繡春刀:“加錢哥”丁修,番外篇

語言: CN / TW / HK

我姓丁名修,字很潤,人送外號“加錢哥”。

繡春刀:“加錢哥”丁修,番外篇

此刻,我看着躺在面前空地上的師弟,心中五味雜陳。

昨天晚上,趙公公找到我,他出二百兩銀子要買我師弟的命。

我只能答應,因為趙公公與師弟之間的恩怨,我大概也知道一些,就算我拒絕了趙公公,他一樣不會放過我師弟,與其讓別人去殺我師弟,倒不如我親自動手,這樣我也許還有機會保住師弟一條命。

想到我和師弟以後可能會過上逃亡的日子,我便對趙公公提出了加錢的要求,再加上這些年從師弟那邊“勒索”過來的錢財(我都攢下來了),之後的逃亡生活應該不至於過得太慘。

繡春刀:“加錢哥”丁修,番外篇


01

今天黃昏,我找到了白鷺醫館的醫師張白鷺,謊稱身體不適,請他看病。

這老小子,一看我這身遊俠的打扮,就知道我不是一個好惹的人,不過他的醫術還不算太差,一搭上脈就知道我是裝出來的。

但他也算是個聰明人,不點破,只説我是勞累過度,休息幾日就好,還裝模作樣要給我開幾副提神安眠的藥。

我當然知道他是什麼貨色了,便開口道謝,並老老實實付了錢。

沒想到他居然敢當着我的面抓藥,可能他是覺得我是個外行,但我一眼就能看出來他給我開的藥方根本不是“保健”用的,都是些虎狼之藥。

繡春刀:“加錢哥”丁修,番外篇

雖説吃了不會立馬死人,但是容易上癮,而且越吃身體會越差。

我師弟就是這麼被他坑的,現在居然還想來坑我。

我突然拔出刀架在他脖子上,他立刻就慫了,“大爺,您這是幹什麼?”

我冷笑了一聲,“大夫,你給我開的這些藥真的是保健用的?”

他神色中閃過一絲慌亂,但語氣還算鎮定,“是啊!您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去其它醫館問問。”

我把刀往前輕輕一送,他脖子上立刻就有血冒出來了,“有一位每週六都來你醫館治咳嗽的靳爺,認識嗎?”

繡春刀:“加錢哥”丁修,番外篇

聽到這兒,他大概猜出來我為什麼找他麻煩了,趕緊點頭,“認識認識,他是個錦衣衞,我給他看病有一段時間了。”

我把刀再次往前送了一程,“那説説吧!這幾個月你一共騙了他多少錢?”

張白鷺知道事情已經瞞不住了,只好老實交代,

“我沒想坑他,但他看上我女兒了,我又不想把女兒嫁給他,可我也惹不起錦衣衞。只好在他的藥裏動了一點手腳,讓他的咳嗽日益加重,這樣,等他幹不了錦衣衞的時候,我就能光明正大地拒絕他。”

雖然一開始我就猜到了,但聽張白鷺自己説出來時,我還是感覺到了江湖險惡,我揪起他的衣領,甩手就是一個大耳刮子,

“江湖上都説殺醫生是大忌,但讓你這種醫生留下來只會殘害更多的人。”

“別、別、別殺...”


02

天上突然下起了雪,好美,好安靜。

師弟躺在地上,氣若游絲。我把刀尖頂在他胸口上,他嘴裏還在吶吶低語,“放過那姑娘,放過那姑娘。”

繡春刀:“加錢哥”丁修,番外篇

看到師弟這個樣子,我突然想起了小時候的一幕場景。

我自幼孤苦伶仃,是師父把我養大的。師父是個很嚴肅的人,不苟言笑,在江湖上小有名氣。

用師父的話來説,我是他撿回來的。

一日清晨,師父像往常一樣早起練功,他打開大門,門口有一個竹籃子,籃子裏有一個熟睡的嬰兒,除此以外沒有任何多餘的東西了,哪怕是一張字條。

師父抱着我,在附近逛了好大一圈,也沒看到別人,就只好把我留了下來。

我是從小看着師父教人練武長大的,但奇怪的是師父似乎從來沒打算教我練武,我只好白天把師父教過的招式記下來,晚上等師父睡着了再偷偷的練。

終於還是被師父發現了,師父厲聲斥責了我,“從今以後,不許你再練武,若再讓我看到,就趕你出家門。”

“為什麼?”我滿是委屈地問,“別人都能練,為什麼我不能?”

師父沒有理我,只是冷冷地丟下一句話,“我是為了保住你的命。”

直到師父臨終前,我才知道原因。

繡春刀:“加錢哥”丁修,番外篇

早年,師父曾有一個孩子,是天生的練武奇才,在師父的悉心教導下,小小年齡就闖出了一片名氣。可惜,年少成名以後他眼高於頂,且性格好勇鬥狠,後來遭到了小人暗算,屍骨無存。

從此以後,師父就有意退出江湖,做一個普通人,他不教我武功,也是不想讓我捲進江湖中那些無畏的爭鬥裏面。(他教人武功,只是為了生活)

可後面,因為一個人的出現,師父還是破例教我了。

被師父大罵以後,我賭氣跑下了山,可我只是一個幾歲的孩子,身上又沒有銀子,很快就流落街頭了。

有一次,我偷偷溜進了一家餐館,偷了客人的一隻燒雞,剛吃幾口,就被夥計發現了,夥伴抓着我就打,我絲毫沒有還手的能力。

就在我感覺自己快要被打死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個聲音,“放開他,他的錢我付了。”

循着聲音,我看到了一個比我還小的小孩子,但他的打扮儼然是一個小少爺,身後還跟着兩名僕從。

他走到我面前,笑着對我説:“餓了吧!我請你吃,你慢點吃。”

然後又轉頭跟餐館老闆説,“以後他如果想吃什麼,你就給他上,飯錢記在我的賬上。

胖老闆點頭哈腰,“好咧,靳少爺。”

説完,他就帶着僕從走了,他的背影也慢慢消失在我的視線當中,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反應過來:我忘記問他的名字了。

師父派的人終於找到了我,為了自己不被餓死或打死,我選擇跟他們回去。


03

一個月以後,師父興高采烈地找到我,(我從來沒見他那麼高興過)他身後還帶着一個小男孩,師父指着他跟我説:“他以後就是你的師弟了,你要負責保護他。”

小男孩抬起頭,我們四目相對,同時脱口而出,“是你。”

晚上師父找到了我,“從明天開始,我會教你武功,你師弟身體不好,你武功學好了,以後好保護他。”

繡春刀:“加錢哥”丁修,番外篇

我雖然責怪師父偏心,但能練武功,我還是很高興的,更何況還有師弟一起陪着我,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我對着師父重重地點了點頭,“嗯,我會保護好師弟的。”

之後的日子是快樂的,我跟師弟形影不離,一起練武,一起玩耍,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不過師父明顯更偏袒師弟,即使是我們兩個人一起闖了禍,但受罰的永遠是我一個人。

可這些小事這並不影響我跟師弟的感情,在我心中,他就是我在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也是除了師父以外唯一的親人

我原以為,這輩子我都可以跟師弟在一起,但他卻愛上了別人。

一個女人,白鷺醫館館主的女兒,張嫣。

繡春刀:“加錢哥”丁修,番外篇

所以,當趙公公找到我,讓我殺我師弟的時候,我第一個想法是先把張嫣給殺了。

沒想到我當着她的面殺了她爹時,她直接嚇暈過去了。

後面師弟就來了,他以為我侵犯了那姑娘,便發了瘋似的要找我拼命。

當然,他不是我的對手,很快就被我放倒了,當我把刀頂在他胸口的時候,他嘴裏還在想着那姑娘,“放過那姑娘。”

我正想着怎麼用張白鷺的屍體,像沈煉一樣玩一招“偷樑換柱”好騙過趙公公的時候,師弟突然一把推開我,“小心。”

剛喊完,他就被遠處的槍手給打死了。

繡春刀:“加錢哥”丁修,番外篇

我拿的是刀,別人拿的是槍,且敵暗我明,我只好先逃命。

逃出來以後,我就想去找趙公公報仇,但他似乎早有防備,我找不到下手的機會,於是我想起了沈煉。


04

兩個月後,趙公公逃到了關外,他叛國了,我就跟沈煉追到了關外。

我們設計騙趙公公,想伏殺他,沒想到他竟提前通知了金兵,雖然我更想親手殺了他,但我知道以沈煉的武功是抵擋不住一隊後金騎兵的。

繡春刀:“加錢哥”丁修,番外篇

我只好把這個機會讓給了沈煉,好在他沒有辜負我的期望。

師弟曾經説過,他最想去關外,因為他想看看人少的地方是什麼樣子,可惜生前,他沒能做到。

繡春刀:“加錢哥”丁修,番外篇

跟沈煉分別後,我就帶着師弟的骨灰留在了關外,自此世界上再也沒有人能將我們分開了。

(故事完)


關注@影視是個圈,往期更多精彩:


繡春刀:看張震面子才投了3000萬,“加錢哥”公認武力值第一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