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家物企都是400%超高速增长,谁更优秀?

语言: CN / TW / HK

有一句话是:

今天这个时代,最大的特点是顾客不足。

在这个游戏背景下,企业领先的关键是:创造市场。

正在角逐资本市场的物企,从最初被发现价值到被质疑到现在一直在寻找及实现价值,基本上都在贴合“创造市场”这四个字。

而社区增值服务,就是为实现这四个字创造的一把利刃。

物企中报季落幕,上市物企依然在规模速度与激情中。但即便是在管面积在1亿平以上的物企,也有一些有了扩张颓势的苗头。

这两家物企都是400%超高速增长,谁更优秀?

如果说规模是底色,社区增值服务则是各类新鲜亮色,能不能成为一件艺术品,看的就是社区增值服务这第二条增长曲线,成色如何。

日新网统计了今年上半年,上市物企在社区增值方面的成绩。按照在管面积,节选前20位的,我们得到这样一个表格:

这两家物企都是400%超高速增长,谁更优秀?

53家上市物企,在过去的一年里,除了少数几家大部分收入来自于非住宅物业的企业,基本上都迎来了社区增值服务的快速增长,有18家物企同比增幅超过了100%,甚至还有两家增幅超过了400%,分别是金科服务和融信服务。

这两家物企都是400%超高速增长,谁更优秀?

一个是规模top10,一个在管面积在2300万平方米左右的腰尾部,就这么在社区增值服务这个模块的营收上相遇了。

从社区增值服务的业务范围来看,这两家开展的业务有不少相似的地方,尤其是装修美居、生活服务这两大类,表格里的物企基本上都在开展,另外,空间运营也是一个万能业务,今年开始,中介服务或许也很快就能晋级。

那么问题来了,这两家同样超4倍的增速,业务的表现也是一样的品质吗?

这两家物企都是400%超高速增长,谁更优秀?

融信服务 据中报整理

这两家物企都是400%超高速增长,谁更优秀?

金科服务 据中报整理

融信服务财报里将四块业务写得很清楚,并且有三部分都起了新名字。我们一般说,新名字就是新起点,如果要作为新的战略方向,一套成体系的命名必不可少。

金科服务也有品牌化的动作,比如家庭生活板块的金科金选、家居焕新板块的金科悦家。

但是,如果对比社区增值服务和总收入,就会发现,金科服务和融信服务的社区增值服务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均有大幅度提高,增幅来说,融信服务更胜一筹。但金科服务占比有25.2%,而融信服务只有6.2%。

这两家物企都是400%超高速增长,谁更优秀?

考虑到规模带来的影响,再粗略对比项目平均收益,差距会更加明显:

这两家物企都是400%超高速增长,谁更优秀?

不考虑项目类型的影响,假设在管项目全部是1000户的住宅社区,这就意味着,融信服务半年里只从每户赚到了200多块钱,金科服务则是800多的水平,差了近4倍。

对比两家企业的项目所在地,融信服务大部分在管项目在海西地区和长三角地区,金科服务的核心区域在西南地区。按照最新发布的上半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较高的北上苏杭在6万元以上,相对落后地区县市也有1.4~1.7万元的水平。

也就是说,地区居民消费水平带来的影响不大。

对比二者具体业务,融信服务收益最高的和美生活,对应到金科服务的家庭生活部分,则只能在几个业务板块中排第三。

而融信服务的租售业务不增反降了8个点,上半年收入仅有80万元左右。

美居部分,从收入方面来看,双方表现都是差强人意,但金科服务也做到了230%的增速。

融信服务缺乏的旅居和园区经营部分,则是金科服务收入的大头,增速超10倍的旅居模块,在去年还受到疫情影响波动较大,依然亮眼。

这两家物企都是400%超高速增长,谁更优秀?

作为top级的金科服务,在社区增值服务的探索上走在了前列,融信服务作为刚刚开始进入资本市场的物企,稍微落后半步。

值得注意的是金科服务财报中这个字眼:基于社区,面向社会。

这句话正好应对这样几个不容忽视的数字:每年有40%的消费决策是在社区里产生的。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20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2020年我国最终消费率接近55%

社区增值服务开始被反复提及还是近几年的事,很多人说物管40年,现在刚创业。

对比收入水平与消费率,社区里这几百块的收益,依然是在刚起步。

但既然占领了社区这个流量池,就必然可以基于社区,造一个市场。

到下次财报季,一定又是一番超高速爆表,不知道走在最前面的又将是谁。


你觉得评价一家物企的社区增值服务增长是否优秀,是通过营业总额、增长率还是户均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