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宦官宮廷生活——古代太監的那些隱私事

語言: CN / TW / HK

世界上除了男人和女人外,還有第三種人——宦官,由於宦官不同於男人和女人的生理缺陷,造就了他們不同於常人的心理狀態和生活方式,今天我們就一起走進古代宦官的宮廷生活,瞭解一下他們的生活方式和娛樂活動。

宦官的起源

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在各國君主的宮闈中,已有使用宦者的記錄,但當時使用的宦官,並非都是閹人,也有生理正常的男性,而且真正管事的,往往還是生理正常的士人。即使到了秦朝,掌管宮中警衛刑罰,負責皇室私人財產、衣食住行等一切雜務的也大多是士人,比如趙高,現在很多人都懷疑其他根本不是閹人。甚至到了西漢時,宦官亦兼用士人,比如著名的詞賦家楊雄“給事黃門,位執戟”;經學家孔安國“掌御唾壺”,均為佳話。直到東漢時,太后聽政,宦官才全部使用閹人。

皇宮使用閹人,除了眾所周知的皇帝這一皇宮中唯一的雄性動物的領地意識以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皇帝自己需要宦官。

《史記》中記載,劉邦做了皇帝以後逐漸疏遠了昔日的戰友,在他臨死的前一年長期抱病不見大臣。一天樊噲大膽闖入宮內,發現劉邦正枕在一個宦官的腿上閉目養神,樊噲見此情景,十分悲憤,流著淚說:“始陛下與臣等起豐、沛,定天下,何其壯也!今天下已定,又何憊也!且陛下獨不見趙高之事乎?”劉邦笑著坐了起來,然而並沒有回答樊噲的問題。

臣子有內外之分,文武百官是外臣,宦官是內臣。皇帝對內外臣子加以區別,外臣愛自己甚於忠於皇帝,他們有自己的家族、血脈,他們做事先要為自己和子孫著想,只有宦官日夜陪伴著皇帝,是皇帝唯一可以信賴的人。

皇帝與宦官是明確的主奴關係,而君、臣之間雖有一定的主、奴色彩,但還有一種“義”存在。君、臣見面有一定的禮儀,皇帝當然不可以枕在宰相的腿上。漢武帝時,汲黯來見,武帝沒有戴好帽子,就躲起來不敢出見。因此大臣與手持溺器的宦官決非一種人。皇帝妄喜妄怒,宦官從而不違,大臣則要提出規諫。

皇帝們自一出生就離不開宦官,他們脫開乳媽的懷抱後,就由宦官撫養。他們跟著宦官學習說話、走路、行禮,甚至由宦官教授文化。許多備受皇帝信任的宦官,都是皇帝幼年時的夥伴。大臣們若想把他們從皇帝身邊排斥掉,往往要冒殺頭的危險。皇帝對於陪伴他多年的宦官的依賴超過對任何人的信賴,包括皇帝的母親和妻子。

所以,對於孤家寡人的皇帝來說,宦官才是家人,自己人。

宦官的來源

現代人普遍認為宦官是刑餘之人,也就是遭受宮刑這一刑罰的人,所以理所當然地認為沒有多少人甘願入宮當宦官,其實不然。

據史料記載,自宋以後,宦官成為人們求生的一種職業,大量的自願者成為宦官候選人,他們自願、爭相被閹為宦官,進入宮廷服務,隨著自願者的數量越來越多,以至於到了明清兩代供過於求。據統計,明代每年有近萬人自願淨身到朝廷求職,清代每年也有上千人,明清兩代浩大的自宮隊伍說起來令人吃驚,在京郊,河北民間,自宮甚至成為一種時尚。

這一情形的造成應該與宦官能為家族帶來的權勢和榮顯有關,在古代經常會看到或聽到某家某人做了宦官,最後如何大富大貴等等,於是大批人走上了自宮之路。

到最後,朝廷不得不出面干預,比如明仁宗時曾下旨將民間自宮者發配到交趾戍邊,明憲宗時更是下令禁止自宮,違者死罪。儘管如此,明代宦官人數還是達到了歷史最高峰,清初整理明末宮廷用度時,發現明末宦官有10萬人,比宮女的0.9萬多出了10倍。

所以,宦官的主要來源就是民間自宮者,每隔幾年宮廷就會從民間招收一批新宦官,當然這些自宮者都要經過層層選拔,只有那些身家清白,相貌端正,聰明伶俐者才有機會入宮成為宦官。那些自宮後未能進宮服役的男子,被俗稱為“無名白”或“私白”。

除了民間自宮者,宦官還有兩大來源,一是受宮刑之人,二是受閹幼童,這些幼童大多來自叛亂地區,朝廷為“剪其逆種”,防止他們再行叛亂,從而大批量的閹割其幼童供給朝廷。比如明成祖時,大臣張輔平定交趾,就帶回了一大批俊**童,帶到京城進行閹割。明英宗天順年間,鎮守湖廣的太監阮讓一次將俘獲的苗童1565人閹割。

宦官的職司

宦官的常見職位有內侍殿頭、內侍高品、內侍高班、內行黃門、都知、副都知、押班、勾當等等,歷朝歷代各不相同,明代宦官機構是歷朝歷代中最為發達和健全的,所以我們就以明代宦官為例來說明。

明代宦官機構統稱為內府衙門,分設十二監、四司、八局。太監是宦官首領之稱,並由此成為宦官的同義詞。

十二監是管理皇室內務的十二個衙門,各有掌印太監一員,只有在這些衙門工作的宦官才能被稱之為太監。這十二監分別是掌管皇帝所用器物得到內官監、掌管儀仗的司設監、主管內府馬匹的御馬監、掌管太廟灑掃香燈的神宮監、掌管御膳的尚膳監、掌管寶璽印信的尚寶監、掌管圖書信符的印綬監、掌管各殿值守灑掃的直殿監、掌管冠冕袍服的尚衣監、專門跟隨皇帝負責導引清道的都知監。

其中司禮監是宦官的最高機構,在十二監中處於“第一署”的地位,其設“掌印太監一員,秉筆、隨堂太監八員,或四五員……司禮監提督一員,秩在監官之上。”掌印太監可以率秉筆、隨堂太監代替皇帝,用硃筆批閱奏章。秉筆太監兼掌東廠。司禮監提督太監主管宮內一切宦官禮儀刑名。

司禮監設文書房,司禮監掌印官在司禮監正房閱文書,而秉筆、隨堂則在文書房各自的辦公室,細看文書。秉筆、隨堂太監需要有高深的學識,崇禎皇帝就極為重視這一點,如同考進士一樣在太監中考試選拔。

明代對宦官委以重任,創設東廠作為警探機構兼管刑獄,後又增設西廠和內行廠。京城、皇城各門關防出入,都須向東廠奏報。地方失火、雷擊之類也要立即奏聞,至於京內的糧、米、油價,每月三十日定期彙報給東廠。

刻漏房的太監負責照看時辰,白天在文華殿後值班,每一時辰到,則入宮更換時辰牌,夜間在隆宗門外值班,用喊聲報時。

夜晚有留在殿中值宿的太監,職稱為掌印、秉筆、管事牌子,在宮內各處也留有值班太監,待皇帝安寢後,散歸各處值班。寢殿之門關閉後,負責管理衣、帽的太監,會將值宿太監的衣、帽、用兩條帶子串聯在一起,稱為“把蓮”,有事穿衣時會很利落。

崇楨時,邊防緊張,夜晚值守的太監會和衣睡在貂囊內,有事則出囊**。崇禎皇帝常常夜不能寐,有時夜覽奏章,便令值宿太監先睡。從規定上說,皇帝上床安寢前,太監不能先睡。

朝夕在皇帝身邊伺候的太監叫御前牌子、暖殿,都由皇帝親自挑選,多為年紀較輕、相貌俊美、善解人意者,而宮中祭祀和禮儀活動中,起重要作用的贊禮太監,則要挑選行動敏捷、聲音洪亮、舉止文雅者。

特別要說一下的是清代太監,他們的主要職責就是伺候皇帝、后妃的飲食,其職司不僅遠遠不能與明代太監相比,與其他朝代相比也大大不如,甚至清代太監按規定都不得出紫禁城的大門。所以清代太監少有能掌權干政者。

宦官的隱私生活

宦官也是人,他們除了伺候皇帝以外也有自己的私生活,而且看起來也是豐富多彩。

1、賞花唱曲

年輕的太監們閒來無事時,喜歡賞花、唱曲。宦官們愛把花插在頭上作為裝飾,明代宦官經常從外面購買奇花異草,種在皇宮內,既可賞玩,又可裝飾。

清代宮中戲班子都由宦官組成,聰明、伶俐、相貌俊秀的小太監被選來演戲,他們學戲、唱戲,引得宦官們大多成了戲迷。

太監們每天站班或者幹活,都小心翼翼,規規矩矩,不敢妄說、妄笑,在聽候吩咐時,須全神貫注,恭耳聆聽,不能讓主人重複一遍,所以精神非常緊張。只有在晚上,各宮門都上了鎖,那些不值更的太監們才可以放心地玩樂。

過節的時候,宦官們互相饋贈瓜果,以聯絡友情。重陽節前後,宦官們設宴相邀,叫作迎霜宴,吃兔肉。備宴時,宦官們喜歡陳列菊花,疊至數十層,望之如菊山。菊花五色絢爛,令宦官們心喜。

2、虔心理佛

宦官大多信佛,相信因果報應,把自己當宦官看作出家。明代頗有正義感的宦官興安是一位堅定的佛教徒,臨終前要求把自己的骸骨磨為粉,埋於佛寺。

清代順治朝,有位常與皇帝接近的宦官,名吳良輔,大概是通過吳良輔的影響,年輕的順治皇帝對佛教開始感興趣,並通過太監的介紹,與佛學大師相來往。吳良輔在順治病重時,還舉行了剃度儀式。

不過,一般宦官對佛學未必有多深的修養,他們把信佛作為精神上的寄託,把自己與和尚並列,也是一種安慰,否則他們無法正視自己閹人的面目以及第三性的人格。

3、收養假子

宦官在進入中年後,被允許收養假子。古人認為斷子絕孫是人生的最大懲罰,所以收養子對他們也是一種安慰。唐代規定,宦官只能收養10歲以下的閹童作為假子。宋代規定,年滿30而無養父的宦官,始可收養個小宦官為子,還要登記在案。

宦官的養子並非都是閹兒,東漢大宦官曹騰收養了一個姓皇甫的男孩,取名曹嵩,曹嵩即是曹操之父。清末大太監多收養自家侄子,在宮外居住。

4、合悲忍垢

普通宦官在宮中受到的是非人待遇,他們每天在主子面前陪著笑臉討好,而不能有自己真實的喜怒哀樂。他們是各級主人和大太監尋開心的物件。皇帝高興了,撒地上一些小錢,讓太監們爭相拾取,一個個還要感恩戴德,因為這是恩賜。

主人有時讓他們學貓、狗叫,其至還要求他們裝成牲畜模樣。明建文帝一次進膳時,太監吳誠在旁執酒伺候,建文帝正吃著小鵝,一片肉掉在了地上,吳誠不及把酒壺放下,就學著狗的姿勢把地上那片肉舔著吃了,建文帝於是哈哈大笑,笑罵吳誠像條狗,吳誠還要湊趣的說,自己就是主子的一條狗。

5、動輒得罪

宦官們地位低賤,動輒得罪,主人動怒時,走路稍快,或動作稍慢、表情難看、眼睛看錯地方都會成為捱打的原因。捱打得太監被其他太監按在地上,邊打邊有太監在旁喊數,捱打者要服罪、討饒,打完後,還要被架到主人面前,伏地“謝恩”。明代魏忠賢指揮下的東廠,發明了一種刑杖,頭粗尾細,頭上刻著“壽”字。這種杖打在冬瓜上,瓜爛而皮完好,打在人身上,則肉爛而皮不裂。清代繼承了這種刑具並加以革新,杖的中部灌以鉛,技高一籌。被打得太監大多不過10杖就會死。

明代規定,犯有過失的太監,按其職位和過失輕重,或發往孝陵司香、或充淨軍、或到孝陵種菜,或上刑後發往南海子打更。

清代有過失的太監,或發往打牲烏拉為奴,或到黑龍江給官兵為奴。有的被交付內務府總管,用九條鏈鎖身。罰款應屬較輕的處罰,罰月銀四個月或六個月。

6、晚景淒涼

年老、有病的宦官,便走上了生命的末途,晚景十分淒涼。明代年老太監不允許回到民間,怕洩露官中祕事,他們退居到京城內外的寺廟,每日燒香,官中供給他們柴米、冬衣、鞋子,以終天年。

稍有些積蓄的宦官,年老時都要盤算好後事,他們捐資擺酒,成立老衣會、棺木會、壽地會,唸經殯葬,備好死葬的排場。清代北京南郊有一片200多畝的土地,被用來建立寺廟,專供太監們養老,不過先要交納一定數量的銀子才可獲准到這裡養老,死後便葬在這裡。

7、宦官的外貌特徵

宦官都是經過閹割後入宮的,像鹿鼎記中韋小寶那樣未淨身就入宮的情況根本不可能出現。

然而古代卻發現他們的外貌特徵並不劃一,有個別宦官顯示不出閹人的特徵。如北宋宦官首領童貫,狀貌魁梧,骨骼剛勁,頜下還生有數十根鬍鬚。宦官一般性格儒弱,氣力不足,然而有的宦官卻膂力過人、殘忍好殺,甚至某些監軍的宦官,親臨沙場,儼然一名勇將,如宋代宦官懷出,常持大鐵鞭上陣,身中流矢多處;秦翰也倜儻有武力、參加過多次戰鬥,身上有49處傷。

8、宦官的配偶

宦官雖然不是真正的男人,但宦官娶妻自古就有成例。比如西漢大宦官石顯就有妻室,被貶後與妻子回鄉。唐代最有名的宦官高力士娶呂元晤之女為妻,呂氏中年病故後,高力士再沒有續娶。唐後期的宦官妻子還有榮銜,如劉巨集規妻李氏,被封為密國夫人,馬存亮妻王氏,封岐國夫人。

宋代宦官首領也有妻室。宋神宗病重時,皇太后對宦官梁惟簡說,令你新婦做一領黃袍。宋徽宗時,大宦官梁師成權傾內外,其妻死時,大臣蘇叔黨、範溫竟穿著孝服前來哭喪。

明英宗時,大太監吳誠不僅有妻而且有妾,吳誠在土木堡事件中陣亡,景泰年間其妾姚氏上奏,言吳誠生前曾在香山置墳,現請求將吳所遺衣冠招魂安葬,景泰帝批准了。

宦官娶妻,是生理和心理上的雙重需要。宦官既然有男性意識也會有性需要,情慾的強弱可能各不相同,然而心理上的需要應是相同的,宦官無不想被人視為正常的男人,無不想證明自己的男人本色,娶妻正是他不次於正常男人的外在證明。

9、宦官的能力

宦官們的淫戲物件常是**。宋宦官林億年告老休致後,養娼女以營利,並傳出豔聞。另一個宦官陳源因過失被貶,在貶所與**淫亂。林、陳的事蹟傳佈以後,人們懷疑他們不是真宦官,這又是誤會了宦官的能力。

明熹宗的乳媽客氏生性風流,她可以作為宦官能力的驗證人。客氏先是與宦官首領魏朝交好,後來聽說魏忠賢能力比魏朝強,又和魏忠賢尋歡。客氏把二魏都當作情夫,致使二魏相敵視。一天夜晚,二魏在乾清暖閣為爭寵而毆鬥,響聲驚醒了已入睡的熹宗。客氏和二魏到熹宗面前說明情況,熹宗沒有生氣,對客氏說:“客奶只說心裡要誰管事,我替你斷。”客氏示意傾向於魏忠賢,熹宗乃將魏忠賢判給客氏。魏朝不久發落到宮外苑。由於客氏幫忙,本不識字的魏忠賢當上了司禮監秉筆太監。

10、太監“對食”

明宮中,普通宦官和宮女自願結成配偶,叫“對食”。“對食”一詞最早出現在西漢,是指宮女之間私下結偶。明代宮中宦官10多萬,宮女近萬人,這種結偶現象無法不出現。普通宦官無資格正式娶妻,而普通宮女被皇帝看中的可能性極小,宦官和宮女相匹配就自然而然了。

開始時,直房宦官與司房宮女接近的機會較多,逐漸產生了情意,結為伴侶,又有負責替宮女造辦食物、衣物、首飾的宦官,追慕宮女、大獻殷勤,被人稱為“菜戶”。他們對所愛的宮女任勞任怨,為之驅使,甚至不願再供養宮外的父母兄弟,久之,“菜戶”成了宮女物件的代用詞。開始其他宦官斥責“菜戶"們沒有骨氣,後來宦官們都爭當“菜戶”和宮女“對食”。

宦官和宮女“對食”,在明中期處於地下狀態,他們對此事十分隱諱。到萬曆朝發展到公開。如果一個宮女久無配偶,其他宮女就會笑她為棄物。“對食”的雙方,有的在花前月下彼此盟誓,終生不再和他人相愛,宦官若和有了配偶的宮女偷情,被其“對食”發現,便會引起場衝突,不過宦官們在此事上不會凶惡殺人。宮女與宦官以守節相尚,如一方死後,另一方終身不再選配,便被周圍人敬重而津津稱道。

若是宦官不顧宮女不從,強與宮女結好者,則被稱為“白浪子”,浪子是無賴的同義詞。而白,是宦官的代稱。

年輕而貌美的宦官是其群體中的寵兒,得到大家的愛憐。明熹宗時有位叫高永壽的“御前牌子”,其人丹脣鮮眸,姣好若女子,宦官們都稱他為“高小姐”。凡宴飲時,眾宦官都對他獻殷勤,如果他不參加,大家都沒有興致。後來高永壽與另一宦官陪熹宗在太液池盪舟,風起船翻,熹宗被救起,高永壽卻被淹死。高小姐之死令宦官們大為痛惜,以後,宦官們遊西苑,常常追懷他的音容笑貌。

看來,宦官們的私生活與普通人並無太大不同,他們的喜怒哀樂更是與常人無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