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祕的中情局,一起看看美國刑訊史上最慘無人道的十三種酷刑

語言: CN / TW / HK

美國虐囚早已經不是新鮮事,從關押的第一個囚犯起,中情局就不斷利用強化審訊手段,有時候持續一連數天或數週。中情局經常利用的強化審訊技術包括:掌嘴、把囚犯往牆上撞、擊打腹部、剝奪睡眠、把囚犯扒光,並且經常幾種手段一起使用。最臭名昭著的是水刑,多名在押人員被施加水刑,一些人因此患上精神疾病。

神祕的中情局,一起看看美國刑訊史上最慘無人道的十三種酷刑

根據美國現有的資料,我們整理出中情局的13種酷刑

1. 立正抓領(Attention grasp)

按照美國參議院的一項報告,“根據這技術,審訊人員將被審訊者的雙手固定住,接著用兩隻手分別抓住領口,然後快速旋轉搖晃。”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道,這一技術最關鍵的地方就是不涉及肉體上的痛苦。由於不存在明顯的疼痛,它難以被認為會造成嚴重的身體疼痛或者痛苦。

曾在中情局工作逾30年、出任代理法律總顧問約翰·裡佐在其書中透露,這一手段曾經使用在伊拉克在押人員阿布·祖貝達身上。

2. 控頭技術(Facial hold)

審訊人員雙手按著囚犯的面頰,不讓囚犯的頭移動,同時手指要避免碰到囚犯的眼睛。同樣,由於不存在明顯的疼痛,它難以被認為會造成嚴重的身體疼痛或者痛苦。裡佐在其書中透露,這一手段也曾經使用在祖貝達身上。

3. 面牆站立(Wall standing)

讓囚犯和牆保持約1.2米的距離,然後雙腳分開雙臂向前伸直,只用手指支撐在牆上承擔全身重量,不允許變換姿勢。審問者常常會讓囚犯這樣無止境地站下去。

這個方法看似簡單,但卻因為對犯人精神和體力的雙重摺磨而被視為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在中情局看來,與之有關的痛苦還不足以達到損害健康的程度。

4. 拳擊腹部(Abdominal slap)

囚犯雙手被捆在背後,審訊人員站在囚犯胃部不遠處,不斷反手打囚犯耳光,再拳擊囚犯腹部。

根據美國民權聯盟在2009年獲得的一份政府檔案,這一酷刑用於懲罰、侮辱囚犯,讓其感到恐慌和絕望。一些審訊人員還受到警匪片啟發,學會了用電話簿墊著疑犯肚皮,再用重物猛擊的招數,因為這樣不會在面板表面留下痕跡。

5. 裸體羞辱(Nudity)

囚犯關在牢房的時候會被扒光衣服,包括女審訊員在內的中情局人員會對其進行性侮辱。祖貝達在監獄時完**體,只有在被審訊時才會給一條毛巾遮羞。有些囚犯被審訊時甚至連遮羞布都沒有,只有被凍得不行時才有衣服穿。還有囚犯被要求赤裸罰站很長時間。考慮到文化的因素,這一措施給許多囚犯帶來“嚴重的精神痛苦”。

神祕的中情局,一起看看美國刑訊史上最慘無人道的十三種酷刑

6. 水刑(Waterboarding)

最臭名昭著的是“水刑”,這是一種使囚犯以為自己快被溺斃的刑訊方式,犯人被綁成腳比頭高的姿勢,臉部被毛巾蓋住,然後把水倒在囚犯臉上。

這種酷刑會使囚犯產生快要窒息和淹死的感覺,施行時間過長會讓囚犯出現全身痙攣和嘔吐現象。涉嫌主謀“9·11”恐怖襲擊事件的哈立德·謝赫183次遭受水刑,多次幾乎溺死。他一度受刑是被強迫要求承認一項莫須有的罪名。

一般囚犯在這種酷刑下平均只能熬過14秒,便紛紛求饒。但哈立德曾讓審訊人員大吃一驚,因為他足足堅持了2分半鐘。

7. 壓力姿勢(Stress positions)

讓囚犯伸直腿向前或跪著,雙手銬在頭頂上,身體後仰45度,長時間不準動。

根據一份美國政府檔案,中情局在祖貝達身上用過兩招:一是讓他雙腳向外扭曲坐在地上,雙手高舉過頭頂;二是讓他跪在地上,身體向後傾斜45度。

2003年審訊涉嫌為美國“科爾”號驅逐艦爆炸襲擊事件主謀的阿卜德·拉希姆·納希裡時,納希裡被迫雙手舉過頭頂站立4小時,甚至雙眼被蒙、頭部接近啟動的電鑽。

8. 掌摑(Facial slap)

這一手段被命名為“面部冒犯性扇擊”,中情局明確規定了要打擊囚犯的嘴脣至耳朵旁邊側頰部位。

這一手段的目的是使囚犯感覺震驚或羞辱。裡佐解釋說,祖貝達當時就覺得自己不該被這樣對待。

9. 強迫灌腸(Dietary manipulation)

審問者將囚犯的食物換作流食。有的囚犯被強迫灌流食,有的囚犯則被灌食蛋白質飲品亞培安素(腸內營養粉劑),這樣,他們在接受水刑時才不會嘔吐。根據報告,2002年,審問者給祖貝達灌的就是由安素和水組成的流食。不過,審問者偶爾也會用腐爛物、麵粉加上調味汁強迫灌腸。

10. 撞牆(Walling)把囚犯拉過來再猛推到牆上,讓他的肩胛骨撞在牆上,為了防止囚犯脖頸受傷,要給他圍上擰好的毛巾。中情局認為,對於那些經歷過其他酷刑的人來說,撞牆的聲音所帶來的傷害才是雪上加霜的。2003年3月22日,哈立德·謝赫曾經歷密集的審訊與撞牆。因為沒有給出任何資訊,中情局又對他實施了水刑。一小時後,中情局說,“他說他準備好開口”。

11. 盒子禁閉(Cramped confinement)

把囚犯關在狹小的黑暗空間裡,使其伸展不開身體。有的囚犯被塞進滿足一人站立的盒子,罰站18個小時;有的則需要蜷縮排一個更小的盒子,關上2個小時。囚犯常常被剝光衣服,雙手吊舉過頭。他們還被嘈雜的音樂與噪音轟炸,只有1個水桶充當馬桶,有些囚犯會被強迫穿尿布。當審問者審訊祖貝達時,還被允許在盒子裡放上一隻“無害”昆蟲。

12. 冰水浴(Water dousing)

中情局還用冰水對囚犯進行所謂的“沐浴”。在溫度約為10攝氏度的囚室中,囚犯被強迫渾身赤裸地躺在地板上,審問者一遍又一遍將冰水倒到囚犯身上,防水布在其周圍圍成一個浴缸的形狀。有時候,冰水浴也會用在保持站立姿勢並剝奪睡眠的情況下進行。審問者必須保證水不會進入囚犯的鼻子、嘴巴或眼睛。

涉恐嫌疑人古爾·拉赫曼就曾遭受過冰水浴,他被銬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過夜,次日死於體溫過低。美國參議院的一項報告認為:“這一技術會否給身體帶來嚴重的疼痛和痛苦,審問者並不能預期。”

13. 剝奪睡眠(Sleep deprivation)

睡眠剝奪是歷史悠久的酷刑,可追溯至一世紀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時期。中情局能讓囚犯一連180個小時醒著,期間囚犯通常站著,或者處在受壓的姿勢。有時候,囚犯的手被銬在頭頂,囚犯往往因此骨折或脫臼。

為讓囚犯長時間無法入睡,中情局會用兩個大燈照囚犯,有時還會播放強烈噪音。祖貝達曾被關進燈火24小時通明的房間,或是被不斷轟炸訊問而無法睡覺。在中情局位於阿富汗的設施“鹽坑”,本·拉丹保鏢裡達·納賈爾被禁止睡覺一個月,精神崩潰。而後,他被捱餓、銬住受凍、不得上廁所,只能使用**尿布。

“審訊手段堪比“蓋世太保”美國中情局原分析師雷蒙·麥戈文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美國中情局工作人員對囚犯使用的酷刑手段與蓋世太保(納粹德國祕密警察)手法相同。很顯然,美國中情局的審訊手段遠非這13種酷刑所能涵蓋。

按照此前的報道,中情局曾經使用沸水煮四肢的酷刑,據稱在阿富汗審問塔利班疑犯時被廣泛使用。與剝奪睡眠類似,中情局還準備了強噪音干擾的方法刺激疑犯聽力神經,導致其精神紊亂,耐不住而最終招供。而隨著科技水平的發展,中情局還經常在審訊中使用藥物逼供的方式,據瞭解,一些治療精神科疾病的藥物使用在正常人身上會使人情緒極端低落,或者產生各種恐怖的幻覺,在這種精神折磨下,很少有人能“藥死也不說”。

伴隨酷刑的還有心理威脅。審訊人員曾告訴1名囚犯,想離開監獄,只有待在“棺材大小的箱子”裡才有可能。有囚犯被警告不會活著上庭,“因為我們不會讓世人知道我們對你幹過什麼”。至少3名囚犯被威脅說,中情局會對他們家人不利,小孩子也不例外。1人被威脅母親會被性侵,有人被威脅母親會被割喉。至少有一名囚犯被審訊人員利用掃帚作性侵犯恐嚇。這種種威脅恫嚇,讓囚犯產生心理學上所謂的“習得性失助感”。

神祕的中情局,一起看看美國刑訊史上最慘無人道的十三種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