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的6个主要趋势

语言: CN / TW / HK

大流行危机将迫使对经济和社会进行一次重大变革。但是,不会突然出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实际上发生的事情是近年来已经发生的重大变化的加速。内部和外部的政治秩序动荡以及内部和外部的经济动荡都是由于已经发生的变化加速而引起的2021年的六个主要趋势。

工业革命的转型
技术变革,例如数字化。现有的政治秩序和经济秩序在摇摆,而暗流无非就是这种技术变革。近年来,由于中产阶级遂渐减少,发达国家的政治变得不稳定,这是因为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诸如离岸外包之类的节省劳力的创新得到了发展,并且发达国家中等收入工人失去工作。数字技术使跨国公司能够将他们的工作流程、方法和专利技术带入不发达国家。结果是比较优势不再是一个国家所有、而成为公司的所有。同时,即使在非制造业,数字技术也已经使许多流程工作自动化,高薪工作已经遂渐减少。这是自19世纪初工业革命以来的一个重大变化,但不只是这些变化近期还有可能发生了更大的变化。
在印刷术出现之前,信息在一些统治阶级所有,信息本身是有限的,居住地以外的信息仅由有限数量的移民提供,例如旅行人员。但是,随着凸版印刷技术的普及以及印刷品开始普及,动摇了封建制度本身,最终结束了长久的中世纪时代。自1990年代末以来,互联网革命的影响人们可以立即获取大量信息,社交平台可以使人们的关系变得平坦,而AI可以增强个人信息处理能力。现在已经超出了信息通信领域,运输系统,能源系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最终很可能导致我们进入非物质社会

自然利率下降和潜在增长
自然利率和潜在增长率的下降是由于收入集中在一部分经济主体的而造成的。没有高技能的中等薪资工作的人被迫去低薪工作,低薪工作的人失去工作,从而造成工资带来了下行压力。富裕者利用他的平台和资本使创新的成果集中在富裕者身上,资本储蓄在在发达国家但他们的支出有限、使自然利率和潜在的增长继续停滞不前。在日本有公司不一定属于股东意识,即使公司盈利也并不一定意味着集中在少数股东手中,因此也不会增加公司的支出。因此,零利率在日本将扎根。
即使开始有效疫苗的传播并且开始周期性的经济复苏,自然利率低迷和收入集中带来的潜在增长率的趋势也不会改变。许多人认为,创新(技术变革)将导致自然利率的回升和潜在的增长,它通过扭曲收入分配带来了悖论。

2021年的6个主要趋势

美国高収入1%和低収入50%所占国民所得比率

经济差距扩大
即使在这次大流行危机中,加速了经济和社会的数字化,同时拉大了经济差距。在感染蔓延更为严重的欧洲和美国,大公司广泛采用了远程办公,这导致了分布结构的新扭曲。由于选择远程工作无需到办公室就可以顺利开展业务。迁移到远程工作可以更清楚地确定哪些工作能为公司节省成本、提高收益、为公司做出了贡献,哪些没有做出贡献,但这还不是全部。在发达国家雇用高薪白领工人的需求减少了。利用远程技术可以利用较低的劳动力成本部分替代新兴国家的白领工人。与制造业相比,发达国家加速非制造业白领工作的离岸外包将对经济和社会产生更大的影响。高薪工作正在减少,只有低薪工作正在增加。这样形成非制造离岸鼓励第二和第三浪潮。即使经济在2021年复苏之后也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达到疫情前的充分就业。即使达到充分就业,工人的平均工资也不会上升,因此通货膨胀很可能仍将保持低迷。而只有部分公司和富人的储蓄的增加将进一步加剧自然利率和潜在增长低迷的第二个趋势。同时由于强制制定零利率政策。工资和通货膨胀率没有太大提高,但另一方面只会导致资产价格上涨并加剧经济不平等。

发达国家中产阶级是最大输家的构成
2013年以来人们开始广泛谈论巨大的不平等时代的到来。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很明显发达国家的经济差距正在扩大,但中产阶级的人数正在被不断崛起的新兴国家(如中国)形成均衡进步。如果有14亿人致富那么全球的经济不平等现象将会缩小。在截至2008年的20年中,按收入顺序从非洲最贫穷的国家到美国的超富翁进行了分析,收入最高的1%人群的收入增长了65%,主要集中在发达国家。在此期间最大的输家是发达国家的中下阶层收入增长很少,最大的赢家是亚洲高增长国家的中产阶级,例如中国,收入增长了75%。由于分布的形状被命名为“大象曲线”。

2021年的6个主要趋势

世界製造業市場占有率

正如我们已经讨论过的那样,大流行性危机已导致越来越多的收入集中在美国的富人中,而一些中产阶级的收入也有所下降。另一方面,中国的中产阶级继续向前发展。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是最大的输家,发达国家的富裕阶层和新兴国家的中产阶级是最大的赢家,其构成本身似乎并没有太大变化。
19世纪初工业革命开始时,西欧国家刚刚开始从农业社会过渡,美国,欧洲和亚洲国家之间的差距很小。然后,工业化使西方国家和新兴国家的经济差距遂渐拉开距离,自1990年代后半期以来,人口众多的亚洲特别是中国的亚洲一直保持着高增长,解决全球不平等的“大融合时代”已经开始。

现有政治精英的衰落
新兴国的中间层和发达国家是富裕的成为赢家,发达国家的中间层是失败者,如果他不改变那种构成,发达国家将产生政治分裂。第六趋势是发达国家政治精英的衰落。对现有精英政治的反感将进一步增加。
即使在特朗普于1月20日离任,美国的社会分裂仍将继续加剧,共和党不会重返特朗普之前的保守党,但会继续加强特朗普党的出现。即使在民主党中,中间派也将继续衰落,而更加重视经济差距的左翼势力将增加权力。许多人期望新的拜登政府能够弥合经济差距,但是实际上要恢复渐进式征税的税收结构并不容易。从历史上看,扩大的经济不平等在未来不太可能继续,但是这种调整需要诸如战争和革命之类的暴力机制。因此不太可能立即达到调整开始阈值。

2021年的6个主要趋势

美国高所得上位0.1%和低所得下位90%平均税率

美中冲突仍在继续
技术变革改变了国内经济结构,扰乱了国内政治秩序。在全球范围内都具有类似问题。中国享有创新和全球化等技术变革的最大好处。由于美国不愿能看到中国崛起,对中国的强硬立场是美国政治上唯一的两党协议,在新的拜登政府执政期间不会改变。只要两国保持理性,威慑力量就会共同发挥作用,霸权国家和新兴国家冲突的“修西底德陷阱”很可能会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