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鹤皋:自创“无限制格斗”,入门先学刑法,弟子曾数次击杀歹徒

语言: CN / TW / HK

2022年6月11日,唐山打人事件一出,整个网络都怒了。在无数的声讨中,陈鹤皋的声音,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陈鹤皋在他的微博中说:“我在此希望我的弟子们,万一遇到类似事件,一定要果断冲上去制止,将那些受害者视为自己的亲人,让那些施暴者,尝尝我们练武者的胆魄和厉害。”

陈鹤皋是“无限制格斗术”的创始人。“无限制格斗术”没有师承门派,严格来说,“无限制格斗术”不属于传统定义的功夫。

陈鹤皋没有功夫世家的出身,他和功夫产生联系,完全是因为自卫的需要。1962年出生的陈鹤皋,从小身材瘦小,在学校总是被霸凌的对象。

上中学时,再也无法忍受校园霸凌的陈鹤皋,报名参加了一个武术队。

武术队的老师说自己教的是“混元形意拳”,听名字就让陈鹤皋觉得很高端,他心想学成了这门功夫,不仅不会再受欺负,路见不平时还能够尽一份力。

可是他的梦很快破碎了,他亲眼看着三个高中生围殴武术老师,武术老师的“神功”连招架之力都没有,被打得满脸是血。

也不管是不是遇到了滥竽充数的武术老师,总之陈鹤皋从此以后不再相信传统武术,他毫不犹豫退出了武术队。

武术没有用,陈鹤皋被霸凌的问题又该怎么解决呢?他只能依靠自己,一天到晚琢磨如何自卫、如何搏斗。

1985年,陈鹤皋把自己多年琢磨出来的搏斗方法,命名为“贴身短打术”。仅仅过了一年,他的“贴身短打术”就有了名气,他开始在外面招收弟子。

这套“贴身短打术”经过他不断完善、充实,后来命名为“无限制格斗术”,他也成了一位“开宗立派”的人物。

陈鹤皋没有什么功夫根基,他的“无限制格斗术”,会不会比他中学时那个武术老师教的功夫更不堪一击呢?

有几起案例可以证明,“无限制格斗术”到底有没有实用性。

2005年8月26日下午1点过,一男一女两个相识的年轻人,一起在深圳梅园路某公交车站等车。公交车到站,赶车的人很多,那两个男女青年被挤来分开。

女青年在前面正准备上车,感觉装手机的口袋动起来,她扭头一看,一个男子正把手伸进她兜里偷手机,于是朝男子怒喝一声:“你干什么?”

本来偷窃败露小偷一般都会收手,可这男子很猖狂,还要继续把手机从女青年兜里往外拽,偷窃变成了明抢。

和女青年在一起的男青年,早就发现了小偷,这时挤过来厉声制止那个男人。男子停下手,不过眼里的凶光表明他并不打算就此罢休。

男青年见同伴没有什么损失,不想再和小偷纠缠,准备和同伴上车赶路。

这时候,小偷的两个同伙围了过来,拦住男女青年不准他们上车。嘴上说着“谁让你管闲事”,三个小偷就开始推搡男青年。

男青年没有还手,三个小偷看男青年身材矮小,也不强壮,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火气也就得更旺。

一个小偷推搡还不解气,又抽出一根棍子,朝男青年头上挥去。

男青年见状灵巧闪过棍棒,另一个小偷见男青年不老老实实挨揍,还敢闪躲,一口气上来又掏出把匕首刺向男青年。

男青年又快速腾挪躲过了匕首,小偷连击不中,气急败坏一起猛攻男青年。

男青年也是急了,朝女同伴大喊一声:“把你包里的剪刀给我!”女青年见男青年处境危急,正不知所措,听男青年一喊,赶紧把包里的剪刀递到男青年手上。

拿一把普通的剪刀,面对三个有匕首有棍棒的小偷,男青年似乎占不到任何优势。可剪刀到男青年手里,一下子就变成了“神器”。

不一会儿,两个拿棍棒的小偷,身上就多处被剪刀划伤,看到自己鲜血淋淋,两个小偷不敢恋战,吓得落荒而逃。

拿匕首的小偷仗着装备优势,还在继续朝男青年猛刺,可是剪刀很快就刺中他心脏,他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

男青年上前查看小偷的伤情,旁边的群众让男青年快走,说小偷是一大伙人,跑了的两个应该是喊人去了。

男青年这时已经累得够呛,而且高度紧张,听群众一说,不敢再留下来应战,赶紧带着同伴快速离开。

果然两个小偷带着一大伙人赶了回来,只不过他们没有看到要报复的人,只看到倒在地上的同伙已经死去。

受伤的两个小偷到医院包扎后,其中一个缠着纱布,跑到罗湖派出所报案,说他的同伴被人杀死。自己做过什么,报案的小偷只字不提。

第二天梅园路公交车站凶案上了报纸,男青年知道被他刺中的小偷死亡后,联系上一家电视台,在案发的第三天,由电视台记者陪同,来到公安机关自首,称自己在正当防卫时杀死了一个人。

公安机关证实男青年杀死的人,就是梅园路公交车案的死者,立即将男青年刑事拘留。

经过一个月的调查,男青年正当防卫的证据找到,男青年不仅免于刑事责任,还被定性为见义勇为。

这个男青年叫罗神贵,他就是陈鹤皋众多弟子中的一个。罗神贵出师后,在深圳南山大学城开了家武馆,教授“无限制格斗术”。出事那天和他一起的女青年叫郑晓燕,是武馆的一个学员。

事发时他们正在去武馆训练的路上,剪刀是陈鹤皋练习“无限制格斗术”的标配武器,所以罗神贵知道郑晓燕包里有剪刀。

陈鹤皋自创“无限制格斗术”,在武林纯属“离经叛道”的野路子,剪刀当随身携带的武器,就是一个证明。

陈鹤皋刚出道时,经常在杭州武林广场找人切磋,他比武时喜欢穿尖头皮鞋,并经常使用甩裆手、穿裆腿等技能,以此KO了不少拳师。有些身材威猛、力能开石的名拳师,也成了他的手下败将。

他不仅打法狠厉,专攻人要害,攻击时嘴里还要发出怪异的叫声,叫得对手心神不宁,没法专注应战。

他的“战绩”让他有了名气可以招收到弟子,但也让他在武林名声很难听,传统门派都不齿他的打法,他的打法被一些人叫做“疯狗拳”。

如今说起早年经历,陈鹤皋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他说那时候切磋,“带来名气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不好的声音吧!现在无论什么情况之下,都不会去比武切磋了。”

传统门派觉得陈鹤皋的“无限制格斗术”不入流,网友们却称陈鹤皋的“无限制格斗术”,是建国后唯一有击杀记录的门派,而且所有击杀记录都被判为正当防卫,不需要负法律责任。

早在罗神贵之前,2000年陈鹤皋的弟子张泽忠,在一人面对十一名持械流氓攻击时,就击杀一人、重伤四人。

击杀和重伤五名流氓,张泽忠被认定为正当防卫,不负法律责任。

不过他随后追击其余的六个流氓造成对方受伤,就被判防卫过当,支付了两千元的医药费。

2001年,陈鹤皋的弟子冯建汉,在父亲、哥哥被十几个村霸持木棒围殴的情况下,徒手打死一个村霸,伤两个村霸,其余村霸被吓跑。

玉林司法机关判定冯建汉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他不仅不对村霸死伤负法律责任,村霸还要给他的家人赔偿医药费。

2002年,陈鹤皋的弟子刘艳,在东莞和七个流氓发生口角,随后七个流氓先持西瓜刀和棍棒围攻刘艳。

刘艳又是凭一把剪刀,刺死一个流氓,重伤三个流氓,然后成功逃脱。事后刘艳被司法机关判定为正当防卫。

从这几起案例中,可以看出“无限制格斗术”的狠辣。罗神贵案中受伤的小偷,后来接受电视采访时,还对“无限制格斗术”心有余悸。

他描述当时的情况说:“那个人突然浑身发抖,嘴里发出怪叫,我们还以为他狂犬病发作了。”

发抖、怪叫也是“无限制” 的组成部分,按陈鹤皋的说法,这样不仅可以恐吓对手、分散对手注意力,还能提高自己肾上腺素,迅速亢奋起来进入搏命状态,让各种“无限制”攻击要害的招数发挥出更大威力。

传统功夫门派总是诟病陈鹤皋的“无限制格斗术”,不具备武功力量、速度等种种功力,上擂台在规则限制下撑不了几分钟,实战中也只能对付普通人。

其实“无限制格斗术”本来和功夫就不是一个“物种”,和竞技体育的擂台更不沾边。

“无限制格斗术”更接近特工的杀人术,不是要和对手分胜负,而是要对手的命,所以才叫“无限制”。

据说“无限制格斗术”教人能群殴绝不单挑,能背后偷袭绝不正面攻击,能找到武器绝不徒手,能打死绝不打残……

暴戾、阴狠令人发指。如果照这样操作,学“无限制格斗术”的人应该早都进监狱了,不存在什么正当防卫和见义勇为。

事实上,从“无限制格斗术”的几起实战案例中还可以看出,“无限制格斗术”的使用其实很有“限制”,这个限制就是法律的限制。

据说陈鹤皋的弟子,入门首先要学的是《刑法》。陈鹤皋向弟子普法,就是要让弟子知道,“无限制格斗术”有哪些限制。

剪刀作为“无限制格斗术”的标配武器,是因为剪刀有杀伤力,又不属于管制刀具,带在身上就是一种日用工具,不会被鉴定为蓄意滋事的武器。

陈鹤皋还要求弟子带文具参加训练,因为一些三角板之类的文具,也可以当武器使用。还有加长解刀、扳手等工具,也是“无限制格斗术”选用的武器。

有人说“无限制格斗术”学《刑法》,就是在琢磨如何合法弄死人。这话把“无限制格斗术”普法的动机说得很暗黑。

在民间只有具备正当防卫的条件,杀人才不负法律责任。搞清楚这一点,对保护自己和无辜者的生命安全很有必要,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暗黑动机。

从罗神贵的案例来看,他在小偷对他进行推搡时没有还手,小偷用棍棒攻击他时,他也只是腾挪、躲闪。

直到小偷向他动刀,他和同伴的生命都受到威胁,他才拿起剪刀回击,对两个逃离的小偷他也没有追杀。

冲突的整个过程,他的行为都和正当防卫的要件,对接得严丝合缝。这或许就得益于他入门时,认真学习过《刑法》。

受伤的小偷在警方搞清事情的经过后,还是认为同伙罪不至死。可是罗神贵处置得当,合理合法,他就不需要对小偷的死负责,还因帮助同伴得到见义勇为的称赞。

陈鹤皋最清楚“无限制格斗术”一旦真的无限制,只会给他和他的弟子带来灾难。

他早就不再用“无限制格斗术”去切磋争名气,更不会教弟子用“无限制格斗术”去逞勇斗狠。

他给“无限制格斗术”使用设定的限制,就是“正当防卫、见义勇为”,这两种行为都必须掌握好法律的尺度。陈鹤皋称他在四十五岁时,就把正当防卫当个课题在研究。

“6.11”打人事件发生后,陈鹤皋除了发微博号召他的弟子,遇到类似情况一定要上前制止,还发了个视频,教他的弟子,在那种情况下见义勇为具体该怎样操作。

正当防卫最重要的是时机,陈鹤皋在视频中说,骚扰刚开始时就冲上去制止,发生暴力冲突很可能被认定为打架斗殴。

陈鹤皋有这种顾虑很正常,以“无限制格斗术”的狠辣来看,控制并不是“无限制格斗术”的强项。

这个时候去制止,不用“无限制格斗术”也许制止不了还要挨揍。用“无限制格斗术”造成对方伤残甚至死亡,后果可能比防卫过当还严重。

陈鹤皋讲解说,出现了特殊防卫情况,就可以拧个酒瓶喊“住手”。他理解见义勇为还是要像警察对歹徒那样,开枪前先鸣枪示警。

如果对方继续施暴,陈鹤皋说这时就可以狂叫着冲过去,用酒瓶攻击对方面部。酒瓶砸碎后,就用尖锐部分刺对方脸部,同时猛踢对方下部。

这又是陈鹤皋“无限制格斗术”出手就下死手的招法,看起来学“无限制格斗术”的人,比学其他技击的人,更需要保持冷静。

一旦出手时机没有掌握好,使用“无限制格斗术”的后果会相当严重。

陈鹤皋现在是某省监狱防暴大队的警务技能教官,和警方有合作,对他确定“无限制格斗术”的适用场景肯定有帮助,也能让他当浙江蓝盾危急防卫技术中心法定代表人当得更稳妥。

曾经有个具有留美博士学历的拳击、跆拳道高手,在网上向陈鹤皋下战书,称他可以戴拳套徒手应战持剪刀的陈鹤皋,不过他也可以反杀才公平。

这种挑战毫无意义,陈鹤皋知道用剪刀应战就违法,博士也知道,所以对抗不会发生,挑战只是说说而已。

陈鹤皋琢磨出“无限制格斗术”,本来就不是要争这种输赢,他只想致力于正当防卫和见义勇为。

在正当防卫又一次成为热点话题时,有人在网上带节奏要人人持械自保,很多地方的警方公众账号,都出来纠正那些不负责任的言论。

陕西警方做了个视频,用文字讲解被人打该如何应对。视频指出,被人打如危及生命,请立即还手保护自己。

如果没有危及生命,应该马上报警,警方会按照受害人的伤情,对施暴者进行处置。如果在没有危及生命的情况下轻率还手,可能造成打输住院,打赢坐牢的后果。

看来被打并不见得就构成正当防卫,可以正当防卫,还要看施暴者怎样打,打到什么程度。

陈鹤皋的“无限制格斗术” ,受的限制其实相当大,不具备很强的法律意识,“无限制格斗术”很容易伤害到自己。

所以,陈鹤皋的“无限制格斗术”,不像传统功夫,鼓励从小练起。“无限制格斗术”禁止未成年人学习,法律意识淡薄的人也不能学。

陈鹤皋因打人事件专门为弟子做视频, 教弟子在那种状况下的“反击标准操作”,也是想进一步增强弟子们的法律意识。

打人者必须受到惩罚,应对这类事件,陈鹤皋在教学视频中,出手时机有参考价值。

对遇到这类事情没能力出手相助的人来说,可以像陈鹤皋微博后面说的那样,尽快帮受害人报警,这种帮助也是一种见义勇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