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唆使15歲少年殺妻,庭審時全程面帶微笑,網友:嫁錯人真可怕

語言: CN / TW / HK

2001年5月19日,新加坡某法庭上,出現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站在被告席上的被告,不僅沒有一點驚慌,整個庭審期間,他全程都帶著詭異的笑容。

男子唆使15歲少年殺妻,庭審時全程面帶微笑,網友:嫁錯人真可怕

這不禁令在場的審判員感到頭皮發麻,男子叫李偉添,34歲,因為涉嫌僱凶殺妻被檢方指控。而就在被捕的2天前,他還在妻子的葬禮上失聲痛哭,一邊哭一邊痛訴:“該死的人是我!我才是那個爛人丈夫!如果我沒有讓你回家拿筆,你就不會出現意外。”

難道這些,都是他演給警方看的一齣戲嗎?

可惜,無論他的演技如何高超,警方自始至終都將他列為第一嫌疑人。因為所有的渣男行徑,他一項不落,有十足的作案動機。

那麼他究竟對妻子做了什麼,為何要殘忍地對妻子下毒手,令4歲的女兒失去了母親,也失去了父親?

事情要從案發的16年前開始說起,那一年,李偉添19歲,梁慧敏15歲,一個正在上高中,一個初中,兩人在朋友的聚會上認識。

男子唆使15歲少年殺妻,庭審時全程面帶微笑,網友:嫁錯人真可怕

5年後,梁慧敏20歲,從一個含苞欲放的小姑娘長成了落落大方的小女人,李偉添開始追求梁慧敏,經過5年的愛情長跑,兩人步入婚姻殿堂。

這一年是1995年,梁慧敏25歲,剛剛大學畢業,在銀行謀得一份不錯的職業。而李偉添選擇了自主創業,經營一家小型設計公司。

不過,李偉添的公司經營狀況並不是很理想。為了支援丈夫的事業,梁慧敏辭掉了銀行的穩定工作,一心一意幫助公司經營公司。

可以說這是一個非常冒險的決定,梁慧敏本身並沒有經營公司的經驗,她的辭職並不能給丈夫的事業帶來轉機,公司的虧損越來越嚴重。

1997年,他們的女兒出生了。

為了養家,梁慧敏重新回到銀行工作。梁慧敏一邊工作,一邊照顧女兒,還要用賺來的錢幫丈夫還債,過得非常不容易。

但她並沒有抱怨,仍然全心全意地支援自己的丈夫。梁慧敏以為,雖然沒有錢,但只要丈夫是愛自己的,一切都不是問題。

然而,他的丈夫不僅沒有錢,也不再愛她。在女兒出生不久後,梁慧敏發現丈夫出軌了。甚至在她帶孩子回孃家時,還偷偷將那個女人帶回家留宿。

作為女人,梁慧敏可以忍受生活的艱辛,也可以接受丈夫沒有錢,卻無法接受丈夫對婚姻不忠後,還每天用各種謊言來欺騙她。

在女兒兩歲時,梁慧敏就帶著她回孃家住,與李偉添正式分居。

即便如此,在聽說丈夫生意再次失敗自殺住院時,她還是趕到醫院照顧丈夫,並掏錢幫他還了一部分債。

但是,梁慧敏也知道,兩人的婚姻已經很難繼續走下去了,因為在兩人婚姻存續階段,李偉添情人不斷。

你可能無法理解,像李偉添這樣一個一事無成,負債累累的男人,為何會有那麼多女人願意當他的情人,而且這些女人都和梁慧敏一樣,為李偉添付出了大筆金錢,甚至借錢給他開公司。

唯一能解釋的,就是李偉添是一個巧舌如簧的男人,擅長用甜言蜜語來哄騙女生。

這些女生一開始都相信李偉添的事業一定會有起色,就借錢給他開了一家又一家的公司。但這些公司在李偉添手上,一家接一家地倒閉。

李偉添根本就不是做事業的料,說白了,就是不願意腳踏實地。

在看清了李偉添之後,他的情人們也都相繼離開了他。

而梁慧敏在與李偉添分居了兩年之後,於2001年年初,向他提出協議離婚。但李偉添不同意,作為婚姻的過錯方,如果他與妻子離婚,就會淨身出戶,不僅會失去夫妻名下的共有房產,還會失去女兒的監護權。

協議不成,梁慧敏只好向法院提起訴訟離婚。

時間來到了2001年5月14日這天晚上,李偉添突然打電話給梁慧敏,說他想通了,願意協議離婚,希望梁慧敏撤銷訴訟,還說他已經準備好了一份離婚協議,馬上就到樓下了。

梁慧敏就說:“那你到的時候,直接上樓吧。”

李偉添說:“你媽媽和弟弟都在家,而且我們就要離婚了,我上去會很尷尬,還是你下樓吧。”

李偉添到梁慧敏家樓下時,大概是晚上11點鐘,梁慧敏正要哄女兒睡覺。女兒聽說爸爸就在樓下,說也要下樓見爸爸。

梁慧敏跟母親打了下招呼,就帶著女兒下樓了。

在樓下見到李偉添時,梁慧敏心情有些複雜,一方面為自己即將結束這段糟糕的婚姻感到輕鬆,另一方面,又為自己過去6年所付出的感情感到傷心。

李偉添從包裡拿出了離婚協議,卻發現兩人都沒有帶筆。

梁慧敏說:“那你在這裡看著女兒,我去樓上拿筆。”

梁慧敏的孃家位於後崗大道的一棟老式住宅,沒有電梯,她家住在4樓。就在梁慧敏走到3樓通往4樓的樓道時,突然竄出一個黑影,梁慧敏感到脖子微微一涼,緊接著,一股腥熱的血液從脖頸處噴湧而出。

她下意識地捂住正在流血的脖子,大喊救命!結果又被對方往胸口筆直地插了一刀。

李偉添聽到樓道的聲音,趕緊抱著女兒往樓上跑,發現妻子倒在一片血泊之中。梁慧敏的母親撥打了急救電話,但最終還是搶救無效離開了人世。

居民樓裡發生凶案,一時人心恍恍,新加坡警方立即展開調查,但案發現場除了一張採集不到可用指紋資訊的長方形報紙外,再沒有其他線索。

男子唆使15歲少年殺妻,庭審時全程面帶微笑,網友:嫁錯人真可怕

作為妻子遇害時的第一發現人,李偉添被警察叫去配合調查。

通常情況下,夫妻雙方如果妻子突然死亡,丈夫都會被列為第一嫌疑人。但是當天晚上,梁慧敏上樓拿筆時,李偉添和女兒一起在樓下,是聽到妻子的呼救聲才抱著女兒上樓的。

而且根據屍檢的結果,梁慧敏是從頸部正面、心肺正面被凶手殺害的。如果是李偉添尾隨梁慧敏,只能從後面下手。

也就是說,李偉添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據。

但是警方卻仍然決定從這個男人下手。因為他們發現了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

在梁慧敏的葬禮上,李偉添居然趴在棺木上,痛哭流涕!還一邊哭一邊不停地責怪是自己當時沒有帶筆,也沒有跟妻子一起上樓才導致妻子不幸。

男子唆使15歲少年殺妻,庭審時全程面帶微笑,網友:嫁錯人真可怕

要知道,案發當天,兩人是準備要籤離婚協議的,而且在此之前兩人感情已經破裂並且分居了兩年,李偉添有必要這麼傷心欲絕嗎?

除此之外,警方通過對李偉添的財務狀況進行調查,也發現了問題。李偉添經營的公司虧損嚴重,欠下了近百萬美元的債務,而他根本無力償還這些債務。

李偉添很清楚,作為婚姻的過錯方,一旦和梁慧敏離婚,他將一無所有,同時,梁慧敏先前買過一份家庭保險。如果妻子死了,他不僅可以獲得夫妻名下共同的房產,還會得到大筆的保險賠償金。

基於種種的利益考慮,警方認為,李偉添有重大作案嫌疑。於是,他們申請了搜查令,對李偉添位於帕西爾瑞斯街的住處進行搜查。

很快,他們就發現了重要的線索。在李偉添的處所,有一張被撕了一版的英文報紙,經過比對,被撕掉的這一版,和案發現場找到的那張長方形的報紙吻合,警方懷疑,這版被撕掉的抱紙是用來包裹凶器的。

但是,在梁慧敏遇害當時,李偉添又確實帶著女兒在樓下,那麼他究竟是怎麼行凶的呢?

警方在他的電腦裡找到了答案。

男子唆使15歲少年殺妻,庭審時全程面帶微笑,網友:嫁錯人真可怕

在李偉添的電腦裡,警方發現了有過明顯刪除痕跡的空白文件。經過對刪除的檔案進行復原,以及相關技術專家的核查,發現了這樣一段對話:

“你做得很好!酬金支付,要等等。過兩天警方不再追查我了,我就為你安排。”

原來,所謂完美的“不在場證據”,是因為李偉添僱傭了一個凶手。

而這個凶手,竟是一位十五歲的少年X(由於是未成年,警方沒有公佈姓名)。

新加坡警方的辦案效率非常的高,在案發後的第二天,就鎖定了凶手。

那麼,李偉添究竟是如何讓一個十五歲的無知少年去殺人的呢?

少年X被捕後,揭開了這一謎底。

原來X在10歲時就認識李偉添了,X有一隻小倉鼠,李偉添有一隻白色博美犬,兩人在溜寵物時偶然認識。由於兩人都有養寵物,一來二去就熱絡起來。但中間有很長一段時間,兩人都失去了聯絡。

2001年二月,李偉添突然又找上了X,這時,X已經是一個15歲的少年了。他經常和一群遊手好閒、無所事事的社會青年混在一起,這群青年中最大的22歲,最小的就是X,15歲。

李偉添就提出要認識他的朋友,X就將他帶到麥當勞,介紹給他的一眾夥伴。

男子唆使15歲少年殺妻,庭審時全程面帶微笑,網友:嫁錯人真可怕

出庭作證的少年

一開始,李偉添表現得很正常,但是和這群少年接觸久了之後,李偉添突然問他們一個奇怪的話題:“你們有人敢殺人嗎?”

少年們以為他只是隨便問問,嗤之以鼻到:“那要看殺人能得到什麼了?”

李偉添說:“10萬美金,如果可以得到10萬美金,你們敢殺人嗎?”

少年們沒想到李偉添竟然這麼認真地開價,但他們都覺得這種假設性的問題很無聊,就不再搭腔。

令少年沒想到的是,在之後的見面中,李偉添又多次向他們提出“殺人邀請”,而且還明確地告訴他們:“我說的是真的,我真的想找你們殺人,我要殺的人是我的妻子!”

少年們雖然遊手好閒,但並不是無知,誰不知道殺人要償命?你要殺你妻子為什麼不自己動手,為什麼要讓別人當你的替死鬼?

在多次詢問無果後,李偉添決定逐個擊破,他先找那些年紀大一點的少年,但都被他們拒絕。最後,他找到了年紀最小的X。

他將X請到家中,說服他幫助自己完成殺人計劃。他說:“只要我妻子死了,房子就是我的了,我真的可以付你10萬美金。”

又說:“只怪我自己膽子小,不敢做這件事。我知道你是一個非常有膽識有勇氣的人。殺人很簡單的,你一定能做到。”

就這樣,一個無知沒有定力的15歲小年,被稀裡糊塗地說動了。

為此,李偉添還給X制定了一個縝密的行動計劃,從準備過程到現場都交代得事無鉅細,包括:

要去買一頂可以遮住全臉的頭盔,避免臉部被別人看到;

去便利店買一副手套,避免作案時留下指紋;

要用容易藏起來的小刀,刀刃要足夠鋒利,長度要足夠刺入心臟;

要先劃受害物件的頸部,因為頸部是面板最脆弱的地方;

記得穿長袖,避免被殺害物件抓身表皮;

行凶後要記得拿走財物,擾亂警方調查......

為了確保作案順利,李偉添多次叫少年到家中去練習殺人技巧。

就這樣,時間來到5月14日,按照計劃,李偉添讓X事先躲在樓道,他打電話叫梁慧敏下樓,偽造成自己不在現場的證據,成功借少年的手殺害了妻子。

人證、物證俱在,5月18日,在案發的第4天,李偉添就被警方以“教唆他人行凶”的罪名逮捕。

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從李偉添被逮捕到第二天庭審,他全程都帶著令人琢磨不透的詭異笑容。

要說他是因為債務問題不想活了,似乎也不是。因為即使在確鑿的證據面前,李偉添仍然宣稱自己是無心的,他只是和少年開了個玩笑,他之所以開玩笑讓少年去殺人,是在教育他們不要“虛張聲勢、胡亂吹噓”“整天把自己以處跟人打架的事掛在嘴邊是不對的”。

但法官並不相信他的這種說法,如果只是開玩笑,承認10萬美金的報酬又是怎麼回事?李偉添又詭辯,如果他不這麼說,少年怎麼會相信他的話呢?

不過,這個詭辯很快就被李偉添的情人反駁。

1997年就和李偉添有染的何姓女子出庭作證,他曾經在李偉添身上花了大量金錢,甚至借債給他開公司。在離開李偉添時,她因此背上了高達10萬美金的債務。

男子唆使15歲少年殺妻,庭審時全程面帶微笑,網友:嫁錯人真可怕

出庭作證的何姓女子

李偉添不想還錢,何女士威脅他:“如果你不還錢,我就去自殺!”李偉添卻說:“就算你去自殺,我也沒錢還你。不如你先去殺了我妻子,這樣我就有錢還了!”

通過這些證人的證言以及李偉添的經濟情況,法官堅持認為,李偉添有足夠的殺人動機。

儘管這個男人自始至終都在否認自己犯下的罪行,但法律最終還是沒有饒過他。

2001年5月19日,李偉添被當庭判處死刑。2002年3月,他提出上訴,但最終被駁回,同年12月30日,李偉添被處以絞刑。

2017年,聯合國曾經發布一項報告,報告中顯示,在全球被殺害的女性當中,有58%的女性是死於親密關係的伴侶或其他家庭成員之中。

有人說,當你在想著要怎麼更好地經營婚姻時,每晚躺在你身邊的人卻無時無刻在想著怎麼殺你,世界上沒有比這更可怕的事了。

但可怕的其實不是婚姻,而是一個人的惡念。因為一個惡念,害死了一條人命的同時,讓一個4歲的孩子變成了孤兒,一個15歲的未成年人餘生都要在監獄中度過。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