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门窗之家》

语言: CN / TW / HK

易经曰:"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说的是各种,物以其自然的状态、理势聚合为不同的种类,分化为不同的群组。既相联相辅,又相互冲突。它们之间相互运化,在不同的时间、地点产生有利或有妨趋势。因而,在我国改革开放的东风又绿江南岸、熏风化雨燃艳北国花的轻拂下,在"万民创业,万众创新"的阳光雨露的温润哺育下,神州大地瞬间腾跃起来。恰如春之繁花竞相绽放,争奇斗艳。经过大浪淘沙,物竟天择,适者生存天道运行,逐渐地在祖国的各个地区,自然而然地形成了负有地方特色的某一主导产业。例如:浙江义乌的小商品、东阳的木雕、永康五金、湖南新化图文快印、江西安义门窗之乡等区域化、聚约化、专业化的地方特色经济体。

就在被誉为全国"门窗之乡"的安义县的某个小山村的旮旯里,祖居着一户平常又不平常的以门窗生产为职业的一家人。

这样一个门窗之家,也只是本县千万门窗大军中的一份子。此县有36万多人,其中有过半的人口都从事着门窗加工、铝型材销售、铝型材挤压生产的行业。在全国各大城市的街头巷尾、还是新出楼盘的阳台窗洞口前、或是建材市场的排排门市、工业区的幢幢厂房,无不见门窗人忙碌的身影。

门窗人携老扶幼,情不甘、愿不舍地抛弃家乡的土地,还有养育自己的青山绿水。来到头不生面不熟的地方,像小草一样地见缝插针,不惧风雨险阻,以倔强的生命力,顽强地落地生根。”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就是门窗人的真情写照啊!

但本文要着重讲述这样一个门窗之家。

这个家有五口人。父亲杨不凡,母亲杨奇珍,大女儿杨娟,二女儿杨秀,儿子杨奎。他们住在一非常美丽的小山村:

有歌为证:三面青山紧相偎,一面敞胸拥世界。绿堤飞斩东西,拦截山泉流水。汇成观察水库,灌溉良田干倾;滋养人蓄万物,名鼎景区亮点。路宽直通大巴,沿途绿树繁花。遍布菜园果林,四季飘香怡情。辣椒红,茄子弯,豆荚修长惹人馋;桔子红,柚子橙,草梅香甜,西瓜圆······乡亲深情古风存,相互帮衬美名闻。不觉自居仙宫里,但知己置画屏中。真是:

山艳屋后新新绿,
花圃庭前户户红。
小屋莺啼闻稻浪,
池塘鱼跃醉荷风。
逢邻借问欲何往?
前院健身呼媪翁。
朝迎旭日晚披霞,
人人活在幸福中。

幸居于如此盛景山村的五口之家,又怎会步入门窗人的大军呢?这就要从户主杨不凡说起。

杨不凡,中等身材。稍带圆形的脸上,嵌着一双深遂的眼睛,藏匿于一幅眼镜的后面,又在一字眉的掩护下,总显得有些神经兮兮,又有些呆滞的忧伤。他自幼丧母,父亲残疾。几乎在学会走路的同时,又学会了煮饭、洗衣,进行生活的自理。七八岁小小年纪便开始放牛、砍柴。半工半读算是念了几年书。就这样半饥饿伴岁月度过了童年的"美梦″。

长大后,贩过水果,卖过菜;卖过衣服,裁过布;当过厨子,修过车;搭过砖,做过瓦;算过命,学过医······可堪是七十二行,行行做。行行做得当受罪,赚得生活微博利。自划船来自擂鼓,自成家来自作主。

如此一个苦难浸透了的生命,从小遭受了生活磨难的岁月沧桑的残酷蹂躏,怎能不使意志变得坚强。即使是块破铁,也早已淬火成钢。在今后的人生路上,有一线发展希望的契机,定会紧抓不放,努力攀缘。"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的希望在向他前路招手。

2001年,全国楼市逐渐兴起,拉动了全民经济渐步繁荣。同时,也运用而生地推动了门窗行业的步步盛世。一贯依赖土地而生存的农民子弟,渐次而悄然地背井离乡,分散南北东西,涌入门窗行业的洪流,颠波搏击。杨不凡也随波逐流,任凭命运安排的契机,携妻带子,来到了长江最上游的A市。

杨不凡一家人疲劳地下车后,来到了这酒气飘香的A市。那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穿流不息的人流,车流的宽敞街道,迅速映入眼帘,也映入了他的心田:"如果我能在这儿有份正常的工作收入,又有自己的房和车,不也成了城市人么?那该是多么幸福啊!"想着想着,顿觉城里人的身影高大起来。同时,失落和怅然也爬满了心头。刚刚兴奋起的火苗又被眼前的现实落泊状之冷水浇灭得刺骨寒心。

这时,一个哀求的声音撞击着耳鼓:"行行好,给点吧!"

杨不凡看见一个截肢失去双腿的白发老人,坐在一块滑木板上,用手支撑着地面吃力地向他擦行而来。举起一装有零钱的饭盒,在他眼前不停摇晃。此时此刻,杨不凡见状怜悯之心油然而,顺手摸了摸腰包,只剩少许钱,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放了2元钱在老人的盒子里。心中之花不由绽放开来:″一个风烛残年的伤残老人,为了生存,且如此的倔强!难道自己一个健全人······″

杨不凡想到这儿,一个灿烂的笑容伴随着招呼声飘进了抱着儿子的妻、女的耳中:"走,先去寻个住处,再去找点活路。我们一定在这里干出一番事来!″

杨不凡拖家带口,东奔西走,好不容易地在城边的一个破败的棚户区,租到了一间十分廉价的房间打扫干净住了下来。当时大女儿十四岁,二女儿十一岁,小儿子才二岁。五口人住一间房。做饭、洗衣、睡觉都在这房间。什么家什也没有。只好用两张从老家带来的草席作地铺。就这样一家人将就了一夜。把一路颠沛的疲惫溶入夜幕的黑色里,随时间的手慢慢擦洗、退色、变亮。

次日,杨不凡在外拾得一些别人丢去的烂木方、破砖头像获至宝样搬进了住房。买了些钉子、和锅、碗、水桶、盆勺等日用品。简单做了一床、一桌、四凳。也算是有了生活必用的家俱。

说到这儿,有人质疑:难不成杨不凡在家那么些年,又干了那么多行档,连一点积蓄也没有?

原来,杨不凡和妻子凭着自己的勤劳、智慧,在90年时仅搞了一年的废品收购店,就成了当地名噪一时的万元户。除了在家附近的国道旁修了一套二层四个门面的楼房外,还有几千元的余存。由于逃避计划生育,房子封了,还差点带上了手铐、进了牢房。无奈之下,只有提心吊胆地东躲西藏过起了流浪生活。见行入行,刚赚钱又改行。经济状况早已日不付出。这次出远门,还是向亲友借的几佰元。俗话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没钱在举目无亲的外地,更是寸步难行!

来到A市租房的第三天,他和妻子、大女儿便分头在洒店里找到了亊干。留下二女儿看家带弟。妻子总是把一块钱掰成二元钱用。这也许是她几年来苦逼的习惯。有好吃好穿的都是让着杨不凡和孩子们。自己还是穿着娘家来的洗破了又补的衣服。为了更好的生存,杨不凡和妻子、女儿在酒店拼命地干,休工的时候,脚已经几乎撑不起自己微弱的身体。酒店老板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很快给他们涨了工资,同时也赢得了店里其他员工认可、尊敬。

一年后,经酒店老板介绍,租了一套有简单家什的一房一厅、一厨一厕的楼房。并且给女儿、儿子引荐了学校。大女儿上了初中,二女儿上了小学,小儿子上了幼儿园。就这样,杨氏夫妇打拼了八年。手中已有些积蓄。此时,房价倍增、城市改建扩建之势雄雄冉起。此杨不凡不安分的心又重新燃起了奋发图强的火焰。心想:把积蓄投入建材行业,必定收益颇丰,发展前景无限远大。

说干就干,杨不凡和妻商定后,毅然婉言辞退了酒店轻车熟路的活路,在城东门租下了两间一百多个平方的门市,干起了门窗建材销售加工的行业。

门窗是房屋的"眼睛"。没有门窗的楼房,断然失去了其美的风姿、美的韵味、美的灵魂。"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饱览了室外世界如此多娇的风景。门窗关住了外面污浊的空气、喧嚣的噪音;挡住了飞雪寒风、暑气的侵袭。让温暖的阳光跳入室内,与人亲呢;轻拂的春风,调皮地跑过来缭人面容,礼送心旷神怡。因此,杨不凡选择门窗行业是独具慧眼的!

《一个门窗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