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的視角看看 他們眼裡中國人和韓國人的區別

語言: CN / TW / HK

在世界範圍內大受歡迎的“烏賊遊戲”中登場的“木槿花開了(跌倒不倒翁遊戲)”被日本認為是“日本傳統遊戲”的呼聲高漲,就此韓國誠信女子大學教授·徐坰德表示“問題不在於它是韓國的東西還是日本的東西。就算日本的主張正確,我們也把它製作成了流行全世界的影視,這就是大韓民國的力量。”

該教授近年來在文在寅政權下進行反日活動,他對世人怎麼看他毫不在意,只要發現與旭日旗相似的設計,就會抗議“那是戰犯旗”““不要使用和鉤十字相同的標誌!”。

東京奧運會舉辦時也曾提出抗議,他指出:“開幕式上隱藏著旭日旗”、“男子腳踏車比賽(道路)上有應援者揮舞著旭日旗”等等。

這樣的他至今還在通過SNS展開“反日表演”,除了找旭日旗茬之外,還主張竹島的韓國領有權,和以慰安婦和徵用工問題等歷史問題為中心地不斷向世界擴散與史實不同的主張。

【什麼都是“韓國起源”】

韓國人在JTBC的新聞節目中表示“木槿花開這個遊戲是由南宮檍先生髮明的,以往那個年代韓國孩子只能玩日本的遊戲,所以他更換了遊戲的順口溜,教導了孩子數10個韓國文字(木槿花開了)來玩這種遊戲。這也是為了教導孩子們要有即使在嚴酷的環境下也能開花的木槿花般的堅強。”

韓國每當事情有爭論的時候,他們就會主張發源於日本的東西是“韓國起源”,比如說染井吉野(日本櫻花的一種)、海苔、海女、佞武多節、劍道等等。

這次引發爭論的“不倒翁摔倒了”是很多國家的孩子都會玩的,也有人認為這是發源於英國。(ps:類似於中國的123木頭人)

韓國研究員發表的論文中也明確記載了統治時代“不倒翁摔倒了”遊戲傳到韓國的事實,另外,這次播放的JTBC的新聞中也有介紹。

日本並沒有要求不能在電視劇中使用這個遊戲。而是因為烏賊遊戲中有日本的《要聽神明的話》、《殺戮都市》等的痕跡,但是,韓國媒體和徐教授等人似乎想混淆這個問題的論點。

並且不僅是對於日本,對於中國韓國教授也在紐約時報刊登了關於韓國泡菜的廣告。這是為了對抗主張“泡菜發源於中國”的中國而刊登的。

《環球時報》在2020年11月報道了“中國的泡菜主導韓國泡菜的行業標準”,由此引發了中韓之間“泡菜戰爭”,很多韓國人都表示很憤怒。

除此之外,中韓之間還圍繞著韓服、人蔘雞湯、笠帽等各種各樣的起源展開了爭論。而正如本文開頭所介紹的,徐教授認為起源在哪裡並不是重要的問題,重要的是發展它並向世界發揚,但實際他的做法卻不是如此,他一心主張東西起源於韓國。

除了泡菜和韓服之外他,還致力於米酒的宣傳,在11月1日的米酒紀念日中上傳了製作了米酒的韓語和英語介紹影片。

其中他說道:“今年,我向國內的網民介紹了被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米酒釀造”,今後還將向海外的網民介紹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非物質文化遺產。”

並且今後他還將製作“米酒文化篇”和“米酒全球化篇”影片。雖說在日本統治時代,韓國已經有了釀造米酒方法的記錄。但正如韓國泡菜和韓服的起源在中國,米酒起源於韓國是不可能的吧…

而關於中國,雖然今年8月以日本為主題的購物街在大連開張後僅一週便被迫停業,令人記憶深刻,但是在中國,特別是富裕階層之間,他們會在自己家裡打造日式房間,欣賞獨特的日本文化。除此之外,年輕人之間也衍生出了日本的cosplay文化,日本的相關人士也發出了“已經超過日本了”的畏懼之聲,可見其品質之高。

在今年8~9月實施的日中共同輿論調查中,66.1%的中國人對日本的印象是“不好”,雖然大多數中國人對日本沒有好印象,但是強行要求他人也討厭日本的聲音比韓國要小得多。

中國至少比韓國更能接受別國文化。

韓國的普通市民也有像中國人一樣考慮到雙方的歷史問題和雙方的文化而不接受日本的,但是以徐教授為首的團體正在進行商業反日活動,受此影響,很多韓國人就此隨波逐流,也跟風進行反日運動。

日本人的視角看看 他們眼裡中國人和韓國人的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