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企业的经营理念决定了日本长期生存

语言: CN / TW / HK

世界中创业100年以上企业总数为8.66万社、其中日本创业100年以上企业是3.3万社占41.3%。

企业的经营理念是企业的经营者为实现企业的目标而在企业经营活动中遵循的基本原则,通过某种形式的灌输,宣传给企业员工。

企业文化是维系企业成员的统一性和凝聚力,以企业经营哲学、价值概念、目标信念和行为规范为内容的管理方式。企业文化具有民族性,企业不是一个孤立的经济组织和生产单位,也不是许多生产人员和管理者的简单组合。企业是社会群体中的一个经济组织。企业文化也不是天然形成的,是企业所属的民族文化影响、渗透的结果。企业文化根植于民族文化,直接反映民族文化的基本特点。研究日本企业文化不能离开日本传统文化的大背景。

日本企业主张的“和”,不能单单是指企业内部的团结协作,而是意味着内部成员各自的主张和利益消融在集团中,大家一起为共同的目标努力。“和”是在成员利益长期平衡基础上成立合作关系,是集团主义下只有成员具有稳定性才能起到作用的价值观。“和”本身不是目的,而是一种向外部进取拓展的工具。日本企业“和”的含义;“内部和谐,以群体力量向外竞争”,“追求经济利益和报效国家的双重目标”。“和”在中日两国民族性差异所帯来企业文化差异的最好例证。与中国和欧美的企业文化明显不同。

日本民族的特性是集团主义。也是导致日本人有一些独特行为倾向。“重视集团(公司)的人际关系,对所属集团(公司)有很大的忠诚心和献身精神,在集团(公司)中一般是很团结、而又协调性比较好。日本人为了维系集团(公司)内部的和谐关系,日本人在集团(公司)内部一般谨慎谦和、而又委婉含蓄,和与人打交道注意考虑其他人的立场,尽量不会使他人下不来台”。 在这样的环境長期生活和工作下、使日本人相对比较压抑,同时缺少创造性。在现代日本各种企业和团体中上级和下属之间的关系仍然帯有很強的主从性质。集团(公司)内部一般都会有一个权威的人物,类似于在宗教中的教祖。日本人的“施恩”与“报恩”等观念无形中影响着集团(公司)中的人际关系。集团(公司)中权威人物要保护和关心自己的下属。下属则以“报恩”的心态,非常努力和热情工作,任何时候和情況下都能服从上级命令,保护集团(公司)的名誉等。

由于日本文化是翻译文化,不断学习和吸收他国先进技术和思想。到现在为止吸收多于输出。在中国和其他地区日本产品和零件被广泛地使用,但日本式管理和文化并没有广泛传播。在国际舞台上,看不到日本人的领导力。在世界上,日本零配件技术水平比较高,生产能力也比较强。但产品销售能力方面却比较差。例:现在世界大的手机厂家几乎没有日本厂家。但我们使用的手机中的主要零件几乎都来自日本厂家。这说明日本厂家综合管理能力和决策能力方面的能力需要改善。日本的决策方式是逐级报告和决策。也许有语言方面的原因,一般日本企业上层领导很少访问客户,基本上是听当地驻在人员的报告和与驻在人员一起吃饭沟通来了解当地状况。和其他国家不同的是员工更容易接受上级的直接指示方式,公司上层管理人员会安排人员访问客户和了解当地市场。

日本是个岛国,流动性很差。公司为使员工对于公司有“家”的感觉,千方百计保护员工利益,提供各种福利。这种思想与日本思想正好合拍,采取长期就业政策,企业的年功序列制出现。只要工作时间长,在公司就可以学到很多的东西和知识,并能得到重视,逐年增加工资。日本的工会是企业工会。企业工会代表着工人利益,虽然和公司管理层之间也会有冲突,但还是讲究和睦,有事协商。工会的领导将来也有可能成为企业管理层的可能性。因此,工会和公司管理层之间的关系十分奥秘。

日本著名作家中根千枝在『日本纵向社会的人间关系』中提到;日本的社会是纵向社会,公司与员工是雇佣关系;而欧美社会是横向社会,公司与员工是一种契约平等的关系。在日本如果被问到「你的职业是什么?」通常回答是「松下电器员工」,回答并不是他所从事的职业而是他所从事的行业或公司。这表明日本社会是纵向社会。在日本公司员工一般会到退休为止在一个公司工作是非常正常的事情。长期雇用形成主流。但是纵向社会也不是完全没有横向关系。在公司内部也存在一定的横向关系。在日本战前日本政府把日本天皇作为国“家”的家长。战后,国家关系崩溃,日本人把公司作为家庭来追求。因此,员工像幼儿一样,在内部构筑亲密的人际关系。

日本有名心理学者土井健郎这样描述代表的日本人论;日本人是「幼儿化」依存的结构。「幼儿化」是母和子之间的关系成为日本社会的结构初型。日本人的精神生活是「义理人情」。日本的思唯特征是非论理的「幼儿化」依存心里。公司内部的上司和同僚,就像友人关系一样。同样需要双方的信赖。部下对于上司存在依存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