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情時代閲讀史

語言: CN / TW / HK
後疫情時代閲讀史

文|朱曉培

校對|大道格

“居家第23天,我終於看完了《昨日的世界》《霍亂時期的愛情》。疫情和居家容易讓人變得焦慮,但讀書真的可以讓人平靜。”住在上海徐彙區的張艾説。

張艾在某化學公司做業務經理,平時業務繁忙,去年在拼多多趁着“多多讀書月”拼了很多書,但是一直沒時間讀。這一次上海長時間的居家,他乾脆把時間都用來看書。

平日裏忙於生計,讓人很難有大塊的時間用來讀書,只能見縫插針,利用碎片化的時間“淘知識”。而疫情發生後,隨着居家時間增多,很多人都加入了埋頭讀書的行列。

後疫情時代閲讀史

隨着閲讀人羣的增多,紙質書的銷量也水漲船高。《2021多多閲讀報吿》顯示,在第一季、第二季的“多多讀書月”中,文學小説類圖書拼單量同比增長超265.6%,社科經管類圖書拼單量同比增長達228.6%。

閲讀的力量

1665年4月,牛頓獲得了劍橋大學的學士學位,當他正躊躇滿志地準備向劍橋三一學院研究員的目標邁進之際,一百公里以外的倫敦爆發瘟疫的壞消息不斷傳來。

到夏天,疫情肆虐達到了頂峯,整座倫敦城都籠罩在死亡的陰影中。關閉學校、返鄉隔離的通知,下達到了劍橋大學的每一個學院。牛頓收拾行囊,回到了故鄉,林肯郡的烏爾索普村。

瘟疫關閉了大學校園,卻沒有關閉牛頓的精神世界。回到家鄉的牛頓,埋頭讀書、靜思、寫作,並在數學、光學和力學領域取得了重要突破。1667年劍橋大學復課後,牛頓順利被選為研究員。

“培養閲讀的習慣,就是為你自己構建一座避難所,讓你得以逃離人世間幾乎所有的痛苦與不幸。”正如毛姆所説的那般,閲讀,能讓人平靜和感到幸福。

2020年初,武漢暴發疫情的時候,博士後付小鋒在方艙醫院隔離時的一張閲讀《政治秩序的起源》的讀書照而意外走紅,被網友成為稱為“讀書哥”。之後,就連此書的作者——美國學者福山,也在自己的社交網絡上,轉發了這張特殊的“讀書照”。

後疫情時代閲讀史

一張安靜地“讀書照”,撫慰了疫情中慌亂的人心,也讓人們看到了閲讀的重要性。

人類的成長往往不發生在舒適區,而是在艱難憂患當中。湖南師大歷史文化學院教授鄭佳明就認為,在逆境中更要讀書。“隨着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整個世界都處在逆境當中,從個人、家庭到單位、國家乃至整個世界,都要面對這場挑戰。但事實上,從對立統一、否定之否定等理論出發,逆境其實是整個世界的常態,因此我們要學會應對逆境,更應該學會在逆境中閲讀、思考,最後超越逆境重新出發。”

中國也有句老話,“耕讀傳家久,詩書繼世長”。讀書不只改變個人命運,還關涉一個家族的延續。讀書對一個家族意義重大,對一個國家同樣也是如此。所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創立了世界讀書日,通過讀書,各國實現文脈賡續,精神相傳。

而今年的世界讀書日期間,拼多多的大型知識普惠行動“多多讀書月”第三季,聯合國內主流出版社、圖書出版公司、作家等,通過源頭直接補貼等方式,希望讓每一位愛書的消費者,能找到自己的心愛讀物,建構更豐富的精神世界。

後疫情中的閲讀

閲讀的奇妙之處,用劉勰的話來説就是,“思接千載,視通萬里”。

雖然疫情讓很多人的活動都被侷限在單一的空間裏,但翻開一本書,精神就會獲得無窮的自由。在紛紜的人物和故事中,我們彷彿走過了很多路,看見了很多風景。

後疫情時代閲讀史

“弗洛倫蒂諾.阿里薩對女主説:‘這個機會我等了半個多世紀,就是為了能再一次向您重申我對您永恆的忠誠和不渝的愛情’。這句話就像《大話西遊》中至尊寶説的那句:‘假如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我願意對她説,我愛你。如果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令人動容”。

張艾説,看完《霍亂中的愛情》,感受到了馬爾克斯對人生、感情和情趣的體驗和思考。就像《霍亂中的愛情》曾經鼓勵正在面臨着困苦、瀕臨幻滅的拉丁美洲能夠珍惜當下,獲得重生一樣,後疫情時代的人們,想要從書中獲得慰藉和鼓勵。

而這本書,也是疫情以來的暢銷書。前兩季的“多多讀書月”,《浮生六記》《霍亂時期的愛情》和《解憂雜貨店》登頂圖書排行榜前三名。

後疫情時代閲讀史

實際上,疫情以來,和疫情、生活相關的書籍都大受用户的歡迎。《昨日的世界》《平凡的世界》都出現在了網店暢銷書排行榜。

除此以外,人們的閲讀也呈現出了多元化的特點。據“多多讀書月”負責人介紹,在三四線城市的消費者中,購買社科哲學藝術類目的比例在上升。《先生》《浮生六記》《萬古江河》《萬曆十五年》《人生海海》等社科類經典書籍,在下沉市場需求旺盛。

女性主義書籍也較受歡迎。《人生由我》《向前一步》《知曉我姓名》《巴黎評論:女性作家訪談》《第二性》等在“多多讀書月”裏備受歡迎,《知曉我姓名》更是屢次斷貨。

為了滿足人們多元閲讀的需求,從2022年4月開始的第三季“多多讀書月”,根據前兩季的數據分析,特地對數目進行了改進和迭代。在權威出版社聯合推介,以及及在諾貝爾文學獎、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及權威熱銷榜單基礎上,“多多讀書月”篩選而出500萬冊正版經典圖書,給予了百億補貼。

“我們希望以“平價好書 全民悦讀”的理念,傾斜資源、投入力量,和社會各界人士在一起,做更多的有意義的事情。”多多讀書月的負責人説。

平台與社會“共生向上”

古人有云:“書猶藥也,善讀之可以醫愚”。

讀書,是一種啟發心智的精神修煉,還可以讓人看見更美的世界,遇到更好的自己。正像法國哲學家笛卡爾説的那樣:“讀一切好的書,就是和許多高尚的人談話、交朋友”。

連續9年來,兩會上的政府工作報吿中,都有明確倡導全民閲讀。2022年的政府工作報吿中更明確指出,“豐富人民羣眾精神文化生活。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深化羣眾性精神文明創建。繁榮新聞出版、廣播影視、文學藝術、哲學社會科學和檔案等事業。深入推進全民閲讀。”

然而,由於過去的經濟、教育、地理環境等各種條件的限制,並非每個人都能獲得閲讀的權利。

後疫情時代閲讀史

紀錄片《幸好還有書籍》曾講到過一個故事。一對夫妻開了一家流動書屋,在全國各地賣書。一次,他們來到了一個村子裏,一羣剛從地裏幹活回來的爺爺奶奶圍了過來,好奇地看着這些花花綠綠的圖書封面,卻不敢下手去摸。店主吿訴這些老人:“這裏的書都可以打開看,沒開封的也都可以看,書就是希望它被看。”

“多多讀書月”的緣起,也是2020年,拼多多工作人員在“三區三州”地區助力脱貧攻堅時,發現了當地人對於知識消費的強烈渴望。於是,在2021年的世界讀書日,拼多多將知識普惠正式確認為長期戰略。

“多多讀書月”的負責人説,作為國內用户規模最大的電商平台、最大的農產品上行平台,拼多多不僅要滿足消費者的產品、食品的需求,也希望通過補貼正版,引入更多的國內權威出版社,為消費者提供精神食糧。

過去一年時間裏,“多多讀書月”成立了百人專項小組,發起平台迄今以來規模最大的知識普惠行動“多多讀書月”,包括成立億元讀書基金、扶持作者的“眾聲創作者計劃”,針對偏遠地區的“為你讀書”公益捐贈行動,及聯合出版社發起的平價正版公益聯盟。

真金白銀的補貼,讓更多的用户獲得了閲讀的權利。以最受歡迎的《霍亂時期的愛情》為例,這本原價68元的圖書,在拼多多上,用户通過“拼書”的方式,只要十幾元就能買到。

這些低價的優質正版書籍,也在為縮小城鄉間的知識差距貢獻着力量。數據顯示,通過“多多讀書月”活動,農村地區的圖書訂單量、圖書交易額同比增長超過154%;鄉村中小學的圖書訂單量、圖書交易額同比增長超過110%。來自160個國家鄉村振興重點幫扶縣的圖書訂單量、圖書交易額增速均超過了123%。

後疫情時代閲讀史

值得一提的是,過去一年時間裏,“為你讀書”還聯合全國各地有影響力的媒體、知名作家、出版社等,持續四川涼山、湖北、新疆、青海、甘肅等地偏遠地區為學校的孩子們捐書和讀書。迄今為止,累計捐贈圖書十餘萬冊。

“多多讀書月”,將用户的需求滿足從物質上升精神需求,也體現出了拼多多基於自身平台定位,持續為消費者輸出價值的決心。這種平台與社會力量“共生向上”的關係,是拼多多能夠穩固成長的基礎,也是其向上發展的動力。

“腹有詩書氣自華,最是書香能致遠。”拼多多將知識普惠作為長期戰略,激發了“鮎魚效應”,促使更多平台加入到知識普惠的行列。而拼多多與這些平台一起,成為促進全民閲讀、構建書香社會的一份綿綿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