話”的夢想的重要原因是更大程度上達到了視覺和聽覺感知的真實。

在聲音和顏色上,我們使用了寬銀幕,高清晰度的畫面和3D環繞立體音響,還有全景電影等若干技術手段加以實現。在全球通用電影放映24幀的標準下,《霍比特人》使用48幀突破性的電影攝製技術以達到高清的效果。

《地心歷險記》是第一部以數字3D技術完整製作的動作冒險電影,有些電影樂園會使用4D的方式,使用灑水、搖晃等手段,在3D的立體畫面上讓觸覺和嗅覺的感知豐富起來。

幻想類題材更願意嘗試新技術、新方法,把未知和想象的世界細緻的、逼真地展現出來,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

中國有志怪小説,歐美有魔幻電影。歐美國家的魔幻影片已經發展成為了一個較為完善的體系,歐美國家將魔幻元素與世界歷史及地理文化相關聯的題材融合,例如《指環王》、《星球大戰》《霍比特人》等。

另外還有與神話傳説相融合的怪物形象,例如在歐美魔幻影視作品中經常出現的吸血鬼、狼人、殭屍、精靈等怪物形象,這些怪物形象在影視作品中的運用多是在現實生活基礎上融入的,包括《暮光之城》、《哈利波特》等作品中就有吸血鬼、狼人、侏儒、精靈等非自然生物形象。

另外還有一些魔幻影片對童話故事進行改編,比如《白雪公主》、《小紅帽》等大量童話改編成電影。用西方的類型片來劃分,《鬼吹燈》可以稱為中國式魔幻探險片,《河神》則是科幻偵探片。

中華大地這片文化沃土有着充沛的素材來講述自己國家的傳統文化,有着大量中國文化元素,例如神祕的民族文化、星象風水、五行八卦,這些古老神祕的文化有着無窮的吸引力,這些元素容易使觀眾產生文化認同。

深厚的歷史文化是網絡小説的孕土,同時也禁錮了我們的創新與想象,導致中國網絡劇將目光伸向過去。志怪小説影響深遠,越來越多的影視作品改編再現,但是沒有哪一部網絡劇意識超前,能對科學與世界有着先進的認知,並對未來做出大膽的預言。

中國的志怪網絡劇是拿科技復古,但是《星球大戰》在充滿了對科學的幻想的同時借用了西方神話譜系,做出了創世紀的作品。

中國的志怪網絡劇在創新題材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不能一直在老祖宗的地下世界裏挖掘。志怪劇將走向何方?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