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企業的經營理念決定了日本長期生存

語言: CN / TW / HK

世界中創業100年以上企業總數為8.66萬社、其中日本創業100年以上企業是3.3萬社佔41.3%。

企業的經營理念是企業的經營者為實現企業的目標而在企業經營活動中遵循的基本原則,通過某種形式的灌輸,宣傳給企業員工。

企業文化是維繫企業成員的統一性和凝聚力,以企業經營哲學、價值概念、目標信念和行為規範為內容的管理方式。企業文化具有民族性,企業不是一個孤立的經濟組織和生產單位,也不是許多生產人員和管理者的簡單組合。企業是社會群體中的一個經濟組織。企業文化也不是天然形成的,是企業所屬的民族文化影響、滲透的結果。企業文化根植於民族文化,直接反映民族文化的基本特點。研究日本企業文化不能離開日本傳統文化的大背景。

日本企業主張的“和”,不能單單是指企業內部的團結協作,而是意味著內部成員各自的主張和利益消融在集團中,大家一起為共同的目標努力。“和”是在成員利益長期平衡基礎上成立合作關係,是集團主義下只有成員具有穩定性才能起到作用的價值觀。“和”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一種向外部進取拓展的工具。日本企業“和”的含義;“內部和諧,以群體力量向外競爭”,“追求經濟利益和報效國家的雙重目標”。“和”在中日兩國民族性差異所帯來企業文化差異的最好例證。與中國和歐美的企業文化明顯不同。

日本民族的特性是集團主義。也是導致日本人有一些獨特行為傾向。“重視集團(公司)的人際關係,對所屬集團(公司)有很大的忠誠心和獻身精神,在集團(公司)中一般是很團結、而又協調性比較好。日本人為了維繫集團(公司)內部的和諧關係,日本人在集團(公司)內部一般謹慎謙和、而又委婉含蓄,和與人打交道注意考慮其他人的立場,儘量不會使他人下不來臺”。 在這樣的環境長期生活和工作下、使日本人相對比較壓抑,同時缺少創造性。在現代日本各種企業和團體中上級和下屬之間的關係仍然帯有很強的主從性質。集團(公司)內部一般都會有一個權威的人物,類似於在宗教中的教祖。日本人的“施恩”與“報恩”等觀念無形中影響著集團(公司)中的人際關係。集團(公司)中權威人物要保護和關心自己的下屬。下屬則以“報恩”的心態,非常努力和熱情工作,任何時候和情況下都能服從上級命令,保護集團(公司)的名譽等。

由於日本文化是翻譯文化,不斷學習和吸收他國先進技術和思想。到現在為止吸收多於輸出。在中國和其他地區日本產品和零件被廣泛地使用,但日本式管理和文化並沒有廣泛傳播。在國際舞臺上,看不到日本人的領導力。在世界上,日本零配件技術水平比較高,生產能力也比較強。但產品銷售能力方面卻比較差。例:現在世界大的手機廠家幾乎沒有日本廠家。但我們使用的手機中的主要零件幾乎都來自日本廠家。這說明日本廠家綜合管理能力和決策能力方面的能力需要改善。日本的決策方式是逐級報告和決策。也許有語言方面的原因,一般日本企業上層領導很少訪問客戶,基本上是聽當地駐在人員的報告和與駐在人員一起吃飯溝通來了解當地狀況。和其他國家不同的是員工更容易接受上級的直接指示方式,公司上層管理人員會安排人員訪問客戶和了解當地市場。

日本是個島國,流動性很差。公司為使員工對於公司有“家”的感覺,千方百計保護員工利益,提供各種福利。這種思想與日本思想正好合拍,採取長期就業政策,企業的年功序列製出現。只要工作時間長,在公司就可以學到很多的東西和知識,並能得到重視,逐年增加工資。日本的工會是企業工會。企業工會代表著工人利益,雖然和公司管理層之間也會有衝突,但還是講究和睦,有事協商。工會的領導將來也有可能成為企業管理層的可能性。因此,工會和公司管理層之間的關係十分奧祕。

日本著名作家中根千枝在『日本縱向社會的人間關係』中提到;日本的社會是縱向社會,公司與員工是僱傭關係;而歐美社會是橫向社會,公司與員工是一種契約平等的關係。在日本如果被問到「你的職業是什麼?」通常回答是「松下電器員工」,回答並不是他所從事的職業而是他所從事的行業或公司。這表明日本社會是縱向社會。在日本公司員工一般會到退休為止在一個公司工作是非常正常的事情。長期僱用形成主流。但是縱向社會也不是完全沒有橫向關係。在公司內部也存在一定的橫向關係。在日本戰前日本政府把日本天皇作為國“家”的家長。戰後,國家關係崩潰,日本人把公司作為家庭來追求。因此,員工像幼兒一樣,在內部構築親密的人際關係。

日本有名心理學者土井健郎這樣描述代表的日本人論;日本人是「幼兒化」依存的結構。「幼兒化」是母和子之間的關係成為日本社會的結構初型。日本人的精神生活是「義理人情」。日本的思唯特徵是非論理的「幼兒化」依存心裡。公司內部的上司和同僚,就像友人關係一樣。同樣需要雙方的信賴。部下對於上司存在依存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