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之歌——寫在電視劇《人世間》播出之際

語言: CN / TW / HK

來源:交匯點新聞客戶端

文/許洪祥

生活之歌——寫在電視劇《人世間》播出之際

壬寅初春

一席饕餮大餐

端上了長白山麓

擺進了江南湖邊

偌大人世間

傳遞著五彩的人情冷暖

滾滾紅塵中

盛開著芬芳的花兒鮮豔

沒有鋪天蓋地的絕詞妙句

沒有不著邊際的壯語豪言

笑聲中蘊含著淚水

淚眼裡綻放著歡顏

剎那間會意的眼神

瞬息撥動平靜的心絃

隨意間溫馨的舉止

令人回味感銘千年

什麼東西如此珍貴

什麼滋味這般甘甜

不是富商巨賈

不是萬鬥金錢

不是千金閨秀

不是偉樓高簷

她是夫妻間青梅竹馬的執手相視

她是遊子遠行時父母的萬般叮嚀

她是兄弟間割頭不換的同胞情誼

她是鄰里間相助相扶的惠風和暢

這裡

夫妻間的深愛

在生活的旋律中晶瑩閃亮

這裡

兄弟般的真情

在早春的寒風裡長歌浩蕩

這裡

鄰里間的友愛

沿著曲折小巷快意地奔走

這裡

大愛與道義

擁抱著悠悠歲月的冬日與春光

這裡有老輩無私的關懷

在炎炎夏日的風扇裡吹拂

這裡有長者溫暖的呵護

在瑟瑟寒冬的煤火中耀閃

這裡有母親的千般慈愛

縫進了綿密的一針一線

這裡有父親的無盡縈懷

跋涉在莽莽的峻嶺崇山

生活之舟不總是風勁順帆

人生之旅常常坎坷連連

面對世態炎涼

人們總在尋找那謎一般的答案

什麼是直教人生死相許、共苦同甘

是蘇武“結髮為夫妻,恩愛兩不疑”的千年規勸

還是東坡“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的軒窗夙願

什麼是父母的無私疼愛與眷戀

是孟郊“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的燈下掛牽

還是蔣士銓“見面憐清瘦,

呼兒問苦辛”

的歸來惜憐

什麼是常言道的鄰如珍寶

是於鵠的“僻巷鄰家少,茅簷喜並居”的無言竊喜

還是張舜民“生死一爐藥,

塵埃數篋書”

的友鄰同歡

什麼是親如手足的同胞情誼

是杜甫“有弟皆分散,無家問死生”的擔憂牽掛

還是白居易“時難年荒世業空,弟兄羈旅各西東”的骨肉思念

這是一方充滿神奇的土地

這是一片飽含真愛的家園

這裡的男兒

海的胸懷 山的肩膀 至偉尊嚴

這裡的女子

水晶心靈 九曲柔腸 素美芳顏

這裡的夫妻

同衾冷暖 粗茶淡飯 長袖青衫

這裡的父母

孝老扶幼 望兒心切 光耀門庭

這裡的兄弟

有福同享 遇禍共擔 筋骨相連

這裡的鄰里

樂於助人 寧毀清譽 甘忍不堪

這裡的孩子

為博父母一笑 輸牌的紙條

貼滿了疲憊的臉

風雲跌宕

歲月滄桑

炎涼穿越

人海茫茫

在生命旅途中

常常很久才能看清身邊的迷茫

在人生長河裡

往往多日才能品出生活的芳香

看著兒時在泥淖裡一起

摸打滾爬的發小

方懂得什麼是“貧賤不能移”的

終生摯友

摸著床頭妻子滿是老繭的雙手

方明白什麼是“富貴不能淫”的

風雨同舟

拉著同在一個碗裡吃飯的兄弟

方知道什麼是“威武不能屈”的同胞情誼

望著父母逐漸老去的背影

方感到什麼是“母愛無所報,人生更何求”的

無奈與愧羞

大千世界

處處可見五色斑斕

平淡生活

給了我們太多感念

生活是瑣碎的

既裝著家中的鍋碗瓢盆

也擺著老屋的柴米油鹽

既揹負著嘮叨的家長裡短

也連線著街市的肉鋪菜攤

生活是真誠的

既是老友間的大碗連連呼醉

也是富貴外的清貧屢屢同歡

生活是坎坷的

既有南北通衢康莊大道

也有九曲溪流淺灘深淵

生活是樸素的

既續寫著不少哲理名句

更孕育了許多大愛無言

生活是公正的

以愛心面對憂患

得來的每每是歡欣

以利己應付苦難

迎來的往往是悽慘

以道義結交朋友

贏得的常常是甘露

以慈愛對待兒孫

收穫的總是香甜

生活是誠信的

你付出了多少辛勞

就有多少欣喜的回報

你揮灑了多少汗水

就有多少豐收的祈盼

生活是驚喜的

炕頭上時有金玉良言迭出

路邊間常有溫馨真情閃現

生活是迷人的

即便兩鬢如霜

也難以忘卻童年的夢幻

無論走得多遠

胸中總燃燒著青春的火焰

生活是美好的

只要對她充滿善意

她定會給你希望的陽光

只要為她辛勤付出

她定會助你創造輝煌

生活告訴人們

面對風霜雪雨與世俗流言

即便在底層蹣跚

只要心中鳴響愛的旋律

撥動道義與擔當的心絃

也定能活出一個大寫人的

至偉尊嚴

蒼山如海

裊裊炊煙

人民就是生活

生活就是人民

這人世間

只有真正用心走過

方能體味

何為艱辛、何謂慈顏

何為悽苦、何謂悲歡

只要良知未曾泯滅

依靠勤勞奮鬥的雙手

幸福即在眼前

你定能擁抱

悠悠歲月的

冬日與春天

(作者為江蘇省第十二屆人大常委會教科文衛委主任)

編輯: 姚依依

本文來自【交匯點新聞客戶端】,僅代表作者觀點。全國黨媒資訊公共平臺提供資訊釋出傳播服務。

ID:jrtt