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的6個主要趨勢

語言: CN / TW / HK

大流行危機將迫使對經濟和社會進行一次重大變革。但是,不會突然出現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實際上發生的事情是近年來已經發生的重大變化的加速。內部和外部的政治秩序動盪以及內部和外部的經濟動盪都是由於已經發生的變化加速而引起的2021年的六個主要趨勢。

工業革命的轉型
技術變革,例如數字化。現有的政治秩序和經濟秩序在搖擺,而暗流無非就是這種技術變革。近年來,由於中產階級遂漸減少,發達國家的政治變得不穩定,這是因為在過去的幾十年中,諸如離岸外包之類的節省勞力的創新得到了發展,並且發達國家中等收入工人失去工作。數字技術使跨國公司能夠將他們的工作流程、方法和專利技術帶入不發達國家。結果是比較優勢不再是一個國家所有、而成為公司的所有。同時,即使在非製造業,數字技術也已經使許多流程工作自動化,高薪工作已經遂漸減少。這是自19世紀初工業革命以來的一個重大變化,但不只是這些變化近期還有可能發生了更大的變化。
在印刷術出現之前,信息在一些統治階級所有,信息本身是有限的,居住地以外的信息僅由有限數量的移民提供,例如旅行人員。但是,隨着凸版印刷技術的普及以及印刷品開始普及,動搖了封建制度本身,最終結束了長久的中世紀時代。自1990年代末以來,互聯網革命的影響人們可以立即獲取大量信息,社交平台可以使人們的關係變得平坦,而AI可以增強個人信息處理能力。現在已經超出了信息通信領域,運輸系統,能源系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最終很可能導致我們進入非物質社會

自然利率下降和潛在增長
自然利率和潛在增長率的下降是由於收入集中在一部分經濟主體的而造成的。沒有高技能的中等薪資工作的人被迫去低薪工作,低薪工作的人失去工作,從而造成工資帶來了下行壓力。富裕者利用他的平台和資本使創新的成果集中在富裕者身上,資本儲蓄在在發達國家但他們的支出有限、使自然利率和潛在的增長繼續停滯不前。在日本有公司不一定屬於股東意識,即使公司盈利也並不一定意味着集中在少數股東手中,因此也不會增加公司的支出。因此,零利率在日本將紮根。
即使開始有效疫苗的傳播並且開始週期性的經濟復甦,自然利率低迷和收入集中帶來的潛在增長率的趨勢也不會改變。許多人認為,創新(技術變革)將導致自然利率的回升和潛在的增長,它通過扭曲收入分配帶來了悖論。

2021年的6個主要趨勢

美國高収入1%和低収入50%所佔國民所得比率

經濟差距擴大
即使在這次大流行危機中,加速了經濟和社會的數字化,同時拉大了經濟差距。在感染蔓延更為嚴重的歐洲和美國,大公司廣泛採用了遠程辦公,這導致了分佈結構的新扭曲。由於選擇遠程工作無需到辦公室就可以順利開展業務。遷移到遠程工作可以更清楚地確定哪些工作能為公司節省成本、提高收益、為公司做出了貢獻,哪些沒有做出貢獻,但這還不是全部。在發達國家僱用高薪白領工人的需求減少了。利用遠程技術可以利用較低的勞動力成本部分替代新興國家的白領工人。與製造業相比,發達國家加速非製造業白領工作的離岸外包將對經濟和社會產生更大的影響。高薪工作正在減少,只有低薪工作正在增加。這樣形成非製造離岸鼓勵第二和第三浪潮。即使經濟在2021年復甦之後也要花很長時間才能達到疫情前的充分就業。即使達到充分就業,工人的平均工資也不會上升,因此通貨膨脹很可能仍將保持低迷。而只有部分公司和富人的儲蓄的增加將進一步加劇自然利率和潛在增長低迷的第二個趨勢。同時由於強制制定零利率政策。工資和通貨膨脹率沒有太大提高,但另一方面只會導致資產價格上漲並加劇經濟不平等。

發達國家中產階級是最大輸家的構成
2013年以來人們開始廣泛談論巨大的不平等時代的到來。但是,隨着時間的流逝,很明顯發達國家的經濟差距正在擴大,但中產階級的人數正在被不斷崛起的新興國家(如中國)形成均衡進步。如果有14億人致富那麼全球的經濟不平等現象將會縮小。在截至2008年的20年中,按收入順序從非洲最貧窮的國家到美國的超富翁進行了分析,收入最高的1%人羣的收入增長了65%,主要集中在發達國家。在此期間最大的輸家是發達國家的中下階層收入增長很少,最大的贏家是亞洲高增長國家的中產階級,例如中國,收入增長了75%。由於分佈的形狀被命名為“大象曲線”。

2021年的6個主要趨勢

世界製造業市場佔有率

正如我們已經討論過的那樣,大流行性危機已導致越來越多的收入集中在美國的富人中,而一些中產階級的收入也有所下降。另一方面,中國的中產階級繼續向前發展。發達國家的中產階級是最大的輸家,發達國家的富裕階層和新興國家的中產階級是最大的贏家,其構成本身似乎並沒有太大變化。
19世紀初工業革命開始時,西歐國家剛剛開始從農業社會過渡,美國,歐洲和亞洲國家之間的差距很小。然後,工業化使西方國家和新興國家的經濟差距遂漸拉開距離,自1990年代後半期以來,人口眾多的亞洲特別是中國的亞洲一直保持着高增長,解決全球不平等的“大融合時代”已經開始。

現有政治精英的衰落
新興國的中間層和發達國家是富裕的成為贏家,發達國家的中間層是失敗者,如果他不改變那種構成,發達國家將產生政治分裂。第六趨勢是發達國家政治精英的衰落。對現有精英政治的反感將進一步增加。
即使在特朗普於1月20日離任,美國的社會分裂仍將繼續加劇,共和黨不會重返特朗普之前的保守黨,但會繼續加強特朗普黨的出現。即使在民主黨中,中間派也將繼續衰落,而更加重視經濟差距的左翼勢力將增加權力。許多人期望新的拜登政府能夠彌合經濟差距,但是實際上要恢復漸進式徵税的税收結構並不容易。從歷史上看,擴大的經濟不平等在未來不太可能繼續,但是這種調整需要諸如戰爭和革命之類的暴力機制。因此不太可能立即達到調整開始閾值。

2021年的6個主要趨勢

美國高所得上位0.1%和低所得下位90%平均税率

美中衝突仍在繼續
技術變革改變了國內經濟結構,擾亂了國內政治秩序。在全球範圍內都具有類似問題。中國享有創新和全球化等技術變革的最大好處。由於美國不願能看到中國崛起,對中國的強硬立場是美國政治上唯一的兩黨協議,在新的拜登政府執政期間不會改變。只要兩國保持理性,威懾力量就會共同發揮作用,霸權國家和新興國家衝突的“修西底德陷阱”很可能會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