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元組跳動沒上市,張一鳴卻辭職了

語言: CN / TW / HK
位元組跳動沒上市,張一鳴卻辭職了

位元組跳動沒上市,張一鳴卻辭職了

圖源網路

伯虎點睛:張一鳴,這回不再all in。


5月20日,張一鳴對外宣佈卸任位元組跳動CEO,由聯合創始人梁汝波接任。


訊息一出,震驚整個網際網路。


2018年開始,位元組跳動就不斷傳出上市傳言,包括去年10月被曝傳出在香港IPO,但最後都被官方否定。這回,張一鳴選擇了在公司未上市時宣佈辭任CEO。


如此來看,有些意外。


3月,張一鳴還在位元組跳動9週年慶上發表演講,不要隨便說all in。這回,他是真的不all in了。


這讓伯虎財經想起了,前不久宣佈辭任拼多多董事長的黃崢。


唯一不同的是拼多多已於2018年在美上市,如今市值1590億美元(1萬億元人民幣),而黃崢身價有4500億。當然張一鳴也不差,根據胡潤資料身價也有3500億。


又一位大佬隱居幕後,而位元組跳動,也即將迎來一個去張一鳴化的時代。


位元組跳動沒上市,張一鳴卻辭職了

卸任三部曲


關於此次卸任,張一鳴給出的理由是“學習”。


他在內部信裡提到,“我感覺過去幾年很大程度都在‘吃老本’,近三年已經沒有太多學習了,我在頭條、西瓜上收藏了很多專業影片和文章,但是斷斷續續的閱讀,進展非常緩慢,在技術討論會上也難以跟上進展。”


過去一年裡,能明顯發現張一鳴對外的戰略發聲變少,媒體對於他的報道更多是:用人觀、平常心、張一鳴微博語錄。


他也反思了過去的一年,“實話說,對去年關於探索遠景新戰略、研究組織和管理、提升社會責任的三個年度OKR,我覺得都挺不滿意的。”


其中一個體現是,今日頭條和抖音的使用者量增長變緩,而投入巨大的電商、教育和遊戲業務,也還沒有展現出抖音、頭條曾經的增長速度。


這回,張一鳴選擇按下了暫停鍵。


位元組跳動沒上市,張一鳴卻辭職了

(圖源:網路)


大學畢業後,張一鳴選擇了進入一家小型網際網路公司做基層爬蟲程式的程式設計人員,研究資訊檢索分發技術。當時他用了一年就成為了帶領40、50人技術團隊的部門主管。


2009年10月,他開始了第一次獨立創業,創辦了垂直房產搜尋引擎“九九房”,梁汝波聞聲而來,成為張一鳴的合作伙伴。


之後的6個月,九九房相繼推出掌上租房、掌上買房等5款移動應用,在當時的移動網際網路環境下收穫150萬用戶,做到了房產類應用的第一名。


張一鳴並不滿足於此,他堅信“個性化推薦必然會成為未來的趨勢”,並毅然辭去九九房CEO的職位,成立位元組跳動科技有限公司,全力打造今日頭條。


2012年,這款主打內容演算法推薦、通過機器學習來取代人工編輯的新聞客戶端產品從上線到擁有1000萬用戶只用了90天,以“所向披靡”的姿態讓眾多體量龐大的同類產品望塵莫及。


如今,位元組跳動成為了可與騰訊、阿里匹敵的新巨頭公司。


9年時間,張一鳴把所有的時間精力都放在了位元組跳動上,如今他要在自己身上all in了。此次卸任,一是專注學習知識,系統思考,研究新事物,以十年為期,為公司創造更多可能。


二則是為了給位元組跳動輸入新鮮的管理者血液。


張一鳴在內部信裡提到,自己容易陷入被動:每天要聽很多彙報總結,做很多審批和決策,容易導致內部視角、知識結構更新緩慢。


最近兩年,張一鳴在逐漸脫離CEO的工作。


2019年,位元組跳動發生了成立以來最大的人員變動。張利東和張楠晉升為位元組跳動中國董事長和CEO,整體負責位元組跳動中國業務的發展。張一鳴則從公司日常運營中脫身,聚焦於更大的挑戰。


2020年3月,原本負責飛書業務的梁汝波被提拔為集團人力資源和管理負責人。張一鳴逐漸放權。


那麼,接棒的梁汝波是個什麼角色?


位元組跳動沒上市,張一鳴卻辭職了

右為梁汝波(圖源:網路)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梁汝波在公司內部非常低調,做事務實。另一位人士則稱,梁最近一年在內部逐漸活躍,應該是為交接做鋪墊。


梁汝波和張一鳴是南開大學的同窗關係,不僅一起創立了位元組跳動,還在更早之前一起創立了聚焦地產業的網站九九房。十餘年的交情,讓張一鳴可以放心的把公司交給梁汝波。


管理是CEO角色必須完成的功課,張一鳴自認為不是一個成熟的管理者,他選擇退後一步,將接力棒交給了和他兩度攜手創業的梁汝波,後者不僅是他的大學同學,也是他口中那個在改進日常管理,保障公司健康發展方面“比我更合適的人”。


第三個原因,張一鳴選擇了在位元組跳動高速發展階段離開,也跟他一直倡導的效率至上有關。


張一鳴把人劃分為兩類:


活在現實中的少數精英和圍繞著一個東西轉的大部分人。


他表示,“少數精英追求效率,實現自我認知,他們活在現實中。但大部分人是需要圍繞一個東西轉的,不管這些東西是宗教、小說、愛情還是今日頭條。”


為了追求效率,張一鳴選擇了從日常事務中抽離出來,去思考下一個十年的大方向。


“如果我想賣掉這家公司,現在就可以拿到一大筆錢。但我奮鬥的目標不是賺錢和享樂,支撐我的是自我實現,希望有更多的創造體驗,更豐富的人生經歷,希望遇到更多優秀的人。”


如今,黃崢高調轉入了生命科學的賽道,張一鳴也看好腦機介面的專案,此時按下暫停鍵去研究學習,可以看作是張一鳴實現自我人生價值的一種效率主義。


位元組跳動沒上市,張一鳴卻辭職了

位元組跳動可以放心交付了?


那麼,張一鳴卸任後,梁汝波能輕鬆接棒嗎?


伯虎財經,試圖從內外因素來分析這家估值4000億美元的獨角獸。


過去一年,是位元組跳動“加速快進的一年”。


一組資料可以簡單說明,2020年位元組跳動營收約為2400億元,淨利潤約為450億元;截至4月份,位元組跳動估值已接近4000億美元。


2020年3月,梁汝波被提拔為集團人力資源和管理負責人後,開始了大規模的人員擴張。


位元組跳動的員工總數從 6 萬躥到近 10 萬,平均每工作日就有約150人辦理入職,加入位元組跳動全球超過240 個辦公點。


人員增多,就意味著業務線的大力擴張。除原本業務外,電商、本地生活、遊戲、教育、金融等業務也在重金投入,甚至在汽車與晶片這類之前從未涉足的硬核科技領域,也開始自己下場佈局。


位元組跳動沒上市,張一鳴卻辭職了

(圖源:網路)


比如教育領域,目前有近 2 萬員工。通過收購或自研,位元組跳動兩年時間內,將產品線擴充到了 20 多個產品,對學校和培訓機構推出企業服務,針對學生提供培訓,基本覆蓋全年齡段全品類。


線上教育是個人力密集的生意。位元組教育 2 萬員工,大部分是輔導老師。他們承擔著檢查學生課後練習的工作,每增加 100-200 個學生,就需要增加一位輔導老師。


但目前,教育增長速度緩慢。


事實上,不管是今日頭條,還是抖音,從某種程度上說,也呈現出了一種增長焦慮。


早在2019年中旬的CEO面對面會上,張一鳴就曾坦言,如果沒有搜尋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今日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4000萬DAU。而據第三方資料平臺QuestMobile顯示,2018年8月至2019年8月,今日頭條的日活使用者不僅沒有增長,反而有所下滑,從1.2億滑落到了1.15億。


作為位元組跳動最大收入來源的抖音,同樣也有著自己的焦慮。


2020年9月,位元組跳動中國區CEO張楠曾在活動上披露,抖音的日活躍使用者(DAU)已經超過了6億(含火山、極速版)。但在3個月後,這一數字被繼續延用在了2021年1月5日釋出的《2020抖音資料報告》中。


事實上,自去年底開始,抖音內部就有預判,2021年增長會相對困難。張一鳴也曾在年會時坦言,抖音如果2021年末在消費、直播、社交上沒有大的突破,則整體增長會嚴重放緩。


位元組跳動對此心知肚明,於是,外界可以看到的是,近一兩年間,位元組跳動正以不設邊界的方式瘋狂向外拓張,上線“全量”搜尋廣告對標百度,開啟抖音電商和支付挑戰阿里,殺入本地生活叫板美團,並在教育、遊戲等多個領域動作頻頻……而背後的原因之一,都是為了尋找一個新的增長點。

抖音是位元組跳動的重點關注物件,被寄希望成為一款能夠兼顧電商、支付、本地生活、社交等多個領域的“超級APP”。


向外是增長問題,而向內則是大企業病帶來的嚴重內卷。


位元組跳動沒上市,張一鳴卻辭職了

(圖源:晚點 LatePost)


馬化騰 2012 年曾致信全員,提醒克服大企業病、重塑小公司精神,當時他治下不過 2 萬人。喬布斯去世前將蘋果稱為這個星球上最大的創業公司,市值全球第一,不到 5 萬員工。


其它公司往往二三十年才能達到的規模,位元組跳動壓縮到了八年。伴隨企業快速擴張而來的問題,也出現了。


前段時間就有一篇文章火遍網路,講述了那些離開位元組跳動的員工如何被張一鳴管理下的這種激進式工作方式壓垮。


“在位元組,別把自己當人,把自己打碎,當做好用的工具就好了。”


許多離開位元組跳動的人聊起這家公司,印象最深的就是其扁平化管理。


位元組跳動有10個職級,看上去比阿里11個層級(專業層級,還有M層級)、騰訊13個層級差不了多少。但一位前位元組跳動員工表示,實際上,位元組跳動的職級可以簡化為四個級別,級別3以下的都差不多,是做執行的人。


3級(3-1和3-2)是中層leader,組長級別,而4和以上是高層(研發部門級別比其他部門高一級),最頂層的5-2是張一鳴。張一鳴也會直接和3級的同事溝通。在騰訊和阿里,類似的事情很少發生。


這裡面,位元組跳動中層的壓力最大。“因為攤得平,所以夾在中間的人最累。”位元組跳動一個運營部負責人說,“既要做業務,又要做管理。”


作為技術出身的管理者,張一鳴信奉實用主義,為了最大化團隊、公司利益,個人的情緒、ego、滿足感都應該往後放。效率至上體現在用人這件事上,跑不動、或經驗不再能為公司所用的中高管很快會被冷落或架空。


位元組跳動10萬名員工的人數,超過了騰訊的人員規模。這也使得各部門職能有了重疊,冗餘的弊病開始顯現:業務之間爭搶和內耗。


位元組跳動擅長閃電戰,一直推崇“大力出奇跡”。進入一個領域時,通常會快速投入大量資源,多團隊同時推進多個專案。但是一旦發現ROI不行就很快關掉。這樣雖然能快速試錯,但是在面臨投入產出週期更長的專案時,這套機制往往會失靈。


有時候閃電戰也是快速消耗資源。一位前員工在做教育產品時,手下有五十幾個地區市場的人員。但短短几個月內,公司把40%的人都裁掉了。


這種大量試錯的方式導致的結果就是,位元組人陷入內卷、資源損耗嚴重,所有人都陷於焦慮。


位元組跳動,憂慮重重。相信張一鳴離開後,梁汝波身上的擔子不輕。


位元組跳動沒上市,張一鳴卻辭職了

梁汝波能否接好這一棒?


關於梁汝波,前面伯虎財經已經介紹不少。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他還是抖音的創始人。除此之外,他還有多個身份:維境視訊聯合創始人,檸檬瀏覽器執行董事,東方 IC 總經理,今日頭條研發總監,今日頭條技術總監,九九房高階研發經理。


這位來自江西的哥們,與張一鳴是大學同學。二人的長期合作關係起始於2009 年共同創辦垂直房產搜尋引擎“九九房”。2012 年,梁汝波與張一鳴共同創辦位元組跳動。


此後至2016 年,梁汝波一直擔任位元組跳動產品研發負責人,負責早期多個重要產品和業務,包括今日頭條、頭條號、廣告系統和使用者增長系統等。


2016 年起,梁汝波負責飛書和效率工程,飛書是位元組跳動旗下企業協作平臺。2020 年起,梁汝波負責集團人力資源和管理等工作。

可能提到對具體業務的貢獻,梁汝波並不算突出。


相比位元組跳動中國區CEO張楠和商業化負責人張利東這兩員功勳卓著的大將,梁汝波並不顯山露水。


張楠擁有極強的產品運營能力,非常擅長整合資源配置。而張利東是位元組跳動的財神爺,負責廣告業務。


論地盤、權力、業績,梁汝波都比不上張楠、張利東,但卻是更適合接班CEO的人選,這背後的核心原因可能是“信任”。


翻看位元組跳動的高管名單可以發現,梁汝波也是位元組跳動現有核心管理團隊中唯一一位與張一鳴同窗、並追隨他創業超過10年的好友。


一位接近位元組跳動的人士表示,梁汝波作為張一鳴睡上下鋪的兄弟,受到張一鳴信任和內部認可,同時他作為CEO協調各方力量,也有助於內部權力平衡。


回看現在各大網際網路公司,都是這樣的接班人結構。


拼多多前任董事長黃崢與現任CEO陳磊,二人相識多年,是昔日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同窗,師從同一位導師、併合著過至少三篇論文。


去年底宣佈正式退休的美團二把手王慧文,也是美團創始人王興在清華大學期間的同窗,從清華到校內網再到美團,兩人並肩戰鬥23年。


而梁汝波上任,將面臨著什麼樣的問題?


位元組跳動沒上市,張一鳴卻辭職了

(圖源:晚點 LatePost)


相比協調國內已經成熟的管理團隊,搭建海外團隊或許是梁汝波現階段更為重要的管理目標。據悉,位元組跳動正籌備在新加坡建設海外總部並搭建管理團隊,現TikTok CEO周受資、TikTok技術負責人朱文佳等一批高管正遷往新加坡。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梁汝波於今年1月份開始籌劃新加坡管理團隊建設事宜,並於今年早些時候親自前往新加坡主導團隊建設。


TikTok作為中國出海最成功的產品,在過去的2020年在海外市場的運營和擴張頻頻受阻—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屢次下達封禁行政命令;印度宣佈永久禁止 TikTok。


在美印連連受挫後,位元組跳動把新加坡作為在亞洲地區擴張的一個“灘頭陣地”,在該國大規模投資,計劃在未來三年在新加坡這個城市國家投資數十億美元,增加數百個工作崗位。


TikTok的國際化是位元組跳動當前新的業務增長點,梁汝波親自上陣,此舉也能看出位元組跳動急了。


沒有了張一鳴的位元組跳動,正迎來一個嶄新時代。


不過張一鳴雖然卸任,但仍然是位元組跳動的最大受益人,根據天眼查資料顯示,目前張一鳴仍然是位元組跳動的實際控制人,總股權比例為98.81%。


據調研報告顯示,2020年位元組跳動位元組的營收至少是快手的3倍,未來上市之後張一鳴身價或將再次增加,超過鍾睒睒也只是時間問題。


參考訊息:

1. 晚點LatePost:位元組跳動怎麼都十萬人了?

2. 20社:離開位元組跳動的人

3.AI財經社:張一鳴辭職,沒那麼簡單

4. 36氪:張一鳴向後,梁汝波向前,位元組未來如何跳動?

5.字母榜:張一鳴負責“準”,梁汝波負責“快”

6.艾問人物:張一鳴:我的人生沒有邊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