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非洲貴賓訪華,劫匪在中國專機內澆汽油開槍,要求飛去臺灣

語言: CN / TW / HK

1982年7月,非洲國家烏干達民族解放軍司令蒂託·奧凱洛少將帶領一個軍事代表團到中國訪問,中方安排了一架專機並派專人陪同外賓先到瀋陽、上海等地參觀。

7月30日早上,烏干達代表團將從上海飛往北京,因為次日便是解放軍建軍55週年紀念日。按照行程安排,他們將準時到達北京參加相關紀念活動。

當天早上天氣良好,專機從上海虹橋機場起飛。大約20分鐘後,乘務員突然請原本坐在客艙靠前位置的外賓坐到尾艙去,她解釋道:“今天氣流比較大,飛機容易顛簸,後艙座有安全帶,坐那兒更安全。”

按照慣例,接待重要外賓時對行程甚至座位都有詳細的安排,沒遇到特殊情況機組人員是不敢隨意叫外賓換座位的。不過,不明就裡的外賓們都愉快地接受了機組人員的安排。

飛機並沒有按預定行程去北京,而是在南京降落。機組人員的解釋是前方有雷雨,需要換更安全的機型。這是烏干達代表團訪華期間的一個小插曲,所幸這一切並沒有耽誤他們的行程。

直到21年後,代表團成員才得知那次調換座位的真正原因——他們經歷了一次劫機事件,死神與自己擦肩而過。這次事件是如何發生的?又如何在外賓毫無察覺的情況下結束的?

1982年非洲貴賓訪華,劫匪在中國專機內澆汽油開槍,要求飛去臺灣

子爵號飛機

遭遇劫機

當天執行飛行任務的是英國維克斯公司生產的“子爵”號專用客機,機號:50258,這架飛機曾多次擔負過中央領導的專機任務。機組成員是空軍航空兵某部官兵,包括機長藍丁壽、飛行員張景海等8人。

飛機起飛後不久,機械師莊永春排除了駕駛艙內的超短波電臺故障,要將工具送回通訊艙。而領航員劉鐵軍也要去通訊艙與領航長王貴峰校對飛機位置,兩人便同時出了駕駛艙。

此時駕駛艙內只剩藍丁壽和張景海兩人,突然他們耳機裡傳來地面通報:“一架飛機高4800米,要進走廊,請你們飛4500米保持,並注意觀察天空。”兩名飛行員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飛機前方。

這時,一個人影閃進了駕駛艙,隨即“咔嚓”地一聲將駕駛艙門反鎖了。由於飛機上並沒有普通乘客,兩名飛行員都以為是自己人並沒有太在意。突然,藍丁壽聞到一股濃烈的汽油味道,便轉過頭去檢視情況。

但他的耳機被一把扯掉,一個惡狠狠的聲音喊道:“都別動,誰敢動就打死誰,然後我點燃汽油大家一起完蛋。聽我的,現在改到150°航向,到臺灣桃園機場著陸!”

藍丁壽腦袋“轟”地一聲,意識到有人劫機。他定睛一看,一個黑洞洞的槍口正對著自己的腦袋,持槍男子一隻手還拿著一個打火機。讓藍丁壽感到憤怒的是,持槍男子他認識,正是某機關保衛幹事鄭延武。身為保衛幹事不僅不保衛飛機安全,還要劫機,怎麼會有這麼無恥的人?

由於工作關係,藍丁壽對鄭延武有一些瞭解。鄭延武出身幹部家庭,經過嚴格的審查後才到保衛部門工作,此次任務由他擔任保衛任務。按照規定,只有他一人可以攜帶武器。今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樣,帶著一個包上機,並沒有人注意到他有什麼異常。

看鄭延武的表情和一系列舉動並不像開玩笑,讓藍丁壽想不通的是,以鄭延武的條件原本有著光明的前途,為何要幹出這種事呢?

1982年非洲貴賓訪華,劫匪在中國專機內澆汽油開槍,要求飛去臺灣

藍丁壽和張景海


憤怒的藍丁壽恨不得站起來教訓鄭延武一頓,不過理智讓他很快就平靜下來。因為飛機上載著重要來賓,萬一處理不好會造成重大損失,影響到我們國家和軍隊的榮譽。

他朝左邊駕駛位的張景海使了一個眼神,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見機行事。張景海似乎懂了他的意思,微微點了點頭。此時,鄭延武看他們兩人沒有反應,又大吼了一聲:“趕緊飛150°航向!”

藍丁壽說:“以我們現在的油量到不了臺灣,往那邊飛只能是死路一條。”不過狡猾的鄭延武沒有上當,他大聲吼道:“早上我看到加滿了油,足夠飛5個小時,你們再不老實,別怪我不客氣。”

由於鄭延武害怕兩名飛行員站起來反抗,一直與他們保持著距離,加上駕駛艙內噪聲較大,這也給兩名飛行員創造了機會。就在鄭延武大吼時,藍丁壽一邊緩慢地操縱飛機,一邊低聲對張景海說:“趕快報告地面。”

藍丁壽的航道羅盤上已經顯示150°,飛機正朝東南方向飛去,鄭延武見狀放鬆了些。張景海藉著飛機發動機的噪聲向地面報告:“飛機被人劫持了。”隨後他又小聲地通知後艙:“前面出事了。”

話剛落音就被鄭延武發現,他一把將張景海的耳機也扯掉在地上,此時駕駛艙與外界完全失去了聯絡。但兩位飛行員始終沒有放棄與劫匪的鬥爭,他們在小心翼翼地尋找著機會。

機智應對

藍丁壽悄悄把飛行高度下降到3000米,並開啟釋壓開關,解除飛機增壓。他還悄悄地開啟駕駛艙風扇,以便汽油揮發得更快一些。這樣,即便發生搏鬥,劫匪開槍,也不至於讓飛機內部發生爆炸。

兩位飛行員站在正義的一邊,即便情況危險,但他們始終能平靜應對。相反,鄭延武由於高度興奮和緊張,頭上不斷地冒汗,他不斷用手去擦汗。在威脅過後,鄭延武又試圖安撫兩位飛行員:“你們只要把我送到臺灣,還可以再回來,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不連累你們。

但兩名飛行員對國家的忠誠絲毫沒有動搖,哪裡會聽劫匪的鬼話?藍丁壽趁鄭延武擦汗的時機,把羅盤轉換開關撥到了左邊,等於將飛機全部交給張景海操縱。因為鄭延武一直重點盯著藍丁壽,他很難有更大的操作空間。

1982年非洲貴賓訪華,劫匪在中國專機內澆汽油開槍,要求飛去臺灣

藍丁壽


藍丁壽仍假裝在操縱飛機,腦袋裡不停地想著要怎麼應對。突然他想到一個問題:“往東南飛,很快就會到海上,到時形勢更加不利。”他找到機會悄悄告訴張景海:“朝西南方向飛。”

張景海便緩慢地轉向了215°,由於藍丁壽早已把控制權交給了張景海,此時他的航行羅盤上仍然顯示150°。他原本以為飛機在雲層中沒有參照物,劫匪很難發現。沒想到鄭延武又在後面叫起來:“航向不對!趕緊往東南飛,你們再耍滑頭,我真要開槍了。”

原來鄭延武手上正拿著一個指北針。不過藍丁壽非常機智地回答:“你的指北針在地面是對的,但在空中受到駕駛艙裡面的磁場影響就不對了,你來看我羅盤上的航向是150°沒有錯。”

鄭延武並不懂專業的航行知識,看了一眼藍丁壽的羅盤就沒再吭聲。藍丁壽和張景海又交換了一下眼神,他們悄悄打開了飛機的自動駕駛儀器,把安全帶扣解開,並將座椅一點點往後挪。以便他們能隨時站起來與劫匪搏鬥。

就在張景海發出被劫機的報告後,領航員劉鐵軍扒開駕駛艙門縫,看著一個穿著白色短袖襯衫的背影正拿槍指著飛行員位置。他立即讓機組人員悄悄清點人數後確認,座位上少了保衛幹事鄭延武。

隨後,領航長王貴峰一邊向地面報告,一邊組織大家商討對策。王貴峰是位老黨員,處事冷靜,他認為大家一起衝進駕駛艙並非難事,但這會危及到整個飛機的安全,不能貿然行事。

大家商討後擬定了三個行動方案:一、由王貴峰和房加林各持一把救生斧,在駕駛艙觀察情況;二、如果劫匪出來,就趁機幹掉他;三、如果駕駛艙內發生打鬥就立即衝進去。說完大家便分頭去行動了。

此時,地面首長也傳來指示:“與總參外事局的首長協商處理,一定要保證飛機的安全,粉碎劫機行動。”

與機組人員的緊張的心情不同,此時客艙裡的外賓正歡聲笑語地交流著在中國的所見所聞。乘務員郭靈是一位22歲的小姑娘,哪裡經歷過這種場面,但在大家的感染下,她也很快鎮定下來。

她將一張寫有飛機情況的小紙條遞給陪同外賓的總參外事局沈副局長,剛剛還在跟外賓談笑風生的沈副局長臉色頓時變得煞白,這是他外事生涯中從未遇到過的緊急重大事件。

但他畢竟是個老紅軍,很快就鎮定下來,在紙條上寫道:“一定要制服歹徒,外賓由我負責。”隨後,他便又開始與外賓們熱情地交談,外賓並未發覺絲毫異常。

郭靈進入客艙時發現外賓團團長蒂託·奧凱洛少將坐在非常靠前的位置,萬一劫匪衝進來很可能威脅他的安全,於是委婉地提出讓外賓往後坐。由於郭靈的服務熱情、周到,外賓們對她讚賞有加,還請她唱一首中國歌曲。郭靈便唱了一首《北京的金山上》,使客艙裡沉浸在一片歡歌笑語中。

1982年非洲貴賓訪華,劫匪在中國專機內澆汽油開槍,要求飛去臺灣

退休後的張景海

粉碎陰謀

再說駕駛艙,鄭延武看飛機飛了很久也沒到海邊,急躁地說:“你們別跟我耍滑頭,我在飛機上裝了定時炸彈,下午2點以後到不了桃園機場,大家都會完玩。”

巨大的壓力幾乎讓兩名飛行員喘不過氣來,但越是在這種危急的情況下,越要沉下心來應對。藍丁壽說:“我們沒有去桃園機場的航線,要先研究一下。”於是他把一張航線圖擺在操縱檯上,與張景海湊在一起假裝研究地圖。

藍丁壽悄悄告訴張景海:“現在關鍵的是要想辦法把他引過來,奪了他的槍,到時候你抱住他的頭,我奪槍。”張景海點了點頭。

此時飛機已經接近太湖上空,藍丁壽從雲縫中看到下方出現一片水域,他便說了一聲:“到海邊了,下面有水。”一開始,鄭延武只是踮了一下腳,頭朝外面看了一眼。

張景海見他沒有上當,便拿過地圖,手指著臺灣附近一個黑點說:“你過來看看,到海上了。”鄭延武信以為真,靠近飛行員,剛伸出脖子要往外看,張景海突然一把摟住他的脖子。藍丁壽見狀,也猛的一下從座椅上彈起來,抱住鄭延武的身體。

“砰砰砰……”狗急跳牆的鄭延武連開了6槍,不過雙拳畢竟難敵四手,他被兩名飛行員撲倒向駕駛艙門撞去。由於慣性太大,三人直接將門撞開,倒在了駕駛艙外面,鄭延武被死死地壓在最下面。

手持救生斧守在門外的王貴峰見狀問了一下:“哪個是劫匪?”藍丁壽和張景海不約而同地回答道:“底下這個。”說完就把頭歪向一邊。王貴峰看準時機,接連劈了幾斧頭,鄭延武抽搐了幾下便歇氣了。

此時張景海才感覺到大腿有些麻,低頭一看才發現腿部已經中槍。不過幸運的是,這顆子彈直接從他的大腿貫穿,既未傷到動脈也未傷到骨頭。藍丁壽身上也有兩個槍眼,不過他並沒有受傷,子彈打穿了衣服貼著他的身體飛了出去。而其餘幾槍都打在了駕駛艙內的裝置上。

一場劫機危機就這樣被解放軍飛行員沉著機智地化解了,大家看了一下時間,從劫機開始到戰鬥結束,共經歷了33分鐘。在檢查完情況後,機組立即向地面首長進行了彙報。由於飛機受損,飛行員受傷,無法繼續執行飛行任務,只能在南京緊急降落。

1982年非洲貴賓訪華,劫匪在中國專機內澆汽油開槍,要求飛去臺灣

機組成員


此時,又是郭靈對外賓們說:“由於前方有雷雨,本機無法繼續飛行,我們會另外派一架飛機把你們安全送到北京。”外賓們大惑不解:“怎麼飛了一個小時才到南京?”不過在郭靈的耐心解釋下,他們還是高興地從尾艙下機,進入候機室等候。

飛機在南京降落後,空軍司令張廷發便立即趕赴南京看望了機組成員,對他們的英勇、機智行為極為讚賞。藍丁壽卻謙虛地說:“這件事恰好被我們碰上了,要是其他機組碰上,也都會這麼做。”

後來有記者問張景海,當時的情況害怕嗎?他堅定地回答道:“我當時想的是作為一個黨員、一個軍人,就應該有這樣的職責和義務,來維護我們黨的威信和人民的利益。”

由於出色地化解了劫機危機,機組成員都受到了表彰。中央軍委授予該機組“反劫持英雄機組”榮譽稱號,授予藍丁壽、張景海“反劫持英雄”榮譽稱號;空軍黨委授予王貴峰“反劫持英雄”榮譽稱號,其他5名成員也各記1次一等功。

後來經過調查才得知,鄭延武原本有幸福的家庭,但他卻與自家的小保姆搞在了一起。被家人撞破後,鬧得不可開交。那個年代,這種事情對個人前途是致命的打擊。

鄭延武從小到大沒遇到過什麼挫折,這件事成了他內心過不去的坎。於是,罪惡的念頭漸漸在他腦袋裡滋生。飛機上他隨身攜帶的行李包中還搜出了數份極為機密的檔案,這一切都表明鄭延武劫機是預謀已久的。

點評

古人常說“色字頭上一把刀”,鄭延武恐怕就是一個典型的案例,因為亂搞男女關係,不僅毀了自己的前途和家庭,讓革命一生的父母臉上無光,更差點給國家和軍隊抹黑。從更深層次的角度看,不論美色還是金錢本質上都是一種誘惑,鄭延武未能抵抗住誘惑,說明他的信仰並不堅定。歷史上,這種意志不堅定的人,大多會落得可恥的下場。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