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语言: CN / TW / HK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将美国被拖入二战时,美军在很多方面都存在不足之处。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与许多已经进入战争状态多年的国家相比,美军规模较小,装甲车辆和火炮数量较少且已经落后。美国陆军航空队没有任何实战经验,许多先进战机仍处于早期设计阶段。而美国海军在珍珠港事件中损失了多艘战列舰。

本文是“兵工厂生活(ArmoryLife)”网站发布的介绍文章,作者Tom Laemlein,本人翻译并编辑给大家分享。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二战太平洋战场上,日军装备的有坂三八式步枪(左)是M1加兰德步枪强有力的对手。

尽管面临这许多问题和挑战,美军的枪械仍然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最重要的是,美国许多军人都知道这一点,并懂得如何发挥其优势。不幸的是,这导致美军低估了对手的武器,以及他们渴望发挥武器性能和平时训练效果的强烈愿望。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1942年春,日军在占领菲律宾期间,手持有坂步枪摆姿势拍宣传照。

在评估日本步兵和有坂步枪的战斗力时尤其如此。日本士兵认为自己就是现代的武士,肩负着展示日本优势的神圣使命。装着刺刀的步枪是他们征服中国、印支半岛、印度尼西亚、马来亚、菲律宾和所罗门群岛的主要武器。

变革的象征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手持三八式步枪的日本哨兵,这种步枪发射6.5×50mmSR弹药。

19世纪后期,日本迅速转变为现代化工业强国。为了让日本步兵在战场上更具战斗力,日军采用了有坂成章上校设计的三八式步枪。而有坂成章也因此被提升为中将,并因工作出色而被授予“男爵”的称号。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安装三十式刺刀的三八式步枪成为上世纪30年代和二战初期,日本军国主义的象征。

第一支有坂三十式步枪是在八国联军入侵中国时投入实战,在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中广泛使用。这种步枪发射三十式6.5×50mmSR弹药,这种弹药进行过改进,成为有坂三八式步枪的弹药。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中国战场上的日军通信兵,他们就使用有坂三八式步枪。

有坂三八式步枪于1905年装备日军,与有坂三十式一起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日军的标准步枪。为了满足对先进轻武器的迫切需求,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有多个国家采购了有坂三八式步枪,其中沙俄购买数量超过了100万支,英国也购买了一些作为训练步枪使用。一战结束后,有坂三八式步枪成为爱沙尼亚、芬兰、捷克军队的标准装备,苏俄内战期间双方都使用了这种步枪。

九九式步枪出现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三种有坂步枪的对比。

根据上世纪30年代在中国的作战经验,日本步兵指挥官得出结论,认为6.5×50mmSR有坂步枪在战场上的表现不如他们希望的那样有效。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事实证明,日军士兵的射击技术比盟军最初认为的要好很多。

为了提高杀伤力并与最新的机枪弹药保持一致,有坂成章重新设计了一款使用7.7×58mm弹药的新型步枪,这种步枪就是有坂九九式步枪。枪机尾部的保险旋钮顶部有凹槽,用来识别保险的状态,而三八式步枪保险旋钮识别部分是一个凸起,两者存在区别。另一个不同寻常的设计就是所谓的“对空照门”,通过两个可以左右打开的小杆用来估测横向移动飞机的提前量。还给这支步枪增加了一个独脚架。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美国海军陆战队员正在检查九九式步枪的7.7×58mm弹药。

有坂九九式步枪于1939年开始投入批量生产,被称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栓动步枪之一,它是第一款批量生产的内膛镀铬的军用步枪。二战结束时,这款步枪一共生产了超过350万支。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1943年12月,女演员乌娜·默克尔在古迪纳夫岛前线慰问巡演时,一名海军陆战队员高兴地向这位女明星展示缴获的九九式步枪。

必须指出的是,在战争后期日本资源匮乏,武器生产质量标准急剧下滑。许多战争后期生产的九九式步枪做工非常粗糙,简化、省略了许多零件,包括独脚架和护木。并采用简单的固定照门取代了精心制作的对空照门。

美军的评价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有坂九九式步枪,可以看到钢丝制造的独脚架打开状态。

笔者查看了二战时期美国情报部门出版的一些关于日本军队战术,以及对有坂步枪的评估手册。值得注意的是,从战争初期到1944年后期,美军对他们的对手有了越来越清晰的认识。

日本军队手册(TM30-480)1942年9月21日

步枪:步兵携带有坂三八式步枪,M1905。日本一再宣布该型步枪将被1919型(7.7mm)取代。据报道,1919型在1939~1940年间开始列装机械化部队。

有坂步枪,M1905——这是一种毛瑟式五发军用武器,具有特殊的毛瑟枪机。口径6.5mm,黄铜药筒,尖头铅弹丸,含镍刚被甲。弹丸重8.6克,发射药为2.1克无烟步枪弹发射药,枪口初速765米/秒。测试样枪全长1270mm,空枪重3.94千克。可竖立的立框式照门,表尺分划500~2000米,据称极限射程为4300米。照门无法调节风偏或进行修正,只有射程超过450米的目标才会有理想的精度。

7.7mm M1919——为了更好适应日本人的体形,修改了枪机,并缩短了枪托。扳机护圈扩大,可以带手套进行射击。枪口初速800米/秒,弹药重13.6克。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有坂九九式步枪和有坂二式伞兵步枪(可分解)。

在这本手册中,还评论了日军射击训练的标准,以及他们步兵整体火力的不足,可以看到美军对战场上对手有一种傲慢的偏见:日本步兵的射击训练很差,通常用立姿和跪姿射击,很少俯卧射击。但充满进攻精神……他们在渗透和伪装方面训练有素。

日军战术的许多弱点是由于按照西方的标准下,武装不足这一事实造成的,但日军已经做出很大的努力来弥补这一缺陷。

日军的盲目自信让他们在一场战斗中经常发起一些粗鲁的冲锋,但这是一支忠于职守、为狭隘爱国主义而战斗的粗犷型军队,这使它成为防守作战时的危险敌人。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1945年6月,在冲绳岛的一名海军陆战队员为缴获的九九式步枪制作板条箱,他要把这个战利品寄回家。

以下是二战时期,美国情报部门对有坂九九式步枪的描述:

九九式7.7mm步枪(1939年)

日本九九式(1939年)7.7mm步枪是一种手动操作、栓动、弹仓供弹、弹夹装填的武器。采用五发固定弹仓,发射无底缘弹药。比三八式6.5mm步枪更短、更轻。其他不同之处包括折叠式独脚架、对空照门、安装在枪托左侧的枪背带挂环。与三八式步枪一样,同样可以安装三十式刺刀。

这种步枪正在取代三八式(1905年)6.5mm步枪成为日本步兵的基本武器,可以通过长度差异和安装在枪身下方的独脚架轻松与三八式步枪区分开来。独脚架在不使用时可以向前旋转,并与护木结合。这种独脚架长300mm,卧姿射击时显得太长无法使用。该枪还配备了一根清洁通条安装在枪托中,通过一个钩子进行固定。

全枪长:1118mm

空枪重:4千克

最大射程:2700米

有效射程:550米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在日本执行占领任务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正在销毁缴获的有坂步枪。

1944年10月版的日本军队手册从以下这些描述就显示了太平洋战场的战斗局势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日军拼命守卫他们占领的岛屿。他们是顽固的狂热展示,在防守时,他们通常会坚持到最后一个人。在进攻中,一旦决定了行动计划,他们就会贯彻到底,甚至是灾难性的结局,显然是因为他们无法或不愿调整自己的作战计划。

他们对生命价值评价很低,并且不计算实现目标的成本。尽管他们接受过大量训练,并且对刺刀有着天生的信心,但他们在近战中表现并不出色。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现在日军面对的对手是拥有众多部队和无限重型装备的美军,日军最初获得成功的丛林战理念,以及凭借奇袭、机动和轻装为主的战术已经被粉碎。

M1加兰德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1943年12月,美国海军陆战队员正在向布干维尔的日军阵地开火。

M1加兰德步枪为美军提供了卓越的火力性能。几年前,一位资深枪匠让笔者了解到现代步枪的致命性能。我们测试了19世纪后期到上世纪50年代的几款步枪,有坂步枪就是其中之一。

“19世纪90年代制造的步枪会像20世纪90年代制造的步枪一样,结果你的小命。”他说道。将有坂步枪和加兰德步枪进行实战对手进行横向比较时,这个逻辑值得牢记。

乍一看,M1加兰德半自动步枪拥有所有的优势,在许多方面也确实如此。但是考虑到太平洋战场的作战环境,以及日本士兵极具侵略性的本质,帮助有坂步枪扳平了比分。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美军士兵手持M1加兰德步枪,在西南太平洋小岛上与日军作战。

W.H.B 史密斯在《世界轻武器》(军事服务出版公司,1948 年)一书中,对有坂九九式步枪进行了评估:

这种武器通常制作精良,必须被视为一种有效的战斗武器,尽管绝不能与我们的斯普林费尔德M1903或M1加兰德相提并论。

在太平洋战争初期,日军处于进攻状态,并准备为实现他们的战略目标付出任何代价,他们对刺刀格外偏爱,这促使他们不断缩短作战距离。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复杂的地形缩短了双方彼此发现的距离,限制了美军发挥M1加兰德步枪的火力优势。

约翰·B·乔治中校在他的优秀著作《怒火中烧(Shots Fired In Anger)》(国家步枪协会书店,1981年)中,描述了他在瓜达尔卡纳尔岛奥斯汀山附近第一次遭遇日本7.7mm步枪的情景:

在我看来,采用这种新型步枪作为标准步兵武器的这一决定,肯定是在步兵指挥官之上做出的。除了实现口径标准化之外,这种武器几乎没有提供什么比老式6.5mm步枪更加突出的优势。

老式的6.5mm步枪更容易射击,后坐力小得多;同时6.5mm弹药容易携带;有坂6.5mm卡宾型号在丛林作战中更加轻巧。老式的6.5mm弹药的性能完全可以杀死敌人。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6.5×50mmSR口径的九七式狙击步枪(上),7.7×58mm口径的二式伞兵步枪(中),三十式刺刀(下)。

日本人对他们的战士期望值很高,要求却很简单——胜利或死亡。在二战所有主要参战国中,日军步兵火力是最弱的。他们士兵狂热的战斗精神弥补了枪械技术的巨大差异。

乔治中校总结了他对九九式步枪的评价:

作为一支步枪,它与欧洲最好的军用步枪相比毫不逊色,甚至比其中一些型号更好。当然,与我们的斯普林费尔德相比,这是一个非常粗糙的型号。与我们的加兰德相比,它则完全过时了,使用这支步枪让日军处于巨大的战斗劣势。

不过,7.7mm的九九式步枪被列为二战中杀死最多美军的武器之一,因此它值得尊重。

综上所述

宿命仇敌:有坂步枪 vs M1加兰德 厮杀太平洋,血洒疆场

M1加兰德步枪已经成为美军取得二战胜利的象征。

有坂步枪是有史以来性能最出色的栓动战斗步枪之一,不过在最后的对决中,美军凭借M1加兰德步枪的火力优势,以及美国军队重视射击训练的传统,在太平洋战争的血腥战斗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二战后,M1加兰德步枪继续参加了朝鲜和越南战争,并成为M14步枪的基础,这更是有坂步枪无法相比的巨大优势。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